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二十九章 满头包
    沈栗不觉吃了一惊。

    沈淳赋闲不是一年两年了,虽然都知道皇帝早晚要用他,但谁也不知到底是何时。如今猛然间说出来,还是令人诧异。

    沈栗疑惑道:“最近未听说狄人扣关,不知何处有战事,竟劳父亲领兵?”

    能让沈淳出征,必然不是小打小闹,然而进来确实没听说哪里不平静。

    沈淳道:“咱们边关倒还安静,只是前日李朝国派王太子为使臣来求援,道是狄人入侵,如今李朝国已经有些顶不住了,想李朝国毕竟向我朝纳贡称臣,再者若北狄真得了李朝国,未免威势日增,不利我朝,皇上已经下决心命我出征了。”

    沈栗问:“却不知是何时起兵?”

    沈淳道:“皇上已经命人筹备,不过李朝国大概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待他们再消耗一些兵力,我朝才好出兵。”

    沈栗了然,就算李朝国是附属国,皇帝也希望他们弱小些才好控制。

    沈淳悠悠道:“出征之前,还要给你找个媳妇方好。”

    沈栗惊得一跳:“什……什么!”

    沈淳乐呵呵道:“就李家吧,李颗有个妹妹小他一岁,今年正好十四,生的美貌端庄,所谓‘女大三,抱金砖’,与你恰是相配,表姐弟亲上加亲。”

    沈栗结巴道:“父亲,您还好吧,儿子今年不过十一岁!就打算‘女大三’,也不急吧?”

    沈淳道:“老子清醒的很,小一些怕什么,先定了亲。”

    沈栗头发都要竖起来:“父亲!”

    沈淳沉下脸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这么定了。”

    沈淳以为沈栗嫌弃人家比他大,但对沈栗来说,十四岁的未婚妻,初中毕业了吗?

    我的未婚妻未成年!额……还能更糟心吗!

    沈栗穿来这么长时间了,又成了侯府子弟,也早有如古人一般盲婚哑嫁的觉悟,可他真没想到会这么早就得个“未婚妻”。

    沈淳道:“为父出征前把你兄弟二人的婚事都定下。”

    沈栗苦笑道:“父亲,要不您先问问李家姑娘看得上我吗?”

    看得上吗?看不上!

    李雁璇哭道:“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子,还小女儿三岁!又不是贫民,还讲什么‘女大三’,就算他十五就成婚,女儿也都十八了,若无差错,哪有拖到十八才嫁的,女儿的脸要往哪里放!”

    这年头可不流行姐弟恋。男子十八九成婚都不算晚,只要愿意,以后可以“一直娶”,脸皮厚些,还可以“娶到老”。可是但凡家世好的女孩子,大多十五六就出门了。

    李臻之妻杨氏安慰女儿道:“他现在记在你姑母名下,是嫡子了。再说你兄长是见过他的,说是人才不差,凭着侯府的家世,将来会有出息的。年纪小些也好,我也好多留你两年。你亲姑母做婆母,将来日子也好过不是。”

    别看杨氏安慰女儿,到了李臻面前,却忍不住埋怨他:“难道大人眼中只有妹妹,没有女儿不成!以前小姑回门时常说那沈栗如何不好,如今要聘雁璇时就千好万好了。”

    李臻颇为头疼,道:“为夫总不会害了女儿。那沈栗如今确实改好了,除了年纪小些,不差的,礼贤侯府向来得皇上青眼,沈栗聪敏周到,雁璇嫁过去,不说如何夫荣妻贵,平安富裕总是有的。再者,你把女儿娇惯成那副脾气,也要沈栗那样圆滑些的好过日子。”

    事情已成定局,李雁璇再不甘也无用。

    八字一合,婚事就算进入程序了。两个当事人都不大乐意,只有张罗婚事的人高兴。

    李氏为了笼络沈栗,到底说动沈李两家,聘了侄女做儿媳。沈淳为沈栗找了李侍郎府做岳家,大儿子是李家外孙,小儿子是李家孙女婿,李家以后就不好针因为沈梧对沈栗,叫他们兄弟不和了,反倒真正成为沈栗的靠山。

    世子沈梧倒没特意挑家世好的,世子身体不好,将来只承爵不做事,娶个身份高的,怕日后挑唆他们兄弟翻脸。只要求务必身体健康,性格和顺,若是家中出嫁姐妹生养多的就更好了。

    挑来拣去,最后竟聘到容置业的一个侄女,缁衣卫一个千户容立业之女容蓉。

    论身份着实低了,但难得福气好,三代直系亲属一个没死,这在古代了确实少见得很。模样生的实在好,性情也好,又是世交之后,李氏迟疑了一阵,还是点了头。

    前脚订了亲,后脚李颗就下帖子请沈栗过府“探讨诗文”。沈栗知道这是要“看女婿”。李氏把沈栗好一通打扮,叮嘱一番,打发他出门。

    沈栗知道事已至此,是无论如何不可更改了,只好怏怏领着仆人,带着礼物,去“拜见岳父大人”了。

    上回登门还是便宜外孙,李侍郎都没怎么搭理他,这回成了孙女婿,李侍郎倒是肯给他几分颜色。要叫沈栗说,还不如不搭理他呢。

    李侍郎的关注表现在考教学问上。人家可是实实在在状元出身,就沈栗那点儿墨水,根本不如眼,只把沈栗考得,都要焦了。

    李侍郎暗暗发愁。

    李雁璇是李氏求去的。李氏是怕沈栗以后大了生出异心,打算用娘家侄女笼络住这个记名儿子。别看李氏是个侯夫人,可她就剩沈梧一个病恹恹的亲儿子,说不定将来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李侍郎心疼女儿,再加上考虑到侯府门第,近来沈栗的声名又好,这才点了头。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对沈栗就是满意的。

    就这水平说是我李家女婿,岂不是丢我李意的人!

    “你父亲误了,方鹤学问虽然不差,但他毕竟不曾科考,他教的虽好,只是若要下场却是稍有不足。”

    沈栗明白,这是说方鹤的教法没有针对性。

    “府试之前,你就住在府中吧,跟着你表兄一起研习。”李侍郎表示要亲自教导。

    孙女婿初登门,李家把人扣下了。

    好在沈栗学问不够态度够了,岳家有些看不上他,沈栗也不是那种“我还看不上你呢”的毛头小子,下功夫吧,就他那拼命劲儿,李意和李臻也暗自点头。

    李承复做过状元,李臻做过探花,有“名师辅导”,李颗是眼睁睁看着沈栗的学问涨上来的。

    吓死人了好吗,他是怎么学的?祖父和父亲教的我都学过,他的进境怎么就那么快!

    天赋是很难解释的。何况沈栗是个穿越客,站在前世的台阶上,穿越本身就是个金手指。有天赋,有金手指,还有针对性指导,沈栗的学问比涨潮升的都快。

    到了府试之前,准岳祖父和准岳父看着沈栗顺眼多了。

    沈栗得了这点颜色就想开染坊,闹着李颗非要游花园。

    李府的花园有什么好看的?没有。可要说花园里有个李雁璇哪?

    沈栗在李府住了这么久,愣没见过自己的小未婚妻,当然,按规矩,两个人是不应该见面,但沈栗知道,李雁璇肯定偷偷看过自己。

    都是未婚夫妻了,有几个能忍的住不去偷看?有机会,不用白不用。

    李颗已经和沈栗混熟了,知道他的意思,引他到花园中月季花丛中藏着,方去寻妹妹。

    沈淳为看媳妇也有耐心,愣是在花丛中等了一个时辰,才看见有人过来。

    打头的一个淡扫娥眉,端庄秀美,行走间不闻环佩声响,看年纪——这不会是丈母娘吧?

    沈栗顿觉毛骨悚然,哎呀!李颗,害死我也!

    沈栗想悄悄溜走,就听见杨氏笑道:“雁璇,这丛一品朱衣的月季开的好,你快来看看。”

    听见这句话,沈栗又舍不得溜了。

    顺着花丛间隙向外看,只见丫鬟们散开,露出当中一位姑娘,身着如意攒花云纹缂丝的褙子,下衬娟纱金丝绣花的罗裙,梳着飞云斜髻,戴着金银丝镶翠的头面,婀娜聘婷,款步而来。长得……戴着纱帽那!至于身段,噫,十四岁能看出什么身段!声音么,呵呵,人家愣是没说话。

    沈栗知道人家今天是打定主意不会让他看着什么了,心里叹了口气,暗叹丈母娘小气,得,回去吧。

    顺着花丛偷偷退出,刚要迈步,就听那边杨氏喝道:“哪里来的登徒子,也敢跑到我李府撒野,丫鬟左右,还不与我狠狠地打!”

    沈栗暗叫不好,回头一看,见丫鬟们纷纷从袖子里抽出一尺多长的木棒,沈栗心知这是有备而来,这时解释是没用的,撒腿就跑。

    杨氏当然只是想吓唬吓唬沈栗,怂恿未来大舅哥帮着他偷看未婚妻,胆子也太肥了,打是不会真打,吓唬一下教他规矩些。可架不住沈栗倒霉,一头撞上个蜂窝,也不知道这些蜜蜂是怎么想的,竟然跑到这么低的地方做窝,藏的又好,花匠竟也没发现,叫沈栗结结实实迎头撞上,幸亏园子里修了水池,沈栗扑进去,才算躲过那些不依不饶的蜜蜂。

    等杨氏叫人把他捞出来,沈栗脸都被叮肿了。

    府试时都没消肿,验明正身时差点被拦下来。

    官差倒知他是沈栗,只是有些诧异:“沈七公子何故如此。”

    “偷看未婚妻被岳母收拾了。”沈栗恬不知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