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二十四章 众怒
    沈梧听了,不觉皱眉思量。

    古时常讲罪及三族、九族,倒不仅是律法严不严酷的关系。盖因那时家族利益联系较现代更紧密,共荣共辱。沈栗如今身份不同了,倘若童试有差池,沈梧也面上无光。

    何况今年沈枫也是要下场的,何家真下了手,可是能一逮一双。这买卖,听起来挺划算的。

    沈栗倒是毫不在意道:“意料之中。以何家那个德行要是不找事反倒奇怪,只是不知他们要如何下手罢了。”

    沈梧道:“如今明知他们要从中作梗,我们也无法可想,如是奈何!”

    沈栗笑嘻嘻道:“虽然不知他们究竟有何手段,却可以稍稍给他们设个障碍,教他们收敛些。”

    李颗听了趣道:“倒不知表弟有何高见?”

    沈栗道:“众所周知我礼贤侯府与何家翻了脸,再无和解的可能。如今不如索性先放出风去,就说他何家要在童试上与我为难,这样的事传扬开了,何家说不定反要稍稍收敛些。”

    李颗沈梧二人皆失笑。

    李颗道:“也算个不是主意的主意。只怕何府又要气恼了。若是要找你理论又该如何?”

    沈栗安然道:“不过是桩没来头的谣言罢了。所谓清者自清,何家乃是文人楷模,襟怀坦白,何需理会这些。我一个小孩,又知道些什么呢?”

    李颗大笑:“表弟竟如此促狭!”

    待沈淳一家告辞,李颗与他父亲谈论道:“沈栗有些机智,待梧表弟又恭谨,如今看来倒还好。”

    李氏大兄名李臻,闻言怅然道:“你这新鲜表弟接人待物颇有章法,看来倒不虞日后没出息,只是怕他将来坐大。”

    李颗不以为意道:“只要他不抢梧儿世子之位,万事都好商量。”

    县试渐渐邻近,一则新鲜消息又开始流行起来。

    “哎,听说了没,今年县试要出乐子了!”

    “什么?”

    “听说去年告御状的那个沈栗,今年要与他一个堂兄下场,何家放出话来,说不许他们过呢!”

    “就是‘大张休书’的那个何家?”

    “可不是嘛!听说何家和沈家的仇大了去了,就礼贤侯去年被诬告,听说还有何家的手段呢。”

    “哎呦,怪不得那位何氏藏着丫鬟不叫人作证,敢情还有这事儿?”

    “谁说不是呢,没想到礼贤侯愣是昭雪了,还把何氏休回家去,何家别提多恨沈家了,这回,他们可卯着劲要给沈家来个不痛快。”

    “啧啧,沈栗才多大,干嘛跟个孩子为难呢。”

    “谁叫两家有仇呢?”

    “这何府的势力还真是大啊,只手遮天!”

    这些天何泽还真是想要给沈家点儿颜色看看。没想到,他还没动手呢,锅先扣下来了!

    何泽:“……”

    这谁啊?这……这怎么比我还损呢?

    什么仇!何泽郁闷了。

    去找沈家理论?谁知道谣言是从何而起呢?

    这么多眼睛盯着,不好下手了。非但不好下手,沈栗沈枫二人这次县试要是没过,估计都得有人说是何家干的。

    这是倒逼我何家给他修桥铺路啊!老子不干!

    怎么办?有难事,找……爸爸。何泽寻何密商量去了。

    何密指点道:“要是打算在阅卷时下手本就落了下乘,要想法子让毛病出在沈栗他们自己身上,别人就没话说了。也别两个人都出岔子,容易落人口实,一过一不过,方不露端倪。”

    到了县试这天,沈栗叫人从被窝里拖出来,洗漱完毕,先到祠堂给祖先磕头,求祖宗保佑。再给长辈们磕头,得到鼓励一堆。待吃完了饭,由六叔沈沃亲自压车,送沈枫与沈栗前往考场。

    沈栗在车上,亲自把两人的衣服穿戴,笔墨纸砚,篮子罐子,凡是要带入考场里的东西,又检查了一遍。

    何氏在沈家收买下人可不是一天两天,虽然沈淳已经洗刷了几遍,谁知道有没有藏的深的,这时节塞进个字纸什么的,叫人说是夹带,以后都别想进科场了,还要连累给他具保的人。

    这边刚忙活完,咣当一声,车身一震,大管家沈毅在外面道:“六老爷,撞车了。”

    沈沃钻出来一看,得,和人家小姐的车撞了个正着。跟车的丫鬟正哭呢,周围人指指点点的。

    沈沃赶紧问道:“怎么回事,怎么撞上的?那面可有人受伤?”

    沈毅迟疑道:“六老爷,咱们车让了,可是没躲开。”

    沈沃一顿,斜身看他:“没躲开?”

    沈毅苦笑着悄声道:“看着是直接冲咱们撞过来的。”

    沈沃心里一咯噔,对面赶车的已经嚷嚷起来:“没天理了,把我们小姐的车撞坏了……”

    这里本就是闹市,有热闹可看,顿时就围了个水泄不通。

    沈沃试探道:“不知你家是哪家府上,车上坐着来什么人,可还无恙?”

    对方也不理他,只叫要请衙门的人来。沈沃还待劝解,街边转过一队人来,正是南城兵马指挥司指挥容置业带队。沈沃心知事有蹊跷,怕耽搁了时间,可街面拥堵,南城兵马指挥司的人又在,急切间脱身不得。

    沈栗嘱咐沈枫看好了东西,万不可叫人趁乱动了,一边厢从车里钻出来,高声道:“可是容世叔当面,小侄礼贤侯府沈栗,听说家父此前急于为小侄兄弟延医,曾伤及世叔颜面,不巧府中近来琐事繁多,未及上门致歉,多有得罪,望世叔海涵。”

    沈栗倒不是为了和容置业攀关系,只是为了向众人说明自己家与容置业有旧仇。

    容置业知道沈栗这是担心他趁机公报私仇,似笑非笑:“叫你老子打了个乌眼青,早好了,你也别说些有的没的,如今苦主当面,本官既然职司在此,自然要秉公处理。”

    沈栗听他话音不像是要故意找茬,松了口气。容置业是“现管”,要是死命纠缠他们,还真是麻烦。

    至于苦主,沈栗问那边车夫道:“对面是何家的人吗?”

    容置业板着脸接道:“沈栗,你家车与人相撞,你为何如此相询,此事与何家有什么关系?”

    这容置业的话接的巧妙,倒是像要帮他们似的,沈栗递给他一个感激的眼神,笑嘻嘻道:“有关系的,有关系的。”

    遂向周围抱了抱拳,道:“众位想必不认得小子,小子乃是礼贤侯第二子沈栗是也。”

    围观的:“哦!听说过,这小子现在挺有名的。”

    沈栗接着道:“众位最近大约听说过一则谣言,说世族何家有人放话,断不让小子过这童生试。”

    嗯,对,是有这事!哎呀,满城传的沸沸扬扬的。

    沈栗道:“小子原来是不信的。何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文人魁首,仁善之家!就算出了小子前三婶娘那样的,可谁家米袋里没虫子呢。小子认为何家不至于因为一个妇德有亏之女为难我沈家之人。”

    有人随声附和,也有人默不作声。

    还有人高声喊了一句:“说不定这米袋里还有其他虫呢?”

    众人都笑。

    沈栗也笑,又拱手道:“有虫也不怕的,科举取士乃国之重事,我朝圣上英明,臣工睿智,何家就是真有人想要图谋不轨,又哪里是想插手就能插手的!”

    也是,科举是何等要事,何家就是有这个心思,也没这手段不是?

    哪知沈栗话锋一转:“可谁成想,今日自我家的车从府门出来,已是碰上了要卖身为奴的,要卖身葬父的,病饿倒在路边的,抓贼的,这不,又碰上了撞车的!”

    哈哈!围观的见他扳着指头数,都笑。

    沈栗叹道:“也不知钦天监怎么选的日子,这一路上真是精彩!”

    哪有人一天之中碰到这么多希奇事的!众人心里道。这么说,还真是有人故意为难?是何家?何家还真敢?众人沉默下来,开始互相窃窃私语。

    何家与沈府有龌龊,就是当街打起来,旁人也只当酒后闲谈的一则笑料罢了,可何家在科考这个节骨眼上动手,就不光是“别人家的事”了。

    科举取士,对朝廷来说,是大范围尽量公正选取官员的方法,对皇帝来说,是平衡权利派系巩固皇权的手段,可对于占大多数人口的中下层百姓而言,那就是改换门庭,晋身显贵的唯一途径!

    你何家今天看礼贤侯府不顺眼,就要在人家孩子科考中下手,那你明天看我不顺眼呢,你也朝我下手?也要绝了我的晋身之路?我身后还没有个礼贤侯府呢!

    何家这是要犯众怒啊!

    那边车夫见沈栗三言两语就将众人说的动摇,不禁急躁,怒道:“胡说!你家车一路都有我们的人跟着,何曾见什么卖身的,抓贼的!”

    沈栗都要为这人拍手叫好了,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啊,还能更坑一些吗?他先前种种询问,其实只是为了将话题往何家引,他哪儿知道人家是什么人?说白了,沈栗不过是在套话而已。

    这车夫一张嘴,正正好好把锅扣到何家身上!

    都不用沈栗再开口,围观的就乱纷纷质问道:“敢情你们一直派人跟着人家啊,这要是说不是故意撞上的,你是把老子当棒槌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