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五十八章 说有便有
    亲生儿子不听话,记名儿子也不支持,李氏怒道:“一个个翅膀都硬了,好好,日后诸事放手便是,何苦我来做恶人!”

    沈栗见李氏满面愤怒,上前亲手给李氏续了茶,软言道:“母亲息怒,谁不知道您一心为了大兄好呢,便是对儿子,整日里又何尝不是掏心挖肺的,怎么就成了恶人?”

    李氏伤心道:“我也知贸然退亲有些对不住那姑娘,可她年少丧父,命格不好,你大兄身体这般弱,将来娶进门克着了可怎生是好?再说,她还要守孝三年不是?”

    沈梧道:“当时两家合八字时都道好,现在怎么又不合适了?这理由哪里说得出口!”

    李氏道:“只说怕耽误了婚期就好,于那姑娘的名声无碍的。”

    沈梧叹道:“正是因为她不幸丧父,才不可退亲,这不符道义。无论如何,女孩子被人退亲总是不好的。”

    李氏斥道:“若为了我儿,道义算什么!便是稍有不妥,日后多多补偿她也就是了。”

    沈栗道:“母亲,难道父亲在信中没有提到容世叔的死因么?”

    容立业可是在配合沈淳冲营时死的,单凭这个,也不能和人家女儿退亲啊。

    李氏一顿,转头看向别处:“容大人之死与侯爷稍有牵连,可他本就是皇上派去军前的,不幸战死,也是因公殉职。这和你大兄的婚事并不相干。”

    沈栗皱眉道:“外人可不会如母亲这样想,不妥当。再者,父亲也不会同意的。”

    李氏强言道:“这婚嫁之事本就是内妇主持,再说侯爷还在军前……难道为娘的还做不得亲儿子的主吗?”

    原来李氏是想趁着沈淳不在先斩后奏。

    沈栗摇头道:“母亲,父亲不在家,祖母也不会同意的。”

    李氏道:“你祖母心疼你兄弟俩,梧儿,你听为娘的话,亲自去和你祖母说,你祖母会应的。”

    沈梧沉默不语,别的事尽可应承母亲,唯独此事不可。无故退婚不单会害了容姑娘的名声,沈府又何尝不会让人觉得忘恩负义!再者,他与容蓉悄悄见过,容蓉颜色好,性情又温柔,他自己也很中意的。

    李氏见他不应心里愈气。

    沈栗叹道:“母亲,儿子知道若是阻拦母亲退亲的决定只怕要被人说是不安好心,偏要耽搁大兄的婚事。”

    李氏心底本也如此怀疑,偏沈栗堂堂正正说出来,李氏反倒觉得不好意思,掩饰道:“哪个敢乱嚼舌头,叫我听了都撵出去!栗儿,有什么话尽管说,这母子间有什么不能合计的。”

    沈栗笑道:“母亲说的是。母亲,您要退亲,可想过容家的反应吗?“

    李氏沉默半晌,道:“想必他们是不愿意的,可为娘的总是要先为自家儿子考虑。”

    沈栗摇头道:“怕不只是不愿意,这件事处理不妥,恐怕对大兄,对我侯府都是祸患。”

    什么?李氏迟疑道:“这是为何?”

    沈栗苦笑道:“这女子被人退亲,不论是何缘由,都会坏了名声,叫人质疑妇德。闻听这位容姑娘性情和顺,只怕并不是个心志坚韧的人。她刚刚丧父,本就是晴天霹雳,再被咱们退了亲,以后就不好找人家了,万一她一时想不开……”

    李氏心里一沉,丧期退亲本就让人诟病,不过用怕耽误了婚期的理由还勉强说的过去。可万一容蓉真的一死了之,岂不成了沈家逼死人命了?

    沈栗接道:“再者说,容姑娘家虽然地位低了,家中兄弟也还小,可还有个在南城兵马指挥司任指挥的大伯容置业不是,容家的老太爷不是也还在世?听父亲说这位还给祖父牵过马?咱们两家也算世交,亲事一退,非但情义断绝,只怕还要结仇。”

    李氏叹了口气,容家老爷子眼看要入土了,真要颤巍巍打上门来,自己还真是招架不住,容置业的品级虽不高,可位置不错,轻易也不好招惹。

    李氏为难道:“难道真的无法可想?这可是整整三年,再说,容家老爷子也是高寿了,这万一……”

    容家老太爷这个岁数了,随时可能断气。容蓉说不定还要赶上给容老爷子服丧。

    沈栗知道李氏急于让沈梧成亲,不解决这个,李氏怕是不能善罢甘休。

    “倒是有个法子。”沈栗道。

    沈梧以为沈栗要出主意和容家退亲,顿时有些着急,沈栗使个眼色叫他稍安勿躁。

    “如今容家正在热孝,”沈栗道:“儿子听说也有热孝成婚的习俗,谓之‘借吉’。”

    李氏顿时眼前一亮,不错,马上把容蓉娶进门不就成了。

    沈梧迟疑道:“这是民间婚俗,也有人以为有违孝道,怕是不成吧?”

    “没什么不成的!”李氏道:“昔日玉琉公主就是尊父遗命在热孝里成婚的。皇家都不在乎,咱们怎么就不成了。”

    沈梧为难道:“母亲也说是‘尊父遗命’。”

    容立业死在乱军之中,哪留下什么“遗命”。

    “有的。”沈栗平静道:“容世叔是在我眼前殁了的,我可以作证,容世叔担心去后耽误了女儿,留有遗言。容家也会愿意的。”

    “正是!”李氏喜道:“这就好了!”

    沈栗见沈梧寺仍有话问,摆手止道:“大兄,你是想现在就娶容家姑娘进门,还是要拖三年?”

    拖三年?李氏能让吗?要么立刻成婚,要么退亲,沈梧是有些古板有余,机变不足,可也不缺心眼,顿时把话咽下去。

    沈栗道:“事不宜迟,母亲速与祖母商议一下,趁着还未宵禁,儿子这就往容府一趟。”

    孙子要尽快成婚,田氏没有什么不愿意的,这就命人准备婚礼,又让人把沈沃叫来:“你和栗儿一起去,务必说服亲家母。”

    此时容立业的灵堂已经布置好了,得了消息的都上门祭奠。黄氏领着儿女在里面哭灵,容置业站在门口支应。

    见沈栗随沈沃来,容置业对他道:“你连日颠簸,不在家休息,怎么又急着来?少小时不注意,小心熬坏了身子骨。”

    沈栗正色道:“今日来除了祭拜亡人,也有事要与世叔家商议。”

    容置业心里也惦记侄女要服大丧,婚事怕有坎坷。沈栗一说有事商议,顿时意会。

    待沈沃并沈栗给容立业上了香,容置业便将他们让到后堂。

    除了容蓉之母黄氏,容家老太爷也在。一个丧夫,一个丧子,两人都憔悴的很。

    众人见过礼,沈栗开门见山道:“此来是为了家兄与贵府姑娘的婚事。”

    容老太爷老年丧子,头发雪白,满脸哀色,闻言叹气道:“能与侯府结亲,这是我那孙女的福气。可惜偏偏立业不幸去了,三年服丧也是没办法的事。世子如今正是该成婚的年纪,我那孙女也不好耽搁了世子,与贵府的婚事不妨作罢了吧。”

    黄氏听闻女儿的婚事要不成了,顿时急道:“父亲!”

    容老太爷摇了摇手。容蓉能与沈梧结亲,本就是高攀,世子今年十六岁,再等三年,都十九了,便是世子等得,一直表现的急于让儿子成婚的李氏只怕等不得。

    便是勉强抓着婚事不放,恶了李氏这个婆婆,容蓉嫁过去也过不了好日子。不如趁沈家还未出言退亲,自家主动退一步,也算好合好散,做个人情。

    沈沃摇头道:“亲家翁误会了,此来并非要与贵府退亲。”

    “哦?”容老太爷不由注目。

    沈栗道:“老太爷,容世叔去世时曾留下遗言,怕丧期耽搁了女儿婚事,想要女儿赶在热孝里成婚。”

    沈沃点头道:“正是如此,我等此来就是为了与贵府商议尽快让他二人拜堂成亲。”

    遗言?

    容老太爷和容置业都是见过血的人,容立业的尸体回来两人都看过,虽然时间长了尸体有些腐化,但仍能看得出尸体上的痕迹。

    容立业乃是背后中箭,箭矢穿心而过,然后容立业掉下了马,又不幸摔断了颈项,哪样伤都够让容立业立时死的!至于其他伤口应该是后来乱军踩踏所致,那时容立业已经是个死人了,他能有什么遗言留下来!

    但沈栗说有,容家会否认吗?

    “不错!”黄氏立时道:“老爷当初离家时就说过,要是万一不幸,就让闺女立时成婚,不要耽搁了孩子!”

    这话怕是也没有的,但为了女儿,黄氏也是说的振振有词,理直气壮。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家孩子婚事随顺?若是丈夫在天有灵,想必也会支持的。

    容老太爷与容置业对视一眼,都望见彼此眼里的决心。

    既然沈栗说有遗言,那就是有的!

    容老太爷立时拍板道:“既然如此,黄氏,你立刻为我那孙女准备嫁妆,好叫她成婚。”

    黄氏激动道:“媳妇这就去!”

    容置业送了沈栗叔侄二人回来,特意吩咐管家:“看好了你家老爷的棺木,不许旁人去看!”

    他是怕有人凑巧见了容立业的遗体,质疑容立业是否有机会留下遗言的事。

    既然与容家说定,沈府立时忙碌起来,好在原本就打算今年让世子成婚,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倒也不甚慌乱。

    沈栗虽然疲乏,然而第二日还是早早起来,虽然世子的婚礼还有几天,沈栗眼前仍有事要忙活。

    他是东宫伴读,如今既已自军前回来,自然要先去拜见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