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十一章 浮云蔽日
    沈栗哑然。

    “先生,作弊是不对的!”沈栗故作严肃道。

    近日来因沈栗确实一改前非,在学问上也肯下功夫,方鹤自然待他越加和蔼,况方鹤本性就洒脱,师生间相处越发随意,常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夯才!”方鹤骂道:“要你下场,你就想到作弊?”

    “先生,我近来虽然有些进益,不过和从前相较罢了,若论学问,只怕还是浅薄些,先生要我下场,只怕只有作弊方才得过。”沈栗摇头晃脑道:“况小子今年不过十岁,何必急于一时?”

    “老夫也没指望你能考过,让你下场见识见识罢了。二公子十岁时本也准备要他下场的。”方鹤道。

    沈枫因沈涵事守孝三年,今年刚出了孝。

    “我自是不能和兄长相比的,二哥自幼苦读,小子却是玩着学的。”沈栗嬉笑道。

    沈枫见沈栗语间恭维他,脸色立时好转些。沈栗失笑。

    沈枫对沈栗时心情总有些复杂,他先前因小心眼儿,结果被三夫人挑拨去害沈栗,却是并没有想要沈栗死的,他自己也不是真正不讲理的人。只是他虽知道自己错了,却又放不下面子和沈栗交好,是以总有些别别扭扭的。

    “玩着学?老夫看七公子您是玩着玩吧!”方鹤刺他道。

    沈栗只发愁道:“二哥学问好,下场自是无虞的,我只怕是不成的,到时候名次不好看,只怕要挨父亲的板子。”

    沈枫见沈栗又夸他,一颗别扭的心方才舒展些,搭话道:“先生要你下场,自然有先生的道理。

    方鹤道:“名次你多半是不要想的,且不说景阳乃国都,人文荟萃,若是像你这样只苦读了一年半载的小儿一试便过了,可要那些一考几年几十年的人怎么办?你虽有些天赋,然而天赋也是需要下功夫打磨的。

    况县试府试都由学政监督,不巧得很,这人恰是何家的门生,与何泽私交甚笃,你若学问扎实便罢了,凭你有个侯爷爹,他也不敢不取,至于可取可不取时,是绝对不会如你的意的。”

    沈栗叹道:“先生明知如此,还要我下场?”

    方鹤不在意道:“你家又不缺参考那些花费,涨涨见识总是好的。便是不过也不妨的。”

    又嘱咐道:“无需紧张,如你这样的勋贵人家多是这样做的,只是到二十多岁若还不过,不如索性弃文从武。”

    沈栗方才明白。

    大抵武勋之家子弟读书总有些劣势:如今的勋贵大都是当初太祖邵廉手下庶族出身的,对于世家出身的官员而言,勋贵子弟都是暴发户,我们不和他玩;而庶族出身的文官又觉得这些人出身太高不知民生疾苦,我们不带他。再加上文武不同道,没准儿子的坐师就是老子的政敌,看不顺眼。

    所以勋贵子弟要从文,不说得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至少也不能“泯然众人”。

    虽然科场上考三四十岁甚至白发苍苍的老者仍旧考童试的也有,但说到底,童生再难考,也不过是取得科考资格,证明自己算个读书人罢了。后面还有乡试、会试、殿试等着呢。

    考不上殿试,当不成进士,也不过是个举人罢了。对一般人而言,能成为举人也不错,起码算是有功名,可以免税免劳役,运气好还能谋个小吏的差事。

    对于勋贵子弟而言,举人算是什么呢,皓首穷经半辈子,最后当个小吏,领着的银钱还不够吃顿饭的,听凭以前自己看不上眼的官吏差遣,我才不干呢!

    勋贵子弟读到二十多岁还过不了童试,起码在读书上算是泯然众人了。但他们有别的出身:一则是和他老子一样到军中去拼,军中都是他老子的门人故交,想出头自然容易的多;一则就是进入府军前卫,这是肥缺,能在皇上和太子面前晃悠,非勋贵子弟不得入,要靠恩荫,若是有幸得到皇帝赏识,就算是一步登天了。

    沈淳说过舍不得放沈栗到战场上去拼,多半是瞄上府军前卫了。

    三人正说着,忽听外面喧哗起来,方鹤不悦向外喝到:“外面闹什么呢!”

    就见府中一个家人叫做司明的仓皇闯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哭道:“不好了,侯爷出事了!”

    “什么!”几人惊得站起来,方鹤问:“怎么回事?”

    司明喘着气,摇头道:“小的也不清楚,听说侯爷杀人了!”

    沈淳昨夜应邀到故交家中宴饮,并未回家。谁知今日竟传来他杀人的消息!

    沈栗急道:“父亲他人呢?”

    司明哭道:“听说下了大理寺,皇上下旨说着刑部,督察院与大理寺三司会审!”

    沈枫插话问道:“消息属实吗,是谁说的,确定不是谣言?”

    司明道:“大管家昨日伺候着侯爷一起去的,今日跑回来亲口说的。”

    沈栗问:“五叔六叔呢,可曾派人去找回来,如今都有谁知道了。”

    司明道:“五老爷还在当值,已派人去找了,六老爷前日出门会友去了,说是要小半个月才回来,也已有人去寻了,可是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沈栗问:“祖母和母亲可知道了?如今人在哪里?”

    司明道:“就是太夫人和夫人叫小的来寻少爷们回去,如今都在太夫人的和云堂。”

    沈栗向方鹤道:“先生一起去!”

    方鹤皱眉道:“东主有难,我自然责无旁贷,只是何云堂在贵府内院……”

    沈栗急道:“哎呀先生,火烧眉毛了也,顾不得了,打个帘子回避回避也就是了。先生是父亲幕僚,总比我们有些主意。”

    沈枫附和道:“先生去吧,教司明先回去通报,让不相干的人回避也就是了。”

    何云堂如今一片愁云惨淡。李氏还在为世子的身体焦虑,不料丈夫又出事了,惊得晕过去,方才醒来。

    那位表妹姨娘林氏更是长一声短一声的哭号。太夫人田氏怒道:“我儿子还没死呢,你在哭什么!”

    林氏顿时噎住了,举起手绢捂着脸装作擦泪水掩饰尴尬。

    老姨娘王氏和沈涵的妻子洪氏倒不甚着急,庶支还有沈涵。

    “杀人又不诛九族,大不了以后分家罢了。”洪氏暗自打算道。

    倒是沈沃的妻子宫氏面上有些急色,沈沃年纪还轻,平时多是靠着沈淳这个兄长。

    一屋子都是女眷,沈枫同沈栗急匆匆进来,方鹤隔着帘子坐在门外。

    好在沈毅回来时就已叫人去寻沈涵,如今前后脚也到了。

    方鹤急着问大管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侯爷为何就杀人了?”

    沈毅哭丧着脸道:“奴才也不知详情。昨日侯爷是赴京卫指挥使司姚镇抚的宴请,这人原是侯爷在军中的属下,今年新升任的。小人伺候侯爷到姚镇抚府上,就着家人们到仆房处等着。小人自己跟着侯爷身边伺候。

    侯爷昨天见到军中袍泽很是高兴,到晚上时有些醉了,姚镇抚就提议侯爷在府中歇一晚,侯爷推辞一下也就同意了。小的叫人回府知会一声,自己也到仆房中睡下了。侯爷身边另有姚镇抚安排丫鬟伺候。

    谁知道今天一早起来,发现姚镇抚府上花园中死了一个人,被人认出是给事中黄大人,他二女儿要与姚镇抚家的三公子结亲,所以昨日宴会中也有他,同样是酒醉未归歇在姚府,不料被人杀了。

    姚镇抚当时就报了官。因为是昨夜发生的凶案,所以府上未走的客人都被留下了,侯爷也不以为意。谁知道,顺天府的人到了后,姚镇抚家的一个奴才忽然站出来指认是侯爷杀了黄大人!又有差人在黄大人尸体上找到了侯爷的佩剑!

    顺天府尹顾大人虽未立时锁拿侯爷,却也立时禀报皇上圣裁。人证物证俱在,皇上叫侯爷下了大理寺,说是要三司会审了!”

    沈栗插言问道:“这位死去的黄大人,就是几个月前在朝上参过父亲的那位黄承望?”

    沈毅道:“正是他!有人传说就是因此我们侯爷记恨在心,故而酒后寻仇失手杀人。”

    沈涵不屑道:“荒谬!朝上参人的多了。我兄长是什么人,也值得记恨这点小事!”

    田氏道:“如今可有什么章程。”

    方鹤皱眉道:“这案子着实有些莫名其妙,若说侯爷杀了黄承望着实有些匪夷所思。如今重要的是打听案情细节,到了堂上好为侯爷分说。三司文官多与何家有故,不落井下石就已是难得,若指望他们为侯爷昭雪却不可能。”

    沈栗道:“案子是顺天府先探查的,不知顾大人……”

    沈涵苦笑道:“顾临城是个面糕,稍有压力就恨不得消失,指望他是不行的。”

    沈栗道:“如今要打听案情还靠五叔多费心了。”

    沈涵点头道:“我立时就到相熟人手处打听,劳方先生带着栗儿去大理寺探望兄长,看看他怎么说。”

    沈栗与方鹤正要应下,忽然延龄堂世子处丫鬟跑进来,惊慌哭道:“老太太、太太不好了,疯了的三夫人不知怎么出了院子,跑到延龄院来说什么侯爷要问罪斩首,世子惊得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