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四十五章 主将不见了
    马司耀半夜就爬起来了。

    把写好的奏折看了又看,逐字逐句地又揣摩了一遍。

    洁面,束发,蹬靴,穿上朝服,整理停当,向镜中看去,自觉精神奕奕,暗自点头陶醉道:“威风不见当年!”

    自打女儿生下三皇子,马司耀就觉得这是上天预示着马家要飞黄腾达了,不,或许更早,是从自家那同样雄心勃勃的女儿进宫时就开始了。

    马司耀从未把皇后与东宫放在眼里,不过是商家女和她的幼稚小儿罢了。现在叫他们站着位置,就是为了给我马家人留着呢。

    要说有什么让马大人觉得不安的,就是前阵子礼贤侯府,玳国公府与玉琉公主府在皇帝的暗示下纷纷倒向东宫了。

    定是邵威那个无能太子迷惑了皇上!

    皇上,微臣这就让您看看邵威与周家的失当之处!

    马司耀觉得自己找到承恩侯府这个漏洞是十拿九稳的,因此才要亲自上阵。

    本官要让诸位大臣看看,什么样的人才配做这皇子的外家,什么样的人才可称为精明能干!

    周米,此番就要劳烦你和你那糊涂外甥给我马家做一会踏脚石了。

    马司耀春风满面地与众位同僚打着招呼,就是周米那张臭脸也没扰乱他的好兴致。马司耀宽容地看着他,仿佛周米已经是手下败将,而自己当然要有胜利者的风度。

    见到太子也要雍容地行礼,本官总有一天要有理有据地撬动你的位置,如今正是向大家展示自己恭谨谦虚的时机。

    静鞭三响,大朝会开始了。

    马司耀胸有成竹,并不急,待议过了两三事后,才从容出班,将奏折呈上:“臣有本奏!”

    马司耀侃侃而谈,从各方面阐述边境通商对朝廷的害处,虽未指名道姓,但也试图让皇帝与大臣们明白,以承恩侯为首的边境商人就是国家的蛀虫,要取缔,要遏止,要禁商,要从根源上打击他们的气焰,嗯,这个根源肯定就是承恩侯了。

    马司耀痛心疾首地道:“如今礼贤侯正领兵在外,竟然还有商人私下向狄人售卖兵器,此诚不可忍也!长此以往,国将不国矣!皇上,禁商之事,刻不容缓啊!”

    马大人有感于边境商人对国朝的危害,说道激动处,眼角缓缓流下泪水。

    不少大臣都被马大人表现出的情怀感动,纷纷附议。当然,礼部的官员尤其的多。

    马司耀偷偷去看周米的脸色,黑的向像锅底一样。太子倒还维持着东宫的气度,不愧是皇帝之子,可惜,外家实在不像样。

    唉,将来三皇子登基,老夫会记得替你求情,叫你去守皇陵,安安稳稳度日去吧。

    马司耀的思绪都飞到八千里外去了。

    邵英嘴角缓缓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骊珠,”邵英道:“昨日太子也给朕递了个折子,你给众位臣工念念。”

    马司耀心下一沉。

    太子的折子不太长,主要就是前两天沈栗在承恩侯府分析的那些,边境通商蓦然停了不好,不如成立个商会,加强朝廷的监管,不但可以杜绝走私,还可以有更多税收等等等等,总之,商会的好处多多,比禁商的好处多。

    邵英哼道:“议议吧。”

    户部侍郎李意率先出班道:“臣赞同太子的意见,皇上,户部的压力太大了,既然有税,为什么非得禁商呢?”

    邵英心里也点头。

    盛朝是真没钱啊!

    前朝接连几个昏君,成天花钱玩,灭国时还放了一把火,皇宫都没烧,就烧了国库,气得邵廉跳脚。

    如今才经了两代人,说实话,国库勉强能应付开支,户部是天天哭穷,稍微有点大的天灾,朝廷都得发愁。

    李朝国这回承诺出军费,邵英才咬着牙让沈淳出兵,说白了,这是打着相助的名义干的雇佣军的买卖。

    能有钱,提议在皇帝和户部这里就先过了一半。

    文华殿大学士封棋也赞同:“皇上,两国通商已有数代,于边境居民已成传统,如今我朝要贸然停止交易,恐怕两国居民都不适应,再者,商人骤然失业,只怕不要怨言载道。

    依臣只见,还是太子殿下的办法更得宜,不如先试行之。如有不妥,再做其他考量。”

    阁老的政治主张都是求稳,办商会比骤然禁商引起的反弹小,自然是倾向于太子。

    封棋如今是内阁首辅,有他说话,又有户部的支持,事情已成定局。

    马司耀白忙活了。

    众人心里暗暗咋舌,马司耀这两天上蹿下跳,折腾的动静可不小,都以为这回承恩侯府算是要栽了。

    周米撒泼打滚,太子也没去找皇上求情。周米这两天不闹了,还以为他是放挺了呢。

    没想到啊,太子平时看着不显山不漏水,到了节骨眼上,一封折子就解决了。有城府,有手段,嗯,这风向还得再看看。

    马司耀上朝时雄赳赳气昂昂,还没熬到下朝就变成了落汤鸡。

    让周米牵头搞商会,把边境商人都聚起来,聚则势大,别管是官势财势,总之,太子手下可是真要有力量了。

    虽然太子外家照旧无人在朝为官,可商人们的力量也不小啊。有钱!与各地又都有盘根错节的利益牵扯……

    合着本官这是推了太子一把?

    马大人心里委屈,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买卖不合算!

    邵英心里喜怒参半,朕还没老呢,你们就惦记鼓动朕的儿子们掐架,马司耀,朕记住你了,今年升官的名单上没你了!

    好在朕的太子有长进了,嗯,沈栗那个人精也不差,维持了东宫的体面,没让你们得逞。

    邵英手里握着缁衣卫,别人不说,自己儿子身边发生的事还是有数的。

    皇帝心里正琢么着呢,骊珠忽然示意:“皇上,边关急报。是羽檄!”

    邵英心里一激灵。

    自打邵英登基,一则国库空虚,二则湘王一直不安生,主要精力就在放在国内了。

    沈淳此次出征,还是邵英登基后的第一场“国际”战争。

    邵英自是重视的。又担心沈淳出兵不利,又担心狄人两线作战,一边打着李朝国,一边在盛朝边境骚扰。

    听说是急报,邵英连忙宣上来。

    兵卒这会儿累的都不会走了,只知道举着羽檄。

    骊珠赶紧呈递上来。

    邵英拆开仔细看,双目一瞪,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礼贤侯沈淳,领兵三十万的大将,丢了!

    不见了!失踪了!找不着了!

    两国军队刚刚试水接战,还没正面开打呢,统领千军万马的主将没影了!

    千古奇闻!

    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副将赶紧收缩兵力,主将莫宁奇妙没了,还打什么啊!

    皇上,属下一个人坚持不来,你快想想办法!

    羽檄呈上了大朝会,朝上顿时轰动了。

    太子下了朝赶忙往回赶,沈栗这会儿还在东宫,不知道消息呢。

    沈栗一听沈淳失踪了,顿时吓了一跳。

    和太子请告了假,急急忙忙回府。

    沈栗这回也真有点急了。

    作为穿越客,沈栗总觉得自己和这个时代有点格格不入,有些观念和前世是真不一样。

    可说起来沈淳这个便宜老子对沈栗也真不差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沈栗借了人家儿子的壳子,不说有替人尽孝的义务,单这一年来沈淳对待他的好处也让对这便宜老子有几分感情。

    此时礼贤侯府已经闹翻天了。

    李意先派人知会了礼贤侯府。

    田氏和李氏相继晕倒,好在这回沈沃还在府中,总算还有个做主的,先请了府医来。

    沈栗到何云堂时,只见颜氏六神无主地领着一干姐妹站在外面,一片焦急之色,大的眼睛都是红的,小的还都懵懵懂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见沈栗回来,都围上来七嘴八舌地打听消息。

    沈沃在屋子里叫:“可是栗儿回来了,快进来。”

    沈栗一厢走一厢对颜氏道:“姨娘不要着急,先放宽心,照顾好姐妹。”

    屋内田氏、李氏、沈沃和他妻子宫氏都在,世子沈梧也撑着身子半倚在榻上。

    沈沃劈头问:“你在东宫来,可有什么消息?”

    沈栗摇头道:“详情还不知,说是中了埋伏,打散了,人大约还在的,只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田氏听说沈淳还活着,顿时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祖宗保佑。”

    沈淳是大儿子,礼贤侯府的顶梁柱,真出了事,田氏要心痛死。

    李氏急道:“可说什么时候能找到?”

    沈栗摇头苦笑道:“寻人哪有定期。两军交战,谁敢大张旗鼓的找人,叫敌人知道了,说不定比我们先找到,那时才要出事呢。”

    李氏哭道:“这可怎么办?阵前险地,侯爷的性命如何保障?”

    沈栗道:“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到人。父亲若无事,自己就找回军营去了。现在既无消息,定是被困在哪里不得脱身。”

    沈沃叹道:“千里之外,又是在军前,如今有何办法可想?”

    沈梧急道:“那我们只能等着不成?若是那边的人不肯尽力,岂不误了父亲的性命?”

    沈栗道:“主将失踪,皇上还是要调查清楚的。何况军中现在无人统领,副将威望又不够,皇上定会再派大将前去。我准备向陛下与太子陈情,跟随前去军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