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燕盏
    因皇后离世,邵英尚未有暇顾及太子被徐良娣气死之事。既然说太子去的蹊跷邵英自然担心东宫安全。如今太孙无论如何不能出事,邵英认为这时节只有自己身边的守卫最严密,嘱咐太孙千万不可轻离。

    “孙儿知道了。”皇太孙含泪应道。

    “太子妃,你要为太子太孙守好了东宫。”邵英盯着太子妃:“要像当年皇后一般!”

    太子妃面色苍白:“媳妇遵命。”

    虽则太医苦劝邵英静心修养,然而皇帝看着太医面上惊恐神色,已经明白自己的情况多半不好了,此时说去修养也于事无补,何况还有何家谋反之事迫在眉睫:“朕总不肯听张卿嘱咐,今日便再任性一回吧。扶朕去乾清宫。”

    内监们轻手轻脚将皇帝抬上御辇,往乾清宫而去。

    太子妃压低声音嘱咐太孙:“一会儿在你皇祖父那里见到沈大人,你便好生听他的建议。万不可自作主张,尤其不可再胡乱言语!”

    说到最后一句,太子妃已是有些声色俱厉。知子莫若母,太子妃知道儿子此时已经乱了分寸。方才若非皇上替他掩饰,少不得要背一个莽撞不孝的名声。

    太孙有些稚嫩却不傻,也知自己差点闯下大祸,惊魂未定连连点头。

    因邵英越发畏寒,如今乾清宫中四季都用炭炉。太孙不耐热,心中又慌急,不一时便出了满身燥汗。

    “万岁爷,沈大人候见。”骊珠轻声道。

    邵英仰在软塌上似睡非睡,半晌才道:“骊珠……将前些天博若国进上的燕盏熬上些来。”

    骊珠瞳孔一缩,见邵英微微睁目盯向他:“你亲自动手。”

    骊珠心下凛然,不及细想,恭声领命。

    “元瑞,你去后头听着,不要出声。”邵英道。

    太孙心下疑惑,不及细问,依言向屏风后头去。

    骊珠心头沉重,在殿门口碰见沈栗,好容易扯出一个笑脸:“沈大人快进去吧,皇上等着呢。”

    沈栗虽奇骊珠面色不对,但如今宫中接连丧事,面色不对的人多了,沈栗挂记着何家复辟之事,一时不及细想。

    皇帝的情况给骊珠的异常添加了注脚——沈栗叩拜半晌,才听得邵英幽幽叹道:“朕……朕要死了。”

    沈栗吓了一跳,抬头去看皇帝面色,果然形容枯槁。沈栗心念电转,皇帝的肺痨已经不是秘密,曾数次于大臣面前咳血,今岁以来常有罢朝之事,何家大约也是因为这个才敢准备动手。然而如今朝廷失了皇后与太子,复辟大祸近在眼前,这时节邵英再撒手人寰……沈栗想起太孙,就凭那个少年,能稳定局势吗?

    “皇上奉天承运,福泽深厚。如今不过一时病痛,好生修养自会龙体强健。皇上千万不可如此心神沮废,太孙殿下和天下万民都指望皇上呢。”沈栗道。

    邵英有气无力道:“世间哪有不老不死的帝王呢?朕天天被人称作万岁,却不能真正万岁。可惜朕没有时间了,不能交给元瑞一个太平天下。”

    邵英摇了摇手:“你将何家之事仔细说来。”

    沈栗垂目:“武稼大人自十年前……”

    “骊爷爷要用什么,使人言语一声便罢,何劳您亲自过来?倒衬的小的们不懂事。”御膳房总管将一张老脸褶子叠褶子,笑成一朵菊花。

    “得了吧您呐。”骊珠将总管的脸推远,扬了扬手中匣子:“看见没,万岁爷要用燕盏,要用杂家亲手熬出来的燕盏。”

    “圣眷哪,”总管酸溜溜道:“奴才在这御膳房中混了一辈子,论手艺敢拍着胸腹说天下无二,可皇上偏就认您这双手。啧啧,奴才是心里真是嫉妒得很哪。”

    说着,总管还装模作样地揩揩眼角。

    当面说出口的嫉妒便是奉承了。骊珠扯扯嘴角:“咱家没空跟你这猢狲磕牙,万岁爷可等着呢,还不快与杂家倒出炉灶?”

    “都准备好了。”总管一引手:“您往这边请。”

    骊珠跟到里边,见这里僻静无人,家什、食材齐全,满意道:“还是老哥哥办事妥帖。”

    “得了,有您这句话,小的能再风光十年!”总管笑道:“小的还有差事,您老自便。”

    总管恭敬退出来,转身便见徒弟在外头探头探脑。心中暗骂一声,快步走去扯着就走:“你个小东西,这就想攀权富贵了?也不称量称量自己的斤两!”

    小徒弟歪着脖子叫疼:“我的爷爷,奴才连灶台都没上手呢,哪敢起这份心?奴才是想……”

    小徒弟低声道:“爷爷,您就不看着点?皇上入口的东西,又是从咱们御膳房端出去,这万一……”

    “呦?猴崽子还有点心计,倒是个好材料。”总管照着徒弟脑门狠抽一下,低声道:“这宫中的道道多了!骊珠是不会害皇上的,不过他亲自动手……咱们不该看的不看。”

    正教训着徒弟,忽见门口来了个小内监。

    “给总管请安。奴才是尚衣监的派来寻骊珠爷爷的。”小内监低着头行礼,打袖子里掏银子:“原是皇上叫给太孙殿下做的鹿皮大氅,您知道,这主子亲口吩咐的物件不能依着老例子来。我们总管琢磨着问骊珠爷爷一声,请教请教皇上和太如今有什么喜好样子。”

    “你们总管倒是追得紧,都找到御膳房来了。”总管哼了一声,掂掂手中银子,踹了徒弟一脚:“去,往骊珠爷爷面前露露脸去。机灵点!”

    徒弟欢天喜地去了。

    “你说什么?”骊珠霎时面色铁青,将小内监拽到一边:“仔细地说!”

    听完小内监叙述,骊珠沉默半晌,解下腰中玉佩赏下去:“回去找个僻静宫殿混几年再出来。”

    回到御膳房中,总管的小徒弟殷勤道:“奴才不错眼儿地看着,绝对没人动过。”

    骊珠心不在焉夸了一句好,打发人出去,望着灶上砂锅微微出神。

    “朕很高兴。”听过了沈栗陈述,邵英忽然微笑道:“朕一直为和亲之事耿耿于怀,如今知道是被人有心算计,倒是令朕释然了些。”

    被人算计便不是主动犯错,邵英心底的愧疚便能轻一些。

    邵英喃喃道:“朕自谓一生兢兢业业,从没犯过大错,唯独和亲……”

    唯独这一次,非但祸及百姓,还将他的儿女妻子甚至自己的健康填进去。若非此事,太子能顺利登基,太孙也不会在这个年纪便需仓促应对乱局。

    “告诉史官,教他修史的时候要写清楚。朕宁愿是被人蒙蔽的蠢材,也不愿是利令智昏、愧对妻儿的浑人。”邵英道。

    沈栗恭声应是:“这都是逆匪狡猾之故。皇上年少即随先帝征战四方,平定天下,登基以来视民若子,镇压反叛。我盛国如今堪称海清河晏,百姓富足,这都是皇上的功绩。些许瑕疵何必放在心上?皇上也太苛待自身。”

    邵英长叹一声,心知若非自己被北狄称臣的诱饵吸引,何家也未必能得逞。然而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大到死亦难以瞑目。

    “皇上,燕盏好了。”骊珠进来道。

    “端上来吧。”邵英点点头,向沈栗道:“朕如今用不得硬食。这燕盏是博若国上进的,朕用着好,你也试试。今夜你是回不去的,咱们用边说。”

    对沈栗来说,邵英赐宴算是常事。只是如今邵英将死,沈栗总牵挂那将来会兔死狗烹的忧虑,未免有些不安。抬头观看骊珠神色,见骊珠借着摆点心的时机对他使眼色,沈栗才稍稍定神。

    骊珠承过先沈太妃的情,私底下对沈家颇为亲近。虽则这大太监一向忠于皇帝,但今日他既然坦然示意无碍,便说明这事情他确实插手过,而且是对沈栗有利的一面——他要沈家欠他人情。

    沈栗低下头,不紧不慢地进食,心中暗暗思量。是什么要一个皇帝眼前的红人儿来招揽沈家的人情?

    见沈栗用了燕盏,邵英微露笑意。

    “朕这个样子是难以亲自镇压叛逆了。何况只有在朕死后,那些虫豸才会肆无忌惮地暴露自己。”邵英喘息道:“你是太孙半师,日后要好生为他筹谋才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