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三百八十章 连丧
    大臣们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们知道以沈栗的才干和资历确实担得起一任阁臣,然而此人着实是太年轻了。年轻的让人有些……嫉恨。

    皇帝的临终嘱咐,他们不敢出言反对,也暗地嘲笑何宿没头脑,但当何宿转而赞同那个末学后进入阁时,他们又不甘心。

    众臣可不知道何宿想的是暂时为自己解围,他们只知道何宿本就是阁老,如今有内阁成员开口赞成,沈栗入阁便势不可挡。

    “钱博彦。”邵英道。

    “臣亦赞同。”别说钱博彦一向只做应声虫,便他稍有不愿,在已经有一位阁老投了赞成票时他也不会再出言阻拦。

    众臣面面相觑。得,三言两语,沈栗这文渊阁大学士算是板上钉钉了。

    邵英含笑道:“沈栗,不要让朕失望。”

    “臣定当尽心竭力。”沈栗叩拜道。

    “好。”邵英转目看向太孙:“元瑞,朕这辈子最难以释怀的事便是北狄未平。你要记得,你父亲,皇祖母还有朕会早死都是北狄人害的,将来要为朕报仇!”

    “孙儿记……”太孙还未说完,邵英已溘然长逝。

    “皇祖父!”太孙大哭。

    “皇上!”四下哭声大作。

    沈栗跟着哭了几声,然而想到邵英命骊珠给他下毒,便有些哭不出来。与一众大臣们不同,他对邵英更多是出于对王者的尊敬而非愚忠。

    无论如何,邵英能不动声色地将权柄一点点从大臣手中抠出来,倒也算得上手段超凡。唯叹他这些年疑心越来越重,手段越来越趋于阴狠,以致于死后没有多少人能真心为他一哭。

    好在大殿中“哀而不伤”的人多着,只要哭的响亮,也没人会有心指责哪个不够诚心。

    一声闷响过后,有人叫道:“骊珠公公为皇上殉死了。”随即有内监匆匆过来将骊珠的尸体抬出去。

    沈栗听旁边大臣低声嘟囔:“好歹也是行走宫中的大太监,要殉葬怎不知道找个僻静地方?偏死在皇上寝宫,莫说惊扰皇上英灵,便是惊着了太孙、皇子们也是罪过。”

    大臣们对骊珠的死活漠然以待。帝前得势太监,皇帝在时要保持敬畏甚至奉承,皇帝死了便不入大臣的眼,反怪他死的不是地方。

    沈栗垂目,骊珠多半是刻意的。这太监忠心邵英一辈子,最后却被主子杀了唯一的血脉亲人。邵英死了,他不敢不死,不能不死,但稍稍表示一点不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哪怕他这点小心思没人猜得出来。

    轻叹一声,见钱博彦还没动静,沈栗频频给他使眼色。钱博彦愣了愣,方回过神来,起身上前叩拜太孙:“皇上龙御归天,太孙殿下不要哀毁过甚。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殿下早登御座,以安天下。”

    太孙哭道:“皇祖父尸骨未寒,况吾年少才疏,怎敢承继大位。”

    何宿双目微闪。

    “殿下继位乃是皇上遗命,臣等敢不遵旨?还请殿下即刻继位,以慰皇上在天之灵。”沈栗高声道,随即大礼叩拜:“臣等参见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人带头拜下去,众臣便跟着叩拜:“臣等参见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何宿不甘不愿磕下头去,双眼滴溜溜乱转。他已官至阁老,原也无甚野心,无奈家里要造反,为了不被连坐入刑,他也只能跟着一起谋逆。

    也罢!做邵家的大臣实在太憋屈,扶了何泽上位,恢复前朝制度,好歹过得自在。邵英已死,时机已到,自家也该准备动手了。

    沈栗小心翼翼挡在新帝身前,虽说这位亲自动手行刺新君的可能不大,还是防着些好。

    司礼监已过来催请大臣们往前殿哭灵,元瑞道:“沈师陪朕去换了孝衣。”

    何宿一怔,反对道:“万岁,外臣不宜在宫中行走,这不合规矩。”

    “皇上就是规矩。”沈栗漠然道:“何大人,先帝尸骨未寒,您是要在先帝面前教训皇上吗?”

    余下想要劝谏的大臣们紧紧闭上嘴。有什么事日后再说,先帝才刚合眼,皇上心气儿不顺,这时可不是谏言的好机会。

    邵英这些年不遗余力打压臣子,如今朝中敢梗着脖子哭谏、死谏的人已经不多。何况又是在地位更替的节骨眼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何宿深吸一口气:“皇上恕罪,微臣不敢。”

    元瑞微微点头:“无妨,诸位臣工先行,朕随后就来。”

    待众臣与嫔妃退去,元瑞才露出茫然神色。

    不过一昼夜,父亲、皇祖父、皇祖母,连丧三位长辈,万里江山须臾便扣到自己肩上。元瑞年不过十七,又没经过大风浪,到此时还觉不真实。

    “沈师,吾……朕该怎么办?”元瑞忐忑道。

    “陛下不必担心,先帝已经为您安排好了。”沈栗柔声道。

    沈栗随即陪着元瑞见了缁衣卫指挥使邢秋。

    权利更替之际,缁衣卫指挥使往往同首领太监一般,随着地位更迭。

    邢秋有妻有子,还没有如骊珠一般殉死的打算。好在他与沈栗熟,想借着这个关系在新帝面前留个好印象,保住自己的位置。

    “逆贼这两天必然动手。还请邢大人费心,皇宫内外及各大臣府第上都要多加注意。”沈栗道。

    邢秋忙不迭应下。像这种密谋案本是缁衣卫侦办重点,可惜这一遭偏不是他们发现,而是沈栗与武稼上报。这已经是缁衣卫无能的表现,若再出差错,便是新帝罢免他的好由头。

    “陛下和沈……大人放心,微臣定当不遗余力诛杀叛党,绝不走脱半个贼人。”邢秋拍着胸脯道。

    仔细算来,沈、邢两家上一辈还连着亲,沈栗算邢秋晚辈。邢秋倒是想尊他一声阁老,可惜这阁老面相太嫩,邢秋到底没能张开嘴,只好含糊一声大人。

    “千万小心,不要走漏风声。”元瑞嘱咐。

    邢秋点头:“微臣明白。”

    “还请陛下下旨,立即尊奉先太子为帝,尊太子妃为皇太后。”沈栗请道:“如今后宫无主,陛下也不好即令太孙妃殿下晋皇后位,还是请太后娘娘出面主持后宫吧。”

    沈栗可以协助新帝震慑朝廷,但后宫的妃嫔们也要有人管束。太孙妃比元瑞还要小两岁,实在撑不起事。太子妃起码敢于下令杀人,地位又高,后宫还是托给她才能令人放心些。

    元瑞醒悟道:“正是,朕须得立即下旨。”

    太子妃昨日还是东宫女主人,今日便成了皇太后。她陪伴太子多年,知道如今不是悲伤哭泣的时候,立即持了太后宝玺,往后宫主持诸事。尤其是各位太皇太妃,皇太后索性借着丧事将她们聚到一起,名为哭丧,实则保护。这都是各位王爷的亲母,若是在此役中出了意外,新帝可不好向他的皇叔们交代。

    又是一日过去,前来哭丧的大臣及家眷精疲力倦出宫,预备翌日继续来哭。

    宫门缓缓合拢,夜色渐浓,皇城内外暗流汹涌。

    邢秋悄悄吩咐才茂:“大股叛匪有沈侯及令父领兵围剿,咱们缁衣卫只管盯好各官员府第不要被乱贼滋扰,或被拿了家眷威胁。仔细城门,不要走漏贼人。尤其是那个所谓前朝余孽,一定要连他妻儿都抓到,通房、丫头也不可放过,仔细查探他有没有外室子。另有趁乱上街闹事的,不论叛逆、百姓,一律杀了。”

    才茂点头应是。逆谋案向来有错杀没放过,谁赶上谁倒霉。

    邢秋想了想,低声道:“何家与礼贤侯府仇大了,多派些人保护沈家。虽他们家自有护院,但有帮忙的总不嫌多不是?”

    “放心吧,卑职保管给您办得妥帖。”才茂应道。

    二人心中清楚,以沈栗的年纪和新帝对他的依赖,只要这人不犯错,早晚有他做首辅的一天。他们既然往日里与沈栗有些交情,便是天生的好运,不说如何巴结,只要将这点子情义维持好便是福气。

    何家的宅院中一片黑暗,似与往日并无不同。只有凑近自己观察,才能发现这庭院中人头攒动。

    “已经联络好了,”何密微微吐气,低声道:“子时便动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