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十三章 哭门
    沈栗觉得奇怪,不由开口打断晋王与方鹤的寒暄:“王爷,方先生,家父看起来有些不对。”

    二人连忙上前查看。

    沈淳半眯着眼,显得有些迟钝。

    方鹤迟疑道:“似乎是中了麻药?”

    晋王撇嘴道:“听说慎之杀了人,本王就觉得蹊跷,如今看果然如此。”

    麻药是好解的,来看沈淳,沈毅准备了不少吃用,恰有一壶热茶,如今正好温了,方鹤浸湿了汗巾给沈淳擦脸,又喂他吃了一盏,沈淳立刻精神不少。

    沈栗急着问道:“父亲,你如今可清醒些了?昨夜黄承望被杀之事父亲可知道?”

    沈淳皱眉点头道:“我虽中了麻药,也只是反应慢些,今早如何下狱我还是知道的。”

    沈栗道:“如今都说是父亲杀了黄大人。”

    沈淳叹道:“姚宏茂是我在军中时的部下,本侯还救过他的命,这些年也未断了音讯,赴他的宴请本侯一点防备也没有,不料竟被他诬陷。”

    方鹤道:“侯爷莫名中了麻药,不如将此事上报大理寺,或可解除侯爷嫌疑。”

    转头见沈栗面上似有迟疑之色,不由问道:“怎么,可是有何不妥之处?”

    沈栗道:“若是在姚府时就发现父亲中了麻药,或许还有辩解的余地,只是如今都过去这么久了,父亲从姚府到大理寺经过了不少地方,中间可下手的机会多了,想要证明父亲是在姚府中了药只怕不易。”

    沈栗和方鹤思考的角度是不同的:方鹤说到底也是读圣贤书长大的,信奉“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不会把大理寺官员想的太坏;沈栗前世小半辈子的工作就是防止合约有漏洞,加上网络上各种奇葩的报道,遇事先考虑最坏的结果。

    沈淳赞同沈栗道:“既然有人不惜用一个给事中的命来陷害本侯,就不会让我轻易脱困。别说如今麻药已经解了,就是未解也可说是为防止本侯逃跑所下。”

    沈毅内疚道:“都是奴才的错,奴才昨夜应该跟在侯爷身边伺候的。”

    沈淳摇头道:“既然能够下手,想必对方早有准备,不是你想跟着本侯就没事的。”

    沈栗问:“父亲对昨夜之事有何印象?”

    沈淳叹道:“我只知昨晚饮了几杯酒就醉了,一觉睡到天亮,大理寺差役来抓我时还不甚清醒。想必这酒中就掺了麻药。”

    沈栗问道:“听说昨夜是有人伺候父亲的,这个人是谁,可有可能证明父亲昨夜行踪?”

    沈淳回忆道:“我入睡前恍惚听到有人叫‘槐叶’,一个丫鬟应了。”

    沈栗看向沈毅,沈毅摇头道:“今日站出来指证侯爷的人中并无以此为名者。”

    沈栗立即道:“想必此女并不在那些人的计划中,牵涉如此机密之事,若非已经被灭口就是见事不妙逃了。还要劳大管家寻找此人。”

    沈毅应道:“奴才立即派人寻找,只是怕此女已经被杀。”

    沈栗道:“姚府中出了命案,如今想必也有官差搜检,想要再藏匿一具尸体只怕不易,派人盯着姚府,若此女果真被杀,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转移尸体。”

    方鹤点头道:“如此甚好,若果真如此,看姚府怎生解释侯爷入狱后还有人被杀。”

    晋王摇头道:“若是婢女,寻个错处也就杀了,哪里需要解释。只盼此女运气好逃了,让我们找到活口方好。”

    沈栗道:“父亲对此案全无印象,大理寺只怕也不会告诉我们案情细节,父亲岂不是直到过堂才能知晓案情,如此一来全无准备,父亲到时如何辩解。”

    沈栗此话虽然是对着沈淳说的,眼睛却看向晋王,显然是想要晋王打听些消息。对方是奔着沈淳来的,这案情礼贤侯府想打听自是千难万难,晋王若是要知道些事情想必容易些。

    晋王失笑道:“你倒是胆大,竟指使起本王来。”

    这对晋王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正要派人出去,沈淳阻止道:“不妥,案情未经审判原本不该向外透露,王爷是皇上亲弟,为在下破例,只怕会让人说皇上与王爷有失偏颇,有损皇上声威。”

    晋王叹道:“慎之总是如此,只是人太守规矩却要吃亏,慎之在朝堂上已是步步退让,还是有人要害你。”

    沈淳再三阻止,方才罢了。

    晋王看着沈栗道:“本王见你倒不似慎之迂腐,怎不劝劝你父亲?”

    沈栗抿嘴笑道:“小子听父亲的。”

    晋王颇有深意道:“知道听话,好,也是规矩的人。”

    沈淳问候了府中家小,嘱咐了几句,便催促沈栗回去。

    晋王皮笑肉不笑地向蓝新二人道:“本王看着慎之精神头还好,不会莫名其妙地畏罪自尽吧?”

    “哎呦!王爷,怎么可能?这里好歹是大理寺,小的们也想多活两天哪。”蓝新二人擦着冷汗道。

    晋王冷哼一声:“大理寺?哼!”

    几人出来,沈栗几个自然回府去了,晋王看着天色还早,索性又去了宫中。

    邵英正在批折子,见邵荣来,免礼赐坐,问道:“如何了?”

    晋王叹道:“这下麻烦了,人果真不是慎之杀的。他昨夜被人在酒里下了麻药,稀里糊涂一觉睡到天亮,除了记得一个名字叫槐叶的婢女,什么印象也没有。”

    遂把狱中应答一一道来。邵英听到沈淳不肯要晋王替他面打听案情,不禁叹道:“朕身边就这么几个的得用的,倒是慎之尤为可信,不知是何人如此精心设计朕的肱骨之臣!”

    晋王道:“慎之近几年在朝堂上毫无作为,算是隐逸了。只是他如今虽不领兵,在军中的声望却是不减,臣弟看,对方似乎还是为军权!”

    邵英道:“他们知道朕能坐稳这把椅子靠的就是军权,故而千方百计挖朕的墙角。姚宏茂升调的折子还是朕亲手批的,未料竟是如此恶徒!只是不知这回下手的究竟是朕那几个好兄弟还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前朝遗脉。”

    晋王道:“不知姚宏茂身上是否有线索?”

    邵英摇头道:“姚宏茂既然被抛出来做刀,想必已是对方弃子,知道的定然不多,可叹他如今还为升官得意洋洋。”

    晋王道:“如今当务之急还是为慎之洗清罪名。只是不知那槐叶人在何处,是生是死。”

    邵英道:“此事不要让大理寺去查,在御马监找几个可靠的暗中查访,务必把人找到。”

    晋王应是。邵英又问:“你看慎之儿子沈栗如何?以前只闻有些顽劣。”

    晋王笑道:“不似慎之古板,处事颇为灵活大胆,不过也是知道规矩的。”

    邵英沉思道:“慎之长子病弱不能理事,已几年不见出门。看来日后沈府要看这个沈栗了。”

    晋王道:“沈梧比慎之还要呆,相比之下,臣弟倒更喜欢沈栗。”

    邵英笑道:“此时慎之涉案,宣他进来不合适。等到此番风波去后,朕也见见这个沈栗。”

    沈栗此时心情非常不好!

    虽然见到了沈淳,但除了槐叶这个名字,几人一无所获。垂头丧气地回来,见府门口正热闹着。叫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里面传来哭声与指责声,纷纷扰扰,挤得几人进不去。

    沈栗拍了拍前面的人,打听道:“这位仁兄,这礼贤侯府门口是出了何事如此热闹?”

    那人回过头来,见沈栗一个小儿老气横秋地称他为“仁兄”,颇觉有趣,学着他拱手道:“这位贤弟请了。这是给事中黄大人家的家眷在此哭丧哪。”

    “哭丧?”方鹤惊道:“他们怎么跑到这里哭丧?”

    那人笑道:“听说这位黄大人是死于礼贤侯之手,如今礼贤侯被压入大理寺等着三司会审。黄家人听了消息跑来哭闹,指责礼贤侯胆大妄为,害人不浅。”

    此前沈栗几人去了大理寺探监,沈凌出门打听消息,沈沃又不在,府中只剩女眷,是以偌大侯府被人在门口哭丧,竟无人能出头交涉料理。只有几个管事出来相劝,只是他们都是奴才,人家不搭理他们。无可奈何,只好在府门前拦着,防止有人冲入府中。

    此时围观众人见侯府许久无人出面,想是理亏,纷纷指责。

    沈栗伸着头喊了一声:“哎,黄府家人们,沈府的人在这里,你们往这边看!”

    前面的人见他喊,纷纷转过头来看稀罕,让路给他走过去。

    黄府的人正哭骂的热闹,忽然间听见周围静下来,抬眼一看,见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站在眼前。沈栗道:“几位请了,家父礼贤侯,小子是第二子沈栗。几位今日到我府门前哭闹,不知有何话说。”

    黄府有人上前怒道:“沈府何其无理,竟只派个小儿前来应付。是看我黄府无人吗?”

    “欸,”沈栗道:“分明是我沈府无人!如今我府中只有女眷并两三岁的小儿,实在不好出来抛头露面的。也是贵府选的时候巧,竟似挑着我沈家无人时来的!”

    来人气得倒仰。沈栗分明暗指黄府存心挑着沈府无人能出面时上门吵闹,用心不良。何况,黄府来的人中确有女眷,沈栗说沈府女眷不能抛头露面,倒像指责黄府女眷不知规矩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