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五十六章 来看神仙
    沈栗心里正在纳闷,却见下面有些狄人扔了兵器,向这里叩拜起来!

    沈栗怪道:“他们这是做什么?”

    沈淳微微笑道:“唔,大约是在叩拜神仙吧。”

    什么!叩拜神仙!

    沈栗愣了半晌,方才转过弯来:这年月除了鸟雀,还有什么能在天上飞呢?乍见这奇形怪状的物事,篮子里有装着人,可不是会让人联想到“神仙”么?

    沈淳道:“这东西虽然不成样子,看起来有些古怪,却着实夺人眼目,就算不幸掉落下去,他们没弄清楚之前,也不会轻易让你死的。”

    沈栗讪笑道:“还是父亲思虑周详,我先还道您也,嗯,热血上头了呢。”

    沈淳叹道:“到底有些莽撞了,只是如今为父心里着急,只好勉励一试罢了。”

    有人怕这古怪东西,也有人好奇不已。沈栗远远看见也有狄人引弓射箭,欲将热气球射下去,忙不迭从怀中掏出几个竹节来。

    沈淳奇道:“我见你时时带着这几个竹筒,先前你说要尽量减轻重量,旁的东西都扔了,唯独留下它们不肯离身,难道还有什么稀奇之处吗?”

    沈栗边忙活边笑道:“这是我在营中时让竹衣收集材料特意做的,其实没什么大用,只是有些出其不意罢了。折腾了这些时候也未遗失,索性此时用了吧。”

    沈淳笑叹道:“你出其不意的主意也真是多。”

    这几个竹筒都密封的严实,在一端留了些引线,沈栗持了火折子引燃了,抛将下去,落在狄人中,只听“轰”的一声,竟然炸开了,将周围的狄人扫倒几个。

    沈栗得意道:“原是预备战阵上用的,用在这里也不错。”

    沈淳奇道:“这是什么东西?瞧着像爆竹?”

    沈栗道:“里面是黑火药,比爆竹威力大多了。”

    又遗憾道:“可惜条件太差,火药炒的不好,杀伤力小了。”

    沈淳眼神一闪,无论是这热气球也好,黑火药也罢,都是以前不曾见过的东西,沈栗在短短半个月内,东拼西凑做出来的,当然十分简陋,能对付着用已是侥幸。

    饶是这样,沈淳也可看出这两样东西在军事上的用途,若是回去后精心研究,用心做出来……

    这火药的威力并不算大,其实也没伤了几个人,只是偏巧有只竹筒落在一个朝着热气球射箭的人头上,登时炸的头破血流,闷头栽倒。

    那些狄人本就心里畏惧,见天上不知落下个什么,轰隆一声那人立时便满头鲜血,只道神仙发怒了,一声喊,拔脚便跑。

    战场上恐惧的情绪最易传染,一拨人跑了,一群人都跟着跑,头领们喊都喊不住,欲杀人立威,反倒被吓坏了的兵丁砍倒。

    自己若在战场上死了倒不怕,转世为人又是一条好汉,要是触怒了神仙,这都是有大神通的,到时候诅咒自己不许投胎怎么办?与神仙相比首领算什么!你拦着我逃跑,先砍了你再说!

    狄人慌乱了,盛国兵将们却兴高采烈:天谴!这是天谴啊!神仙降雷惩罚那些狄人了!多行不义必自毙!总想着劫掠别人,连神仙都看不过去了!神仙爷爷,多降些雷,劈死这些杀才!

    玳国公目瞪口呆地看着两边形势神奇的逆转:方才盛国兵将已现溃败之势,如今换了狄人拼命逃跑,盛国兵将不依不饶地追在后面!

    天助我也!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是何缘由,这大好时机却不容错过,玳国公一声令下:“将士们,随我杀敌!”拍马冲出。

    沈栗在天上正看得高兴,竹衣叫道:“少爷,这气……气球要落下去了!”

    沈栗不以为意道:“早知道它飞不远,无妨,看这势头,我们会落在我盛军的地盘。”

    沈淳嘱咐道:“落地后小心有人暗下杀手。”

    沈栗知道这是让他提防古学奕,忙郑重应了。

    这热气球毕竟造的粗糙,落地时颠簸的很,沈栗晕头转向地爬出来,一抬头,惊奇地看见周围跪了一地。众人只管低头磕头道:“叩见神仙爷爷!”

    沈栗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回身去扶沈淳出来,悄声道:“父亲,他们把我们当成神仙了。”

    沈淳出来笑道:“多日不见,弟兄们别来无恙?”

    众人抬头看见沈淳,有人大喜叫道:“侯爷,原来是你回来了!”

    这时方鹤三人所乘的热气球也落在不远处。那人又道:“咦,方先生!你也成仙了吗?”

    敢情他还以为沈淳他们做了神仙回来。

    沈淳笑着摇手,众人一拥而上,护着几人往大营走:“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侯爷先回营再说。”

    玳国公终于杀了个痛快,连日郁气一驱而散,只觉心胸畅快。正欲收兵,手下一个侍卫赶来,气喘吁吁道:“老国公,神仙,神仙落在咱们营中了!”

    玳国公:“……什么?”

    那侍卫激动道:“是沈侯!沈侯!”

    玳国公又惊又喜道:“沈淳回来了!莫非是神仙救了他?真有神仙?”

    侍卫摇头急道:“是沈侯啊,神仙!”

    玳国公:“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底是神仙还是沈侯?”

    侍卫跺脚道:“哎呀,是沈侯,沈侯做了神仙!”

    玳国公:“……收兵!”

    玳国公急匆匆奔回营中,此时沈淳正被军医诊治:“万幸侯爷都是皮肉之伤,只是失血过多,到底伤了底子,须得好生将养才是。”

    沈栗扶沈淳躺下,躬身谢道:“多谢先生费心。”

    玳国公扒拉开营帐门口探头探脑的校尉,一头冲进来:“慎之!真是你回来了!好!栗儿,你也回来了?万幸!咦,可见我那不成器的孙子?”

    郁辰连忙凑过来道:“祖父,孙儿在这里!”

    玳国公一把抓住,上下打量一番,并未见郁辰身上有伤,方长长舒了一口气道:“苍天保佑!啊也,险些叫我这白发人来送黑发人!”

    诸人心下恻然。

    郁辰见短短半月玳国公已是两鬓雪白,不觉眼眶发红:“孙儿让祖父担心了。”

    玳国公摆手不语。

    沈栗劝道:“如今好容易祖孙团圆,正该高兴时,国公爷何须难过?”

    “不错,”玳国公开颜道:“今日得了一个大胜,慎之也回来了,看来天爷还是站在我盛国这边。慎之,听闻你得了神仙相助,还有说你做了神仙的,且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方才天上飘的又是什么?”

    沈淳笑道:“不过是犬子的主意罢了。”遂将热气球、黑火药讲与玳国公。

    玳国公须臾便领悟这两样东西于军事大有益处,抚须叹道:“不愧是沈家子弟,慎之后继有人矣。”

    沈淳道:“奇巧小道,不足挂齿,国公谬赞了。此事不急,不过有一件事须得速速处理!”

    玳国公问:“慎之所言何事?”

    沈淳道:“军中仿佛有狄人的细作!”遂将与沈栗等人分析的疑点一一道来。

    玳国公恨道:“怪不得今日狄人处处占尽先机,若不是慎之意外出场,惊退了狄军,岂非要误军误国!”

    回身叫:“来人,将古偏将请来,老夫有话问他!”

    隔了好半晌,也未见古学奕来,玳国公正不耐催促,刚刚领命的校尉回来道:“国公爷,属下没找见古大人。”

    奇了,古学奕哪去了?玳国公着人又去找:“多带些人,一定要找到,要是他不肯领命,绑也要绑来!”

    又过了许久,有人慌慌张张跑来禀报:“不好了,国公爷!听说古大人领了三百余骑投了狄人!”

    “什么!”玳国公霎时站起,怒道:“可是属实?”

    那人道:“怕是真的!属下方才让营中清点名册,连人带马少了两队余,领头的都是古大人的心腹!”

    玳国公气得胡须乱颤,沈淳几人面面相觑。

    沈淳怀疑古学奕,终究只是怀疑,并无确切证据,古学奕死不承认,也无人能奈何他。他怎么如此沉不住气,这就领人跑了?他这一跑,细作的罪名都不需再审,等于自己默认。这心智,可不像是个面无异色暗下杀手的细作。

    古学奕为什么这么干脆地逃跑?因为沈淳等人成了神仙啊。

    古学奕在战场上是亲眼见过神仙降下雷霆的,神仙都出手帮着盛国,古学奕心怀鬼胎,自然会心惊胆战。等到他听说沈淳得了神仙相助,竟平安回来了,还有说是沈淳本身成了神仙的!

    古人绝大多数都是有神论者,古学奕与狄人安通款曲,加害沈淳眼也不眨,也不敢说在神仙面前不露馅,迟疑片刻,得,老子跑了吧!

    这有关“神仙”的影响在其后几日渐渐发酵。

    盛国大营中有沈淳解释,知道所谓神仙和雷霆是怎么回事。狄人却是不知的。

    古人敬鬼神,古代的草原民族生活颠簸,更加敬畏鬼神。

    两军战场之上,众目睽睽之下,不敬神仙的人被“天谴”了,想要以杀人灭口的方式禁止谣言都做不了。渐渐的,二十万生龙活虎的狄人都变成了畏畏缩缩的胆小鬼,稍有风吹草动就炸营。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这仗还怎么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