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六十六章 嫡母心病
    听说了黑火药的危险,太子被迅速送回东宫。

    布尚书表示,此地危险,殿下近期还是不要来了。

    太子表示,请我去我也不去。

    几日之后,布尚书请示了邵英,景阳郊区的一处荒山之中,一声巨响。

    在纷纷扬扬的碎屑里,盛国的君臣们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夷为平地”。

    邵英立即下令,黑火药的配方的配方的配方必须绝对保密,敢有窥伺者斩!黑火药只能在景阳城外指定地点制造储存,决不许带入城中!

    板着一张脸回到宫中,邵英打发宫人们退下,终于放下了皇帝的架子,放声大笑。

    天助我盛国也!

    北狄再敢和朕扎刺,朕就让人乘着热气球,把黑火药从狄人的头顶上扔下去!

    邵英的好心情一直保持到了晚上,晚膳多用了几杯酒。

    因为李朝国的战事,邵英近来一直心事重重,见皇帝终于展颜,皇后笑道:“定是有什么好事发生!”

    邵英笑道:“唔,慎之的儿子献上来两样东西,看起来不错。”

    皇后道:“就是那个什么‘提携玉龙为君死’的?听说文采也好?”

    邵英点头道:“看来朕把他放在威儿身边果然不错,是个能做事的,年纪也合适,好好培养,将来可以留给威儿用。”

    皇后嗔道:“陛下胡说什么呢!陛下的春秋才几何?怎么就想到这个!”

    邵英笑着摆手道:“梓童不懂,这世上哪有不死的皇帝?朕就算得天眷顾,身体颇嘉,早晚也有一日要去见父皇的。然而所谓‘名臣良相难得’,这都是要早早花心思培养的。”

    皇后道:“臣妾不懂这个,臣妾只望陛下长寿,咱们威儿还小,万事都指望陛下呢。”

    邵英悦道:“近来威儿行事颇有章法,比以前长进多了。”

    皇帝曾一度对太子表示不满,如今听到皇帝夸奖太子,皇后心下大喜道:“都是陛下教导的好。咱们威儿自从得了陛下亲自教导,瞧着精神气儿都不一样了。!”

    邵英想到太子的教养问题,蓦然不悦道:“都是陈文举那个酸腐文人,枉顾朕的信任,耽误了朕的太子!朕先前只道威儿天性软弱,若非阴差阳错叫沈栗提醒了,朕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

    皇后软言道:“陛下息怒,幸而为时不晚。”

    邵英点头笑叹道:“这沈栗还真是员福将,他到了东宫,威儿便换了太傅,去到李朝国,又凑巧看了狄人的二王子,还进献了军器方子,朕也……”朕也得着机会罢辍了几个不听话的大臣。

    皇后半点没对邵英未尽的话语表示好奇,只笑道:“这孩子既然立了功,陛下可要好生赏赐才是!”

    邵英点头道:“这是自然,待此次战事结束一并封赏。只是此子年纪还小,倒是不好赏赐。”

    若是只赏赐金银,未免太敷衍了,然而沈栗如今还未正式入朝,年纪也小,若是提拔他官职,也不合适。

    皇后倒是没有皇帝那么纠结,既然丈夫和儿子都看好这个沈栗,本宫自然要为儿子笼络好人心。

    于是礼贤侯府和李侍郎府都得了皇后的懿旨,宣田氏、李氏、李雁璇及其母杨氏入宫觐见。

    皇后虽然没有明说看重沈栗,可她同时宣了沈栗的沈、李两家命妇觐见,又好生夸赞了沈栗的未婚妻李雁璇,其中意思还用猜吗?

    本宫觉得沈栗好,你们要好生对待他。这就是皇后的意思。

    沈栗得了皇后的青眼,足以说明皇帝和太子的意思,沈、李两家都欣喜非常,当然,除了一个人——李氏。、

    沈栗这是要起来了,侯府里日后还会有我儿沈梧的位置吗?

    李氏刚刚从病床上爬起来,因着心情郁闷,又躺下了。

    田氏听说了,顿时又不高兴。

    对田氏来说,嫡孙庶孙都是孙子,再者,沈栗不都记在李氏名下了么?

    站在田氏的立场上,她迫切希望沈梧这一代将来有人能顶门立户延续侯府的荣耀。沈梧体弱不得用,沈栗能入了宫里巨头的眼,田氏只差烧香拜佛了。

    沈栗早表明态度他不惦记着沈梧的世子之位,李氏你就这么容不下他?皇后刚刚表示看好沈栗,你就病了?

    你是在表达对谁的不满?沈栗?我这个婆婆?还是皇后娘娘?

    这会儿田氏倒忘了她自己也对丈夫那些庶子的不满和提防了。

    “罢了,”田氏漠然道:“她才刚好,入了一趟宫里,回来又病了,可见是不能劳累的,叫她静养吧。宫氏,你虽是小儿媳妇,可如今也是孩子的娘了,这段时间就由你和颜氏商量着管家吧。”

    李氏这一病,连管家权都丢了。

    然而李侍郎府这次倒没急于为她出头。

    李氏病的太不是时候了。

    前脚出了宫,回到礼贤侯府就躺倒了,这是多下皇后的面子?

    皇后是训斥你了,还是罚你了?只不过夸了你庶子的未婚妻几句,你就一病不起了,心胸狭窄这个名声李氏算是结结实实背上了。

    何况这个未婚妻还是你的娘家侄女!

    李雁璇的母亲杨氏也非常不愉,偷偷给丈夫吹耳边风道:“还说亲姑母做婆婆,将来日子好过呢。不过为着沈栗夸了雁璇几句,何至于就气病了?小姑这样忌惮庶子,雁璇将来岂不是要受委屈。”

    李臻听了,心下到底有所触动:女儿和妹妹相比,天生就处于弱势,到时候嫁过去,又是儿媳,又是侄女,妹妹要是成心针对沈栗,女儿的日子可真就不好过了。

    去寻了李意商量,李意虽然心疼女儿,但他父子俩都是男子,哪知道李氏的小心思?单以礼法来讲,李氏的确表现的有些小心眼了,李意道:“且让杨氏去劝劝吧。”

    李氏彻底得罪了婆婆,娘家的态度也暧昧,病得越发重了。

    “当时不该把娘家侄女说给沈栗的,如今倒成了他的助力。”李氏暗暗后悔道:“若非他成了李家的女婿,父亲和兄长一定回来给我做主!”

    下人们最会看天色,礼贤侯府的风向渐渐变了。

    虽然没人敢轻视李氏和世子,但讨好颜姨娘和八姑娘,十姑娘的人却渐渐多了起来。观崎院更是水涨船高,丫鬟婆子走路都带风的。

    邻近新年时,盛国在李朝国对狄人的战事终于结束了。

    李朝国收回了大半失地,盛国、李朝国与北狄和谈,三国——实际意义上是盛国和北狄两国宣布罢战。

    北狄人是习惯于游牧,劫掠的欲望大于占领,能抢的都抢完了,再坚持和盛军作战只会死更多人。

    盛国此次出兵意在练兵——盛国已经多年没有对外战事,老兵又都死的差不多了,既然李朝国愿意出军费,趁机锻炼一下新兵也好。如今打的差不多了,和谈也好。

    李朝国打空了国库,好在失地回来了,也可安慰安慰朝廷上下的心。再打?没钱了。

    午门献俘庆祝之后,沈淳终于回了府。

    田氏热泪盈眶,大儿子终于回来了!

    沈淳此去可谓九死一生,要不是沈栗凑巧碰上,沈淳早让忽明逼得抹脖子了。

    饶是沈淳一向心志坚定,此时也有再世为人之感。

    第二天,宫里就下了旨。

    沈淳虽然是带兵大将,却没争得首功。首功是他儿子的!

    此战所杀所俘的狄人中,地位最高的就是二王子忽明。忽明是去混军功的,虽然对战局影响不大,可谁让他是北狄大汗的亲儿子呢。人人都知道忽明缺心眼,大汗无论如何也不会选这个儿子继位,然而谁也不能否认忽明的血统就决定了他是有继承权的。

    忽明想抓沈淳,结果自己落了单,又让沈淳消磨了战力,最后便宜了沈栗,叫他一箭射死。郁辰把他的头颅带回大营,献俘的时候祭了太庙。

    沈栗又有献热气球和黑火药之功。这两种东西用得好,足以改变战局。

    如此种种,沈栗的勋级越了两级,封为从四品骑都尉,最重要的,是的得到了一个文散阶:正七品承事郎!

    散阶和勋位不同,散阶是和官职相结合的,沈栗原来的云骑尉和如今提升的骑都尉,虽然是从四品,听起来挺高的,可那是勋位,干领银子不管事。而散阶则是有官职才能得到的。

    沈栗能得封正七品承事郎,表示皇帝给了他一个承诺——虽然他现在还不是朝上官,但只要以后他入朝为官,就会得到一个正七品的官职!

    正七品可不小了,大多数进士只能的得到一个小小县官的职位,殿试之后,状元授翰林院修撰,榜眼、探花授编修,编修的品级就是正七品,沈栗得到的可是探花的待遇!

    “忽明真是值钱!”沈栗叹道。

    沈淳笑道:“听说何阁老在吏部跳了脚,能让何阁老大动肝火,本侯的儿子果然非同一般。”

    沈栗道:“怕是皇上将父亲的那份儿也赏到了儿子身上。”

    沈淳此次得到的多是钱物。

    沈淳道:“本侯已经是超品侯了,到了这个位置反而不好赏赐。皇上虽然赏了你承事郎,到底你要为官还得几年,况还需经过科举,若是皇上提我的品阶,何密就不只是跳脚了。玳国公家也是重赏了郁辰。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

    李氏越发病得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