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四十四章 办法
    众人气结。

    究竟谁不好好说话!太子的话没说完你就闹,你让人开口了吗?

    不过好容易承恩侯肯商量了,大家心里都松了口气,也没人再想和他计较这个。

    周米正了脸色,将众人让至正堂,上过了茶,方道:“殿下也不要怪下臣胡闹,下臣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周米苦着脸道:“外人只道我周家这商人出身竟然得以封侯,想必得意极了。可各家苦各家知。

    当初家父决心追随太祖,除了掏空了银子,周家在各地的产业也立时被前朝清剿,周家几辈子攒的家底都搭进去了,所谓守业容易创业难,立国之后也没能恢复。周家现在也只剩下边境贸易这个大头儿了。

    殿下,下官的几个兄长都在战时折了,唯独剩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做了个空头爵爷,您这外家在朝中实在没什么势力,唯一剩下的就是几个钱了,如今再禁商……”

    太子也叹气,兄弟的外家不是世家就是重臣,唯独自己的外家不甚得力。

    沈栗摇头道:“殿下与侯爷想岔了。殿下的位置稳不稳,得看皇上的意思。若是由着皇子外家的权势决定帝位更替,那叫外戚弄权,此乃皇家大忌,皇上英明,万不至此。”

    霍霜也道:“可不是,外戚弄权乃亡国之兆,皇上看着脾气好,可得分什么事,其实照在下看,侯爷不在朝中任职也有不任职的好处。”

    临雅等人都应声附和。

    周米拍了拍脑瓜:“这么说,这与狄人通商之事我周家还是放手为好?”

    郁辰奇道:“侯爷刚刚还闹得天翻地覆,如今怎么好说话起来。”

    周米叹道:“本侯的亲人差不多都死绝了,儿女也没甚出息,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唯独放不下姐姐和太子殿下罢了。本侯要闹,也不过是想给太子攒点体己罢了。”

    搞政治也需要钱啊。

    太子感动道:“吾就知道舅舅心中是记挂母后与吾的。”

    周米擦泪道:“下臣也没什么本事,有必要时,不要脸些的事也做得,殿下不要怪下臣给您丢人。”

    沈栗感叹道:“外人都道国舅荒唐,今见侯爷为太子打算的心意,才知传言不可轻信。”

    周米斜着眼道:“本侯这个混不吝遇到你这个胆大不讲情面的,不也是无法吗?”

    沈栗笑道:“学生只是想到侯爷虽有个混不吝的名声,可却从来没做过真正有损东宫的事,所以学生猜测侯爷必定是心里顾着着殿下的,因此就算学生稍稍得罪了侯爷,只要学生是为了殿下考虑的,侯爷也不会与学生计较的。”

    周米哼道:“要是本侯偏偏小肚鸡肠呢?”

    沈栗眨眼道:“侯爷,学生才十二岁。”

    周米气道:“这会儿你又装小孩了,刚刚威胁本侯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就不怕本侯打上礼贤侯府去?”

    沈栗真诚道:“侯爷,家父身手好,您打不过的。”

    众人都笑。

    周米道:“罢了,看在殿下面上,你也算是为殿下尽心。”

    沈栗站起身正色施礼,谢过周米。

    沈栗自己心中有数,他如今说到底手中并没什么砝码,论出身不过是庶子上位,论身份不过是个空头云骑尉,论功名才是个童生,就算在太子身边做了伴读,偏偏年纪又是短板,说起来,对家族也罢,对东宫也罢,自己都是随时可以被取代的。

    所以沈栗想保护自己,只有让自己更有用,加重自己的话语权。

    如今维护太子利益就是维护礼贤侯府,维护礼贤侯府就是维护自己,太子越看重他,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才会越高。为此,如果周米真要做有损太子的事,沈栗还真敢威胁他。

    如今周米既然表示和解,沈栗心里也松了口气,到底也是太子的舅舅,就算是个空头爵爷,能不结仇自然是好的。

    太子果然心下暗暗满意。

    沈栗虽说看着还小,平时也不怎么冒头。偏偏一旦真有为难时却英勇任事,从不退缩,一则通权机变,二则铁面无私,自己身边就缺少这样的人。父皇的眼光果然不错。

    各人心下打算不提,如今摆在案头的是禁商的问题。

    周米道:“既然要放手不妨做得痛快些,赶在大朝有结果前就主动上奏,也赚些好名声。”

    沈栗摇头道:“侯爷莫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霍霜附和道:“他们一搅事我们就退缩,倒显着怕他们似的。岂不有损东宫威严。”

    周米焦躁道:“放手也不是,不放手又不是,可教本侯怎么办呢?”

    沈栗道:“其实通商还是有好处的,一刀切下去反而不好。照学生看,与其禁商,倒不如整饬一翻对我盛朝更有利。”

    周米听说通商还有门,不禁大喜,那么大的生意要撒手,到底也是心痛的,催道:“快说来听听。”

    沈栗掰着手指数到:“一则,霍兄说过,边境通商不是一国之事,盐茶对狄人尤为重要,咱们这边不卖了,说不定索性就过来抢了!到时狄人犯边,我们打不打呢?皇上虽然派兵相助李朝国,但我朝现在却未必做好了与狄人正面开战的准备。”

    郁辰点头道:“有理,前朝败家的着实厉害些,如今年景虽好了,可惜国库还不算丰满。”

    沈栗继续道:“第二,马大人是冲着承恩侯府来的不假,可做边境生意的却不只是国舅爷一家。侯爷家大业大,禁了边境生意损失虽大,到底还有其他营生可以维持。可有些商家恐怕就要丢饭碗了。”

    周米赞同道:“确实如此,我就知道不少。如今真要禁商,只怕不少人要跳脚。”

    沈栗道:“天大地大饭碗最大,敢与狄人做生意,起码不能说是胆气小的人,如今饭碗要没,恐怕这些人也不好安抚。”

    太子点头:“可见治国之事需谨慎行之。”

    沈栗道:“第三,既然通商,必然有税款,其实这本应是一项不小的收入。”

    太子奇道:“咦,户部这个进项似乎并不多。”

    沈栗微笑不语,周米尴尬道:“小小年纪,这些你也知道。”

    遂向众人解释道:“边境草原那么大,差役上哪儿收税去?大多是逃了。”

    太子苦笑道:“看来每年能收些税款,倒是真不易了。”

    沈栗道:“既然有上述几点,这禁商一事未必不可转圜。”

    周米猴急道:“快说快说,若果然有用,本侯一定重谢。”

    众人都笑。

    沈栗道:“其实如今边境通商的问题归根到底是过于混乱,以致偷税的多,还有走私兵器的,朝廷不但得不到好处,反而受其拖累。要想扭转这个局面,首先就要加强对边境商人的控制。”

    周米摊手道:“人一到草原上连影子都没了,可怎么控制呢。”

    沈栗笑道:“到草原上再找就晚了。要在国内就理清了。如今边境生意就属周家最大,国舅何不牵头做个商会?”

    周米奇道:“商会?”

    沈栗道:“由周家牵头,把各家聚到一起,一则聚则势大,生意一起做,本钱大,得利也大,最重要的是,这样对朝廷的好处大。

    朝廷只要派人看着商会的账本就好了,该收多少税,一目了然,朝廷的进项多了,自然反对的人就少了。”

    霍霜点头道:“其实边境生意利大,若税款收缴顺利,也是个大头。”

    沈栗道:“再者,既然是由商会运作,自然就可杜绝交易兵器之患,嗯,商会每年再牵头给边军送些物资,想来军中对边商的看法也会好些。”

    周米赞道:“有理!”

    郁辰补充道:“不可直接****,否则有收买人心之嫌,不如先献给兵部,再由兵部下发。”

    太子叹道:“可惜这样就不知到了边军手里还剩多少了。”

    沈栗心道看来太子经皇帝教导,终于开窍些了。

    周米也奇道:“自打陈文举那老家伙做了太子太傅,殿下就越来越……那个正经了,如今倒多了些人气。”

    太子苦笑道:“吾以前是天真了些。”

    沈栗接着道:“其实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由商会牵头,将交易地点固定下来,这样各家再交易时也不怕有强盗杀人越货了。”

    周米哼道:“什么强盗,草原上的强盗都是狄人装的,嘿,每年‘消失’的商队可不老少呢!”

    沈栗道:“那就索性让边军出人保护,军中也可酌情收些费用。”

    郁辰皱眉道:“军卒岂可擅自在边境活动?”

    沈栗道:“换身衣服,谁知道是边军。”

    霍霜倒是赞同:“好,加几个斥候进去,顺便刺探些消息。”

    商量来商量去,都觉得即使是在大朝上讨论,成立商会也比直接禁商希望大,倒是有几分把握。

    雅临喜道:“这么说,这次马大人要白忙活了,奴才就说,我们小爷吉人天相,还怕几个小人为难不成!”

    太子笑道:“什么吉人天相,肚子里没点墨水。这都是各位伴读集思广益,吾在这里谢过了。”

    众人纷纷谦逊谢过。

    太子心下愉悦,如果能在大朝上有理有据驳回马司耀的奏本,东宫的威望反倒会趁此机会加强。这沈栗倒是个福将,自他来东宫参与的几件事,自己都得益匪浅。如今看来,倒是可以多加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