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三十七章 原来我也未成年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皇帝与太子果然都是讲人情的,第二日,陈太傅与杜凝都是以告病之由离开东宫的。好歹算是留了些脸面。

    新任太子太傅沈栗是见过的——中极殿大学士钱博彦。

    钱博彦是见识过沈栗的战斗力的,再者,能入了阁的都是搞政治的高手,心下怎么想不知道,面子上对沈栗还是过得去的,起码不像陈文举那样见是武勋子弟就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

    气氛融洽的上了一堂课,钱博彦和沈栗心里都有数了:太子如今是个傻白甜,伴读们是些白甜傻,唯独钱博彦(沈栗),是个老狐狸(小狐狸)。

    中午太子仍拎着沈栗一起用膳,不过今天多了一个人。杜凝回家玩去了,太子又补上个新伴读——郁辰。

    皇帝曾提到太祖对他说:若武事有忧,郁,沈可信之也。“沈”就是礼贤侯沈淳,这“郁”指的就是玳国公郁良业。而郁辰是郁良业的孙子。

    郁辰号称伴读,其实人家不从文,论文学,堪堪能读兵书,论武艺,十五岁的孩子,长得跟个墩子似的,推平一二十个宫廷侍卫很轻松。

    太子和沈栗边吃边谈,郁辰在一旁边吃边……吃。

    太子瞧得有趣,问他道:“今日第一天进学,可有不适?”

    郁辰吃得豪放,规矩却不差的,站起来躬身回道:“回殿下,没什么不适,只是听不懂罢了。”

    太子失笑,安慰他道:“以后慢慢就好了,若有不懂的,不妨多问。”

    郁辰点头道:“属下祖父说了,叫我听太子殿下的,殿下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懂得就问沈栗,祖父说他精着呢。”

    沈栗无语。

    太子:“哈哈哈哈。”

    玳国公府和礼贤侯府是邵英在军事上的依仗,邵英如今把两府看着有出息的子弟都安排到太子身边,其中深意不言自明。

    是以太子心情特别好。

    尤其是从今日开始,每天下午邵英要亲自给儿子“吃小灶”。

    人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亲父子也一样。太子自从到了东宫,见皇帝都要依着礼仪,平时见邵英的时候都没有大臣见得多,自然不如二皇子、三皇子与邵英亲近。太子也正是因此怕邵英疏远他,渐渐偏爱起两个异母弟弟。

    如今可以天天见到父皇,太子心里美。

    太子美了没几天,又发愁了。

    沈栗见了奇怪,太子道:“父皇时以政事问吾,只是吾总答的不好。”

    沈栗听了,转转眼珠问:“殿下是答错了,还是答的有所疏漏?”

    太子道:“错时也有,不过大多是疏漏的多。”

    沈栗笑道:“这样正好。殿下无需忧虑。”

    太子疑惑道:“正好?”

    “正好。”沈栗道。

    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为何?”太子问。

    沈栗装糊涂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太子疑惑道:“对吾也只可意会?”

    沈栗用力点头道:“此事无法见于口述。学生身为殿下伴读,总不会害殿下的。殿下若实在要问,不如请教皇后娘娘为好。”

    太子自当是有所疏漏为好,若是太子事事周全,那还要皇帝干什么?一个好的太子,起码不能让皇帝感到威胁。只是这话说出来有离间天家父子之情的嫌疑,所以沈栗不肯说出口,反叫太子去问皇后。

    至于沈栗怕不怕皇后把他的话递给皇帝?呵呵。

    皇帝一大堆小老婆,自己儿子的继承权还有竞争者——二皇子和三皇子,还指望皇后一心一意对待皇帝吗?

    当然是儿子比皇帝重要,好容易沈栗表示靠向太子,皇后自然只有高兴的份儿。沈栗身后可是礼贤侯府。

    沈栗和郁辰从东宫出来,见郁辰使劲儿瞧他,沈栗笑道:“莫非郁兄有事问我?”

    “听起来像是‘愚兄’,在下还未有字,叫在下辰兄吧。”郁辰强调道。

    “辰兄。”沈栗自然从善如流。

    郁辰问他:“你胆子倒是大,什么话都敢说。”

    沈栗笑道:“怎么,辰兄不藏拙了?”

    郁辰斜眼看他道:“我将来一个武将,能打仗就行了,要那么多心眼做什么?”

    沈栗微笑:“辰兄家里人丁兴旺,杰才颇多,愚弟家这一辈却只得我兄弟两个,大兄体质又不好,愚弟自然要努力些。”

    礼贤侯府和玳国公府是不同的。

    玳国公儿子孙子一大堆,单凭人头,将来在朝中势力也不会小,不想让皇帝忌讳,自然要藏拙为好。

    礼贤侯府子嗣稀少,想维持侯府地位,沈栗自然是有多大劲使多大劲儿。反正沈栗摆明了要从文,真正继承爵位的沈梧连出门都费劲,沈栗即使表现的再有心机,太子也不会忌讳他。

    郁辰点头道:“今日天气不错,愚兄和几个兄弟相约在十里杏花喝酒,贤弟何不同来?”

    这就是要引见朋友了,沈栗自然无有不应。

    同是太子伴读,互相也是划圈子的。沈栗和郁辰都是武勋子弟,和其他人有天然屏障,目前还都不太熟,他们两个自然算一头儿。这些天互相观察下来,都觉得对方起码不算棒槌,可以一交。

    十里杏花是个酒楼,不过周围当真是有十里杏花的,可惜如今花期已过。杏花看不到,人面桃花也不差,勋贵子弟凑一块儿自然少不了美酒与美女的。

    别看沈栗如今像个大人一样出面应酬,其实他如今不过十一岁,在众人之中是最小的,酒桌之上不分老幼,酒未过三巡,他先醉了。

    其实这也是沈栗失算了,他只记得自己前世酒量不差,如今饮的不过是未经蒸馏的水酒,应该不在话下。可惜他忘了,如今的壳子还小,实在是不当一醉。

    在座玉琉公主之孙霍霜见沈栗醉的两颊泛红,憨态可掬,指着他的脸逗他道:“如今栗贤弟春风满面,意得志满耶?”

    座中都笑,郁辰笑道:“他才多大,休拿他打趣。”

    沈栗半醉半醒道:“哪来意得志满,满腹忧愁也。”

    霍霜挑眉,亲持了壶为他续杯道:“贤弟年纪轻轻,已得圣上嘉奖,又为伴读,出入东宫,有何忧愁?”

    沈栗苦着脸道:“唉,家父为愚弟说了一门亲。”

    霍霜奇道:“闻听贤弟说的是户部李侍郎之孙女,贤弟可有不满?”

    李侍郎家也算门好亲,在座也有适龄子弟,有的家中也曾瞄上过李雁璇,只是沈淳动作快些。故此有人知道沈栗的未婚妻子大他三岁,都以为沈栗是对此耿耿于怀。

    沈栗摇手道:“愚弟自来不成器,承蒙外祖父厚爱,许以孙女,这是愚弟的福气,无有不满。”

    霍霜疑惑道:“既无不满,何来忧愁?”

    沈栗叹道:“唉,愚弟的未婚妻还未成年,难道不值一忧?”

    未成年……这词儿有点新鲜,众人琢磨了一下,倒也明白了意思。

    霍霜笑道:“听闻李家二姑娘正当十四岁,是小了些,不过勉强也算适龄了。”

    古代女子十四岁成婚的也有,这些人当然不理解沈栗所谓未成年的尴尬。

    沈栗拍着桌子痛不欲生道:“我本以为这就够悲催的,后来才想到,他么我也未成年啊!”

    哈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起来。沈栗十一岁出头,确实在古代也不算成人。

    郁辰忍笑道:“贤……贤弟何必耿耿于怀,婚事已定,再过四五年就可成婚了。时间过得很快的。”

    沈栗摇头怏怏道:“更要命的是,定亲已有几月,愚弟还不知道二表姐长什么样儿呢。”

    郁辰又笑,见霍霜疑惑,遂又对他讲起沈栗要去偷看未婚妻结果撞上蜂窝,最后顶着一头包参加府试的故事。

    霍霜听了又是大笑。

    “这么说,贤弟还未见过未来弟妹的容貌?”霍霜问。

    沈栗叹道:“外祖父和舅舅的规矩真大,愚弟已求了几次,还是不允。”

    郁辰失笑道:“这未婚夫妻不得相见是正经规矩,李侍郎府上向来严谨,你当面去求,当然求不得。”

    霍霜拍手道:“这好办,其实未婚夫妻都是要偷偷去瞧的。眼见就到七夕节了,闺中女儿们都要去庙里拜拜,你打听好了地方,偷偷看一眼也就是了。”

    沈栗顿时精神了,转目看向郁辰。

    郁辰点头附和道:“的确,愚兄当初也是这样看到的。”

    沈栗松了口气道:“愚弟还当真得成婚后才见,那时不过两个陌生人,多尴尬。”

    沈栗自觉解决了一件悬心事,又结交了新朋友,收获不小,待散了宴,心满意足出来。

    长随竹衣见沈栗微醉,苦着脸埋怨道:“我的爷,您这年纪还小哪,怎么就饮起酒来?伤身体不说,回家夫人见了,也要责罚奴才伺候的不周到。”

    沈栗笑道:“今日相聚的都是有几分身份的人,实在不好推脱,若母亲见责,自有我呢。”

    虽然这样说,沈栗倒也自知有些不妥,先回观崎院换洗了,才又去给李氏问安,不意恰逢舅母杨氏也在。

    因东宫事,杨氏到底放心不下,亲来见李氏。两厢寒暄一回,才知沈栗竟在府中瞒下杜凝诬告的真正原因,半个字也没提李雁璇,只推说是杜凝嫉妒太子善待沈栗。

    见沈栗进来,杨氏欢喜感念道:“好孩子,难为你肯为你表姐周全!”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