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十八章 朔月不见月
    什么!姚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姚柳良心发现,反口了?围观的议论纷纷。

    “肃静!”一拍惊堂木,问道:“沈栗,这姚柳乃是指认你父之人,如何能证明你父被冤?”

    沈栗道:“他本人就是证据,还请大人唤他上来与我对质。”

    不一时,姚柳被带到。这人大约没想到竟要重新过堂,有些忐忑不安,跪在堂下磕了头,一抬眼见一个小孩跪在堂上正打量他,心中知道这就是沈栗了,目光不禁有些游移回避。

    沈栗见他心虚,倒是多了几分把握。

    钱博言道:“沈栗,姚柳已带到,你有何话要问?”

    沈栗朝上拱手示意,转过头问姚柳道:“姚花匠,你指认家父于九月初一夜里丑时二刻在姚府花园中杀害了黄承望大人,可是如此?”

    姚花匠答:“正是。”

    沈栗问:“你言说站在东边假山石后向西看,正巧看到家父与黄大人。”

    “正是。”

    “丑时乃夜半过后不久,四下漆黑一片,你如何肯定见到的就是家父?”

    “天上有月,趁着月光,自然看得清。”

    “哦?”沈栗思索道:“那晚没有阴天下雨,想必月色明亮。”

    姚柳点头道:“正是。”

    沈栗微笑道:“你在东边向西看,想必月亮也在东边,月光向西照,正好照着家父脸上,叫你看清?”

    姚柳不知沈栗为何这样问,只是如今已不容他改口,只好一口咬定:“正是如此,那晚月色正好,照在沈侯脸上很清楚,亏小人眼神好,一眼认出就是沈侯。”

    “一派胡言!”沈栗厉声道:“姚柳,你说谎!”

    姚柳一惊:“我没有。”

    “没有?”沈栗哼了一声道:“姚柳,你傻了吧,九月初一那夜乃是朔月,天上根本就没月亮!你哪儿找的月光!”

    轰!大堂内外都轰动了。堂上三位大人也伸直脖子使劲儿往下瞅。

    沈栗阴测测地问:“姚柳,你说说,你是如何在没有月亮的夜里借着月光看到家父的?”

    别看文人才子动不动就拿月亮吟诗作对迎风流泪的,谁没事研究月亮怎么运行变化啊。但对沈栗来说,这就是高中地理课的常规内容之一,说不定高考题还出一个,那日判词一出,黄家人来炫耀时一提到,沈栗就反应过来了。呈堂证供俱记录在案,沈栗才有底气告御状。

    “来人!”皇帝在上面道:“宣钦天监。”

    钦天监监正冯有年。

    皇帝亲口问:“九月初一,天上可有月在?”

    这有什么好问的,冯有年一拱手:“回皇上,初一正当朔月,无月可见!”

    轰!就听大理寺堂外纷纷喊:“冤案!”

    “伪证!”

    “小人可耻!”

    “构陷!”

    沈栗接着质问姚柳道:“夜半之后,天上无月,花园不比庭院之中或挂灯笼,这时是一定没有半点灯火的,姚柳,你说说,你是如何在一片漆黑之中,看见家父的脸的?”

    姚柳不意证词被人拆穿,正思索如何把话圆回来,一脸紧张:“小人……”

    沈栗打断道:“别说你离得近!家父戎马半生,身手也不是白给的,不至于让人近身偷看还发现不了;何况假山石距黄大人尸体有多远,想来大理寺差人还不至于量错吧。”

    姚柳语滞。

    沈栗冷笑道:“你的眼神再好,也不至于变成狼眼睛,夜里还会发绿光见物的?倒是你的胸膛里,怕是长了狼心狗肺,狼子野心!”

    “骂得好!”围观众人纷纷叫好,仔细一听,居然还有玳国公郁良业的声音。郁良业正在喝彩,见众人纷纷看他,方才回神捂嘴。

    沈淳杀人一案,大多数人心下都不太信的,文官事不关己,武将就有些感同身受,尤其是像玳国公这样当年和老侯爷一起经过立国的老将。立国后邵廉砍过一些桀骜不驯的家伙,剩下老实的才放心留给儿子,没想到如今力挺邵英的沈淳都挨收拾。今天峰回路转,玳国公高兴了。

    “皇上,众位大人。”沈栗叩首道:“如今证明姚柳是在说谎,单凭现场留下的一把佩剑不能认定是家父杀人,况家父当夜被人下了麻药,拿他一把佩剑轻而易举,三司会审时虽未被采信,但晋王殿下可以证明翌日见到家父时家父是神智有异的。再者,当日夜宿姚府的客人很多,这姚柳偏一口咬定家父,分明是姚宏茂命人勾陷家父!”

    大理寺堂上口枪舌剑,礼贤侯府内也不平静。

    沈凌等人跑去看堂审了,留下一门心焦女眷。老姨娘王氏思来想去,终于下定决心,去何云堂找田氏。

    田氏正在拜佛,见王氏来有些诧异:“你这几年轻易是不往我这儿来的?”

    自打老侯爷去后,田氏和王氏连表面和睦也没心思装了,到沈涵死后,两人能不见面就不见面。

    王氏定睛看了她一会儿,方慢声道:“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

    田氏挑眉。

    “何氏的院子里好像关了一个人。”王氏低头仔细看着自己的手:“听说是个生人……叫什么什么‘叶’的。”

    “什么!”田氏霎时站起来:“来人!”

    大理寺中姚宏茂正声嘶力竭地争辩:“微臣也不知这姚柳为何指认沈侯,这人三年前卖身到臣家中,臣见他花草伺弄的好,才把新宅的花园交给他,微臣也曾得沈侯提拔,怎会有意陷害他?”

    “不知?”沈栗冷笑:“姚大人,你看看他的手!”

    沈栗跪行了几步,抓起姚柳的手举给众人看:“这哪里是什么花匠的手,我身边的大丫鬟,平时只铺个床递个茶的,也没有这么一双细嫩好手!平常人见他长得猥琐,穿的邋遢,自然不会仔细打量,可我今天就是为家父伸冤来的!他一上堂来,我就发现这人不对!

    姚镇抚,你说说,这么一双保养得宜的手,是怎么伺弄花草的?你可别说你不清楚,你刚说这人在你府中三年了!一月两月不知道,整整三年,你连自家花匠干不干活都不知道?你家花园是自己长的?”

    郁良业走下来仔细看了看,沉吟道:“这确实不像花匠这类人的手,这人的手保养得宜,偏偏虎口又有薄茧,臣见过有些人武功偏门,如什么黑风掌之类,要用各种药汤泡手,才会养出这样的手。何况仔细回想这人上来时脚步身形,确实是个武人。”

    什么?这人是会武的!这样的人能在姚府一藏三年,再加上那夜姚府种种布置也不是一人可以做得到,这么说确实是姚宏茂有意陷害礼贤侯!

    这时,有差人上前禀报:“万岁,沈府送来一人,说是姚府的一个丫鬟叫‘槐叶’的,正是当夜在沈侯房外伺候的,因卷入谋杀,怕被灭口逃了,如今才被找着了。”

    “宣。”皇帝这几日也暗中差人查找,此女也真是会藏,楞没叫人找着。

    不一时,一个年轻女子上堂来。

    封棋问道:“堂下可是姚府丫鬟槐叶?”

    那女子答:“正是奴婢。”

    封棋问:“九月初一晚上发生了什么,你可知情,其后为何逃走,你不要害怕,一一道来。”

    “是。”槐叶应道:“奴婢原是伺候二小姐的丫鬟,那日原不该出现在外院,只是因着二小姐正与黄大人家三公子议亲,二小姐不知那人长相脾性,命奴婢悄悄去打探那三公子可是随黄大人一同赴宴。谁知奴婢转来转去又要避着人,到夜里时也没能转回内院。

    正急切间,奴婢趁着一位姐姐稻穗儿内急时悄悄顶了她的缺,恰被安排和一个面生的姐姐去伺候沈侯。后来稻穗儿姐姐回来见了奴婢很诧异,被奴婢支应几句糊弄过去。谁知道,第二天传说沈侯杀了人!

    奴婢听了觉得很奇怪,因为前夜沈侯爷烂醉如泥,被奴婢不小心把热茶洒在他手上都不觉,怎么可能短短时间就忽然清醒杀人了?听到有人明明白白地指认,奴婢顿时觉得不好,慌忙逃了。

    后来听说沈侯下了狱,奴婢以为去沈府做个人证会得到庇护,就偷偷托在侯府三夫人身边伺候的表姐带话儿,谁知道竟被三夫人关起来了!三夫人说不许奴婢去帮侯爷作证,要侯爷抵罪才好!要不是奴婢表姐求情,奴婢早被三夫人杀死了!”

    嚯!感情这里还有三夫人的事!这热闹!围观的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议论。

    沈府内宅事不提,姚宏茂故意陷害算是坐实了。

    这回姚宏茂算是哑口无言了,只干巴巴地解释道:“臣真的不知是怎么回事。”

    可惜,这时没人信他了。

    大理寺卿孙理,督察院左都御史狄嘉、刑部尚书耿雅言几人都被沈栗一股脑儿告了,此时也在堂下,托官位的福,倒没跪着。此时见果然翻了案,都有些着慌。这案子是孙理主导的,别人还稳得住,他可有些着急了。

    “姚宏茂!”孙理道:“你这良心败坏的杀才!枉顾皇恩,竟然构陷朝廷大臣,糊弄大理寺,你该当何罪?”

    “孙理,孙大人!”沈栗忽然插言冷笑道:“您不会以为顺风斥责姚宏茂两句就万事大吉了吧?您别忘了小子我告御状可不只为了告他姚宏茂一个,孙大人,对不住了,这事还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