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三十二章 告倒太傅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胡闹!”何宿怒道:“太子乃国之储君,当读圣贤之书,当闻仁德之事,岂可以市井闲谈,小民之语污殿下之耳!”

    沈栗抬眼一看,嗯,这是幸灾乐祸的那位。拱拱手,问道:“不知大人是?”

    “老夫东阁学士何宿。”何宿捋了捋胡须道:“沈栗,本官早听说你言行狂悖,无理取闹,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似你这般,岂可为太子伴读?还是早些回家去吧,多读读圣贤书才是。”

    哦,知道了,这不是何泽的叔叔吗,现在何家属他官儿大。

    沈栗真诚问道:“学士听说学生‘言行狂悖,无理取闹’之语,是听学生那休回家去的前三婶娘说的吗?”

    噗!沈栗的话从来都是往对手心窝子里捅啊!连邵英都憋不住乐。

    “你!”何宿指着沈栗。

    沈栗微笑道:“何学士,皇上正在问话呢,您这样擅自插嘴可不符合圣贤的规矩啊。”

    噗!太子纵然心有揣揣,也忍不住扭头偷笑。几位阁老功力深厚,深深呼吸,脸上作神游状,只有微微抖动的嘴角泄露些天机。

    何宿气得面红耳赤,却也不得不先向皇帝请罪。在皇上问话的时候插嘴,的确不合规矩,属君前失仪,现下叫沈栗指出,当然要请罪。

    邵英总不至于因为臣子插了一句话就怎样,摆摆手示意下不为例。接着问道:“沈栗,今日既然叫你来此自辩,有什么话就说吧,也让朕听听你的道理。”

    “是。”沈栗应道:“皇上,学生给太子殿下讲故事,并非出于阿谀奉承,或引诱太子殿下贪图享乐。”

    沈栗转头问陈文举道:“太傅大人学通古今,想必听过‘何不食肉糜’的故事。”

    陈文举点头道:“此乃晋惠帝旧事,时值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因此事,贻笑大方。”

    “哦。”沈栗点头,转头问太子道:“太子殿下,请问殿下可知如今景阳一户十口普通人家生活一年要多少钱吗?”

    太子一愣,道:“此事当问顺天府尹顾临城。”

    沈栗继续问道:“那殿下知道宫女们年纪大了放出宫去,都有什么去处营生么?”

    太子迟疑道:“自然是回归家中听凭嫁人了。此事当问司礼监。”

    “殿下可知五谷杂粮何时下种,何时收获,当种于何地产量大些?”

    “此事当问户部。”

    “殿下可知民间工匠一年应交税几何?”

    “此事也当问户部。”

    “殿下……”

    沈栗越问,邵英的脸色越沉,阁老门和陈文举心下也渐渐觉得似有不妥。

    沈栗最后问:“殿下,如果您询问的官员不向您说实话呢?”

    “自然责成有司处置。”

    “那殿下是如何得知官员欺上瞒下的呢?”

    “自然有言官。”

    沈栗微笑道:“若是言官也不说呢。”

    “还有缁衣卫。”

    沈栗道:“若缁衣卫也沆瀣一气呢。”

    太子迟疑地看向皇帝,似乎在说:“怎么会呢?”

    邵英闭上眼,深深吸气道:“太子,为君者当以何治天下。”

    太子回道:“为君者当以仁德之天下。”

    “除此之外呢?”邵英追问。

    太子道:“当选贤良之臣,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君仁德,则上行下效,自然政令通达。”

    邵英疲乏地叹了口气。

    太子嗫嚅道:“可是儿臣答错了。”

    邵英问陈文举道:“太傅觉得太子答的如何?”

    陈文举不知皇帝为何面色沉重,莫名道:“臣观太子所言句句符合圣贤之意,并无差错。国有此储君,臣当为陛下贺也。”

    “贺个屁!”邵英猛然掀了桌子,气得走来走去,把屋内陈设的花瓶瓷器之类统统向地下砸碎了。屋内太子大臣内侍跪了一地。

    “沈栗,”邵英气急败坏道:“你接着说,给太傅听听。”

    沈栗道:“是,民者,国之本也,民或可不知君,君不可不知民也。民生之事,并非小事,纵然有司各有职司,太子也当心中有数。再者,人总有私心,官者亦然,而学生观殿下常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心,若不慎被人蒙骗,岂非晋惠帝旧事?

    学生学问不足,然一片忠心有余,故此常向殿下提及井市之事,一则可使殿下稍知庶民所求,二者希望殿下知道,这天下还是有很多不听教化的小人的,仁德无错,只是若有小人作祟,殿下也应心中有数。”

    “听听,听听,陈文举,你教的好书!”邵英气道:“你自己侄子偷卖祖田时你自己是怎么处置的?你怎么不用仁德教化他了?”

    陈文举战战兢兢道:“陛下,微臣家事怎能与太子殿下的学问相比,臣自蒙陛下隆恩擢为太子太傅,无一日不小心翼翼,所言必称圣贤,所行必效圣贤……”

    “够了!”邵英厉声打断道:“朕不是要你教出个状元,也不是要你教出个道德先生,更不需你教出个圣贤!太子太傅,太子太傅,朕是要你给朕教出个太子!太子!国之储君!”

    见陈文举仍然有些迷糊,邵英疲乏道:“算了,想必太傅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今天就到这里吧,朕乏了,众卿且回去吧。今天这事不准外传。”

    邵英转视众人:“别叫朕听见什么风言风语的!”

    众人应是,默默告退。

    杜凝见邵英没有特别提到他,以为逃过一劫,顺着墙根溜出来,见沈栗看着他,不觉露出惊色,生怕沈栗不依不饶地坏事。

    沈栗摸着鼻子悄声道:“你不会以为就这么完事了吧?事情闹得这么大,我劝你,赶紧回家和你家人商量商量,有什么劲儿赶紧使。”

    就凭杜凝干的这没头脑的混事,沈栗都不屑理他。不过杜凝既然自称是李雁璇的表兄,可见杜祭酒府上是和李府上有亲的。

    不过别管杜凝为人如何,沈栗哪怕出于不让李侍郎夹在中间太难过,也不会轻易和这门刚刚听说的亲戚彻底撕破脸。此时事态已定,出言提醒一下也算是顺水人情了。

    出了乾清宫,众人才缓过一口气。

    中极殿大学士钱博彦几步追上陈文举,悄声道:“这么多年,您老倒是怎么教太子的,怪不得太子越来越不得圣心。”

    陈文举仍有些想不通:“圣贤之言有错么?”

    “唉,”钱博彦叹气道:“要是个普通学生还真不能说你错,可那是太子殿下,将来是要做皇帝的。为君者向来内王外霸,哪有只凭圣贤之言就天下无忧的?”

    陈文举停下脚步,脸上微现迟疑之色:“莫非你们认为老夫真错了?”

    “错了,”文华殿大学士封棋在一边叹道:“连身边的伴读都辖制不住,太子有些软弱了。”

    众人还在小声议论,骊珠在后面急匆匆赶上来:“皇上……皇上召太子殿下和沈栗回去。”

    太子与沈栗对视一眼,又跟着骊珠往回走。

    太子悄悄问骊珠道:“父皇可消气了。”

    骊珠叹道:“哪有那么快呀,殿下进去可得多说几句好话,千万不要惹怒皇上。”

    听说皇帝余怒未消,太子有些郁郁。

    沈栗手快,若无其事地往骊珠手里塞了一个荷包。骊珠打开一看,见是一个玉雕的元宝,下刻着万事如意的吉祥话,骊珠瞄了一眼沈栗,沈栗笑嘻嘻道:“一会儿万岁要是真的发怒,您可一定要劝着些啊,大怒伤身不是。”

    沈栗希望骊珠护着些太子,这本也是骊珠职司应有之意,骊珠笑眯眯朝沈栗点点头,手腕一翻,玉元宝不见了。

    进了乾清宫,太子先一步请罪道:“都是儿子不争气,辖制不住属下,叫大臣们笑话,父皇若是生气尽管罚我,切莫气坏了身体。”

    骊珠也劝道:“皇上有话慢慢说,太子殿下一向孝顺,皇上若气坏龙体,太子岂不内疚。”

    邵英摇手向太子道:“朕叫你回来就是担心你胡思乱想。此事不是你的错,是我错了。”

    太子忙道:“父皇怎会如此想,都是儿子愚钝。”

    邵英叹道:“朕的儿子怎会愚钝。自打你出生,朕就对你寄予厚望,当初为你选太傅时也费尽心力。何宿才学是有的,只是何家以前亲善湘王,朕不放心。陈文举号称经世大儒,名扬天下,都说他德行兼备,朕才把你托付给他。

    这些年来,大臣们都说你仁慈谦和,朕就以为他教得好。现在看来,他只教你圣人之言,却不教你御下之道,朕以前还道你性格软弱了,哪知却是给你选错了师傅!”

    太子心下仍有疑惑,他被陈文举教导多年,一时半会儿也转不过弯来,只是低头苦思。

    骊珠劝道:“陛下何必如此动怒,陈太傅教的不好,以后不用他,陛下为太子殿下另择良师也就是了。”

    邵英叹息:“陈文举太过迂腐,朕是决计不会再用他。只是急切之间,朕也不知选谁为好。”

    为太子选太傅,可不是骊珠、沈栗可以插话的,几人老老实实装起了鹌鹑。邵英也不是为了向他们征求意见,自顾自端茶思量。

    时间一长,沈栗年纪最小,腿脚不耐久站,正在暗暗叫苦,忽听邵英沉声道:“沈栗,你胆子倒是不小。是了,你若是个胆小的,先前也不会去敲登闻鼓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