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三十九章 贼心不死奈若何
    胡嬷嬷是得宫里恩典放出来的女官,后被李家聘来做了李雁璇的教养嬷嬷。

    她在宫里见识的多了,知道这日子想要过得好,不是单凭着什么身份门第、学问相貌、规矩礼仪就成的。

    夫妻之间相敬如宾倒是说的好听,可真要一辈子把应该最亲近的人当客人相待,个中滋味,怕是冷暖自知。

    虽然胡嬷嬷私下里也曾觉得二人不甚相配,侍郎府嫡出的姑娘怎么也该配得个承袭家业的长子,再不济,也不该许个小三岁的。可难得沈栗知道用心经营!

    先是在田氏面前有为李雁璇遮掩的心意,如今为了讨好未婚妻,写首小词,也知道托了女子语气,如此便是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看见,也不虞有什么闲话传出。

    无论是这份细致周详的心机还是词章里现出的才气,这沈栗将来想必是要有些出息的。姑娘也算是找到了良人。

    姑娘家这边感官不错,沈栗这厢也暗暗心喜。

    人毕竟是视觉动物,互相还没情谊的状况下,相貌自然是第一要被注意到的。

    李雁璇长得真是好!眉目娴静,举止温柔。眼含秋水,顾盼间如闲花拂柳;唇色如丹,轻笑时似晨曦初透。除了身段还没长开还看不出来,论相貌真是一等一。

    这种官家府第娇生惯养,宫庭女官精心教养出来的优质资源,要是在前世沈栗只能放在电脑上做屏保。

    不意今生得此良缘!哎呀,这岁月可真慢,不知何时才得成婚呐。

    沈栗是惦记上了。

    正美着呢,沈栗就听见外面有惊呼声。

    这一路都让人清理了,除了沈、李两家的姑娘也没别人,是以沈栗头一个反应就是出事了,两三步就窜出佛堂来。

    果然出了事!

    沈栗一打眼就见胡嬷嬷手中拽着一个人,定睛一看,认识!杜凝杜宏端!

    杜凝怎么在这里?

    沈栗先顾着女眷这边:“这是出了什么事?可有人受伤?”

    沈丹舒嘴快,见沈栗来问,诧异道:“咦,七弟是何时在这里的?对了,就是这个人,忽然从树丛中跑出来,撞倒雁璇表姐。”

    胡嬷嬷待要阻止,却是来不及了。

    场面静了下来。

    沈栗面色忽然黑了。

    良久,沈栗轻轻笑道:“肌肤之亲啊,毀人清誉?杜凝,你打着这个歪主意,你爹知道吗?”

    杜凝用力挣脱胡嬷嬷,整了整衣襟,歪着头看向沈栗:“沈七公子,你在说什么?在下听不懂。”

    沈栗暗叹,真是打蛇不死反遭咬。

    沈栗一摆手,示意女眷们回佛堂中暂避,随即向胡嬷嬷喝道:“胡嬷嬷,揍他!”

    胡嬷嬷满怀怨气,正等着这句话呢。

    杜凝虽是男子,不过一文弱书生罢了,还真支吾不过这宫里出来久经风雨的老嬷嬷。

    他被揍的嗷嗷直叫:“沈栗,你敢叫人打我,就不怕我把方才的事说出去吗?”

    沈栗气笑了,姑娘们前来进香,都是提前让人清扫避让的,杜凝怎么就能从草丛中钻出来,还好巧不巧迎面撞上李雁璇?

    这厮分明心存不良,故意坏人名声,居然还把来威胁受害者。

    李颗得了信,急匆匆赶来,正听见这句话,气得倒仰:“杜凝!你……无耻之尤!”

    杜凝满脸愤恨:“都是你们自找的。我哪点儿不如沈栗,你们偏把雁璇许给他!我前脚被太子恶了,后脚你们连门都不肯让我进了,分明是嫌贫爱富,势利之极!”

    李颗气道:“分明是你对家妹觊觎已久,还为此在东宫告叼状陷害表弟,哪个还敢要你登门!”

    杜凝争执道:“雁璇便该是我的!我为她丢了太子伴读的差事,前程也坏了,难道还要看她嫁别人!

    沈栗!你未婚妻和我撞做一堆,这可算是肌肤之亲了,传出去,名声也坏了,我劝你还是早早退亲,成全我们俩吧!”

    李颗直气得两眼泛红,紧张地看向沈栗。

    说不得,这种事说不介意时,只不过是两人撞了一下,贫民女子日常操劳时与人有接触的多了,也没见哪个不好嫁;说介意时,也有落水被救或丢了方手帕就许配出去的。

    杜凝冷笑道:“你若不肯,我自宣扬的满景阳都知道你沈栗被我戴了绿帽子,李雁璇名声坏了,看你怎么娶!反正我是不嫌弃的。”

    李颗气结。

    李雁璇在佛堂内泪流满面,又听到此言,真是五雷轰顶!暗自觉得众女瞧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心里暗想就是一头碰死也不叫杜凝遂意。

    杜凝兀自得意笑着,忽听沈栗阴测测道:“你死了,就没人宣扬了。”

    杜凝的笑声戛然而止,惊疑不定地瞅着沈栗。

    李颗后颈一股凉意上来。

    不错,此地没旁的人,杜凝若死了,剩下的都是沈、李二府的女眷,丫鬟婆子有身契在,也不虞她们会出去乱说……

    沈栗这个年纪,动辄将杀人灭口说出口,李颗原该是不喜的。只是如今为了亲妹妹,李颗倒暗暗盘算起事情的可行性和扫尾工作了。

    沈栗到底是从前世法制社会过来的,观念和本土人士还是稍有不同的。

    他说要杀杜凝只是为震慑他,倒没想着真要杜凝死,心里还在琢磨怎样解决此事,却不知身边一向文质彬彬的表兄已经计划着要把杜凝的尸体埋在哪儿了。

    杜凝见沈栗与李颗二人看着他目露凶光,方才觉得害怕,色厉内荏嚷道:“沈栗,你敢!我是陪着二殿下一起来的,你杀了我,就不怕二殿下问你的罪吗?”

    沈栗一挑眉,二殿下?二皇子?这是怎么回事?

    却听院墙那边有人叹道:“小王真是惭愧啊。”

    随着声音,见一行人顺着院墙中的小门转出来。

    打头的一位十五六岁的年纪,一派雍容样子,看面相倒是容易让人心生好感,后面跟着的几个都稍稍欠身低头,有佩剑的,似乎是侍卫。

    李颗已扯着沈栗跪了下来:“学生李颗(沈栗)参见二殿下,给殿下请安。”

    二皇子邵襄连忙亲手扶起二人,心里暗暗苦笑。

    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如此。

    杜凝被东宫扫地出门,二皇子就把人笼络了去。

    好歹是在太子身边晃悠了几年的人,起码对东宫的情况熟悉些,二皇子又有争雄之心,当然不会错过。

    杜凝正在失意时,见到二皇子递来的橄榄枝,顿时当做了救命稻草。

    其实杜凝能被选在太子身边,本身才学是不差的,邵襄倒也满意。

    谁知道这小子是个大坑啊!

    古人心智成熟的早,邵襄今年十四岁,算是半个大人,也到了惦记皇子妃的年纪了。

    杜凝早几天就撺掇邵襄七夕时到福榕寺游玩,邵襄觉得没事去瞄瞄各家祈愿的姑娘也成,要是有中意的回去央母妃选在身边也算一桩风流佳话。

    哪知道杜凝是存心瞄着李侍郎府的女孩!

    先是请求偷偷看看就好,邵襄思索之下,左右就是瞧一眼,又不会有人发现,圆一次这新跟班的心愿,也算收拢人心。

    皇子身边的侍卫是什么身手?偷偷把杜凝藏在树丛里,沈家的仆人还真是没发现!

    杜凝可能原本是真想看一眼就好,等李雁璇几个一出现,顿时就热血上头了。

    他要是个有城府能忍得住的,先前也不会在东宫闹那么一出!

    不但惊了人家女眷,还一不做二不休,拿着人家姑娘的名声耍起无赖来。

    你耍你的赖,把我扯出来做什么!

    果然捡漏难淘真金!我就不该惦记东宫剩下的!

    邵襄虽然心里叫苦,可人是他带来的,也是他下令叫侍卫藏起来的,如今出了事,总不好自己打脸吧?总要做出个护短的样子。

    “咳,这个,”邵襄也不好意思开口:“诸位是否有些误会,小王似乎听到什么‘杀人’?这个,有误会解开就是,杀人总是违反律法的。”

    李颗二人对视一眼,得,对方的靠山来了,怎么办?

    怎么办?面前可是皇子,你肯听时是跟你讲理,你不肯听时就不讲理了!

    沈栗拱手道:“殿下说是误会,学生也只好当做误会了,只是不知杜兄打算如何?”

    “不如何!”邵襄都没让杜凝开口:“小王可以向你们保证,今日发生的事半句都不会传出去,若是外面有人说起李家姑娘的闲话,二位只管找小王来!”

    又向杜凝喝到:“杜宏端,此事错在你,还不道歉来!”

    杜凝此时热血下去,才渐渐觉得事情不好收场了,见邵襄面色不善,痛快认错道:“在下失礼了,此事乃是在下举止失当,惊了两家女眷,得罪了,抱歉抱歉。”

    李颗气得要死,可皇子当面,还真是没法说道!

    沈栗沉默半晌,叹道:“杜兄从来认错痛快,只是不是什么事都是认错就可揭过的,还望下不为例。”

    杜凝见沈栗等人走了,方放下一颗心来,奉承邵襄道:“有殿下威仪震慑,这些小人自然退却,此番多谢殿下。”

    邵襄恨道:“谁是小人!你自己说,做的这是是什么勾当!我是叫你来给我做事的,不是给我惹祸的!”

    二皇子心下气愤已极。礼贤侯府与李侍郎府一文一武,其实势力不小。自己一个光头皇子,今日为了做出个护短的样子给手下人瞧,咬牙得罪了人,还真说不上是赚是赔!

    想到此处,邵襄狠狠一拂袖:“杜凝,你还是回家自己玩去吧!我这里容不下你尊这大佛!”

    一行人郁郁回程,李颗年长些,见沈栗面色漠然,叹息道:“不意天降此祸,表弟放心,待回禀祖父与父亲,再做道理!”

    沈栗摇头道:“不必,此事不能这样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