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七章 真相
    田氏怒道:“对不住了妹妹,我出身低,不认得几个字,说话不好听。可我讲理!你们拍良心讲讲,是我生的也罢,不是我生的也罢,有哪个我不是当亲生的养,当初日子不好过,就是一块饼我也要分的匀匀才端上桌。就是佛祖面前,我也敢说我对你们问心无愧!可有几个把我当亲娘亲祖母了?你倒还顾着枫儿的脸面要紧,可栗儿差点跌死了你怎么不讲?枫儿,你告诉老身,你是有多恨你七弟,多恨你大伯父,多恨老身!”

    何氏慌忙劝道:“母亲息怒,枫儿是魔怔了,自他父亲去后,他事事都爱钻牛角尖,他不是故意的!枫儿,还不快快认错!栗儿……栗儿,看在婶母的面上,不,看在你死去三叔的份儿上,你饶他一回罢,啊?”

    何氏使劲儿按着沈枫,到底让他向沈淳跪下。一边哭叫亡夫。

    又是这招!自从沈涵死后,何氏大事小事都要哭哭亡夫。把亡夫当成万金油了!用的多了,连亲婆婆王氏都觉得犯恶心。

    沈淳抿唇盯了沈枫一会儿,深吸一口气,看向沈栗:“栗儿,你怎么说?”

    我怎么说?谁要是叫我死,谁就得死!沈栗半闭着眼睛遮掩神色。可他能把沈枫怎么样呢,原主虽确实因此事而死,但沈栗没法儿因为这个惩罚沈枫,沈枫也不过才十三岁,放到现代,也不会一枪崩了他。何况又是丧父了的堂兄弟,他的继母何氏如今可正在哭亡夫呢。算了,反正苦主又不是我。

    “三婶娘,你不要哭了。”沈栗微笑说:“不过是兄弟之间的争执罢了,谁小时候不和自家兄弟姐妹打架呢,何况又没跌死我。”

    何氏猛然噎住了。

    沈栗接着道:“这不过是件小事罢了,我不会计较的。原本我也有错的,前头的三婶去的早,刘家和三叔翻了脸,为了副嫁妆,连外孙外孙女都不要了。三叔又不幸去世,九弟年幼,离不得母亲,三婶娘分身乏术,唉,二哥和三姐太可怜了,就是有什么不对,我这个做弟弟的应该让着二哥的。怎么能和二哥争东西呢?再说,眼看二哥今年出了孝,该参加科考了,若是因为我传出什么谋害兄弟的闲话,耽搁了前程可怎么是好。二哥快起来吧,些许小事,不要放在心上。”

    沈枫脸都青了。

    五爷沈凌和六爷沈沃颇为意外的打量起这个侄子来。沈栗一向没什么存在感,提起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个纨绔种子。没想到,一番话专往人心窝子捅,既嘲笑沈枫不长进不懂事反要弟弟让着,又讽刺何氏只顾亲子,疏于教养继子继女,末了又拿着沈枫要参加科考的名声威胁,话说,你真是在说原谅吗?

    沈栗偷觑沈淳神色,正巧沈淳也看向他,嗯,便宜老爹虽然板着脸一副严肃的样子,不过目光中颇有些欣慰的意思。

    沈淳是真恶心坏了,自打沈涵死后,这一房就不安生。一个是弟媳,一个是侄子,你和他们讲道理,人家哭沈涵;你和他们讲家法,人家哭沈涵。好儿子,说得好,以后口舌官司就靠你了,你比他们都小,你和他们吵。以后再碰到这种情况老子就关门放儿子!

    沈淳道:“枫儿起来吧,你是个傻的,还以为自己手段惊人,早叫人卖了。你把树枝锯了一半,打算叫栗儿跌个狠的,有人比你还狠,叫那奴才把你锯的树枝掰断,另选个高的来锯,诚心害死栗儿好叫你顶杠,那奴才和你说是你害死了人你就信,还翻箱倒柜掏银子给他跑路!”

    “什么!”沈枫迷迷瞪瞪地问:“那奴才骗我?”

    李氏叹道:“亏你当初没有狠到杀人灭口,反而把体己银子都给他叫他逃走,那奴才也算谨慎,手中又有银子,还真跑了,才叫他躲过了幕后真凶灭口。否则今日死无对证,幕后真凶无人知道,这口黑锅你是不背也得背!可见善举总有好报,恶人总会露行,你说是吧,何氏!”

    何氏慌忙摇手道:“不,不不,嫂子,不是我,您弄错了,您肯定弄错了,我为什么要害栗儿,不关我的事!”

    李氏道:“那奴才精着呢,他如今不但还活着,手中还有你收买他的证据,不但这件事和你有关,疟疾的事也是你做的!今天既然开祠堂,就是证据确凿,你痛快认罪吧。”

    何氏哭道:“我是冤枉的,害了世子和栗儿我又有什么好处,呜呜,我一个寡妇,图的什么呢,沈涵,沈涵你睁眼看看啊……”

    何氏又开始哭沈涵,众人都皱眉。沈栗见沈淳又一副生吞了蟑螂的样子,嘴快道:“三婶娘,您既然觉得冤枉,不妨大家把证据摆出来辩驳一番就是了。您先别忙着哭,也叫三叔在地下歇歇。”

    田氏接道:“老身看栗儿这话有理,何氏,你别天天哭老三,叫他在地下不安生。淳儿,你把你查出的事情摆出来给大家看看,叫人看看是不是冤枉了何氏。”

    沈淳道:“弟妹,你也算得上是处心积虑了,这府中也不知叫你收买了多少人,就是这次查到的,你嫂子身边的荔枝,栗儿原来的小厮铁瓶还有府医李先生身边的药童白术都是你的人。前段时间你得知枫儿向他大兄讨了方砚台,就叫铁瓶挑拨栗儿和他争砚台,又让铁瓶向枫儿示好。枫儿性情孤僻倔强,失了砚台必然记恨在心,只要稍加诱导,必然做下错事,就成了你现成的替罪羊。可惜铁瓶觉得事情不好跑得快,你没来得及灭口,倒叫我抓了个活口。是也不是?”

    何氏叫道:“不是的,你们都冤枉我!”

    沈淳继续道:“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当时栗儿没跌死,和他大兄一起病在床上,你又让白术用染有疟疾血污的棉花擦拭李郎中的银针,李郎中为他们兄弟施针时,自然将疫毒送入他们体内。所以阖府出入频繁的仆人们都无恙,偏偏静养中的他们生了病。”

    何氏哭道:“我没有,我没有啊。”

    “沈梧先发了病!而沈栗一向活泼健康,发病要晚些,那时还未有征兆。”沈淳冷漠道:“这让你担心栗儿或许会挺过来,病不死。你一直盯着长房,知道栗儿头天傍晚把砚台送给了他大兄,你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趁着那夜纷纷扰扰,你摸黑趁乱吩咐荔枝伺机挑拨,想让人怀疑沈栗。万一我怀疑再多一些,多半会让栗儿禁闭。你知道我最常关栗儿的地方就是祠堂,这地方平常没人。万一栗儿在这里发病,你总有办法要他死!是吗?”

    “不是!”何氏反倒镇定下来:“我不认!我一个寡妇失业的,为何要害侄子们,有什么好处值得我这样做。”

    田氏忽然道:“你是有好处的,只不过这好处不是什么金银家产罢了。或者说,你的好处就是专为叫大房,叫嫡枝,叫整个侯府不痛快罢了!”

    何氏忽然安静下来,仇恨地盯着田氏。

    田氏抿了抿鬓角,平静地看着何氏:“看来你是知道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何氏扬起下巴:“一个月前。”

    田氏笑道:“也就是说你立即就下手了?到底是何家的闺女。”转头向王氏道:“当初我说什么来着,她比前头刘氏差远了。这娶亲不能只看亲家门第,人不对,什么都白搭。”

    何氏恨道:“我嫁过来三年就死了丈夫,十八岁就做了寡妇。”

    田氏道:“路是你自己选的。何家是多少代的世家了,经了前朝,经了本朝,连当初太祖起兵的时候都被他们看不起。我们礼贤侯府是贫民发家,你们家人看我们老侯爷都是斜着眼睛的,你一个世家嫡女,是怎么想的,嫁给我们府上一个庶子做继妻?你真当别人都看不出你的算盘?你要害人立即就能找到帮手,可见你平时收买了多少奴仆,你装的什么贤妻良母!你恨自己成了寡妇,我还恨你拐坏了老三呢!”

    何氏喊道:“是你们杀了我丈夫,叫我做了寡妇,凭什么你们都过得好?沈淳,你就该断子绝孙!沈枫,是他们杀了你父亲……”

    “枫儿知道!”田氏打断她道:“枫儿知道,他是你们这一房的长子,他知道自己父亲是怎么死的,也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为了什么死的!”

    “他知道?”何氏含泪道:“你们都知道?”

    她环视众人,喃喃道:“就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叫我知道?凭什么瞒着我?”

    “该知道的都知道,没人瞒着你。”田氏厌烦道:“你或许不清楚老三是怎么死的,但你该明白老三是为什么死的。老三是心思不正,可他打小就笨,没学会什么高明的害人手段,不是娶了你,叫你拐坏了,他怎么可能做下那么大的错事。你省省吧!淳儿,你弟妹疯了,叫她静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