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六十二章 打发出去
    沈栗在府中的地位其实很尴尬。别看侯府的两大巨头田氏与沈淳愈加倚重他,但他却有个不是短处的短处——他并不是李氏所出,不是说沈淳把他记在李氏名下,李氏和沈谆就真能把他当亲儿子亲弟弟看了。

    特别是沈栗在府中地位越来越高的情况下。

    作为礼贤侯府世子的沈梧身体不好,不能出面办差做事。为了维持沈梧这一代的荣华富贵,他们需要有人代替他为侯府撑起门户,然而却又不希望沈栗太有出息,以免他滋生野心,危胁到沈梧的世子之位。

    简而言之,就是又想马儿跑,还希望马儿不吃草。

    沈栗还真设惦记这两口草料。

    站在前世见识的高台之上,足以让沈栗摒弃一般庶子对嫡子羡慕嫉妒恨的情绪。

    我不去抢,照样可以荣华富贵。

    这种态度恰是李氏母子需要的,却并不能完全消除他们的担心。

    好在沈栗一向坦然,我有所求,然而我所求的并不会踩到你们的底线,何苦忌惮我。

    沈栗的野心还不见踪影,田氏对李氏的态度才是如今让沈梧更加注意的。

    古代家庭中婆婆对儿媳的态度是对媳妇的家庭地位有决定性作用的。比如《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哪怕人人都道她是好妇,照样被从焦家赶出来,最后“举身赴清池”。

    田氏看不上李氏,下人们就敢动心思架空她,哪怕她是有品级的侯府诰命夫人。

    回了观崎院,沈栗一身疲惫。这段时间一桩桩事情纷至沓来,桩桩棘手,到如今侯府能安然无恙的正常运行,半是运数,半是人力。哪怕壳子里装的是一个成熟的灵魂,沈栗仍觉精疲力尽。

    房里的大丫鬟杨桃如今比当初有眼色的多了,端茶倒水十分殷勤:“这是新得的吉春茶,最是提神,少爷试试?”

    沈栗尝了一口,果然顿觉清爽。

    杨桃见沈栗露出惬意的神色,方笑道:“就知道少爷会喜欢这个。”

    沈栗笑道:“你有心了。”

    “这是奴婢们该做的。”杨桃迟疑了一下,向门口看看,见无人,方压低声音道:“少爷,听说老夫人训斥了夫人?”

    传的这么快!沈栗皱眉道:“你打听这个做什么!这也是你可议论的?倒叫别人以为我这院子里没规矩!”

    杨桃眼泪汪汪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奴婢失礼了,奴婢……奴婢是有消息要禀告少爷?”

    沈栗挑眉。

    杨桃不敢再讨巧,急急说道:“少爷,六姑娘如今常常到老夫人院子里去,说是看望十二少爷。”

    巧了,瞌睡遇到枕头,沈栗正一筹莫展,就有人给递消息了。

    如今的杨桃可不是刚来沈栗跟前那时“身在曹营心在汉”了,沈栗当时不过是个整日里淘气的庶子,如今却出息了。后宅中的仆人们惯会逢高踩低,如今沈栗得了家族倚重,观崎院的仆人们也吃香起来。

    杨桃最后悔的就是自己给沈栗留下的印象不好,几乎摆明了自己是李氏放在沈栗身边的眼睛,心里还曾想以此来拿捏沈栗,哪成想沈栗根本没把她当成一回事,反而是杨桃下不来台。

    沈栗后来提拔的大丫鬟青藕如今越做越好,杨桃当然心里忐忑。近日里杨桃为这个常常思来想去,犹豫不决,直到传来田氏训斥李氏的消息,杨桃终于下定决心,要向沈栗“投诚”。

    沈栗想了想,道:“她是亲姐姐,放心不下弟弟,常去看望是应该的。”

    “可六姑娘并不怎么亲近十二少爷,倒是总爱在老夫人身边打转。”杨桃神秘道:“听说,六姑娘常和老夫人说起林姨娘呢。”

    沈栗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下人们是不准随意走动打听的,杨桃能知道沈丹舒常往田氏那里去还勉强算正常,可她怎么连何云堂院里说什么都知道?

    杨桃低头道:“奴婢和老夫人身边的吉吉要好。”

    这才是杨桃想对沈栗说的,她和田氏身边的丫鬟交好,能知道老夫人院里的事。

    沈栗沉默半晌,杨桃有些心惊胆战时方道:“知道了。你既得了这个消息,索性去告诉大兄一声。”

    杨桃有些奇怪:“少爷既然知道是六姑娘做的,何不亲自替夫人出了这口气?也叫夫人记少爷个好。”

    “这该是大兄的事。”沈栗似笑非笑道:“叫青藕和你一起去。”

    杨桃疑惑的去了。

    沈栗心里清楚,为了不和家里掐起来,就得让李氏和沈梧安心,沈栗做事万万不能越过沈梧。亲自替李氏出气,李氏未必会记他的好,反而会觉得庶子在彰显自己的手段,又有欺压姐妹之嫌。

    过了一会,青藕一溜烟跑回来,上气不接下气哭道:“少爷,不好了,杨桃姐姐不知为什么惹怒了世子爷,叫世子爷打了板子,还说要发卖了。”

    “哦,”沈栗面无表情道:“知道了。”

    青藕疑惑道:“少爷,您不给杨桃姐姐求求情?再说,杨桃姐姐毕竟是少爷身边的人。”

    沈栗身边的人说打就打,也太不给沈栗面子了。

    “她妈妈还是母亲的陪嫁呢,且轮不到我着急。”沈栗笑道:“不是犯了大错,大兄怎么会轻易处置她?”

    青藕被沈栗笑愣了。

    “你和杨桃去后,杨桃和大兄说了什么?”沈栗问道。

    青藕迟疑道:“杨桃姐姐说有事要单独禀报世子爷,世子爷让奴婢们都出来了,奴婢也不知杨桃姐姐说了什么。”

    沈栗莫名笑道:“果然如此。”

    青藕虽不明缘由,心里却预感杨桃怕是真的不好了,手心里冒出了一点冷汗。

    沈栗又道:“吓着了?”

    青藕连忙点头。

    沈栗道:“杨桃做事不守本分,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以后做事记得不要学她。“

    青藕连连应是。

    沈栗又道:“你如今差事做的可还顺手?”

    青藕道:“奴婢做得来,姐妹们相处也好。”

    沈栗道:“以后我的箱笼钥匙都交给你管吧。”这本是杨桃的差事。

    能做头领丫鬟是好,但青藕仍然迟疑道:“少爷,杨桃姐姐的妈妈已经去找夫人求情了。”

    沈栗笑道:“杨桃怕是不会回来了。”

    杨桃果然没有回来。

    杨桃见了世子,若是不提自己和吉吉的事,自然不会暴露自己已经试图向沈栗卖好的事,若是说了,她又是沈栗特意吩咐过来的,世子当然会猜出其中蹊跷。

    她先是给李氏做眼线,后又投靠沈栗,眼高手低,游移不定,无论是沈栗还是沈梧,都不会觉得把这样的人留着会是好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叛变了。沈梧也不想让沈栗身边有一个轻易能得知田氏消息的人,因为这会增加沈栗的筹码。

    李氏把杨桃的妈妈一起发卖了。

    借着李氏和沈梧的手打发了两面三刀的杨桃,又震慑了继任的头领丫鬟青藕,沈栗的院子里终于有些规矩样子。

    李氏一时半会儿却没找出对付沈丹舒的法子。

    自打林姨娘去后,沈丹舒就不好管了,或者说,李氏根本管不了沈丹舒。

    这女孩认定叶嬷嬷是得了李氏的暗示才狠狠折辱了林姨娘,导致林姨娘自尽。

    但凡李氏开口说她,她就跑到田氏院子里撒泼打滚,叫着李氏要害她,要斩草除根,嚷的满府都知道。

    就在这熙熙攘攘中,沈梧的婚礼便到了。

    热孝里成婚,当然不能大办,两家草草过了礼,请了一些重要的亲朋好友观礼吃饭,就算办了婚事。

    好在这些天世子终于好转些,勉强撑下了婚礼。

    容老太爷看见沈梧喜袍薄粉也掩盖不住的病色,不由悄悄对容置业后悔道:“当初觉着实在是门好亲才毫不犹豫应下,如今看,世子的体质也太差了些。”

    不像个长寿的人。

    容置业赶忙捂住父亲的口道:“如今堂都拜了,还说这个做什么!”

    娘家的人不满意,婆家人也不高兴。

    瞧着婚礼冷清的场面,李氏心底暗暗不满。到底是侯府世子的婚礼,如今办得倒像是个小乡绅人家似的,尤其侯爷沈淳还在李朝国,婚礼上缺了新郎的父亲。

    田氏皱眉道:“你又在计较什么!先是因着不能尽快成婚闹着要退亲,如今想方设法让梧儿成婚了,你偏又不满意。怎么越来越……”田氏叹了口气,怎么儿媳妇变得这样小肚鸡肠了?

    李氏心里气苦,近来事事不顺意,难道是新媳妇真的克夫家?

    李氏因世子久治不愈,渐渐捣鼓些偏门来,先是些百纳被之类,后来渐渐发展到佛经啊祈福符咒之类,浸淫的久了,难免越加信奉起命理运数来。

    李氏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理,自打沈梧和容蓉说亲,礼贤侯府就没安生过,林姨娘一气死了,沈淳失踪,世子担心父亲缠绵病榻,白蒙、何泽诬告沈淳,婆婆对自己渐渐不满……

    这媳妇果然不是个好的!

    当初拼着得罪人,也该退了这门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