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二章 敲打
    沈栗好了,颜四娘一颗心放下,也觉疲乏,却道:“既然七少爷已无恙,贱妾还要去伺候夫人。”

    沈淳道:“立规矩也不差这一天。”

    颜四娘仍道不合规矩,执意去了李氏房里。这便是颜四娘在沈府的处世之道,在她这里主母最大,沈淳还要往后排。李氏也不会真的留她立规矩,听说沈栗醒了,安慰了颜四娘几句,仍赶她回去休息。

    这边沈淳对沈栗道:“我也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只当你真心改过了,此次便不罚你。往后再叫我知道你贪玩闯祸,只管拿家法招呼你。”

    沈栗道:“儿子明日就往学里去。”

    沈淳叹道:“倒不争这朝夕,只是我长房式微,我也不求你有多大出息,只叫你姨娘日后有个依靠罢了。”

    沈栗听到“长房式微”心中一动,口中应下,目送沈淳出去。这边门帘刚落下去,就听见院子里有人请安,随即门帘又被掀了起来。这回进来的是两个丫鬟,打头的十五六岁年纪,穿着粉袄翠衫,手中小心提着食盒,后一个只有十来岁年纪,一身杏红袄裤,努力为前一个掀着门帘,只是身量还不够,憋得满脸通红。待两人进来,见沈浊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们,连忙请安:“奴婢杨桃、樱桃,给七少爷请安。”

    沈浊恍惚前身应是在他嫡母李氏身边见过这二人,他如今得了原主记忆,只是还不大熟,深知说多错多,只简单叫二人起来,也不多话。

    大丫鬟杨桃由着樱桃摆饭食,向沈浊解释道:“因为没伺候好七少爷,叫少爷出了意外,夫人大怒,把原来在这院子里伺候的嬷嬷、大小丫鬟并小厮一概打了板子赶出去了,夫人命奴婢两个先来来伺候少爷,其余人等还未选好,明后日就送来。”

    要是原主,听到身边的人都被赶走,怕是心里老大埋怨,然而沈栗怕露馅,巴不得熟悉原主的越少越好,倒庆幸这嫡母帮了他的忙。

    杨桃见他面上平静,倒是高看了他一眼,心想除了这次意外,七少爷一个庶子能平稳长大只怕也不是个简单的,在他身边未必没得好处,面上便显出些殷勤来。

    沈浊仔细打量这两个丫鬟,见杨桃长得倒是周正,只眉眼间有些傲气,樱桃满面稚气又有些憨态,心下一转。

    他想起便宜大哥沈梧正病着,便随口问了一句,樱桃面上露出一丝忧色道:“可见到底是亲兄弟,七少爷刚见好便记挂这世子爷呢,因世子爷一年总要病上两三次,府里都习惯了,便是都在侯府一起住着,也不见五老爷,六老爷为世子多么担心,更别提堂少爷们了,不过按例问上一问罢了,平日里照旧玩笑,竟是盼着我们大房不好呢。”

    杨桃斥她道:“七少爷问什么你便答什么,罗罗些些什么呢,你是哪个牌面上的人,竟敢议论起老爷少爷们了,且仔细你的皮!”

    又向沈栗道:“劳烦七少爷挂记着,世子爷近两日也见好了,郎中虽还不叫世子爷出房间,却也让世子爷在屋子里来回走走,便是精神头也好些了。”

    沈栗点点头,心下知道这两个丫头都有些不大妥当:樱桃年纪小,还不当用,又爱犯口舌;杨桃也是个脑袋拎不清的,话里话外竟还是在李氏身边时的语气,不管私下里是谁的人,都已经被打发来伺候沈栗了,至少明面上要把沈栗当主子吧。

    用过午饭,沈栗便打发两个丫鬟,随手摸了本书倚在床头看,心下却琢么起沈淳那句“长房式微”:景阳沈氏兴起于沈栗的祖父沈勉,原名沈二娃。从这乡土气息浓郁的名字就知道景阳沈氏实是起于微末,同很多起于微末的盛朝开国元勋一样,生逢乱世灾年的沈二娃实在饿的受不了,机缘巧合碰见龙行浅滩的盛太祖邵廉,扛着猎刀跟着邵廉扯旗造了反。

    张嘴一口土气的憨人沈二娃追在王旗后头南征北战,竟叫他活到大盛开国。

    除了会打仗,他还有个给邵廉当小老婆的妹妹沈妞。这位沈妞有一副不亚于邵廉后来所拥有的一众大家出身嫔妃的出众容貌,智慧心机也不容小觑,虽然身边只有一位公主活到成年,却圣宠不衰,兼之同甘共苦的情谊在,成为了邵廉一朝独一无二的皇贵妃,又一手扶持了生母出身不高又早逝的元后嫡长子邵英即位,成为颇受尊敬的皇太贵妃,去世时邵英和礼部吵了一架,进封她为端明皇太后,又把沈勉从忠勇伯晋为礼贤候,世袭罔替。

    这沈勉有一妻,就是太夫人田氏,出身不高,不过娶她时沈勉还是个找不上媳妇的老大猎户,田氏为他生儿育女,奉养父母,情分自然不同;还有一妾,就是老姨太太王氏,这是打仗时候分的,是前朝一个知府之女,因战乱时音讯不通,只知道他老家过了兵,邵廉怕他老婆孩子死了伤心,就把属下进献的美女给了他两个,又要给他娶个麾下将领的女儿为妻。

    沈勉挂记着田氏,推了将领家的小姐,怕以后真没儿子,美女倒是受用了,其中就有王氏,另一个早早死了。后来田氏带着公公婆婆的排位和儿女寻来,其中艰险困苦自不必说,沈勉越发敬重她,王氏只有靠边站的份儿。

    沈勉和他皇太妃妹妹前后脚追随盛太祖去了,留下四子两女。他家是大排行,不论男女嫡庶,因着太夫人并老姨奶奶仍在,也未分家,除了少爷升了一级做了老爷之外,一切照旧。

    田氏和王氏长成的都是两儿一女。田氏所出大姑奶奶沈丽嫁给嘉明伯邢穆,生了世子邢嘉,可惜福分太薄两年前没了。二老爷沈淳就是侯府袭爵长房,如今膝下活着的有二子四女。六老爷沈沃是田氏三十六岁上得的小儿子,如今才十七岁。至于王氏所出三老爷沈涵也不幸早逝,只留下继妻何氏和三个儿女在府中,今年才刚出孝。四姑奶奶沈怡嫁得远,不在景阳。再有五老爷沈凌,膝下两儿一女。

    可见嫡枝孙辈着实单薄了,相比之下,沈淳与沈涵沈凌虽然都有两个儿子,可他嫡子病怏怏,庶子差点夭亡,沈淳又早交了兵权,只是空头爵爷罢了,反倒是沈凌二十岁的正五品兵部郎中做得有声有色,沈涵虽去得早,他先头妻子生的儿子沈枫也十四岁了,书读得好,如今出了孝,正好考试,继妻又有一儿。至于沈沃,他自己还小哪,年前才得了一个女儿。沈淳如今说长房式微,担心后继无人,倒也不假。

    却说杨桃见沈栗自顾自翻书,倦了合书便睡,知道一时半会儿用不着她,便嘱咐樱桃好生照料着,要悄悄溜出去,猛听得樱桃呀了一声,就见沈栗正靠在床头默默看着她。杨桃不觉吃了一惊,嘴角扯出一个生硬的微笑,结结巴巴道:“少……少爷?”

    沈栗轻轻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杨桃尴尬道:“夫人嘱咐过奴婢,要是少爷见好了,或是见缺了什么,就去回一声,免得夫人挂念。奴婢见少爷的帐子还是冬天的样式呢,如今这天气转暖,也该换上……”

    沈栗皱眉道:“你既然要往母亲院里去,只管堂堂正正回我就是,何必鬼鬼祟祟的,倒像是我拦着不让,何况父亲早派人过去报信了。我身边如今就你们两个支应着,若用你的时候不见人,岂不着忙。”

    杨桃垂头道:“是奴婢冒失了。”瞥见樱桃在一边偷笑,心里暗骂了一声。

    沈栗摇头道:“你们原是母亲身边的人,又是先过来这边的,樱桃还小,就是后儿再来人,也不会叫人越过你去,可见这院子里头一个就是你了,若你也不妥当,叫我用谁呢?”

    杨桃又喜又惭道:“都是奴婢的错,原想着些许小事我们下人悄悄办好就是了,免得少爷劳心。”

    沈栗虎着脸道:“我这个年纪,什么是大事呢,除了读书,不过就是在父母亲面前尽尽孝心。我们这样的人家,又不要我动手,无外乎就是日日请安问候罢了。大兄如今病着,想必母亲正心焦,你去母亲那里,不说劝慰她,倒拿着什么帐子帘子的去烦人,又叫人以为我有多张狂!”

    杨桃作势扇了自己一巴掌:“都是奴婢短见。”

    沈栗叹道:“最怕的就是自作主张,都觉着为我好呢,我身边再不许有这样的。母亲身边来的自然都是妥当人,只是你们日常拘在院子里不许随便走动,这是防着小人做耗的管家规矩,不过有些消息你们就不知道,事情办差了头反倒不好。若是出了岔子,头一个清算的都是身边伺候的,就是前头出去的,都从小跟着我,平日里一句重话没有,一朝出事,什么功劳苦劳都没用,何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