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四十三章 逗逼国舅
    承恩侯周米。

    皇后唯一活着的兄弟,太子的舅舅,盛朝勋贵中出名的混不吝。

    沈栗等人奇道:“听说这位主儿虽然行事有些荒唐,但平日里也算安生,他怎么想着和太子殿下‘耍赖’?”

    郁辰问:“承恩侯是怎生耍……耍赖的?”

    雅临道:“侯爷下了朝就堵着太子哭闹,还,还满地打滚!”

    众人面面相觑。

    沈栗迟疑道:“这位承恩侯少说也有三十了吧?”

    太子忽然咆哮道:“吾看他只有三岁!”

    众人吓了一跳,安抚道:“殿下息怒。”

    太子咬牙切齿道:“你们都没见众位大臣们的表情,还能更丢人吗!平时不着四六也就罢了,如今竟一点儿脸面也不要了!就他那样,还承恩侯,吾的亲舅舅!”

    雅临忙道:“哎呦,我的小爷,好歹是承恩侯呢。”

    殿下您这样说自己的舅舅,传出去可不好。

    太子气道:“吾给他留脸面,谁给吾留脸面!你们见过这样的太子外舅吗?自己不争气,把吾的面子也放在地上踩!”

    沈栗听得糊涂,忙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要有个前因后果,殿下说出来,学生们也帮着想想办法。”

    众人都应和:“殿下何苦生闷气,有事吾等商量着办,必要殿下如意。”

    东宫属臣不就是干这个的嘛。

    太子道:“雅临,你给他们说。”

    今日早朝,礼部左侍郎马司耀上本,言禁商人与狄族通商事。

    北狄进攻李朝国,皇帝应李朝国主的请求,派了礼贤侯沈淳领兵相助,如今已经开战了,但边境商人多与狄族通商,什么茶、盐、丝绸、瓷器源源不断交易给狄族。

    当然最重要的,是有些商人暗中走私兵器!

    马司耀一干人因此上本要求禁止边境商人与狄族的交易。

    雅临道:“其实谁不知道呢,那个马大人就是冲着我们小爷来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盛朝最大的边境商人就是承恩侯家!

    以前讲过,太祖邵廉扯旗前乃是前朝边关大将,承恩侯周家那时就是边境豪商了,邵廉东征西战的军费很大部分都是由周家供给的,可以说,邵廉最初起兵时,要没有周家的支持,得先把自己饿死。

    后来邵英就娶了周家的姑娘,承恩侯家虽然出身是商人,又无人在朝为官,到底也混了个爵位。

    雅临道:“马大人一个礼部左侍郎,还管到商人的事了,哼,他是瑜妃的父亲,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为三殿下给我们小爷难堪呢。”

    三皇子乃是瑜妃所出。

    郁辰皱眉道:“若北境禁商,承恩侯府的损失就大了。”

    雅临道:“可不是,承恩侯爷一听就不干了,当时就和马大人吵起来了。”

    沈栗问道:“陛下的意思呢?”

    雅临摇头道:“万岁爷说等过两天大朝时再议。”

    沈栗皱眉思索。

    雅临继续道:“就为这个,周侯爷下了朝就堵着我们小爷闹,非要小爷在皇上面前给承恩侯府求求情,哎呦,有话好好说也就是了,谁知道后来就打滚耍赖了呢。”

    众人面面相觑。

    郁辰迟疑道:“这承恩侯府做边境生意可不是一代两代了,突然要禁止生意,倒也难免着急上火。嗨,可这打滚耍赖就过了,到底是殿下外家呢,总要顾及些体面不是?”

    霍霜自打和沈栗一起算计了杜凝,就以东宫属臣自居,这些天时常以太子表兄的名义跑到东宫混。此时插言道:“不管怎么说,马司耀这是想打击太子表弟,我看,说什么也不能要他得逞。”

    太子问:“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霍霜道:“周侯行止虽然不成体统,可该维护也得维护,殿下索性试试皇上的意思,看能不能求求情。大不了此时不做生意,等战后再通商呗。”

    沈栗摇头道:“恐怕不行。”

    太子问他:“为何不行?马司耀明明冲着吾来,父皇心里一定有数。”

    沈栗道:“这点殿下想得到,想必马大人自己也想得到,他为什么还敢明目张胆的上本呢?”

    太子挑眉道:“你是说他有得逞的把握?父皇不会支持吾?”

    沈栗道:“皇上自来是支持殿下的。可国朝大事,皇上一定是要从有利于国家的角度考虑。不管怎么说,如今边境通商确实对我盛朝弊大于利。恐怕马大人就是因为这个才敢动作的。”

    郁辰急道:“难道还会被马司耀得逞不成?打击承恩侯府就是打击殿下,皇上总要考虑一下吧?”

    沈栗道:“皇上当然会为殿下着想,不过,这件事若陛下心里无甚迟疑,当时就会驳了马大人,何必要放到大朝上去讨论。”

    太子叹道:“这么说,此次吾真要吃这一亏了。”

    沈栗正色道:“殿下既为储君,不单承恩侯府的利益要您维护,将来这国朝上下万民,那个又不是您的子民。他们的利益同样是要您维护的。”

    太子听了恍然道:“不错,是吾狭隘了。”

    郁辰发愁道:“只是难道要殿下‘大义灭亲’不成。”

    太子虽然气舅舅不像话,可到底也是甥舅,周米素来对皇后与太子不差,想到此番要让舅舅失望,太子也心下不忍。

    沈栗摇头笑道:“哪里就要大义灭亲了。边境通商能存在这么久,自然有存在的道理。再者,这也不是我朝单方面说禁就能禁的,乍然一刀切下去,说不定要适得其反。”

    霍霜赞同道:“那些北狄人可不是老实人,你不卖他了,说不定他索性就动手抢了!”

    沈栗道:“边境通商还要不要,说到底不过是对我们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问题。如今距大朝还有两天,殿下不如和周侯商量一下,看有没有好办法使通商有利于我朝。说不定趁此机会反而让殿下取得先机。”

    郁辰道:“这样好,这样在陛下眼中好歹殿下遇事是想着解决问题的,总比依着周侯卖面子强!”

    太子一挥手,道:“都跟吾去承恩侯府。”

    承恩侯一听太子此来不是要为他求情的,都没让太子继续说下去,立时往地下一躺,打滚道:“殿下真是狠心,都不管舅舅的死活了,呜呜呜,我不活了,没法活了……”

    众人惊奇地看着周米。

    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沈栗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侯爷,还是个国舅!

    这个国舅可真是……你是逗逼吗!简直是在用生命来搞笑!

    就是打街上随便拽个泼妇、地痞来,给他个承恩侯的尊贵体面,他也再做不出满地打滚撒泼的举动啊!

    当着东宫一干属臣,十几岁的孩子们面前!

    太子的威信何在!

    太子看着众人苦笑无言。

    郁辰怒道:“周侯,你自己不要……体面!好歹给替太子殿下想想!”

    周米仿佛没听到一般,兀自哭闹自己的:“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还体面!”

    雅临劝道:“国舅爷,殿下这不是亲自过来和您想办法呢吗?”

    周米耍赖道:“白对外甥好了,殿下这个太子做的有什么意思,连你亲舅舅的事也管不了,还不如不做了!”

    众人大惊,这话可不是一般的踩太子的脸面了,周米怎么说得口!

    霍霜惊问雅临道:“他平时也是这么对殿下说话的?”

    众人眼都直了。

    太子满脸通红,待要发怒,面前又是亲舅舅,此时忽然想到沈栗前两日说起的: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说亲情,你和他说亲情,他偏又和你讲道理!

    太子都没辙,众人更是傻眼,一时竟是由得周米撒泼不止。

    忽听沈栗冷声道:“来人啊,承恩侯疯了,快把侯爷关起来吧,别叫他伤了殿下。”

    众人愕然。

    周米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沈栗继续微笑叹道:“唉,可怜啊,承恩侯精神失常,故此才时常行止失当,给殿下抹黑,如今既然发现了,还不快快着人医治。”

    众人都在心里呐喊:“他怎么敢!”

    这可是承恩侯啊,沈栗是有多大胆,赶把一个侯爷“疯”掉?

    太子也颇为惊奇的看着沈栗。

    沈栗道:“侯爷既然已经疯了,这侯府一应事物应该也是管不得了,殿下指个人代管吧。”

    周米哆哆嗦嗦指着沈栗怒道:“你敢!”

    沈栗道:“我敢!”

    周米气道:“你……你……我姐姐是皇后!”

    沈栗道:“殿下的父亲是皇帝!”

    周米眨巴眨巴眼睛。

    沈栗接着道:“学生的父亲是礼贤侯,辰兄出自玳国公府,霍兄乃玉琉公主之孙,至于其他人,学生就不一一述说了,侯爷想必自己认得。”

    周米道:“你想说什么?”

    沈栗微笑道:“只是想让侯爷知道,太子殿下身后站着的是多大一股力量罢了。如若侯爷再对太子不敬……”

    周米看向太子道:“大外甥,你就看着他们这些小儿欺负舅舅不成?”

    沈栗道:“侯爷不需问太子殿下!”

    上前几步,俯身对周米轻声道:“别人怎么样学生不知道,可皇上既然把学生放在太子身边,学生和礼贤侯府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太子将来必须登上皇位!”

    沈栗盯着周米道:“任何阻碍太子殿下的人,都是我沈栗、是礼贤侯府的敌人!学生想,凡是站在太子殿下身边的人都是一样的想法!

    哪怕是二皇子,三皇子这样殿下的亲兄弟,只要是有半点儿不利于殿下的意思,学生也是不能容忍的,至于侯爷这个殿下的舅舅么……”

    言下之意,太子的亲兄弟都不在话下,何况是外舅!

    周米下意识地摸摸颔下胡子,迟疑道:“你还真敢威胁我?”

    沈栗盯着周米笑而不语。

    周米咳了一声,一跃站起,拍打着身上灰尘委屈道:“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