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三十六章 下脸面
    听见是叶嬷嬷的声音呵斥,那些人才稍稍收敛,随即一个声音拖着长腔哭号道:“我的天啊,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是林氏的声音。

    几步路,众人走到近前,方才看清楚,是林氏与二姑娘沈鸾并她们的随身丫鬟。几个大丫鬟头发都扯乱了,衣服也不甚齐整,看来不但动了手,战况还挺激烈。

    李氏气得手抖:“一个个像什么话,不成体统!”

    林氏扑过来磕头哭道:“请太太给贱妾做主啊,呜呜!”

    沈栗见有人影隐隐约约探头探脑,知道是听见哭声寻过来的,插言道:“母亲先请姨娘止了声吧,再过会,怕是祖母那边都听到了。”

    李氏得了提醒,立即喝到:“林氏,丢人都丢到外边了,再不住口,先掌嘴。”

    林氏吃她一喝,方才住口。扯了帕子擦眼泪,偏用右手扶着后腰。

    林氏怀孕也有九个月了,眼看进了产期,李氏见她挺着肚子,倒不好说什么了,放缓了语气道:“叶嬷嬷,还不把她先掺起来。”

    叶嬷嬷赶紧上前,和丫鬟一左一右把林氏扶起。林氏装模作样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只是这会儿她脸上妆容都哭花了,再摆出这扭捏样儿反倒有些滑稽。

    李氏不耐烦道:“怎么回事?闹什么?”

    林氏委屈道:“贱妾饭后散散步,恰巧碰见了二姑娘,也不知怎么惹了姐儿不快,跟着姐儿的丫头青杏要打贱妾呢,哎呦,贱妾这肚子痛。”

    二小姐沈鸾在大房是个尴尬的人物。

    她落草时和沈桐是一对龙凤胎,本是吉兆,李氏也喜欢了几天。可惜沈桐胎里弱,没养活,李氏生他们伤了身体,再不能有孕,偏男孩又死了,大儿子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就怪道沈鸾身上,觉得她克兄弟。

    连亲娘都不喜欢,可想沈鸾的日子有多么难过了。自己也觉得命不好,平时都缩在自己院子里,兄弟面前很少见。沈栗对这嫡姐的印象,就是活脱脱一个“贾迎春”。

    本来李氏要处理后院的事沈栗这年纪也该回避了,只是林氏指责的是沈鸾,李氏倒不好为亲女说话,沈栗想想又留了下来。

    依着沈鸾与林姨娘的性子,错在谁还真不一定。到底沈栗已经记在李氏名下,既然碰上了,便该为沈鸾说句话。

    见林氏只叫肚子痛,沈鸾还被吓得脸色发白,唯恐真伤了她的肚子,沈栗却听她叫的中气十足,知道她胡搅蛮缠,先对叶嬷嬷说:“姨娘怕是要生了,不如先扶到产房去,叫产婆过来。”

    林氏气势顿时落了下去。她本是想赖一赖,根本什么事都没有。若是进了产房,有事无事一号脉便知,到时候装不下去,又折腾了那么多人,就不好收场了。

    李氏见林姨娘不闹了,方知她是装的,气道:“一个个都不省心,蹬鼻子上脸的,当我是死的吗?”

    青杏跪下垂泪道:“夫人,我们姑娘没招谁没惹谁,是林姨娘非让姑娘给她见礼,红棉还说姑娘命硬,克着了姨娘腹内的小少爷,说什么要我们姑娘念佛抄经的。

    奴婢气不过,才和红棉她们打起来,可奴婢们半点也没碰着林姨娘!”

    “打得好!”李氏还未出言,沈栗先道:“哪个是红棉?”

    青杏见沈栗肯出头说话,顿时大喜,指着一个穿着水绿小袄的丫鬟道:“就是她!”

    沈栗道:“你过来。”

    红棉刚才打的起劲儿,这会儿子方知道怕了,畏畏缩缩过来见礼。

    沈栗问她:“是你刚刚说姑娘命硬?”

    红棉跪下不敢应声。

    沈栗问沈鸾道:“二姐,刚才是这丫鬟说你?”

    沈鸾含泪点点头。

    沈栗向李氏笑道:“母亲,把叶嬷嬷借给儿子一会儿吧。”

    随即命叶嬷嬷道:“叶嬷嬷,劳烦你了,替我掌这丫头的嘴。”

    叶嬷嬷看了李氏一眼,上前卯足了劲儿,噼里啪啦打起来。

    红棉被扇的东倒西歪,嘴角都见血了。

    院子里静了下来,瞧热闹的人影也不见了,只听见红棉挨打的声音。

    沈栗扬声道:“我本不是心狠的人,你们也知道凡是我身边的,平日里连句重话也少见,只是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今天由不得我不下狠手。

    这流言杀人的后果,你们有人可能不懂得,没关系,你们只要记得,二姑娘是这超品礼贤侯府的嫡出姑娘,身份贵重,还有两个肯为她出头的兄弟!

    她不是什么猫猫狗狗可以放在口中闲谈的,再叫我听见什么命硬命薄的,我就叫你尝尝什么叫做薄命!”

    这是沈栗第一次在侯府里面发狠处置人,众人原只听说沈栗在外面如何不给人面子,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各自在心里暗惊。

    林姨娘到底是田氏的外甥女,平日李氏也不好太下她的面子,红棉又是林氏面前的红人,所谓打狗看主人,没想到沈栗连林氏的脸面也照踩不误。

    沈栗本不爱和林氏牵扯,只是他今早刚巧也在乾清宫闹了一出,偏偏也是因为有人乱言是非,胡乱告状,虽然最后算是赢了一场,可要是没赢呢,如今该是什么下场?不过几句话,就可影响人的前途命运,沈栗也是知道后怕的。

    何况这世界本来对女子严厉,沈鸾眼看渐渐大了,再过两年也该说人家,林氏身边人偏拿着什么命硬做筏子,是打的什么鬼主意?传出去沈鸾一辈子都毁了!

    这女子对女子狠起来,也真是让沈栗见识到了。

    红棉原还硬撑着,可惜叶嬷嬷手劲儿太大,到底撑不住了,哭着求饶。

    林姨娘见沈栗狠下她面子,扑上来护着红棉道:“七少爷这是摆明了冲着我,到底我也是也是你的庶母……”

    见林姨娘摆出长辈的谱,沈栗却不愿意多出个这么不着四六的“庶母”,冷笑道:“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庶母?”

    沈栗故作茫然问李氏道:“儿子没听说林姨娘抬了身份啊?”

    李氏不好回答,给了叶嬷嬷一个眼色,示意叶嬷嬷帮腔。

    叶嬷嬷躬身道:“回七少爷,这有了文书的庶妻才可被夫家子女成为庶母,好比颜姨娘,因生了少爷有功,去年才抬为庶妻,二姑娘和七少爷见了确实该见礼。

    至于林姨娘,老奴记得好似当年连聘礼也没要的,认真算起来,该是侍妾,二姑娘和七少爷都是主子,没听说见了侍妾还得见礼一说。”

    这是在说林氏非要沈鸾给她见礼之事。

    都是妾,颜氏虽是庄户女,却是当初田氏挑好,特意着人去家里聘来的;林氏则不同,她原本在侯府好好做着表姑娘,非要赖上沈淳,连聘礼都没有,不过是收拾行李,从这个院子搬到那个院子,就算姨娘了。

    沈栗记在李氏名下时,因算生育有功,颜姨娘得了一纸文书,以后算庶妻了,死后好歹可以在沈家祖坟里找个角落,至于林氏,连她现下肚子里怀的那个,都是她的主子。

    李氏想起当年林氏一副小白花样儿说不求名分地位,只要跟着表兄,心里就忍不住犯恶心。

    见沈栗堵住了林氏,也不爱磨蹭,只道:“叶嬷嬷,这红棉犯口舌,取了她的身契发卖出去,青杏……”

    沈鸾见李氏要处置青杏,顿时有些着急,只是她自小怕李氏,又不敢求情。

    沈栗见她急的要哭,插言道:“母亲,叫儿子看,青杏有错,也有可取之处,至少知道给自己主子出头不是?”

    沈栗如今在李氏面前也算有些颜面,见他求情,李氏道:“罢了,罚她三个月的月钱吧。”

    沈栗见林氏还盯着沈鸾不肯罢休的样子,皱皱眉道:“眼看着掌灯了,林姨娘怎么想着挑着这个时间散步,天色暗了,万一蹦出个猫狗之类的岂不是要惊着。”

    李氏点头道:“栗儿说得有理,你的日子也近了,好生养着吧。”

    林氏和沈鸾耍赖未成,倒丢了一个大丫头,还叫沈栗大大下了脸面,心里恨的要死,抚着肚子暗暗发狠道:等我生下小少爷,有你们好瞧的!

    沈栗到延龄院时真到掌灯时分了,沈梧见他来,笑道:“正说着你呢,可巧就来了。”

    沈栗打趣道:“提我做什么,大兄天天见我,我还担心大兄烦了呢。”

    沈梧道:“听说你今天在东宫又有故事了?”

    沈梧因久病,平时不出门,倒闷出个八卦的癖好来,沈栗白天在东宫给太子讲古,回了侯府便给沈梧讲一遍。李氏自然乐得他们兄弟亲近。

    沈栗笑道:“大兄要我的故事,须得先招呼一顿晚饭才好。”

    沈梧道:“正好,我因吃药的缘故,饭比常人晚些,你正好赶上。”

    沈栗喜道:“好极!”

    饭罢了,故事也讲完了。

    沈梧叹道:“可惜陈太傅了,惹了圣上大怒,怕是不好收场。”

    沈栗道:“咱们这位陛下是讲人情的,想必会给他留些脸面。”

    沈梧思道:“左右是不能留在东宫了,也好,陈太傅向来看不上咱们武勋人家,叫他走人总胜过留着他挤兑你,只是不知要换谁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