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五十一章 想移民的多昌泽
    “什么?”沈栗奇道:“你想去盛国?”

    那人忙不迭应道:“是的是的,小人……那个鄙人乃小国之民,心……嗯心慕大邦风……风……”

    “行了行了!”郁辰不耐道:“这是打哪儿听来的,背的磕磕绊绊。”

    沈栗道:“先离开这里,有话路上说。”

    竹衣的刀始终没离开那人,有了牛车掩饰,沈栗和郁辰又把兵器甲胄自坑里挖出来,藏在牛车上。这牛车拉了一车干草,倒是好藏东西。

    那人见沈栗几人上车欲走,忙可惜道:“老爷,这马不要了?光这几匹匹马可值银子了,哎呀,怎么已经死了一匹?”

    沈栗瞄了他一眼,道:“这都是军马,看这里,打着烙印哪,你有地方处置吗?”

    那人笑道:“这有什么?小人有办法,绝对没问题!”

    竹衣吓唬他:“若是走漏了风声,先拿你开刀!”

    那人摇手道:“不会的,老爷不知道,因为狄人们占了城,如今乡里闹饥荒了,我们这些乡人也有胆大的见着无主的战马偷偷牵回来的。”

    牵回去?怕是偷回去吃了吧?

    将士对战马都是有感情的,竹衣有些不忍坐骑落个骨肉无存的下场,沈栗则暗忖若要往回走还是需要脚力的,思索道:“若是你有法子藏下这两匹,狄人的马随便你,地下死的那匹也归你,如何?”

    那人喜道:“老爷英明,小人多谢老爷赏赐。”忙去牵马,又费力去搬死马,哪里搬得动?郁辰哼了一声,和竹衣上前搭了把手,方把死马抬上车。

    几人加一匹死马上了车,苦了拉车的老牛,累的哞哞直叫。

    慢慢离远了杀人之地,沈栗三人松了口气,若是和狄人的尸体一起给人堵个正着,佛都没辙。

    沈栗这才有心情与那人细细攀谈:“你这人姓甚名谁?此处又是何地?”

    “哎呀老爷,”那人赔笑道:“小人叫个多昌泽,这里是吕岛城附近,再往前三十里,就靠近狄人的大营了,小人住的村子就在吕岛城外呢。”

    沈栗与郁辰对视一眼,吕岛城是李朝国被狄人占据的小城,邻近战场,看来他们跑的不算太远。

    沈栗继续问:“你方才为何与狄人混在一起?”

    多昌泽叫苦道:“老爷不知道,小人原是出来寻么些野菜回去充饥。遇着了这两个狄人,他们要吃小人的牛啊,做损的,还要小人把牛赶过去!小人家里除了房子,只有这头牛了。”

    说着,蹦出一串快速的李朝语,按沈栗的理解,应该是骂人的话。

    骂了半晌,多昌泽又得意道:“这两个杀才牛没吃成,自己反送了命,马也归了我,这是天……天,那个帮我也。”

    沈栗失笑道:“你这盛国语说的倒还有几分意思。”

    多昌泽谄笑道:“回老爷的话,小人的婆娘是盛国来的。”

    沈栗挑眉。

    原来多昌泽的老婆还真是盛国人,后来被人拐到李朝国,多昌泽年青时也曾去国都长过见识,恰巧遇到落魄不得归国的姑娘。

    多昌泽笑道:“别看小人现在其貌不扬,其实年青的时候也是一表……”

    郁辰不耐道:“一表人才!”

    “对!这位老爷学问真好!”

    “少废话,继续说!”

    多昌泽一缩脖子,接着道:“小人自打娶了我家婆娘,常听她说起家乡的日子,繁华啊,真好!”

    多昌泽向往道:“小人听说贵国不禁庶民吃肉。”

    李朝国的确有庶民不能打猎,禁食兽类的风俗,但鱼是不禁的。

    沈栗疑道:“到了盛国想吃肉也要有钱买,单为馋肉就要远离故土?”

    多昌泽苦笑道:“小人留在这里,如今连野菜都要吃不上了。粮食虽在地里长着,如今却不许小民自家收用。自打开战以来,吕岛一时归李朝人,一时归北狄人。狄人不来,国主要粮,狄人来了,狄人要粮。再不走,都要饿死了。”

    竹衣问:“你就想去盛国?”

    多昌泽狠狠点头道:“反正也要离开老家,索性到盛国去,俺们李朝国总打仗,什么时候能有安生日子?小人打算好了,小人愿为老爷们效命,只求几位老爷回去时带上小人一家,俺婆娘老家在大同,到时候投亲去,再让俺儿子娶个盛国的婆娘,也过上几天好日子。”

    沈栗似笑非笑试探道:“你现下去向狄人告密,说不定也可迁去北狄,也有肉吃。”

    多昌泽不可思议道:“啊也,北狄哪里是人待的地方,他们不种田的,还……”压低声音神秘道:“听说做阿爸的死了,连老婆都归儿子。”

    多昌泽嘴里一阵啧啧声。

    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都觉得彼此都有些不可理喻。

    郁辰嗤笑道:“他们倒是不娶亲妈。你要是没小妾,倒是不用担心。”

    多昌泽摇手道:“哎呀老爷,不要戏弄小人了,小人绝不会心向狄人的。他们不讲理的,像野人,喝……拔毛喝血的。”

    “拔”毛喝血……

    沈栗问他:“你就那么肯定我们会带你们回盛国?”

    多昌泽点头道:“看老爷们的穿戴,就不是一般人,这丝绸衣衫可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老爷们肯定有法子回去。”

    天色见晚,多米还在田里忙活。

    多米阿妈踩着田埂道:”你还忙活什么?吃饱了撑的!”

    多米犹豫道:“眼看着就要长成了。”

    多米阿妈扬了扬手里的穗子,冷笑道:“反正最后也落不到自己手里,你且歇了吧。”

    多米道:“听说国主请了盛国人帮忙,说不定就要打回来了。”

    多米阿妈厉声道:“住嘴!”

    多米忙捂了嘴,私下看看无人,方松了口气。

    多米阿妈冷笑道:“打不回来就归北狄人,打的回来就归李朝国,反正是要充军粮,留不到自家。”

    多米叹道:“活不得也。”

    母子正在彼此感叹,多米忽见阿爸多昌泽赶车回来,欢呼一声迎了上去。

    多米阿妈喜道:“可得来吃的?再没有,都喝风去吧!”

    多昌泽抹了把汗道:“吃的倒有,就看你敢不敢要了。”

    多米阿妈抬头看他,见他使了个眼色,放下脸来对多米道:“去,给你阿爸打碗水来。”

    多米应声去了。

    多昌泽与多米阿妈凑到一起悄悄道:“你猜,我今日见着什么了?”

    多米阿妈急道:“见到鬼神也不当吃的,你打什么机锋!”

    “欸。”多昌泽往车上一指。

    多米阿妈正在疑惑,忽见车上干草下钻出三个人来,还没惊叫出声,被人一把捂住嘴,刀就架在脖子上了。又有一人奔着多米方向去了。

    多昌泽慌道:“老爷,这是小人的婆娘,老爷莫急,小人正要与婆娘说呢。”

    沈栗坐在车上笑道:“不要害怕,我等轻易不杀人。”

    说着话,郁辰押着多米过来了。

    多昌泽流汗道:“老爷,小人一家都是心向盛国的,绝不会出卖老爷们的,那个,阿米,你快些给老爷们说几句盛国话。”

    多米早吓软了。

    多米阿妈嘴里呜呜叫唤,沈栗给竹衣使个眼色,竹衣方警告道:“不许大叫!”

    多米阿妈连连点头,待竹衣放了手,急问:“你们是盛国人?”

    沈栗点头道:“大娘安好。我等要在你家借住几天,得罪了。”

    多昌泽安慰道:“婆娘,你不是想回乡吗,我今日见到这几位军爷,他们答应回盛国时带上咱们。”

    多米阿妈迟疑道:“真的?”

    沈栗道:“你既是盛国人,当知礼贤侯府?”

    多米阿妈道:“这个我知道,礼贤侯沈家,我离乡时皇太妃没了,听说皇上把沈家封了侯。”

    沈栗点头道:“我姓沈。你们若真想去盛国,我可以保你衣食无忧。”

    沈栗的保证,倒真是让多米阿妈心动了。侯府子弟手中漏一点,不说求多富贵,贫民小户混个温饱倒也不成问题。

    多昌泽软言哄道:“老爷们还给了咱们马,一匹死的,两匹活的,有吃的,有肉吃。”

    多米阿妈立时笑道:“还请老爷们进屋休息,我……贱妾给老爷们找些衣服先把这身盛国的装束换了。”

    沈栗笑道:“如此多谢大娘了。”

    竹衣放了多米阿妈,郁辰却一直押着多米。

    多昌泽陪着笑想说些什么,郁辰虎着脸道:“他跟着我们。”

    多米阿妈拍了多昌泽一下:“马在哪里,快把活的藏好,死的剥了,老娘等吃的下锅。”转头嘱咐多米道:“阿米,老实听老爷们吩咐,知道吗?”

    几人进了屋,多米阿妈给他们打了水,自去翻箱倒柜。

    郁辰小声与沈栗议论:“这女子倒是比多昌泽爽利些,还是我盛朝的风水好。”

    沈栗无力吐槽郁辰关于风水的莫名优越感,只嘱咐竹衣道:“看紧了他们儿子,多昌泽先前怕我们杀他,所言未必句句属实。没回到自己地方,千万小心。”

    竹衣恭声应了,提刀在手,时时提防。

    多米听着他们议论,转着眼珠,哆哆嗦嗦问道:“老爷们真的会带我家去盛国么?老爷们怕我家去告密,我们也怕老爷将来走时嫌我们跟着费事,杀人灭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