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二十三章 出身
    沈凌也不爱沈枞这样,嘱咐道:“他刚离了母亲,姨太太也上了岁数,枫儿精心些,不要让他学何家人小肚鸡肠的。”

    沈枫恭声应道:“是,侄儿知道了。”

    众人说笑一会儿,便散了。

    大房一家往回走,李氏见沈栗跟在后面,转身招手叫他进前道:“不必放在心上,我和你大兄心中有数。”

    世子乘着软轿,探身笑道:“想必是枞儿身边有人嚼舌头,真是笑话,指着旁人和他们一样心胸狭窄不成!”

    沈栗微笑道:“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既是小人,自然当旁人也是小人。”

    世子笑。

    李氏忽问道:“如今可觉得饿了?”

    沈栗喜道:“还是母亲知我。御宴虽好,奈何儿子不敢放开吃,如今正觉腹内空空。母亲这样问,可是有好吃的给我?”

    李氏笑道:“御宴吃不饱是平常事。你父亲方才也觉腹饥。要我说,你不如随你大兄去他院子,他那里单有小厨房,你想吃什么,只管叫他们现做。”

    沈栗看向世子:“如此今夜要打扰大兄了。”

    世子笑道:“自家兄弟,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沈栗这晚便与世子抵足而眠。

    一场嫡子与庶子相争的谣言还未兴起,便被沈梧沈栗兄友弟恭的模样驱散了。

    沈栗先前本来只打算下场见见世面,如今得了皇上玉言的东风,自然不能随便应付。方鹤教导他越发严厉。

    沈栗自知论学问自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就是打算做个文抄公,也是不成的:古诗倒还记得那么几首耳熟能详的,却不知上场见了考题后应不应景;文章策论之类就更别提了,他前世只上学时背过那么几篇,这些年来早还给老师了,大约只还记得几句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这样特别出名的句子,这能当什么事!

    自己考不过是小,丢了皇帝的面子是大。搞不好,人家以后就不搭理你了。

    沈栗每日起早贪黑,就差头悬梁锥刺股了。邻近春节时,脸上的婴儿肥都渐渐瘦下去。他本来就生的长眉细目,如今下颌尖尖,沈淳见了,琢么道:“我怎么觉得越发像狐狸?”

    沈栗大恨。

    沈凌笑道:“像狐狸总比像猪仔强,我家沈柳今日越发胖了,又蠢又笨。”

    沈淳道:“小孩子胖些好。”

    世子病弱,沈淳总觉得孩子胖些健壮。

    沈淳严肃道:“我近日却想着一件事。”

    沈凌笑问:“大兄何事困扰?”

    沈淳道:“栗儿眼看就要下场,你也知道,梧儿身子不成,日后我这一房还要靠栗儿出面支应。科场之中,官场之上,这嫡子出身与庶子出身还是稍有不同的。我常想,不若今年祭祖时,将栗儿记在你大嫂名下,算作嫡子。”

    这是要抬沈栗的身份了。

    沈凌也收敛笑容,道:“若是栗儿还小,倒还好办,如今他都十岁了,就是记在大嫂名下,只怕也要更亲近他自己姨娘。大嫂能同意吗?再者,若林氏这回生下男孩,又当如何,她毕竟是母亲的外甥女。”

    沈淳道:“有规矩礼法在,栗儿又是懂事的,自然知道如何待他母亲。你大嫂还有梧儿这个亲子在,便是与栗儿间稍稍生疏些,也不妨事。

    至于林氏肚子里那个,纵是男孩又如何?我如今年将四十,放着已经看好的儿子不用,难道要再等十余年去培养一个不知是好是坏的孩子——凭林氏那个德行,我只愁她教坏了孩子。”

    林氏妇德不佳,若果真生了男孩记做嫡子,不知要张狂成什么样。

    沈凌点头道:“兄长既然主意已定,弟弟自然没有意见。只是兄长还要与大嫂商议,亲家那边也要解释为好。”

    沈淳道:“正是不知如何开口,不妨要弟妹先探探口风。”

    沈凌应了,自去与妻子商量不提。

    沈凌见沈栗缩在一边,眨着眼睛看他,便问道:“你可是有何话说?”

    沈栗小心道:“父亲,我姨娘也只我一个儿子,若将我记在母亲名下,我姨娘怎么办?再说,母亲和外家想必也是不愿意的。”

    沈凌也不与他细说,只道:“这是为咱们侯府打算,你只听着也就是了。只是名分不同罢了,其余一应如前。”

    这怎么能一样?按礼法算,颜氏可就没儿子了。沈栗知道沈淳商量此事不避着他,并不是问他意见,不过是要他给颜氏传个话。商量的时候一点儿不考虑颜氏的想法,主意打定了传句话就要人儿子。沈栗心里别扭,怏怏去寻颜氏。

    颜氏听了,又为儿子要提身份高兴,又为要在名义上失去这个儿子伤心。

    凭心讲,颜氏是个好母亲,沈栗自然更亲近她。见她落泪,沈栗道:“姨娘不愿意,儿子自与父亲说去,拒了也就是了。林姨娘那里说不定生个男孩呢。”

    颜氏搂着他道:“好孩子,更改族谱都是为家族筹谋,哪能由得你我。何况嫡庶有别,旁人想这样的好事也没有的。”

    沈栗也知事不由人,安慰她道:“姨娘不要难过,儿子心里有数。”

    洪氏既得了丈夫的吩咐,某日与李氏闲谈时便试探道:“如今栗儿越发出息了,论规矩、学问、人品、牌面,哪一样也不比别人家嫡嫡亲的孩子差,这都是嫂子的功劳。“

    李氏笑道:“侯爷膝下就这两个宝贝,我又不是那样上不得台面的,还要分个亲疏远近不成?都是一样的教养,可不就出息了?”

    洪氏听了,又奉承了两句,便略过了。

    听起来只是闲谈罢了,只是沈淳自打在大理寺走了一遭回来,就常为侯府的将来思量打算。李氏听得多了,心下自然有所感应。今日洪氏一提,李氏就领会了她的意思。虽然面色不变,心里却暗自思量起来。

    回头去了延龄院,私下里与沈梧感叹:“你父亲打定了主意,怕是不能更改。我也不是硬拦着不肯给那孩子做脸。只怕现下看着样样都好,日后却养虎为患。”

    沈梧却想的开:“儿子这体质不争气,除非天上下红雨,不然是没指望好的。便是日后袭了爵,也总要有人帮衬。七弟毕竟与我是亲兄弟,又尊重我们母子,难道日后反而越过他去依靠隔房的堂兄弟不成。还是母亲要等林氏肚子里那个?”

    李氏撇嘴道:“就凭那个妈,能生下什么好人!看她把你六妹妹教的。”

    母子两个合计好了,李氏又往李侍郎家去了信。

    这个年头,李氏不能生,李侍郎家就有些气短。况且说到底,这也是沈家的家事,本也没有他们插手的道理,沈淳又不是白给的,并不需要看岳家的脸色。想得通想不通的,李家也只好默认。

    李氏的长兄过府与沈淳钻进书房商谈了一个下午才回去。沈淳在晚饭后召集家人,正式宣布新年祭祖时要把沈栗记作嫡子。

    沈栗这副皮囊的前身以前因为调皮捣蛋常被罚跪祠堂,到了沈栗这儿,却是因为改了身份,要向祖宗禀告。只是这会儿他却有些心不在焉。

    去年这个时候他还在现代陪着父母过年,此时却相隔时空彼端。他在现代日子过的好好的,如今在侯府虽然既富且贵,奈何这是个动则可以合法杀人的时代。

    刚和这壳子的生母颜氏亲近些,偏沈淳一声令下,他又换了妈!

    沈栗暗暗祝道:“我既不知如何来此,也不知怎生回去。前世有些积蓄,留给父母稍作保障。如今这便宜爹妈待我也算不错,我得了人家儿子的身份富贵,少不得也要替他尽孝。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且把日子好好过下去吧。”

    沈栗了却了对前世的残念,面上乐乐呵呵出来过年。

    他既然记在了李氏名下,就算是李侍郎府的正经外孙了。自然要随沈淳、李氏和沈梧一起去李家拜年。

    沈梧因病几次欲死,反而倒是看得开。拉着沈栗亲自为他引见众位表兄弟。

    这些人其实沈栗原身也见过的,只是那会儿原身还是个不争气的庶子,别人也不拿正眼看他。

    如今沈栗为父告状的贤孝是得了皇上嘉奖的,原先的顽劣之名早不见了。又抬为嫡子,还有个云骑尉在身,自是不同。

    李家有觉得他是世子威胁的,不喜欢他;也有和沈梧一样心思的,觉得扶持这么个兄弟以后帮扶沈梧也好。

    沈梧的大表兄李颗只比沈梧大半岁,今年也是十五岁,年少颇有才名。因李侍郎必要他得个好名次,压着他几年不让下场,倒赶上今年和沈栗一同应试。

    大约长子长孙将来要承继家业,都得家族倾力精心培养,李颗一派温文尔雅,待人和善,对沈栗也颇亲热。

    两下里闲谈起来,自然说到这届童生试。

    李颗道:“表弟此次应试还要小心为好。贵府将那位何氏休回门去,何家可几辈子没这么丢人了。如今他家女子的名声还在受牵连,不好说亲。他家根基深厚,亲朋故旧又多,在文人中影响不小。听说表弟那时当街撒休书,又下了何家老太爷的脸面,要谨防他们私下想法子为难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