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四十七章 你也去趟顺天府
    沈栗摇了摇马鞭,冷笑道:“若是别人议论家父之事,在下还可当他心忧国民,只是你么——杜凉,说你出自好心,你自己信吗?”

    沈栗盯着杜凉厉声道:“杜凉,你弟弟杜凝在太子太傅面前诬告在下不成,见弃于东宫,后来神经错乱把自己给嫁了,拐带坏了你的风评,致使你不得不放弃本次科考,是也不是?”

    杜凝原是托词因病告退离开东宫的,知道实情的人并不多。此时被沈栗揭出来,众人都议论起来。

    杜凉红着眼睛道:“我……啊!”

    又一鞭子!

    沈栗道:“你把这桩事都赖在我礼贤侯府、我沈栗头上,暗思报复,是也不是?”

    杜凉仰头见刚刚还附和他的同窗们果然露出怀疑,急道:“不是这样的!哎呦!”

    沈栗又是一鞭子:“不是?今日大朝上才见了羽檄,你自己算算到现在有多长时间?消息滞后些的官吏此时都未必知道消息。若非早有准备,你能这么快就纠集起集会来败坏家父的名声?你说,你是不是早知道家父有难的消息,还是说……”

    沈栗怀疑地看着杜凉:“你本身与家父失踪之事有关!”

    杜凉吓了一跳,忙不迭摇手道:“不,不不,怎么可能?此事与我无关,我怎么可能与沈侯失踪之事有关?”

    “无关?”沈栗狞笑道:“如是无关,你一个身无官职的的小小书生,消息怎么会这么灵通,还他娘如此兴致勃勃,斩钉截铁地肯定家父失踪乃是投敌,嗯?”

    旁边的人听了不觉都怀疑起来,算算时间,这沈侯失踪的消息在大朝会上爆开到此时不过才一个多时辰,这杜凉的动作怎么这么快?还真是挺可疑的。

    沈栗厉声问:“杜凉,你肯定与家父失踪一事有关,你说,这其中有何阴谋?或者,是你本身做了北狄的奸细?”

    众人哗然。

    “不不,”杜凉惊道:“我是在家父那里听说沈侯失踪一事的。其他事情我一概不知啊!”

    沈栗眯着眼看他:“一概不知?那你凭什么说家父是投敌?嗯?刚刚你可是言之凿凿啊,你是蓄意散播谣言报复我礼贤侯府,还是企图动摇我盛国军民之心,给北狄人帮个忙?”

    杜凉欲哭无泪,这二选一的题目可不好做,可不可以不选啊。

    沈栗喝道:“左右,与我将这个奸细揪到顺天府去!”

    “别!”杜凉心中气苦,承认自己散播谣言吧,怕是以后不好做人!可要不承认,沈栗非得扣他个私通敌国的奸细帽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要掉脑袋!

    思来想去,杜凉只好结结巴巴承认:“我……我……我是听说沈侯失踪的消息,我……我猜的,猜的!”

    猜的!呸!

    众人哗然,酒肆内的书生们也气得面色发白。

    杜凉出自国子监祭酒家,平日也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在这些书生之中很是吃得开,因此此次杜凉说沈淳投敌了,众人都相信。他们自觉一片爱国之心,在此集会,群情激奋,还筹募上书,没想到倒是做了小人!

    礼贤侯也是个超品侯爷,众人原还觉得自己是不畏强权,如今成什么了!

    有人耐不住气愤,越众而出道:“杜凉,你……无耻!真是枉读圣贤之书!我等真是瞎了眼,竟然相信你这满嘴谎言的卑劣之徒!”

    这人向沈栗深深作揖道:“这位……沈七公子,惭愧惭愧,得罪了,吾等轻信小人,为虎作伥,败坏贵府名声,如今真是无地自容。在下定要登门致歉!”

    沈栗哼道:“登门致歉?不必了!”

    扬起马鞭环指一圈,沈栗悲愤道:“家父领兵在外,府中只剩一门妇孺,你们登门,可要谁招待你们呢?是我那为儿子、为丈夫担心的祖母、母亲?还是我那病弱在床的兄长?”

    见沈栗如此说,众人心有恻恻,都面红低头。

    沈栗长吸一口气,厉声道:“我知道自古文武相轻,读书的多看不起当兵的,却没想到竟有人是非不分到如此地步!

    将士出兵在外,一为忠君报国,二为保境安民!别人不顾生死为我盛朝在战场上拼杀,不求你们多赞扬他们,难道连对我朝将士基本的尊重也没有吗?

    想到家父如今生死不知,你们也是读过圣贤书的,怎么能够如此落井下石!做出这种令我盛国人痛,北狄人快的糊涂事?”

    沈栗哽咽道:“若是你们的言行传到军前,要让那些不顾生死的将士们怎么想?动摇军心,不过如此!”

    围观的原见沈栗悍然下手打人,还觉得他骄横,如今见他痛心疾首的样子,不禁都心生同情之意,纷纷指责起酒肆内书生。

    书生们也都惭愧不已,垂头丧气。

    沈栗喝道:“竹衣,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把杜凉押到顺天府去!”

    杜凉惊道:“我已承认是妄言了!”

    沈栗冷笑道:“你说自己是妄言,我就得信?你前后言行遮遮掩掩,谁知道真假,家父失踪之事蹊跷非常,如今任何可疑的线索都不能放过,是妄言还是奸细,一审便知!”

    杜凉没料到承认说谎还是要进顺天府,惊恐大叫道:“我确实什么也不知道啊,我冤枉……”

    叫竹衣把嘴堵起来,紧紧绑住。

    方才出言的书生拱手道:“沈七公子,我等如今也帮不上什么忙,且让我等一起去顺天府做个证吧。”

    “对!”这些书生纷纷道:“杜凉说了什么话,我等都记着呢,一起去。”

    “也好。”沈栗对众人郑重拱手道:“诸位都比在下年长,方才情急之下,有失礼之处,还望众位不要计较。”

    众人纷纷道不敢:“我等竟然被人轻易挑唆,真是惭愧。”

    沈栗正色道:“诸位,读书人都是国家储士,说不得,将来诸位当中肯定有在朝为官的,须知国事从来不可轻忽,兵事更是重中之重,岂是街头巷尾小道消息可以言之!”

    见桌上有纸笔,示意竹衣取来,蘸了墨,就在马上向酒肆粉墙上书写:“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

    顿了顿,此诗第三句原为“洒泪祭雄杰”,只是沈淳如今失踪,总不能叫沈栗现下祭他老子,遂为:“何日斩熊罴,扬眉剑出鞘。”

    顿了顿,意犹未尽,又写了一首,长叹一声,掷笔而去。

    众人围上去细读。

    “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何日斩熊罴,扬眉剑出鞘。”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书生们先道:“好诗!第一首悲愤感叹,第二首忠君报国!两首诗壮怀激烈,歌以咏志,不意这沈栗小小年纪,有此文采胸怀!”

    又叹道:“怪道选为太子伴读。礼贤侯府子弟,果然名不虚传!”

    旋又愤怒道:“都是杜凉这个杀才挑唆,使吾等枉为小人也!”

    一拥而上,都去打杜凉。

    那留下押送杜凉去顺天府的长随也乐呵呵由着众人去打,只看着不叫人打死便是。

    沈栗转过街角,看见容置业领着几个兵士,站在巷子里悠悠然“听”热闹,隔了几步还有几个衙役凑做一堆儿也笑嘻嘻悄声议论,顿时笑道:“侄儿还道这回当街抽那杜凉打了那么长时间,怎么不见有人来。原来是世叔在这里。”

    容置业笑道:“几个四体不勤的书生也敢满嘴胡言,妄论国事,该抽!老子才不愿意管这闲事呢!且让他们吃个教训吧。”

    那几个衙役也道:“待那边安静下来,小的们再去带杜凉到顺天府不迟。”

    沈栗挑眉:容置业和他通人情不提,这几个顺天府的衙役怎么也这么热情了?礼贤侯府不好惹,那杜凉不也有个当着祭酒的爹吗?

    容置业笑道:“今天也不知吹了哪股邪风,沈侯失踪之事一忽儿就传的满城,这杜凉蹦的尤其欢快,就是贤侄不找他麻烦,他也要去顺天府走一遭。”

    沈栗恍然,看来谣言一事已惊动官中。随即失笑摇了摇头,杜祭酒还真是倒霉,两个儿子相继进了顺天府,这国子监祭酒的位子看来是真保不住了。

    沈栗示意竹衣拿出两张银票,分别递与兵士与衙役,对容置业笑道:“世叔与我通融是与我家的人情,可还要请诸位大人喝杯茶不是?”

    容置业笑道:“也怪了,也不知你父亲是怎么教你的,小小年纪想的倒是周详。”

    沈栗道:“世叔说笑了,这是应有之意。”

    如今沈栗当街驳倒杜凉,又特意留了诗词,待此事传开,沈淳的清名好歹可以挽救,再加上官府也开始注意,自觉还是先去请命随军为好,随即告辞道:“侄儿如今正急着去东宫,不叨扰世叔了。”

    容置业应道:“既有急事,自忙去。”

    太子此时已用过了午膳,正要往邵英那里去,见沈栗来,问道:“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府中可还安然?”

    沈栗摇头道:“长辈们都很担心,只是鞭长莫及耳。学生如今来正是想向殿下求情,学生想去军前。”

    太子奇道:“什么?”

    沈栗拜道:“家父失踪,身为人子,理当前去寻找。还望殿下通融。”

    太子头痛道:“你才多大?就要去军前,罢了,你打算怎么去?”

    沈栗道:“如今军中无主将,万岁一定会派人前去,学生想跟着。”

    太子刚想说不妥,见沈栗眼巴巴看着他,到底不忍。

    沈栗到东宫后,但凡有事,皆不退缩,更难得事事办得妥当,如今他父亲不见了,想去寻找,也是人之常情。

    太子叹口气道:“这事也不是吾说了算,正好吾要去父皇那里,你自己去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