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四十二章 后悔
    田氏这才抬头看她,见林姨娘这一身绛红,先皱了眉,想到毕竟是十二哥儿的好日子,方沉声问她:“你想求什么?”

    林姨娘笑道:“老太太,七少爷如今已经记在夫人名下,大房的哥单我们十二少爷是庶子呢。”

    言下之意,是想给儿子争个嫡子名义。

    田氏听了,先去看沈栗,见他笑眯眯脸色也未变,心下暗中点头。

    田氏故意问沈栗道:“栗儿,你怎生想?”

    沈栗恭敬道:“这是有关家族承继的大事,需得长辈们做主。”回头见颜姨娘面上焦急,只偷偷摇头,示意放心。

    田氏又去看众人表情。李氏已气得手抖,宫氏一脸的不赞同,沈沃若有所思,世子沈梧也是坐直身体,一副关注的样子。

    田氏叹了口气道:“如今你们侯爷不在,这事儿待他回来再说吧。”

    林氏急道:“老太太,侯爷虽不在家,咱们府的事该您做主呢。难得今天是吉日……”

    李氏忍不住打断她道:“母亲,这事儿媳妇不能同意!”

    田氏还未答话,林姨娘已大哭起来:“贱妾就知道夫人不会同意,才来求老太太的,都是侯爷的儿子……”

    李氏道:“都是侯爷的儿子,也要讲礼法嫡庶,母亲,不是媳妇不慈,偏不肯给十二哥儿脸面,只是家法规矩在上!若是个个以庶作嫡,成什么体统!

    栗儿向来孝顺恭敬,又有告状救父之举,拒药救兄之行,得了皇上的嘉奖,侯爷才把他记为嫡子,妾身和梧儿也只有欢喜的。

    如今十二哥儿不过才满月,能看出什么?妾身又不是无所出,今日就是侯爷在此,妾身也不能同意!”

    林氏哭得越发厉害:“妾身知道夫人是看我不顺眼,呜呜!”

    婴儿因屋内吵闹,也哭起来,只是众人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都看林姨娘大闹,也无人哄他。还是沈栗见他哭得可怜,去田氏身边抱他出来,交给奶娘。

    田氏头疼道:“今日是十二满月,你非要闹得天翻地覆,你自己都不给亲儿子做脸,还指望别人疼他!”

    林氏央求道:“老太太,求您了,您看在我娘面上,我是您外甥女啊,您就看在我娘面上……”

    田氏一股火上来:“你倒是给你娘长脸!当初好好的正妻不去做,非要赖着慎之做姨娘!如今却要争什么?今天遂了你的意,明天你就惦记排挤梧儿和栗儿了!我还没糊涂呢!”

    林氏大哭:“姨母啊——”

    田氏怒道:“我没有偏要给人做小妾的外甥女!”

    林氏绝望哭道:“我后悔了,我后悔了啊,姨母,谁都看不起我啊,没人正眼看我一眼!姨母,我生儿子了,你抬我做个庶妻吧,我有儿子了啊,我真的后悔了!”

    田氏道:“你就是个不知足的,有你这么个妈,十二哥儿也得不了好!来人,还不与我把她轰出去!”

    左右的嬷嬷赶紧把林姨娘架出去,屋内一片寂静,只闻林姨娘哭“我后悔了,后悔了——”声渐渐远去。

    田氏皱眉道:“罢了,好好的日子非要闹,老身乏了,都散了吧。”

    众人都悄声退下了。

    沈栗见颜姨娘面上焦急之色,偷偷蹭过去安慰道:“姨娘不需着急,这事儿多半成不了,再者,人要有出息从来不是别人压下去就成的,而是要比人做得好,姨娘也该对儿子有点信心。”

    颜姨娘叹道:“我只盼你好好的,倒不求你将来多有出息。林氏要想害你,我是决不让的!”

    林氏给人架回院子,幻想破灭,伏地痛哭。

    叶嬷嬷讽刺道:“真是小家子气,上不得牌面!林氏,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儿吧!你既做了妾,就别想着摆表小姐的谱!呦,还敢穿红色,来人,林姨娘穿错了衣服,还不给她退下来!”

    林姨娘尖叫道:“叶家的,你敢!”

    叶嬷嬷笑道:“我敢!”竟然真上前亲手把林姨娘的外衣扒下来。

    林姨娘哪里挣的过她,到底给扒的只剩里衣,蹲在院子里瑟瑟发抖。

    叶嬷嬷冷笑道:“叫你还惦记给我们夫人没脸!”

    丫头们在叶嬷嬷一行人走后才敢出来,安慰她道:“姨娘不要难过,不过是个仗势欺人的奴才罢了,等侯爷回来给姨娘做主。”

    林姨娘直着眼问:“刚才都躲到哪儿去了,现在出来做什么?”

    丫头们尴尬低头。

    林姨娘茫然道:“侯爷也不喜欢我,怎么会给我做主?都说我不尊重,都看不起我,可我当初是真喜欢表兄的,他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我以为生了儿子就好了,颜氏那个庄户女都做得庶妻,偏我做不得!

    你听听他们说什么?有我这样的亲娘,十二哥儿也好不了!你们说,等十二哥儿长大了,会不会也看不起我?”

    林姨娘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向屋子里走去,口中只说:“我真后悔了,当初怎么就喜欢上表哥呢,我后悔了啊。”

    田氏倚在塌上,兀自气得心口疼:“真是个没颜色的。”

    身边的大丫头吉吉劝道:“老太太消消气吧。”

    田氏叹道:“再看不起她,也是我那妹妹唯一的血脉了,哪怕她消停些,老身也给她几分脸色。偏偏野心不小!偏偏非要当面闹出来!”

    吉吉只低头给她捶腿。

    田氏思索道:“往日慎之只道栗儿看着有出息,我还不信,只道是少年意气,凭着勇气运道罢了,今日方知他果然城府颇深。”

    吉吉听了好奇问道:“今日七少爷并未说什么啊?”

    田氏道:“林氏到底是我的外甥女,若是把十二记作嫡子,地位先受到威胁的就是同样是记名嫡子的栗儿。他今日面皮连颜色也未变,还有空安慰颜姨娘,抱十二哥儿给奶娘,我那大媳妇和世子都没有他沉得住气。”

    吉吉听了笑道:“那奴婢可要恭喜老太太了,咱们侯府子弟毕竟不凡。”

    田氏叹道:“就怕将来梧儿母子压不住他……”

    外面忽然撞进来一个丫鬟:“老太太,不好了,林姨娘她,她死了!”

    林姨娘拔了头上钗子把自己刺死了。

    她身边丫鬟哭道:“姨娘说,不想活着给六姐和十二哥儿丢人了,求老太太让她埋在沈家的坟地里。”

    沈丹舒发狠撕扯叶嬷嬷道:“就是这个老奴,是她把姨娘的衣服都扒了,姨娘才受辱而死的。你说,是不是夫人让你干的!”

    沈栗见李氏脸色发青,忙劝道:“六姐伤心过了,快扶她下去歇息一会儿。”

    沈丹舒贴身丫鬟知道六姑娘将来都在李氏手里,听她攀扯夫人也吓了一跳,忙拽她下去。

    田氏叹道:“就没聪明过,今天可是十二哥儿的满月,偏叫他死了亲娘!在坟地边上给她找个地儿吧。至于十二哥儿——”

    沈丹舒又冲进来尖声道:“不能把我弟弟交给夫人!”

    田氏怒道:“闹什么!把她拖下去!”

    沈丹舒一头撞在案几上,碰得头破血流,尖叫道:“你们若把我弟弟交给夫人,我就一头碰死!”

    李氏眼角狠狠一抽。

    田氏顿了顿道:“罢了,出了这样的事,就交给颜氏吧。”

    沈栗忙道:“颜姨娘身边还有八妹和十妹,怕是顾不过来。”

    田氏怒道:“那交给谁?你说!”

    沈栗道:“不如就抱到祖母屋里去,林姨娘这样去了,怕十二哥长大抱怨,还要祖母亲自教养为好,母亲说呢?”

    十二哥儿交给颜氏,颜氏身边就有两个儿子了。相比之下,抱到老太太屋里去虽然是给了十二哥脸面,只要不抬他做嫡子,李氏也愿意些。

    李氏道:“都是儿媳的不是,劳烦母亲了。”

    田氏也不过是试探沈栗心意,见他替颜氏推了,满意道:“罢了,老身养吧。不过叶家的,听说是你欺辱了林氏,她才气死的,你有什么话说?”

    叶嬷嬷知道林姨娘毕竟是田氏的外甥女,虽然林姨娘是野心破灭绝望而死,但田氏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叶嬷嬷磕头道:“都是老奴的错,老奴只是心中不愤姨娘冒犯夫人,才私下里不敬姨娘,老奴原该给姨娘个交代!”

    说着,起身一头撞死了。

    沈丹舒虽然以死相逼,却没想到真有人碰死的,尖叫一声晕过去了。

    李氏偏头不忍看,暗恨林姨娘临死还要害人。叶嬷嬷陪了她大半辈子,竟然不得善终。

    沈栗连续几天神色郁郁,太子好奇问他:“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沈栗对太子向来不掩饰,怏怏道:“是家事耳。”

    沈丹舒这几天怨气四溢,仿佛林姨娘第二,偏林姨娘死的可叹,众人都不好和她计较,沈栗也深受其苦。

    太子好奇打趣道:“听沈栗你小小年纪已经战果非凡,难道家事还能难得倒你吗?”

    沈栗叹道:“就是家事才不好说,你和她讲道理,她和你说亲情,你和她说亲情,她偏又和你讲道理!”

    太子和郁辰听了都道:“有理!”

    彼此都是家里人口复杂的,感同身受。

    太子道:“好在宫里规矩大,平时闹到吾面前的倒不多。”

    这话说了没有两三天,太子黑着脸下朝来,自顾自生闷气。

    众人都不敢询问。

    沈栗看向东宫总管太监雅临,雅临以前在太子面前失言时还是沈栗给求过情,沈栗待人又一向平和尊重,是以雅临很买沈栗的帐。

    雅临悄声道:“是承恩侯,他……他居然耍赖到殿下面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