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五十五章 肋生双翼
    见沈淳问他,沈栗垂眼道:“怕倒是不怕的,这人要不死,父亲就危险了,儿子没有什么下不了手的。不过,哪怕是个狄人呢,这人命在手中消逝的滋味,确是好生复杂。”

    跑到战场上,沈栗早做好杀人的心理建设。但这毕竟是沈栗两辈子第一次见血,说无动于衷是不可能的。

    沈淳轻笑道:“你这个年纪,要你对人下杀手确实过早,便是为父当初,也曾心慌几日。为父还担心你惊悸过度,移了性情。不过,你既知那敌存我亡,敌亡我存的道理,为父便放心了。”

    沈栗道:“父亲过虑了,儿子只是心里稍有不适罢了,想来过两日便好。”

    沈淳点头。此时他已饭罢,沈栗扶他躺下。

    沈淳道:“靠近洞口恐怕受凉,且睡我旁边吧。”

    沈栗笑道:“只怕夜里压了父亲的伤口。”

    沈淳不以为意:“皮肉之伤而已,不需理会。”

    到底招呼沈栗躺在身侧。

    沈淳伸手抚着沈栗头顶道:“不意今日得我儿救命。”

    沈栗侧头看他:“父有难,为人子敢不尽力!父亲不要放在心上。”

    沈淳心里愈加熨帖。大丈夫行走人世,所求一则自身功业,二则子女出息,如今自己执掌侯府,儿子孝顺慧敏,沈淳只觉连日来频频受挫的郁气一朝散尽。

    沈栗见沈淳似无睡意,便问他:“此次父亲出征,连日受挫,我等都觉是有细作在营中,泄露机密,暗害父亲,不知父亲心中可有成算?”

    沈淳反问道:“你觉得是谁?”

    沈栗沉思道:“儿子在营中见过的人不多,先时只觉李朝国大将韩兆吉急于开战,又听说他与父亲曾激烈争执。”

    沈淳应道:“战事胶着已久,所费前两愈来愈多,如今李朝国的国库怕是要空了,韩兆吉自然是火上眉头,只求开战。”

    沈栗道:“儿子原来猜测或许是韩兆吉想取得联军的控制权,故而有意暗害父亲,只是后来听闻这位大将似乎并无赫赫战绩,便是在李朝军中威望也不甚高,就算他害了父亲,只怕也不会轮到他夺权。”

    沈淳笑道:“先时李朝国连吃败仗,这韩兆国是被推出来接烂摊子的。别看他长得魁梧,其实胆小的很,也无什带兵的手段,好在他有几分自知之明,除了因促战之事,与我并无其他龌蹉。”

    沈栗轻轻点头,看着沈淳,欲言又止。

    沈淳道:“只管说便是。”

    沈栗迟疑着试探道:“儿子只觉那位古学奕古世叔似乎并不热衷寻找父亲?”

    古学奕乃是大军副将,并不是可以轻易质疑的人物。

    沈淳轻笑:“说说理由?”

    沈栗见沈淳并无惊色,暗忖想必沈淳心中也早有推测,点头接道:“第一,父亲初战失利,颇为蹊跷,战场之上无虚名,父亲威名赫赫,狄军也未闻有何厉害人物,父亲怎会一战便败?人多传说是韩兆吉畏战之故,儿子却是不信的。父亲既知韩兆吉不中用,想来不会安排他在重要的位置上。”

    沈淳点头道:“依着当日部署,有没有韩兆吉都一样。”

    沈栗道:“不该败的战阵败了,若非天意,便是有人泄露机密给狄人!能知道当日父亲部署的人并不多,韩兆吉即使知道一些也不会很详细,反而是咱们大营之中的将官更可疑。”

    沈栗简直摆明了说是有高级将官做了细作!沈淳焉能不气!

    沈淳冷哼道:“有机会知道的官职都不低!倒是包括古副将!”

    沈栗道:“二则,谁得利,谁可疑。儿子想过,父亲若不幸遇难,韩兆吉只会愈加得人猜忌,倒是古世叔,若非皇上另派来玳国公,作为大军副将,想来会理所当然上位。”

    沈淳点头道:“所言不错。”

    沈栗立着手指道:“第三,当日接应父亲冲营时有人背后杀人,用的是三曲弓,这些人必定是我军营中,能驱使他人为之杀人的,身份必定不低。”

    大营中除了沈淳,就属玳国公和古学奕地位高。

    凭这三点,古学奕身上疑点最多。

    沈栗问道:“父亲并不惊异,想必早有所觉?”

    沈淳叹道:“只恨觉察的晚了,让他得了手!如今知道也无可奈何。”

    想要揭穿古学奕,须得先回大营。

    如今沈淳伤的不轻,一时半会儿起不了身,沈栗、方鹤、多米都非武人,只剩郁辰与竹衣两个战力。沈淳前日领着百来人冲营都没成功,如今就更不可能了。

    况且古学奕是绝不会让沈淳等人活着回到大营的,沈淳要想回去,那人必定再次截杀。

    既有狄军阻隔,又有细作截杀,沈淳两人左思右想,素手无策。

    沈淳长叹道:“惜肋下不生双翼也。”

    这只不过是句感叹,沈栗原也不以为意,只是不知为何脑中似有一念闪过,未曾抓住。

    困意上来,沈栗索性先放下,渐渐睡去。

    肋生双翼?因处境凶险,沈栗到底睡不踏实,半梦半醒间,只觉耳旁回响:肋生双翼,肋生双翼……

    就是肋生双翼!沈栗忽然坐起来大叫到:“我想到了!”

    沈淳等人立时惊醒,郁辰抓住兵器一跃而起:“出了什么事,可是狄人来了?在哪呢?”

    沈栗也不理他,只急匆匆摇着沈淳的手说:“我想到了!蒙戈尔菲耶兄弟!用纸糊的亚麻布!最早的热气球!”

    “什么?”沈淳莫名其妙道:“栗儿,你可是梦魇着了?”

    沈淳第一个反应还是沈栗头次杀人做恶梦了。

    沈栗眨眨眼,冷静下来,嗫嚅道:“啊,那个,父亲!我以前看过一本小传,说的是两个人做了一个大号孔明灯,可以带人飞起来。”

    “什么!”方鹤惊奇道:“竟有此事?那书叫什么名字?你……你是想越过狄军飞回大营!”

    这可真是匪夷所思!

    沈栗前世刚毕业时曾在一个热气球爱好者俱乐部打过几天工,那个俱乐部的成员们其实上天的机会不多,但个个都是买嘴皮子的理论家,也曾几个人一起造过“土制”热气球,倒是飞得起来,可惜这东西不能随便上天,不过是一堆宅男的“杰作”罢了。

    沈栗哪里说得出什么书名,只好托言不过是消磨时间的杂书,早不知哪去了。只道:“反正如今无法可想,倒不如索性试试,如能成功,总比东躲西藏的好,难不成一直藏到战罢?”

    等到战罢?大营中还躲着细作,再战还是输!出兵不利,礼贤侯府与玳国公府都要受到朝中大臣们的质疑,难免吃挂落。依着沈淳的性子,但凡有一点希望,都要尽早回营。

    沈栗在腰间掏出一块玉佩,正是何泽当初送礼的那块阿盖瓷鲤鱼佩,递与多米道:“可能想法子换钱买些东西?”

    玳国公这些天一个头两个大,狄人没打退,沈淳没救回来,亲孙子和沈栗也不见了!

    战后他领着随从左翻右翻,还好,没找到两人的尸体。可容立业的尸身上是背后中箭!这是怎么回事?

    韩兆吉与古学奕只差没有撸袖子动手了。一个咬定是李朝国人暗下黑手,一个坚持是有人栽赃陷害。两国军士在他们挑动下蠢蠢欲动,狄人还没打退,联军倒先要自己掐起来了!

    玳国公私下里也觉得不对头,可事事错综复杂,急切之间半点头绪也无。

    狄人这几战吃了些甜头,胆子越发大了,盯着盛军大营跃跃欲试。

    玳国公无奈,再次领兵出战!

    说来也奇了,这些狄人处处料敌先机,玳国公的部署频频被打乱,渐渐落于下风。难道说狄人里出了什么领兵奇才?还是老夫年事已高,能力渐退,带不得兵了?

    看着盛军渐渐溃退,玳国公心里发凉:“退不得!击鼓!敢有逃跑者,斩!”

    一旦溃败,势如山倒,白起复生也挽救不得。到时军心衰落,再想重整旗鼓却难如上天。

    狄人见联军败相已现,欢呼雀跃,砍杀的越发凶狠了。

    正急切间,狄军后翼忽然渐渐散乱了,时有惊呼声响起。

    这惊呼声慢慢向前传播,狄人的冲杀之势也徐徐停止。玳国公放目去看,咦,狄人仰头看的什么?

    远处渐渐飘过来一青一红两个物事。看起来,这两东西上面是个圆球,底下像是挂了个大筐,这是什么玩意?

    沈栗趴在热气球里,暗暗祈祷老天帮忙,这东西说是热气球,其实更像个粗制滥造的孔明灯,飞也飞不高,离地二十来米,还上下颠簸的很。

    沈栗费尽心机,为此还偷偷混进了吕岛城,又是委托匠人,又是偷买材料,造了这两个不怎么靠谱的“土气球”。

    可几人被这能飞天的东西鼓舞了,加上回营心切,头脑一热,三人一乘,就不管不顾动身了。

    到了天上,沈栗才终于冷静下来,啊也,若是这东西半路掉下来落到狄军营里,岂不是要白白送命!

    沈淳如今还行动不得,半靠在里面,见沈栗忧虑,笑道:“不妨事,就算真的掉进狄军里,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敢杀你的。”

    这是什么意思,怎生还有“不敢杀”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