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五章 送药拒药
    “什么?”邵英惊道。沈淳已三十六岁,却只有两子,算是子嗣稀薄了。况沈梧小时邵英还抱过的,只是近年因他体弱才见得少了。

    “这么说,沈卿昨夜纵马该是延医去了?”邵英问道。

    “正是。微臣两子昨夜突发急症,府医诊治后惊言似有疟疾之状,微臣一则担心真有疫情发生而不知,危及京城安全,一则担心二子病情危重,故而匆匆夜奔柯御医府上。微臣违反宵禁,惊扰巡城兵马,自知有罪,请圣上治罪。然而京中或有疫情发生,还望圣上并有司众位大人警惕。”沈淳奏道。

    邵英点头道:“沈卿本是为子延医,况遇疫情发生原该速速处置,以免扩散京中。夜半纵马,冲撞兵马司官员,纵有有不当,然而沈卿单人独骑,说居心叵测,这话重了,罚银二百两,此事揭过吧。”

    沈淳再拜道:“微臣谢皇上隆恩。”

    得,南城兵马指挥司指挥容置业昨夜白挨一拳。

    京中发现疫病不是小事,邵英叫顺天府尹:“顾临城,近日可有疫情上报?”

    顺天府尹不好当,顾临城天天恨不能装空气,没想到言官参人也能牵涉到他头上:“万岁,顺天府并未发现疫情,微臣罪该万死。”

    邵英叹道:“自从你当上顺天府尹,越发胆小,也不知死了多少万次了。只盼你把忙着死的时间用来办事,叫我也放心些。”

    又叫:“太医院?各有司?都没有?”

    殿中大臣面面相觑:你那有消息不,没有?我这儿也没有。这可稀奇了,一般来讲疫病多为大灾后贫民流民中发生,然后才有可能扩散,京中重地贵族之家极少有染疫的情况。如今景阳城及周边各地并无疫病发生,养在侯府深宅的孩子是怎么得上的,摆明是有内容啊。

    巡城御史何泽又参:“臣参沈淳治家不严致使府中爆发疫病,危及京师……”

    邵英:“彼其娘之,滚!”

    说起来何泽和礼贤侯府还是姻亲,他妹妹何氏就是三老爷沈涵的继妻。可惜沈涵三年前早逝,当时何氏所出九少爷沈枞刚刚两岁,何泽本来就认为妹妹一个世家嫡女与侯府庶子为继妻是嫁的低了,没成想竟守着幼子成了寡妇!从那以后,何泽就孜孜不倦地找礼贤侯府的麻烦,邵英和满朝文武都习惯了,反而不当回事。

    邵英:“着太医院院使往礼贤侯府查看疫情,着有司查访京畿各处有无疫情。退朝!”

    一边向外走,一边向身边掌印太监骊珠道:“告诉张茂,好好诊治,若用药太医院没有的就向內库寻,不必另外奏报,沈淳就这两个儿子,经心些!”

    张茂就是太医院院使。沈淳是邵英铁杆儿,这些年虽闲置了,却照旧很得圣心。政事是政事,交情归交情,皇帝未登基前也是有几个知己好友的。说到底,邵英收纳兵权是为了集权,也不独沈淳一个;再者,因端明皇太后故礼贤侯府着实出了一番风头,邵英不想沈淳当靶子,索性不叫他领官职。可一旦有兵事,沈淳是一定要启用的。身为帝侧近侍,骊珠门儿清,少不得要细细提点一下张茂,所谓查看疫情还在其次,只两个病人有什么好查的,重点是人一定要给治好了。

    可惜这提点没什么实际作用。疟疾这病太棘手,贫民得了,请个游方郎中,开的是截疟散;侯府公子得了,请来太医院院使,开的还是截疟散,没别的办法!张茂一筹莫展,索性什么天山雪莲、百年灵芝、滇南红景天、关外蛤蟆油等等药性温和的补药开了一大堆,心说反正捡着好药用吧,到时候真病重不治,也算是尽力了。

    当然这年月好药也不是批量生产的,有的只有一株两株,按规矩自然是可着世子先来,可按着张院使的意思,世子久病体虚,这会儿治愈的希望已经不大了,倒是沈栗还在潜伏期,底子还好,说不定反而能挺过来,当然这主意是背着侯夫人李氏跟沈淳偷偷说的。

    沈淳:“……”

    沈淳前半生都在战场上,二十一岁才得了第一个儿子,这算是晚婚晚育的了,又过了五年才站住了沈栗,尊礼教分嫡庶,可哪一个儿子不是心头肉,现在硬要他放弃一个,舍不得!沈淳早朝在大殿上是假哭,这会儿真要流泪了。

    张茂催促道:“时不待人,还请沈侯早拿主意。”

    沈淳道:“把药给……给栗儿吧。”

    大管家沈毅把药偷偷藏在袖子里,去了观崎院。张茂陪着沈淳站在堂前发呆。

    沈栗昨夜把包袱甩给便宜老爹,踏踏实实补了个觉,此时已服了截疟散,见大管家亲自又送送药来,奇道:“这又是什么?”

    此时观崎院已封闭,沈毅隔着门递过来:“是太医院送来的灵芝,已有百年。还有雪莲和雪蛤油”吩咐杨桃:“你就在这院中开火,用小炭炉,一次掰下一小块,细细煎好给七少爷服用。”

    沈栗道:“这些药珍贵了。一下要拿出两份给我们侯府,怕是要心痛很久。”

    沈毅嘴角一抽,沈栗心思转得快,见他神色游移,狐疑道:“等等,这药有什么缘由么?”

    沈毅低头回道:“七少爷太多心,侯府用药,都是精细的,不会有什么不妥,七少爷尽管用了就是。”

    沈栗摇头道:“不对,我倒不是担心药有不对。只是以前我用药都是府里大厨房煎好了送过来,怎么这回是大管家你亲自送药,还要在院子里小炉煎药,我怎么觉得有些偷偷摸摸的意思。等等,我问你,这药是大兄也用呢还是单我有?”

    沈栗见沈毅不答,知道想必沈梧是没得的,不禁心下感慨,疟疾在现代也不算小病,在古代就要逼得堂堂侯府弃一保一了。

    只是沈栗是经过现代信息轰炸的,各种药品宣传和各种科普打假简直能就饭吃,自然不像古人迷信神药,什么某某食了千年人参万年黄精坐地成仙之类。这药材,甭管长了多少年吧,或许有药性大小的区别,但不能治的病,它照样治不了。

    沈栗叹道:“杨桃,把药还给大管家,这些药我不用。”

    沈毅惊道:“七少爷,这不是闹着玩的,况是侯爷的意思。”

    沈栗道:“延医用药,自不是玩笑。但这些药大兄没有,我是不肯用的,便是父亲之命也一样,你回去吧。”

    沈毅迟迟疑疑地走了,不一时,引着沈淳过来。

    沈淳道:“你又胡闹,这是关乎性命的事,听话!”

    沈栗道:“父亲,正是关乎性命,我才不肯听话。大兄既是我的兄长又是我们侯府世子,但有一线可能都要尽力救治,如今若救治不力而致大兄夭亡,就算我侥幸得活,又有何面目面对世人,又叫父亲对母亲如何交代。况且婚姻乃结两姓之好,李氏外家痛失大兄这个外孙又怎肯与父亲轻易干休。”

    沈淳难过道:“你大兄……怕是不成了,总要叫我留下个儿子。”

    沈栗摇头道:“父亲,你是关心则乱了,这些药我知道的,都是补气安神,增益气血,延年益寿的,适宜年老体弱者服用。我身体本来就不差,吃了不见得好,不吃也不见得差,倒是大兄体质虚弱,正是需要这些的时候,父亲还是叫人送到延龄院去吧。”

    沈淳犹疑道:“你一个小孩子知道些什么!”

    沈栗道:“反正这些药我是不吃的,不给大兄用父亲就还给太医院吧。倒是茶叶叫人送来些,要绿茶。对了,还有种叫做青蒿的植物,是种野草,父亲不妨吩咐人找来些,多多益善。”

    沈淳道:“你要喝茶只管叫人取来。青蒿我见过,你找它做什么?”

    沈栗笑道:“父亲,青蒿和茶叶是可以治疟疾的。”

    沈淳惊道:“青蒿和茶叶!我怎么没听说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栗心说你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日不落帝国就是一手茶杯一手火枪打下大片殖民地的,也不知道华夏的科学家就是凭着青蒿素得了世界级科学奖项的。我知道,可惜没法告诉你。

    沈栗支吾道:“父亲,您也知道我平时就爱到处跑。我见过有外来的行商这样治牛。”

    “什么!”沈淳气道:“你是牛吗?治牛和治人能一样吗!”

    沈栗道:“哎呀父亲!反正这两样东西又吃不坏人,试试又如何!我当初觉得好玩,可盯了好几天,亲眼见到那牛是治好了,那行商才牵牛离去的。说不定就有用呢。您要是不放心,不是有太医来咱们府上吗,父亲不妨先问问他。若是可行,我先吃,真的见效,还能救大兄。”

    沈淳素来是个杀伐果断的人,可惜关乎两个儿子性命,顿时变成没头脑,叫沈栗忽悠出来,径直去了延龄院。药材是绝对不会还给太医院的,小儿子不用就拿去给大儿子。张茂此时也在延龄院,正好问问青蒿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