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九章 言来语去
    竹衣道:“少爷,您肯定听说过这位。他就是三夫人的兄长,那位巡城御史何泽!”

    恰巧沈淳见了他,叫他过去,向何泽介绍道:“这是犬子沈栗,已有十岁。沈栗,还不向你世叔见礼。”

    沈栗笑眯眯上前唱了个肥喏:“给世叔见礼,世叔一向可好。”

    何泽微笑道:“沈世侄也好。”遂拿出一块玉佩当做见面礼。

    沈栗接过,见这玉佩雕成一条鲤鱼,色如白羊脂,透如冰清,温润有荧光,更奇异的是中间包着一汪水,晃之微有泉声。讶然道:“此物难得,实非寻常可见。”

    何泽笑道:“此玉名为阿盖瓷,当年有天竺商人携玉此贩卖,坊市中竞相争买,最后被家父所得。当时雕成一对鲤鱼,取鱼跃龙门之意。在下进士登第时家父特意赐下,已有十几年了。今日见贤侄一表人才,文质彬彬,颇和眼缘,故而以此相赠。另一块赠给世子。”

    沈栗推辞道:“这太贵重了,蒙世叔厚爱,不胜感谢,但此物还请世叔收回。”

    “欸,”何泽道:“见面礼哪有推辞的道理,不过一块玉佩,贤侄收下便是。”

    沈栗看向沈淳,沈淳点头道:“长者赐,不敢辞。既是你世叔相赠,收下吧。”

    沈栗方才收了。心中微微讶异这位传闻中乐于和侯府掐架的翻脸亲戚怎么忽然登门。居然还一出手就是重礼,这玉应是舶来品,有价无市,何泽就算出身世家随手以此物为见面礼也过了,何况前一阵何泽还在朝上参沈淳。

    沈淳此时着意培养沈栗,来往待客都不避着他。几人相让往正堂而去,沈栗偷见沈淳虽与何泽热情寒暄,转头时却嘴角微牵,望向何氏所居院落,似有讥讽之色,方才恍然明白:何氏此前在府内收买了不少奴仆,虽然把她关起来后沈淳清理了一遍,但未必没有漏网之鱼。必是有人给何府递了消息,何泽担心妹妹才匆匆上门。

    五老爷沈凌时任兵部郎中,散值回府听到有客来,也换了衣裳过来相见。

    几人寒暄落座,待上了茶,何泽果然提起何氏:“今日忽然有人前来寻我,言说贵府声称舍妹忽然失心疯了,然而在下并未听说此事,故而散值后匆匆而来,请问沈侯:舍妹真的疯了?若然如此,沈侯为何不曾遣人相告,难道舍妹没有娘家不成!”

    何泽问得气势汹汹。沈栗侍立一旁,见沈栗与沈凌不约而同皱了皱眉,忽然插话道:“父亲,儿子有话说。”

    沈淳端起茶,大咧咧道:“你何世叔也不是外人,说吧。”

    沈栗道:“儿子有些奇怪,是何人去寻何世叔?别的不说,三婶娘深居后宅,她的消息怎会被人拿到府外传递?”

    沈淳向何泽道:“我也很奇怪,我沈府后宅之事怎会到得何兄耳中,何兄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

    何泽愣了一下,道:“这是小事,我此来是为了舍妹……”

    沈栗嘴快道:“不不不,世叔,这可不是小事:我父亲是礼贤侯,当初带过兵的,府中还有些机密卷宗;我五叔现任兵部郎中,有时也会把一些公务拿回府中处理。如今连我家内宅之事世叔都有耳闻,可见世叔对我沈府可谓了如指掌……”

    何泽跑来给妹妹撑腰,兴师问罪的话还没说出口,先叫沈栗扣了顶窥伺官员府第的帽子,不禁气苦。怒道:“谁爱打听你们侯府的事了!岂有此理!”

    沈栗道:“不错,想来世叔出自何家,行事一向光风霁月,不屑为此鬼祟行径。此必是小人居心不良,意图败坏世叔清名,还请世叔告知此人是谁,我们定然轻饶不了他。”

    何泽想也不想道:“是你们府上的一个小厮叫做砚乐的。”

    沈栗挑眉讶然。沈淳沈凌却毫不奇怪:何家是几百年的世家,可惜家业犹存,风骨不再。族人自视甚高,视奴仆如物品,何泽也好不到哪去。况且他又是御史,一向是只有他参别人的,怎么肯因为一个小厮莫名其妙的背上一个窥伺侯府的名声。

    倒是可惜砚乐,被何氏收买给何泽递消息,没想到反而被自己讨好的主顾卖了。

    沈淳高声交代:“大管家,砚乐背主,此乃大罪,叫人绑了打死。叫府中仆人们现在没有事情的都去看,看看背主的有什么好下场!”

    沈栗吓了一跳,他到没想到沈淳如此轻描淡写地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此时才深切感受到这个世界和前世相比并不只是物质条件的不同。

    何泽被沈栗打了差,气势已经落了下来,语气倒是平静了许多:“舍妹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还望告知。”

    沈淳道:“我倒不信何兄一无所知。”

    何泽皱眉道:“我只听说她犯了错,如今正被关在院子里,连孩子也不能见。舍妹排行最小,自幼娇生惯养,脾气不好也是有的。然而她性情耿直,断然做不出伤天害理的事。我今日此来,就是为了向沈兄询问此时,不知她究竟犯了什么大罪,竟让你们连个寡妇也不肯放过,要叫她做个失心疯!”

    说着,何泽又气愤起来。

    沈淳冷笑不语,沈凌叹道:“此事三嫂想必连何兄一并瞒在鼓里。此前我侯府世子连通栗儿得了疟疾,我兄长夜半延医还是何兄参了他一本,不知何兄还记得否?”

    何泽瞪着两眼,呆了半晌才道:“怎么可能?”

    沈淳怒道:“人证俱在,何兄可要一观。”

    沈凌道:“何兄,栗儿此前还从树上跌落过,险些送命,此事也是三嫂谋划。三嫂犯下如此大错,我们府也只是把她关起来,不许她继续害人罢了。何兄何必如此气势汹汹。倘若贵府出此恶妇,不知又会如何处置?”

    何泽疑惑道:“舍妹没有理由下此毒手,贵府确实查清楚了?或者事情另有蹊跷也说不定。”

    沈淳道:“她只不过忽然知道沈涵并非暴毙而亡,想要报复沈家罢了。”

    何泽恍然,沉默不语。

    沈凌道:“三哥去世时还是有仆人知道的。大兄并未因此杀人灭口,只是远远打发到庄子上。谁知三嫂一直心存疑惑,到底叫她找到了。”

    何泽知道自己妹妹性情执拗,若是知道沈涵并非病亡而是被沈府处死,只怕真能悍然下手。沈府既然敢处置何氏,必然证据确凿,不留漏洞。他一边叹息,一边又暗自埋怨妹妹既然向他求救又不肯让人把事由向他说明白,结果他毫无准备贸然前来,处处落于下风。

    何泽思来想去没有托词,只好软言求情道:“此事却是舍妹错了。然而舍妹心地不坏,必是一时性子左了,做了糊涂事。只是要打要罚都好,难不成要把她一辈子关起来,连孩子也不得见?她明明神智清楚,倒要她做个失心疯,只怕关上两年就要真疯了!可怜她年轻守寡,心中悲愤,或者只是想为她丈夫报仇……”

    沈淳气道:“她做了寡妇就要害别人的孩子?要别人绝嗣!她是报的哪份儿的仇?她是怎么做寡妇的?别人不知何兄还不清楚?沈涵为何而死,他手中的药是哪里来的?”

    何泽争论道:“沈涵之死早有定论,为何当时沈侯一口咬定‘一梦’出自何府?至今为此争论不休。莫非沈侯此时又查出了新证据,要与我何家理论不成!”

    沈淳冷笑道:“‘一梦’乃是前朝秘药,常人不知,我沈家闻所未闻,也只有你何家才拿的出来吧。”

    何泽怒道:“归附之臣又不是只有我一家,谁知道沈涵在哪里得到,你们沈家教子不严,以致他犯了错事,反而害了我妹妹终身!又向嘉明伯妄言,说什么毒药必是从我何家而来,以致嘉明伯府与我何家起龌蹉!”

    沈淳驳道:“你何府既不气短,为何默认我等处死沈涵?以你何家的德行,怎么可能任凭别人杀了自家女婿,何况沈涵死前被你们辛辛苦苦扶上三品官位,你怎么不去告我沈家私自处死朝廷官员?分明是做贼心虚!你口口声声叹你妹妹命苦,怎么不说是用何家女的终身和女婿的命,来换我礼贤侯府和嘉明伯府的妥协!”

    何泽恨道:“岂有此理!”

    沈淳怒道:“的确岂有此理!何泽,你既然千般委屈万般愤怒,不如同我去告御状,将往事查个清楚明白,索性叫皇上评评理!”

    何泽狠狠喘了两口气,拂袖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何府不屑与你等计较!”

    沈淳冷笑道:“就算你何府势大门生众多,可也不是人人买账,毒药的事查不清楚,是我沈淳没能耐,我认了!可不等于你何家人可以在我沈家撒野!何氏心机狠辣,手段阴毒,搁在别家早死了,留她一条命,已经是法外开恩了,今天你就是说破天我们也不会放她出来再害人!至于枞儿,哼,如果交给这样的母亲扶养,我还怕他被教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