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二十二章 立场要坚定
    沈淳二人前脚回到侯府,后脚宫里传来旨意。

    一家人扫庭院、摆香案,准备接旨。

    传旨的小太监长得挺讨人喜欢,笑眯眯的,见谁都彬彬有礼。

    “奉天承运

    皇帝敕曰:

    夫孝,德之本也。又,天之经也,民之行也。尔沈栗乃礼贤侯之二子,奉亲至孝,聪敏果毅,以幼学之龄,击登闻之鼓,解父难于倒悬,昭孝悌之德行。大义可嘉,潜德宜表。夫惟圣朝以孝治天下。朕何吝于封赏?兹特进尔阶云骑尉,锡之敕命。

    钦哉!”

    什么意思?

    奖励沈栗,说他为父亲昭雪告御状是孝顺的行为,皇帝很高兴,所以封赏他做个云骑尉。

    什么是散勋呢,就是专门用来赏人的勋位,有勋无权,干拿银子,常用来赏赐宗室大臣及外戚。云骑尉是正六品武散勋,在散勋中排倒数第二,奉禄八十五两。

    按礼贤侯府的门第,这赏赐不算高,关键是赏赐的理由。这不是按例封赏,而是以表彰孝悌的理由,封赏了身为庶子,年不过十岁的沈栗。这说明什么?说明沈栗是入了皇帝的眼了!

    有前途!沈府的人……大多数都是高兴的,与有荣焉!

    沈淳就更高兴了,他担心的就是子嗣少、后继无人,现在沈栗给他争了气,好!大管家,快递银子。

    沈毅不动声色往小太监手里塞了个荷包,小太监笑眯眯地:“赶上贵府的喜事,奴才就不客气了。奴才还有皇上的口谕。”

    众人又跪下接旨。

    小太监肃容道:“慎之受了委屈,朕都记在心里,来日方长。你的小儿子有些意思,带来给朕瞧瞧。”

    沈淳接了旨,请小太监少待。催促众人赶紧给沈栗收拾,自己也换了朝服。领着沈栗进宫面圣。

    沈栗还是头回进宫,饶是他见惯了现代繁华,也游过故宫景区,也不禁为这皇宫啧舌。作为景区的皇宫和正在使用的禁宫能一样吗?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是应有之意,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沈栗还真有些腿抖。

    邵英比沈淳年纪大,不过保养得好,兼之面容英俊,不板着脸的时候,还是挺容易让人有好感的。

    邵英见沈栗应答的小心翼翼,规规矩矩,笑道:“朕见你在大理寺质问姚宏茂与孙理时言辞犀利,今日又听说你把何密气了个半死,怎么如今到畏缩起来。”

    沈栗答道:“回皇上的话,草民并非畏缩:姚宏茂、孙理都是小人,蓄意陷害家父,草民自然要与他们据理力争。便是何老丈面前,草民家占着理,草民也不畏惧。只是草民自幼得父亲教导,身沐皇恩,深畏皇威,今日有幸得见天颜,怎不谨慎小心,战战兢兢。此非畏缩,乃敬畏也。”

    真会说话。大太监骊珠心里道,就凭这张嘴,这小子也得出头。

    皇帝笑对沈淳道:“这么小的孩子就敢去敲登闻鼓,状告朝廷大员,又满街散休书,朕还以为你这儿子是个傻大胆,没想到居然从他口里说出‘敬畏’二字。”

    沈栗小心道:“皇上,草民虽不肖,却一向以为,人生在世,故应勇往直前,然总要心怀敬畏,方不至于刚愎自用,行差踏错。今日第一次得见圣颜,草民就打心里敬畏皇上。”

    邵英大笑道:“曰忠,曰孝,不愧是慎之之子。”

    沈淳微笑谢恩道:“皇上谬赞了。”

    邵英摇手叹道:“此非谬赞,慎之待朕如何,朕是知道的。可惜朕自登基以来,掣肘颇多,以至功不能尽赏,过不能尽罚,前日又差点令慎之蒙冤受屈,朕心甚愧。”

    沈淳失色道:“皇上怎可如此菲薄。臣年少时有幸得识皇上,廿余年来深蒙皇上谬爱,飨以高爵厚禄,臣常惶恐不知以何得报圣恩。今朝有奸佞,至皇令不得顺行,此吾等臣工之过也。皇上如此说,至臣于何地!”

    骊珠也上前劝慰。

    邵英感叹道:“先皇在时曾叹:尔性和顺有余,刚毅不足,日后恐困于臣下。又言:若武事有忧,郁,沈可信之也。果然如此。”

    沈淳拜道:“臣愿为皇上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沈栗眼尖,见沈淳偷偷给他使了个眼色,忙跟着跪拜道:“皇上圣意所向,即我父子兵刀之所指!”

    这话说的真好,骊珠心里又叹道。

    邵英果然大悦。

    他的确是个性格比较温和的皇帝。要不然孙理当初也不敢跟他“据理力争”。

    先前三司会审的时候没能护住沈淳,不得不暂时舍弃他。这要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一类的,估计觉得既然昭雪了就算对得起你了,雷霆雨露皆是皇恩嘛。可邵英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儿愧疚的。好歹沈淳可是一直立场坚定忠于他的。

    再者,身为上位者没护住属下,的确是个挺忌讳的事,邵英有点担心沈淳的立场。如今沈淳父子二人表示没问题的皇上,礼贤侯府一直忠于您。谁跟您过不去,我们去砍他。

    邵英高兴,赐宴。

    照沈栗的体会,其实陪皇上吃饭是个辛苦活。

    邵英见他吃的小心翼翼,笑道:“吃饭的时候不用敬畏朕,喜欢什么,叫骊珠给你夹。”

    沈栗连忙站起来拜道:“草民多谢皇上。”

    骊珠推荐道:“这个燕窝煲炖的好,适合小孩子吃,沈少爷不妨试试?”

    沈栗忙谢了。

    骊珠亲手舀了一碗递过来,笑道:“沈少爷得蒙皇上赏了云骑尉,也是官儿了,以后不必自称草民,要称臣了。”

    沈栗摸摸头尴尬道:“皇上太厚爱,嗯,微臣家了,我这个年纪自称微臣,那个,感觉挺奇怪的。”

    邵英笑道:“这有什么,湘王世子今年不过四岁,见了朕也板着一张小脸自称微臣。”

    说到这里,邵英顿了顿,思索道:“你若觉得不好意思……听你父亲提起明年你要下场一试,做了童生后自称‘学生’也是可以的。”

    沈栗转了转眼珠,嬉笑道:“在皇上面前自称‘学生’,岂非‘天子门生’?”

    邵英大笑道:“天子门生岂不好?难道慎之之子还做不得?”

    沈栗喜道:“这个好!”

    邵英复又大笑。

    宴罢,捧着邵英赐的一匣子糕点,沈栗心满意足地往回走。

    沈淳见儿子入了皇帝的眼,心中也是高兴,玩笑道:“怎么,难道御膳没吃饱,得了上赐的糕点如此高兴?”

    沈栗翻了个白眼道:“除非姓邵,赐宴哪有能吃饱的,比打仗都累。”

    复又开心道:“糕点也就罢了,父亲,皇上要我自称‘学生’,做‘天子门生’呢。”

    沈淳斜眼看他道:“你若能爬到殿试那一步,皇上多半会点你做个‘天子门生’,你得先考过乡试。”

    沈栗不以为意。

    邵英毕竟是个皇帝,他表露了什么意思,多的是人“心领神会”。科考取士乃重中之重,不会有人明目张胆地偏向他,但有皇上这句话,想要给他下绊子的自然要收敛收敛。

    沈栗心满意足道:“起码童生试时不用那么担心何家了。噫,有皇上这句话,只要我答卷尚可,做个榜末总是没问题吧。”

    沈淳讥笑道:“劳动皇上金口,你敢居于榜尾,是要丢皇上的面子吗?跟着方先生好好读书去!”

    回到侯府,晚饭都罢了,正好掌灯时分。

    一家人都聚在何云堂等着他父子二人回来,听说皇上安抚沈淳,夸奖沈栗,都喜气洋洋。

    沈栗将御赐的点心分给众人食用,田氏尝了点头道:“旁的到还罢了,这吉祥如意饼还是打天下时你们姑奶奶琢磨出来亲手做给先皇吃的,故此宫中又称为沈妃饼,皇上当初也爱吃。不想今日特地赏你,皇上真是念旧情的人。”

    沈枞吃的高兴,扯住沈栗衣摆问道:“七哥,皇上赏你做官,又给你点心吃,是很喜欢你吗?”

    沈栗微笑道:“云骑尉是散勋,并不是官,皇上肯给我几分颜色,多半是看在咱们府的面上。”

    沈凌笑道:“栗儿也不必太过自谦,皇上也不会随便拿东西赏人。”

    沈枞眨眼,问道:“七哥,皇上既然喜欢你,以后会不会让你做世子呢?”

    堂中俱是一静,田氏皱眉道:“这孩子,胡说些什么呢!”

    沈枞奶娘连忙上前来要把他抱走,沈栗摇手止住,蹲下看着沈枞双眼问道:“枞儿知道为什么皇上先叫人宣旨封我做云骑尉,才又叫我入宫觐见吗?”

    沈枞懵懂摇头。

    沈栗道:“世子与云骑尉都属勋位,皇上既已另外赏了我云骑尉,自然不会叫我做什么世子。所谓长幼有序,嫡庶有别,皇上乃是有道明君,怎会凭一时喜好擅加赏赐!”

    真论起来,礼贤侯世子与云骑尉自是天差地别的,但沈栗既已表明态度,李氏自然高兴,笑道:“不过是小孩子的胡话罢了,栗儿何必在意?”

    沈栗摇头认真道:“咱们这样的勋贵人家,别的倒还罢了,‘忠’‘孝’才是立足之本!没了这个,能领兵的人多了我们家凭什么得皇上另眼相看。枞儿虽说还小,也不能让他随意揣测圣意,自然要打小好好教他。”

    沈淳也沉声道:“事关家族承继岂可轻忽。枫儿,你继母回了家去,既是长兄,要好好教导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