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十五章 斩之流之
    沈淳冷笑。

    狄嘉问道:“姚镇抚,你是何时发现黄承望被杀的?”

    姚宏茂道:“第二天早上,下官正准备送头天歇在府中的客人们离开时,忽然有下人来禀报,说是花园中死了人,下官连忙去看,发现是给事中黄大人,下官认出杀死他的凶器乃是沈侯随身佩剑,故此慌忙通报了顺天府。”

    “你如何确定凶器就是沈侯佩剑?”

    姚宏茂道:“下官曾是沈侯属下,这佩剑往日时常见的,故而认得。”

    孙理得意地看向沈淳,仿佛自己拆穿了沈淳的狡辩,神目如炬似的。

    耿雅言只管巡着案情继续走下去:“有请顺天府尹顾大人。”

    不一时,顾临城被请上堂来。景阳城中官员暴死,下手的是个侯爷,顾临城作为顺天府尹,唯恐被皇上训斥,这几日满脸苦涩,又想要寻地缝儿了。

    狄嘉问:“顾大人,黄承望一案可是顺天府先接手?”

    顾临城下意识先看了看沈淳,方才有气无力地答道:“当日乃姚镇抚差人前来报案,因是杀官案,故此下官亲自带人勘察。”

    孙理问:“不知顾大人如何断定乃沈侯杀人?

    顾临城摇头道:“下官并未断定。”

    “嗯?”孙理一脸不高兴,心说都三司会审了你还来个“并未断定”,合着你涮着大家玩呢。

    顾临城慌忙解释道:“因杀人凶器乃是沈侯佩剑,又有人指认沈侯,下官以为凭沈侯爵位,下官并不能审理,故而上报。”

    顾临城胆小是出了名的,众人并不奇怪他如此说。

    耿雅言问:“是何人指认沈侯?”

    顾临城答道:“乃是姚镇府府上花匠姚柳。”

    孙理一拍惊堂木道:“传姚柳。”

    有差役引姚柳上堂来。众人一打量,嚯!这人长得,嗯,勉强能认出是个人吧。

    姚柳叩首道:“奴才见过众位大人。”

    “姚柳,”耿雅言问道:“你指认沈侯杀死黄承望,可曾亲眼见他杀人?”

    姚柳偷眼看了看沈淳,沈淳不屑地撇了他一眼,转过头去。

    姚柳转了转眼珠,叩首道:“回大人的话,还请沈侯转过头来,让小人再认认。”

    还不待有人接话,沈淳便转头厉声道:“那你这小人就再仔细认上一认!”

    姚柳吓了一跳,见沈淳盯着他,眼中冷光森然,不敢再挑虎须,连忙磕磕巴巴地道:“就……就是沈侯爷,就是沈侯爷。”

    孙理安抚他道:“不必害怕,你仔细说来。”

    “是。”姚柳缓了口气道:“那晚老爷宴客,小的们也得到些好吃食,更难得还有几杯水酒。就因为喝了几杯,到后半夜,小人忍不住想要如厕,因小人是花匠,来回正好经过花园。小人回来时听见有人在花园说话,心中奇怪,就躲在东边假山石后头向西瞧,借着月光正好看见沈侯爷杀了黄大人。”

    耿雅言问道:“既然看见有凶案发生,为何当时不声张,直到翌日一早,方才出来指认。”

    姚柳道:“小人当时心中害怕,不敢声张。到天亮时,方才听说死的是个大官儿,小人怕我们家大人没法向客人交代,才斗胆站出来指认。”

    狄嘉似笑非笑道:“如此说来,你还是个忠仆。”

    姚柳谄笑道:“不敢当大人夸奖。”

    狄嘉看他那张脸一笑的模样更加令人不忍目睹,不禁撇开眼。

    “姚柳,”耿雅言问道:“你既说是半夜看到,可知到底是何时辰?”

    姚柳道:“小人回去看了更漏,在丑时三刻。”

    “从花园回到你房中,大约需要多少时间?”孙理问。

    姚柳答道:“不到一刻钟。”

    孙理思索道:“这么说案发时应在丑时二刻出头。不知沈侯此时在何处啊?”

    沈淳道:“在客房中睡得沉。”

    孙理问:“可有人能证明?”

    沈淳道:“当夜应有姚镇抚府中婢女伺候守夜。”

    姚宏茂道:“确有婢女二人当值,只是当夜这二人均在外室值守,想以沈侯身手,不惊二人顺窗出去,应不在话下。”

    狄嘉唤二女上堂前问话,果然二人一夜酣睡,一无所知。

    耿雅言道:“黄承望客房之中可有婢女值守?”

    姚宏茂道:“原是有的。只是黄大人坚持道怕日后有人污蔑他享用了婢女,有污清名,故此入睡前把婢女赶走了。”

    堂上众人忍不住啼笑皆非,主人家安排仆人照料原是应有之义。都道言官重誉,没想到还有这样迂腐的。

    孙理道:“这么说无人可证明沈侯当时行踪。沈侯可有话说?”

    沈淳辩道:“我若真要杀黄承望,大可做的隐秘些,何必客居时亲自下手。何况据说当时黄承望房中并无他人,我何不立时动手,反而引他至花园。”

    孙理道:“沈侯宴饮时饮酒过量,醉酒后义气杀人也未可知。或许黄承望住处隔壁也有人歇息,沈侯怕声响惊动他人,故此将黄大人引开。再者姚柳也提到沈侯杀黄承望前曾与之交谈,可见黄承望此前并未预料到沈侯会杀他,想是他以为只是与沈侯谈论事情,故此随沈侯去到花园,并未惊动他人。“

    沈淳冷笑道:“孙大人既如此说,本侯也无话可讲!”

    孙理得意道:“案情已经明了,沈侯原该无话可讲才是。”

    又问左都御史狄嘉和刑部尚书耿雅言道:“不知二位大人可有何见教?”

    狄嘉此来是装糊涂的,耿雅言虽有心帮一把沈淳,但堂上证据均不利于沈淳,他也有心无力。二人对看一眼,都向孙理摇了摇头。有人爱做出头椽子,由得他吧。

    孙理一拍惊堂木道:“今审得沈淳者,乃当朝超品二等爵礼贤侯也。黄承望,乃七品给事中也。盖因黄承望不负皇恩,旦夕言事,偶涉沈淳,为其记恨在心,屡思报复。德彰十二年九月初一丑时二刻,沈淳赴近卫指挥使司镇抚姚宏茂宴,酒后义气,引黄某至花园,悍然杀人。罪大恶极,天理难容。经三司勘验,证据确凿。故今日判其理应剥夺爵位,斩立决!上呈皇上定夺。“

    忽听皇帝在堂后道:“流!”

    孙理连忙站起,正衣冠拜道:“万岁!此案乃是官杀官,如今朝廷内外物议沸腾,所谓杀人者偿命……”

    皇帝森然道:“孙理,此案果无疑点了?你就肯定是沈侯杀了人?”

    孙理正色道:“微臣得蒙皇恩,一言一行,莫不兢兢业业,深恐有冤不察,有过不纠,上对不起皇上信任,下对不起黎民百姓。此案证据确凿,若不秉公处置……”

    皇帝漠然道:“哦。有冤不察?孙理,你既然如此确定,如果日后查出杀错了人,你可愿意抵命?”

    孙理噎住了。

    他确实不喜沈淳,趁此机会落井下石,打击政敌,他是很愿意的。但要为此让他以性命担保,换沈淳一命,确实不能干。其实孙理自己心里也不大相信沈淳杀人。只是此时证据正好,他想推一把而已。

    邵英接着道:“如果孙卿愿以命相保断案无错,人确实是沈侯杀的,如果日后发觉判错了,孙卿愿以命抵命,那就判斩吧。”

    孙理的汗下来了。心说:“三司会审,皇上您老人家怎么只盯着我呀。”这儿会他倒忘了原是他坚持判斩的。

    耿雅言软言道:“万岁,据现今能够查明的证据而言,沈侯杀人确实证据确凿的,然照微臣看,此案于细微处还有疏漏,只是一时半会儿实在查访不出。但此时物议沸腾,此案不断不行,时日愈久,愈加有损朝廷威严。臣建议,不如先判了。沈侯往日战功赫赫,功过相抵,判个流刑还是可以的。以后再慢慢查访,若沈侯果有冤屈,总有昭雪的一天。”

    邵英心知所谓日后在细细查访不过是一句空话罢了,判了案再昭雪能一样吗?流放是要在脸上刺字的,到时候昭雪了又如何!堂堂侯爷脸上一个“囚”字,还能出来见人吗?

    只是此时整个景阳都轰动了,太学生也互相串联,纷纷写文章评论此案,如若再拖下去,搞不好闹出太学生扣阁之事就不好收场了。

    邵英自后堂走出来,也不管众人跪拜,只难过地盯着沈淳。

    沈淳倒是平静,只再拜道:“皇上,臣为皇上肝脑涂地在所不惜,无论如何,臣都毫无怨言。”

    邵英转过头去,半晌方才轻声言道:“削爵,流放岭南。”

    邵英黑着脸回到宫中,在御书房内绕了几圈,终于忍不住掀了桌子。

    晋王听了判词,也进宫来。

    邵英忍不住抱怨道:“自登基以来,处处掣肘,如今连慎之都搭进去了。连自己人都护不住,朕真是愈加无能了!”

    晋王皱眉道:“皇兄何必妄自菲薄!前朝把国家祸害的不轻,父皇又是马上皇帝,一直征战。立国后朝野窘迫。自皇兄登基以来,国库愈丰,百姓安宁,已是不易。”

    邵英道:“那个‘槐叶’还没消息?”

    晋王摇头道:“没有任何发现。如今要先派人暗中保护慎之才是。”

    两人对坐长叹。

    忽闻鼓声,正诧异间,掌印太监骊珠连滚带爬地冲进来道:“皇上,沈侯二子沈栗敲了登闻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