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三十八章 香炉传书
    沈栗愣了愣,方才拍拍额头道:“事多忘了,原该派人去给舅母递个话,不易竟叫舅母说漏了。”

    李氏笑道:“敢情是要连我这当娘的也瞒着!”

    沈栗没在田氏与沈沃面前提起杜凝告状事起因原是其觊觎李雁璇,不单是给李雁璇留了脸面,李氏何尝又不是李家之女。若是因着此事叫田氏质疑李雁璇的教养,李氏也要丢脸。故此沈栗此举李氏也欢喜。

    沈栗不以为意道:“原就与二表姐不相干,不过是这世上对女子尤为苛刻罢了。将来日子是自家过的,外甥自己心中有数。表姐既然许配了外甥,不给表姐做脸,难道反倒要别人作践她名声?”

    李氏向杨氏笑道:“如何?如此女婿,嫂子满意否?我这做姑母的对侄女总不差吧?”

    杨氏连声道:“难为小姑肯将栗儿留给我家,再不能找出更贴心的了。”

    沈栗见杨氏高兴,心下一转,涎着脸道:“舅母,这眼看七夕节就要到了吧?”

    杨氏一愣,扳指算了算:“可不是?再有三天,正逢七夕。”

    沈栗眨眨眼道:“那个,舅母,过节的事项可都准备好了?”

    杨氏笑道:“这是女儿家过得节,我们这些半老徐娘只管撒银子罢了。”

    又奇道:“栗儿你关心这个做什么?”

    沈栗咳了一声,扭捏道:“这个,舅母,外甥听说女孩家这天都要去庙里祈福,不知舅母可为表姐准备好了?选了哪家寺院,香火盛不盛,菩萨灵不灵?”

    两位主母才反应过来沈栗所指,李氏喷笑,上前点着沈栗额头道:“贼心不死!”

    杨氏也笑,沈栗为了看李雁璇真是锲而不舍了。好在都是漏了口风先叫长辈知道,不曾自作主张,也算得识礼数。

    杨氏自觉女儿人才不差,何况且礼法之外有人情,沈栗言行又贴心,便是教他瞧上一眼又如何?

    她也不理沈栗,偏向李氏道:“我那女儿确实要去福榕寺进香的,鸾儿何不同去?也教她们姐妹亲近亲近!”

    沈栗大喜,眼巴巴望向李氏。

    李氏忍笑作思量状,沈栗急得央求道:“母亲,母亲!”

    李氏唬着脸道:“她们姐妹相聚,与你有什么相干?”

    沈栗赔笑道:“母亲,想她们姑娘家一年也出不了几回门,既然有此机会,何苦错过。再者,她们姑娘出门,总要有兄弟陪伴方好不是?关儿子的事地,关儿子的事地。”

    见他猴急样儿,李、杨二人都笑。

    见李氏默认了,沈栗大喜,深深长揖,方才兴冲冲告退出去了。

    李雁璇得知沈栗肯为她遮掩,心下也欢喜不尽。她如今最怕名声有损,婆家不满。没想到沈栗年纪虽小,为人处事倒是明理周全。

    待七夕这日,李雁璇细细妆扮了,上下收拾体当,方才在杨氏催促下含羞带怯登了车,在兄长李颗的看护下前往福荣寺。

    沈栗这边却颇不顺当。

    今日主要是为了他相看媳妇,沈鸾与李雁璇年纪相仿,带她去其实不过是顺带的,只为替沈栗遮掩遮掩而已。

    林姨娘所出的六姑娘沈丹舒听说了要出门游玩却闹着要同去。一大早就与林姨娘来求。

    李氏不好说今日沈栗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陪着姐妹玩耍,只好哄她道:“眼看着林姨娘随时就要生了,你不在家守着自己姨娘,倒想着出去玩?”

    林姨娘现在是存心给人添堵,在一旁插言道:“姑娘家平日里出门的机会就少,今日既然赶上了,也让六姑娘松快松快。贱妾在府中有夫人照料,不妨事的。”

    李氏听了在心里冷笑一声,也不多言,点头应了。林姨娘仿佛旗开得胜般昂着头,带着姑娘回去准备了。

    叶嬷嬷冷笑道:“越发小家子气了,若是真赶上林氏今日发动,亲生姑娘却在外面玩,难道六姑娘就有好名声不成?”

    李氏对着镜子抿了抿鬓角叹道:“六姐儿摊上这样的亲妈,是祸非福。可惜毕竟不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待要管她,倒觉得是要害她呢!”

    叶嬷嬷道:“也是夫人仁慈,叫老奴说,管她做什么!由得林姨娘自己教去,看她将来有什么造化。”

    李氏叹道:“到底也是侯府的姑娘,她出了丑,难道我这嫡母就有面子?”

    沈栗得了信倒是不以为意,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不过是添个人罢了。

    沈栗道:“既然如此,索性叫姐妹们都去吧,听说今日街上热闹,既然是女儿节,也让她们凑凑热闹。”

    颜氏推辞道:“八娘与十娘都还小,天天只知道混玩,去了倒要给七少爷添乱。”

    李氏听了心里慰贴,笑道:“罢了,偏落下她们不好,一起去吧。多带些丫头护院也就是了。”

    沈栗也道:“日后大了反倒不好随意出门,趁着年幼,叫她们多走动走动。”

    是以出门时前呼后拥两辆牛车,沈栗骑了马——这是刚学的,到底是武勋家,沈栗自己也喜欢,倒是没怎么费劲就学会了。

    只是平日在城中不好纵马,要出门都是乘车,这回是要出城,沈栗就把他六叔沈沃的马骑了出来。

    福榕寺山脚下有座名叫祈年的茶楼,是专门为进香的善男信女服务的。两家约好在此汇合。

    沈栗一行到的晚些,与李颗见过礼,沈栗笑道:“劳烦表哥表姐久候,表兄不妨安排姐妹门先去雅间品茗闲谈,待愚弟先入寺打点一下方好。”

    李颗点头笑道:“如此劳烦表弟了。”

    官家小姐要进香自是不与普通人家男女相混的,须得打点寺中,另开了佛堂,或是先驱除了闲杂人等,打扫干净,方才成行。

    这本是小厮长随的活计,然而沈栗“居心不良”,自然要亲自先去打点探路。

    前世美女见得多,可是都不是他的。今生订婚非出本意,但沈栗心中明白,在这时代要讲究自由恋爱那就叫私相授受,是违反礼教,不合时宜的。

    沈、李两家是门当户对的联姻,既有权谋的连横,又有人情的考量,不管沈栗与李雁璇本人情愿与否,婚是不可能退的。

    无论如何,这小未婚妻李雁璇都是要和自己过一辈子的。沈栗不是毛头小子,知道用心经营,未必不可得到一桩夫唱妇随的美满姻缘。因此对李雁璇着实是上了几分心思的。

    待佛堂之中俱都妥当了,沈栗环视一圈,方才满意点点头。正待离开,又停住脚步,思索一下,叫竹衣去寺中解签的和尚处借了纸笔,精心写了一页纸,细细折了,压在供桌之上小香炉下。

    诸事妥当,沈栗方才吩咐竹衣去给山下李颗等人送信。见竹衣领命走远了,沈栗提着袍脚,轻手轻脚往佛像后藏了。

    不一时,沈鸾等人就到了。几个小的只管新鲜,拜了菩萨又闹着抽签解签,玩得不亦乐乎。

    李雁璇却是知道今日沈栗是要见她的,故此行动间小心翼翼,羞涩非常。沈鸾得了李氏嘱咐也是知道的,见了李雁璇形态,饶是她性格怯弱木讷,也忍不住觉得有趣。

    李雁璇拜了菩萨,待进香时方发现香炉之下压着什么东西。

    沈鸾眼尖,也见了。

    两人对视一眼,轻轻动手取出来。

    丫鬟嬷嬷们也围上来看,见是一页纸,叠作方胜形状,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首小词,词牌是长命女: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这本是沈栗前世读到南唐冯延巳所作,只是这世界历史在两晋末年拐了弯,连唐朝都不见,更不关后来五代十国什么事,相应的各代诗人名篇也多有不见踪迹的,故此叫沈栗拿出来讨好未婚妻。

    这词可谓情深缱绻,李雁璇家学渊源,越是品评,越觉得情真意切,喜爱异常。

    她身边贴身大丫鬟伺候她念书,也是识的几个字的,读了道:“不知是哪家姑娘写的,遗落在此处。奴婢这样没学问的,也觉得好呢,比平日里那些听不懂的好——只是这姑娘着实大胆,用词这样直白,奴婢读着也害羞呢。”

    李雁璇听了啐她道:“你才识得几个字?也敢随意品评,这词颇有乐府词之意境,就胜在坦白无邪。”

    越说,李雁璇声音越低,忽然抬眼与教养嬷嬷胡氏对视一眼,见胡氏眼中趣意,方才恍然。

    这佛堂明明是提前打扫过,又哪来所谓遗落的字纸!

    李雁璇把那词又展开来看,只见字迹笔锋非常,平正有力,又哪是什么女子的字迹!分明是个男子假托女子语气所作!

    定是那个沈栗!

    李雁璇羞得满脸通红,心里思量这沈栗不知正躲在那个角落里偷看她,便觉得手脚都没地方放,只催促道:“如今时候不早,不如早些回去吧。”

    转念又觉得这词乃是沈栗特意为她所作,写的又好,心下又有几分甜蜜,到底舍不得丢,把来拢在袖子里藏了,故作镇定,向外走去。

    胡嬷嬷跟在后面却另有思量,颇觉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