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二十章 好叫你名动天下
    沈淳无罪开释,礼贤侯府上下嬉笑颜开。烧火盆的烧火盆,撒盐的撒盐,还有扬柳枝水,烧香拜佛的。

    沈淳和沈栗也算糟了罪了。沈淳还好,他到底是个侯爵,平时也也有些积威,大理寺并无人敢与他动刑。沈栗可是先有一百板子呢。

    那日沈凌等人去看见他时,衣服就粘在伤口上,他怕牢里条件不好,不让揭下来,如今看着都要长在伤口上了。

    李郎中看了道不能用水泡下来,须在浴桶中加满淡酒,把人泡在里边,慢慢揭下来。

    沈栗疼的顺着桶沿往外窜,又叫人使劲儿摁回去,口中不住哀叫:“父亲,父亲!”

    沈淳看得真是心疼了。

    颜姨娘更是泪水涟涟:“侯爷,妾只听说古时有妃子争宠把对手泡在酒缸里的,哪有这样治伤的,岂不是要疼杀七少爷!”

    沈淳道:“你不知这样的棒伤不是小事,他又在狱中搓磨了两日,听李先生的。”

    直到都收拾的妥当了,也抹好了伤药,沈栗方才叹道:“噫,我只道那一百大板已经够难挨的,不意这个才是厉害的。”

    沈淳见他还有精神说笑,方才放下心,吩咐伺候的人道:“都仔细些,栗儿若有什么不虞,本侯只管找你们算账!”

    沈栗能把沈淳捞回来,对整个侯府都是有功的,就是沈淳不说,也没人敢怠慢他。众人见沈淳又郑重嘱咐,自是恭敬应下。

    沈栗道:“父亲何必在意这个,儿子如今好多了。倒是父亲,虽不见伤,到底也在牢中搓磨了多天,怎么不去好好休息?况这些天府中一定有事须父亲处理,且不必在儿子这里耽搁功夫。”

    沈淳自是疲乏的,见沈栗还好,便道:“也罢。只是你要小心伤口,若有不适,一定要速速告知李先生。”方才去了。

    颜姨娘送了沈淳回来,沈栗见她脸上似乎有些不愉,便问她。

    颜姨娘原本不想对着沈栗抱怨,耐不住沈栗执意要问,只好道:“我的儿,你猜,前儿偷偷放三夫人出来到延龄院去闹的是谁?”

    沈栗笑道:“管他是谁,只要不关咱们娘俩儿的事就好。”

    颜姨娘撇嘴道:“是林氏!”

    “什么?”沈栗惊奇道:“她是有多想不开?大兄若有个三长两短,母亲能饶她?就算她是祖母的外甥女,母亲还有个户部侍郎的父亲呢!”

    颜姨娘扬了扬手帕,笑道:“这位主儿,说她精吧,她又蠢的要死,说她傻呢,她还有些小算盘。”

    颜姨娘压低声音悄声道:“听说要给你填个兄弟了。”

    沈栗方才恍然。

    颜姨娘撇嘴道:“她倒打算得好,你父亲当时出了事,你大兄再不好了。她肚子里那个可不就就金贵了。”

    沈栗摇头道:“父亲若真入罪,祖母就更不可能为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与母亲翻脸了,好歹后面站着个侍郎府呢。咱们家败了,说不得到时候还要倚仗这个亲家呢。一个不知进退的外甥女和咱们府的前程相比,祖母还用选吗?说不定还会来个去母留子。”

    颜姨娘本来担心林姨娘因这个孩子张狂起来,见沈栗这样说,方才转忧为喜道:“就知道她不是好作,有个这样不省心的妈,就是个男孩又怎样。”

    沈栗安慰她道:“姨娘无需担忧,父亲是什么脾性?能容忍林姨娘这样!”

    又轻声道:“说句不得体的话,这时间赶的好。儿子如今捞父亲回来,正是得脸的时候,母亲为父亲平安自是高兴,可为着大兄打算心里也未必全然喜欢。如今且让林姨娘作去,叫母亲看着她比注意我好。”

    颜姨娘笑道:“听你这样一说,这林姨娘倒是为了给咱们帮忙似的。”

    遂抛下不提。

    没过两天,果然听说林姨娘被禁足。六姑娘沈丹舒苦苦求情也无用。

    如今万事初定,一件大事被提上侯府日程:休弃三夫人!

    沈府是真忍不下了。

    三夫人身后站着何府,当初人都道她嫁的低了。如今要把她休回家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沈栗能做出告御状的事,最重要的是他还告赢了,故此府中也不把他当小孩子看。再者沈淳本就着意培养他,如今他的伤虽然还未全好,行动却也无虞,府中商量大事,便也叫他去。

    沈栗到了何云堂中,见田氏、王氏及各房的正头媳妇都在,沈淳三兄弟坐在一旁,世子这两日身体见好,也歪一边,沈枫作为他那一房的长子,家里要休他的继母,也叫他过来旁听。

    各人见了礼,方才打开话题。

    田氏道:“何氏做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是决不能容忍家中有这样的媳妇的。”

    说罢,转头去看王氏。

    王氏平静道:“你看我做什么,你忍不了,难道我就忍得了?不叫她,我的涵儿怎么会死!”

    沈涵养成事事争强的性子还真不能说没有王氏的影响,当初王氏自持出身书香门第,要与大字不识的田氏争锋,沈涵才养成看不起嫡母与嫡兄的脾性。老侯爷并不喜欢何府的人,当初这位三夫人能进门,也少不了王氏的支持。

    只是沈涵死了,王氏总不能恨自己吧。她一腔恨意都放在何氏身上,认为不是何氏挑唆,不是那来路不明的‘一梦’,沈涵走不到那一步。故此何氏这几年并不好过,才越发恨沈府,恨大房。

    余下众人也没什么好说的,身边有这么一号作妖的,日子也过得背后发凉。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这样天天惦记着害人的媳妇,休就休了呗。留在家中,什么时候又害了人怎么办?

    沈淳故意问沈栗道:“栗儿,你是怎么想的。”

    沈栗知道沈淳急于给大房培养个能出面做事的儿子,故此也直抒己见:“儿子说句不讲情面的话,单凭三婶娘藏匿槐叶,意图使父亲蒙冤,危害我们侯府的利益,也不能再留在府中了。只是三婶娘为三叔生下九弟,他如今已经五岁,记事了,如今叫三婶娘家去,就怕九弟长大后有什么不妥。”

    李氏迟疑道:“要不,就打发到庄子里,或者送到庙里叫她念佛去?”

    沈淳摇头道:“栗儿?你说。”

    沈栗朝李氏拱手道:“不断就要修复关系,要断就要断个干净。三婶娘关在府中还能折腾出这么多事来,放到外面,叫她联系何府,指不定要做出什么来。”

    沈凌点头道:“栗儿说的好。要么咱们家以后当祖宗供着她,要么干脆休她回家。只把她打发到外面去,她也算咱们家媳妇,惹出什么来,还要咱家顶杠。”

    王氏断然道:“休了她。叫我以后哄着她,没门!”

    沈淳拍板道:“那就这么定了。枞儿到底姓沈,总会明白的。若是日后为了这个谋害沈家的媳妇怨恨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叫他只管找我来!”

    沈栗道:“如今重要的是如何送三婶娘回去。何家是不会不声不响的。”

    沈沃道:“这倒是个难处,何家门生多,这些读书人的嘴,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别再叫他们倒打一耙,反而说我们沈家没理。”

    沈淳道:“好在那日槐叶在大理寺说到何氏拦着她不让作证,众目睽睽之下,这件事总是翻不过来的。”

    沈栗接道:“何况这天下也不止何府门生会说话。”

    “哦?”沈凌颇感兴趣道:“栗儿有什么主意。”

    何氏与沈家作对,就是与沈栗作对,何况何氏先后出手害他两次。对于这个不择手段的敌人,沈栗是不会有什么同情之心的。既然府中已经决定赶走她,沈栗此时手软才叫跟自己过不去。

    沈栗道:“如今整个景阳都在为父亲的事沸沸扬扬。听说酒楼中还有说书的编了故事。叫他们编怎么能和咱们家这些亲历的比?

    不提以前三叔的事,只把父亲入狱之后三婶娘气病大兄又藏匿槐叶的事写出来,着人偷偷匿名散给说书先生们,或干脆叫人编成曲子小戏来演,比文人写几句之乎者也有趣多了。

    井市之中消息传播最快,来往的人又多,用不了几天,三婶娘就可名动景阳了!说不定外地的人都会听说。到时候,咱们家站着理,又趁着名声,索性大张旗鼓地送三婶娘回何府,看何府能怎么着。”

    沈沃笑道:“这个主意好,酸秀才们写几句酸词儿也架不住听书看戏的人多,人多则势众,先叫人知道何氏的坏处,别弄得像是咱们家委屈了何氏似的。这事交给我。”

    沈沃交游广阔,他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这件事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沈栗接道:“就是休书,也不单要祖母自己写(沈涵死了,要休他妻子,得田氏这个正经婆婆出休书),咱们家有一个算一个,都要署名,叫人家知道,这样的媳妇,就是出身再尊贵,咱们家也忍不了。”

    一个生下孩子的媳妇,得多能作,才会全家都忍受不了。这样的休书一出,何氏就算硬赖也不能赖在沈家了。

    德彰十二年九月,世族何家出嫁礼贤侯府之女,以一份婆家全家上上下下俱都署名的休书名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