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六十章 又倒了一个
    盖因沈栗往日的战绩实在不同凡响。

    胆大手黑心狠。

    但凡对上沈栗,或者说对上了礼贤侯府,就没有讨到便宜的。

    自打礼贤侯府正式向外界放出了沈栗这个杀才,短短不到两年时间,这半大娃娃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前京卫指挥使司姚宏茂、出自世族何家的三夫人、前大理寺卿孙理、前东宫太子太傅陈文举、前东宫伴读杜凝及其兄长杜凉,还有狄人人的二王子忽明!

    这会儿多数人还不知道古学奕的叛逃也是沈栗“吓”的。

    不管官职大小,地位高低,遇上了沈栗,轻则要在官衔上加一个“前”字,重则要挨鞭子,掉脑袋!

    无论对内还是对外,沈栗都是个狠人!

    官场小杀手,朝中鬼见愁!

    沈淳那个闷声不响的,怎么教出个这样的儿子?

    大殿之上,沈栗谨言慎行,规规矩矩行礼叩拜。

    邵英板着脸道:“近日来不少人纷纷给朕上折子,说礼贤侯有不臣之心,酿巫蛊之祸,要求朕严惩礼贤侯。可礼贤侯远在李朝国,千里之外的事,朕也不知详情,没有因为几个折子就召回大将的道理。正好,礼贤侯之子沈栗刚刚自军前回来,谁对谁错,辩来听听。”

    何泽恨礼贤侯府恨的牙痒痒,得此机会,当然不会放过,邵英话音刚落,何泽就出班启奏:“皇上,臣听说沈淳父子在军中自称神仙,装神弄鬼,欲效汉末黄巾之祸,此诚不可轻忽,臣请陛下立刻捉拿沈淳,下狱治罪,以儆效尤!”

    邵英:“沈栗,你说呢?”

    沈栗迟疑了一下,没有急于向众臣解释热气球和黑火药这两样东西,只道:“回万岁,何御史也说他是‘听说’,御史之职的确有风闻言事的权利,但朝廷却没有根据风闻处置大臣的规矩。

    何大人所言之事没有经过有司调查,也没有切实的证据,这就要求召回在军前拼杀的大将,处置朝廷的重臣,不单要影响军心,若是日后以为常例,岂不是人人都可捏造罪名诬告政敌了?”

    不错,朝廷总不能因为你们一个“听说”,就处置大臣,好歹人家还是个侯爷呢。按照正规程序,是御史风闻言事,然后得责成有司调查,有个证据才能处置人。可如今仗还没打完呢,总不能把带兵的大将抓回来审问吧?

    何泽微滞,通政司左通政白蒙立刻出班道:“皇上,臣等并非空口无凭,臣等有证据!”

    说罢,瞄了一眼沈栗,故作义愤填膺不能自已的样子,从袖子里掏出几封信来:“这是臣收集的有军中士卒签字画押的供词,还有与我国通商的狄人的证词,军中确实有礼贤侯成仙的传言!”

    沈栗有些愕然,眨了眨眼道:“这位大人,不知学生可有幸一观?”

    白蒙冷笑道:“让你一看也可,好叫你心服口服!不过,我劝你不要打着销毁证据的主意,大殿之上,你就是把信吃了耍赖,也不过证明你做贼心虚罢了。”

    沈栗笑嘻嘻道:“大人放心,学生年纪还小,担心伤了肠胃,不敢随意乱吃东西的。”

    伸手接过了信,沈栗却不急于看,反而抬头道:“其实大人既然把这几封信拿到大殿之上,多半是不会有假的。”

    众人听了这话都有些疑惑,莫非沈栗已经辩无可辩,打算放弃了。

    白蒙心下得意洋洋,不过是个黄毛小儿,传出些浮名而已,本官证据一出,不就立时让他原型立现了?这下告倒了沈淳,本官自可扬名天下。

    白蒙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官运亨通,青史留名的那天了。

    “不过学生心里有个疑问。”沈栗扬了扬书信道:“这几位上折子状告家父的大人,消息可真灵通呢。”

    何泽听了这句话才反应过来,心里暗叫“不好”。

    然而他却无法阻止沈栗说下去:“战场远在李朝国,皇上是因为军中传递的战报,而学生是因为刚从那边回来,才知道战场上的详细情况。至于这几位大人,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邵英的脸色沉了下去。

    邵英手里握着缁衣卫,又有沈淳和郁良业时不时传递回来战报,才能对军中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白蒙与何泽这些人又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邵英示意沈栗将那几封书信传上来,细细翻阅。

    沈栗继续道:“若是学生没看错的话,这位大人是文官吧。”

    邵英冷笑道:“你不认识,这是通政司左通政白蒙。”

    沈栗点头,又笑道:“白大人,刚刚您可亲口说的,这几封信出自军中的兵卒,居然还有狄人的,不得了啊!白大人,请问您一个四品文官,是怎么拿到军中士卒的口供的?您隔了这么远,都能参和进军中之事了?和狄人的交情看起来也不浅?”

    白蒙有些傻眼了。

    邵英怒道:“朕也很奇怪,白爱卿,你给朕说说!”

    沈栗架火道:“还有几位一同上折子参我们家的大人,请问,几位是否也参与其中啊。”

    何泽一个激灵,寒意上头,立时叩首道:“皇上,臣并不知白大人所谓证据的事!臣身为御史,只是按规矩风闻言事而已,其他一概不知啊皇上!”

    凡是有份子参人的几个大臣都跪下了,纷纷都道不知情。

    沈栗冷笑道:“诸位大人刚刚还众志成城一心诬告家父,这会儿怎么就不知情了?能令远在千里之外我军大营中的兵卒拿出供词来,似乎有人在军中的影响不小啊。”

    邵英的脸阴的都要滴水了。有人敢插手朕的军队,谁不想活了?告诉朕!

    何泽恨不得把沈栗的嘴堵起来。

    沈栗又柔声道:“连狄人都肯为几位大人出证明呢,这可不是一般的交情啊,不知哪位大人的面子这么大?还真是……嗯,海内存知己?”

    他还拽了句诗!

    “来人!”邵英咆哮道:“罢通政司左通政白蒙,把他押下大理寺,给朕细细的查!”

    白蒙都木了,给人拖出好远,才反应过来,大呼:“皇上,饶命啊,臣冤枉啊,皇上,饶命!”

    “冤枉个……呸!”邵英余怒未消,气得呼哧直喘:“还有这几个!”

    邵英指着何泽几个:“给朕圈起来,什么时候查明白了,什么时候放出来!”

    “证据”毕竟是白蒙拿出来的,邵英也不能打击面太广,一下搂几个大臣到大理寺去,只好先下令他们禁足。

    何泽:“……”本官这是和沈栗这小儿犯克!有他就没好事!

    何泽几个消停了,沈栗又“谨言慎行,规规矩矩”了。

    殿中大臣都惊奇的看着他,这位沈七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庭辩刚刚开始,还没怎么进入正题呢,一个通政司左通政就变成了“前”了!

    底下众人面面相觑,谁还想上?你上?反正我不上。

    邵英失笑,小小一个沈栗,单凭着刁钻的口舌和敏锐的洞察力,竟然还营造出“威慑众臣”的效果了。

    “沈栗,”邵英笑道:“把那‘热气球’和‘黑火药’给众位爱卿说说。”

    沈栗老老实实应是,遂慢慢讲解起来。

    “所以,并非真有神仙之事,”沈栗道:“只不过玳国公和家父发现这个谣传可以威吓狄人,似乎对战局有不错的有利影响,故此暂时没有解释罢了。在传递给皇上的战报中已经详细解释过了。只是众位大人不知道,故而有所误会。”

    “纵然如此,沈侯成仙的谣言可还是传出来了。”东阁大学士何宿道。

    侄子何泽被圈起来,何宿很不高兴:“无论初衷如何,引起的后果不还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沈栗道:“这件事的重点不是家父到底有没有成仙,而是家父到底忠不忠于皇上!现在众位大人既然已经了解家父并无不臣之心,家父到底是沈侯还是沈神仙有何差别?

    待此战结束,玳国公与家父自会出面解释。再者,热气球和黑火药的制造方法都是要交给皇上的,到时候东西造出来,人们见到了,所谓神仙之言自然不驱自散,众位大人何必如此在意。”

    何宿道:“战场远在李朝国,谁知道沈侯到底如何想的,要是他真想图谋不轨呢?听闻他前阵子失落在狄人的地盘内,说不定他已经投靠狄人了呢?那个古学奕不也叛逃了吗?”

    沈栗冷笑道:“何大人,古学奕的初衷是为了暗害家父,所以才与狄人暗通款曲,他就没想到家父竟然能活着回来,直到后来收不了场,才不得不逃往北狄。

    家父已经是侯爷了,他一家子都在景阳,他儿子刚刚杀死了狄人的二王子,皇上对礼贤侯府一向恩赏有加,家父好好的,为什么要投靠狄人?总得图点儿什么吧?

    狄人能给他什么?更高的爵位?狄人穷的要死,就是把大汗让给家父作,都没有在景阳做个侯爷享受的多。更多的美女?您老见过狄人的女子吗?个个长得跟个母老虎似的,能跟我盛朝的小娘比吗?更多的信重,别开玩笑了,人家大汗也有自己的手下,干嘛非得信任一个盛国人呢?

    半点好处也没有,反而会使家族蒙难,家父得多想不开,才会想要投靠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