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四十六章 抽你没商量
    听说沈栗要去军前,田氏李氏反对道:“怎么动了这个念头,这可不成,那兵戈相争之地可不是玩的。”

    沈栗摇头道:“父亲出了事,身为人子,孙儿是必去的。再者,外人或可尽力寻找父亲,但真到了紧要时,未必肯为父亲搏命,还是咱们自家人参与营救稳妥些。”

    沈沃点头道:“兄长遇险,咱们家去寻找乃是应有之意,只是你才多大,要去也该我去。”

    沈梧听了也有些意动。

    沈栗忙道:“如今家中只有六叔一个成年男子支应,离不得六叔。再说刀剑无眼,六叔万一有个闪失,岂不叫六婶娘与十一妹妹心痛。”

    转眼见沈梧跃跃欲试,摇手道:“大兄且住了吧,你这体质熬不熬的到那边还在两说,又是承爵子,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赴险!”

    沈梧怏怏叹道:“身为长子,这本该是我的责任!”

    田氏思来想去,如今沈淳生死不知,沈梧与沈沃一个是大孙子,一个是小儿子,田氏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手的。

    如今家里人口中数来数去,只有沈枫与沈栗二人了,只是沈枫虽年长些,却还不得用,他父亲又是因谋害沈淳死的,这样看来,竟也只有沈栗能去了。

    田氏上前握住沈栗的手含泪叹息道:“好孩子,难为你小小年纪,家中事由不断,竟把你当个大人用了!祖母实在是委屈你了。”

    沈栗早知事情最后还是要落在自己头上,再者,沈淳失踪之事着实蹊跷,沈栗确实想去一探究竟。

    即使撇去这一年来的亲情,沈淳对礼贤侯府与沈栗的未来也是相当重要,叫沈栗缩在后方等消息,他也不安心。

    听田氏同意了,沈栗笑道:“祖母放心,孙儿此去定要寻父亲回来!”

    李氏也愧疚道:“幸亏还有你,栗儿,叫你一个小孩儿前去,母亲心里真是过意不去。母亲这就持斋,直到你父子平安回来!”

    事到临头,李氏当然更疼他亲生的沈梧,沈栗心下也不以为意,安慰道:“母亲不需担心,儿子此去不过去寻父亲罢了,又不是真到阵前,不会有事的。”

    正说着,门口丫鬟道:“二少爷回来了。”

    方鹤跟随沈淳去了军前,沈枫没了先生,这些天正为院试忙活,时不时出门“以文会友”,是以才被人自外面寻回。

    门帘一掀开,露出沈枫有些惊慌的脸:“祖母!”

    沈枫冲到近前:“街上都传说伯父阵前失踪了!”

    田氏点头道:“正是为此事寻你回来。”

    沈栗听了心中一动,问道:“街上传说?坊间议论此事的人很多么?”

    沈枫惊魂未定地点头:“可不是,咱们盛国可有些年没对外面动刀兵,伯父此次领兵出征,乡野注目,如今传出伯父失踪的消息,坊间立时沸沸扬扬的。”

    沈栗皱眉问道:“可知都说些什么?”

    沈枫期期艾艾道:“说……说……好些人都说伯父不是失踪,是偷偷投敌了!”

    “什么!”沈沃霎时站起:“岂有此理!”

    沈枫叹道:“侄儿就是为这个才会惊慌失措呢!”

    听说有猜测说沈淳投敌,田氏与李氏都惊慌起来,沈梧也脸上变色。

    阵前投敌是诛九族的大罪,若是皇上见疑,礼贤侯府倾覆只在刹那之间。

    跟前伺候的丫鬟们也吓得花容失色,有立时吓哭的,还有惊叫出声的。

    “放肆!”沈沃喝到:“还有没有规矩了!”

    连喝了几声,方才止住混乱。

    田氏气道:“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风还没吹呢,灰先扬起来。都去领十板子,再有敢随意议论此事的,都拿去打!”

    李氏含泪道:“这是怎么回事?母亲快拿个主意。”

    田氏叹道:“都在皇上一念之间罢了。”

    沈沃向沈栗问道:“你方才偏偏着意询问,可是心中有些考量?”

    听到这句话,众人都看向沈栗。

    沈栗点头道:“父亲出事的消息是在大朝上传开的,太子下了朝就回东宫告诉了侄儿,侄儿再从东宫回来,算来也不过一个时辰的事。不过一个时辰,街上就能传的沸沸扬扬,还众口一声直指父亲投敌,这事透着诡异。”

    沈沃疑惑道:“你是说这是有人特意做的?”

    沈栗点头道:“再吸引人的消息,口口相传也没这么快的。”

    田氏怒道:“这是哪个丧良心的要与我们家为难?教老身知道必不与他们干休!”

    李氏急道:“母亲,如今可顾不上这个,就怕谣言传到皇上耳朵里,万一皇上真疑心侯爷可怎么是好啊!”

    田氏也满面忧色。

    沈栗安慰道:“祖母与母亲不需担心,这事儿做的太明显,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

    田氏犹豫道:“有道是积毁销骨,就怕说的人多了,动摇了皇上。”

    沈栗示意伺候的人都出去,方轻声道:“若是父亲真有投敌的嫌疑,羽檄上怎么可能不说?事发的军前没消息,偏景阳传的有鼻子有眼,分明是看着咱们家不顺眼的趁机落井下石。

    此次出兵是皇上拍板的,父亲这个领兵大将也是皇上亲自选的,说父亲投敌,固然是与我们礼贤侯府为难,再往深处想,何尝又不是意指皇上有眼无珠看错了人?

    与之相比,我们礼贤侯府是小,损害皇上的威信是大,皇上绝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无论是谁下手,这回肯定要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沈沃听了赞同道:“栗儿说的有理,皇上素来英明,绝不会中了这些小人的计。”

    田氏闻言稍稍镇定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沈栗道:“如今事情紧急,只怕皇上很快就会拟定去李朝国的人选,劳烦母亲着人给儿子收拾行装,儿子现在就去东宫托太子请命跟随。”

    李氏点头嘱咐道:“如今形势不好,你言行要小心。”

    颜氏站在外面听说沈栗要去军前,忍不住心中担心,见沈栗出来,两眼含泪望向他。沈淳生死不知,唯一的儿子又要远行千里,颜氏心中乱麻一片。

    人前实在不好说体己话,沈栗只好道:“姨娘只管放心,不会有事的。”

    李氏跟着出来,见颜氏忧心,也不由叹气,到底有些愧疚。上前牵着颜氏的手道:“妹妹跟我来吧,与我一同给栗儿打点行装。”

    沈栗心急,也不像往日乘车,只领着长随骑了马,虽然城中不许纵马,到底也比慢吞吞的牛车快些。

    正往东宫去,就听路边一个酒肆门前有人大声道:“礼贤侯阵前投敌,有负皇恩,罪在不赦,当书于史册,背万世骂名,吾等羞与此等小人为伍。”

    周围一片叫好声。

    沈栗听了大怒。

    放眼望去,只见一群书生正在酒肆中聚会,为首的一个二十多岁的样子,一身青缎儒服,正站在门口处一张小椅上,摆了个慷慨激昂的架势。

    这人正盯着沈栗,见沈栗看他,傲然一笑,继续道:“这礼贤侯素日为人狂傲,欺压百姓,民怨已久,教子不严,如今又闹出阵前投敌的丑事,我等当为民请愿,方是读书人应有的作为!”

    众人又纷纷应和叫好,随着叱骂沈淳。

    呦呵,这是故意找茬的了。

    沈栗盯着这人,嘴角缓缓扯出一个冷漠笑容。

    扯了扯缰绳,骑马到了酒肆门口,正好,与这站在椅子上的书生平视。

    见沈栗过来,这书生眼神闪了闪,心下有些慌张。

    在他预想中,沈栗听了众人斥责沈淳,应该羞愧不已,掩面而走才对。他怎么居然还敢过来?不过想到如今“正理”在自己手中,就是沈栗想来理论,自己也不必心慌。

    看着沈栗,书生刻意昂了昂头:哼,也好,看我在众人面前揭穿你这礼贤侯的孽障,你爹做出丑事,你们礼贤侯府要臭名远扬了,看众人是如何鄙视你的。

    沈栗缓缓到近前,书生清了清嗓子,刚要开口说话,眼前一花,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呢,人就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在地上滚了几滚,书生才觉出身上疼痛,耳边响起众人哗然声,书生蒙头转向地望向沈栗,只见沈栗在马上仍然一脸微笑,淡然看着他,手中摇着马鞭,鞭子上有些猩红血迹。

    呆了半晌,书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叫沈栗一鞭子从椅子上抽了下来!

    “沈栗,你敢打我!”书生尖叫道。

    又是一鞭子,尖叫变成了惨叫。

    沈栗道:“左右,与我堵了这酒肆的门,不许放人出去!”

    礼贤侯府的家人们多多少少都会两下子,沈淳挑给儿子的人身手更不一般,沈栗说堵门,别说门口,就连窗户都跑不出去了。

    酒肆里面的书生们见沈栗打人,原还想斥责这小孩子,等沈栗悍然下令封门,才开始害怕,渐渐安静下来。

    街上看热闹的纷纷住口,酒肆里外只听着地上书生的呻吟声。

    固然是这书生不禁打,沈栗下手也着实重,两鞭子,就叫人不敢再与他争论。

    沈栗见长随们控制了局面,才晃了晃马鞭,指着地下书生道:“方才就觉得你眼熟,我想了又想,才想到,你长得像杜凝啊,看岁数,你该是杜凝的哥哥杜凉,是吧?”

    杜凉忍痛道:“正是在下!沈栗,你爹阵前投敌了,你如今不夹着尾巴做人,竟然还敢随意打人……”

    没等他说完,沈栗又是一鞭子下去,杜凉的话又成了惨叫。

    听说骑马打人的是礼贤侯的儿子,书生们又蠢蠢欲动,只是还没等他们鼓足勇气叱骂,本来就不多的勇气又被沈栗这气势十足的一鞭子给吓没了。

    太吓人了,这唇红齿白,面带微笑的小孩怎么眼也不眨地一鞭子一鞭子抽人?这武勋家的孩子是怎么养的?听说沈栗也是读书的,还是太子伴读呢,怎么这么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