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儿戏叛逆儿戏败
    “放心吧,”武稼双目灼灼:“下官俱都安排妥当,今夜不会有人巡街。何公军令一下,麾下立即出发!”

    何泽郑重道:“一切拜托武将军。”

    何密默然。

    武家并非前朝遗留下来的老世家,诸位家老心下都有些看不起。可惜这些年邵英看得太紧,各家虽也派了子弟投军,却难有出头的。看来看去,自己阵营中还是武稼升职最快,位子也最紧要。

    自打身份被揭开后,便宜儿子何泽也生出疏离之心,较之何密青睐的人,倒是武稼更得他的心意。今日起事,也是执意要武稼参与。

    “老夫与武将军同行。”何密到底不放心。带上一队侍卫,预备武稼但有异动便下手杀人。

    何泽暗地翻了个白眼。何密安排的人手虽多,然而其中唯一有权打开宫门的便是武稼。这个好兄弟已经在私下里向他保证,待扫清宫闱之后,除非有他亲口下令,否则不会再放半个人入宫。到时何泽便可以凭这个与他那便宜老子谈条件了。

    武稼看到何泽紧张的眼神,微微点头示意明白:“殿下静待好讯就是。”长臂一挥,率人离了何府。

    子夜时分,从一声微不可闻的唿哨声开始,皇宫内外渐渐响起喊杀声。

    玩闹一生的沈家六老爷沈沃教人从大库房中将老侯爷送给他、却从未得用的披挂扒拉出来,扫视一番,满意地点点头:“还是大管家办事妥帖,小爷自己都没想过还有用它的一天,大管家也没忘了好生打理。”

    沈沃已经得了金孙,仍腆脸自称小爷,大管家却仿若未闻,恭敬道:“当年老侯爷吩咐过,咱们府上便是衣衫虫蛀,金银告罄,这刀剑盔甲也不能生锈。”

    沈沃满意道:“父亲素有大智慧,要么咱们侯府怎么就长盛不衰呢?”

    沈梧紧张道:“六叔,府外已经有人围攻了,咱们快往前头去。”

    “不急,”沈沃不慌不忙道:“内院虽有大嫂掌事,却也不能没有男子镇宅,你且守着你祖母去。”

    沈梧睁着两眼还待要说,沈沃一挥手,大管家立时带人一拥而上,将沈梧抬去何云院。

    沈梧气急败坏,家宅有危,他作为世子怎么能与妇人们一起藏身内宅?

    田氏老神在在道:“你是咱们家的承爵子,长辈们还在,哪能容你去前头冒险?过来陪老身打几圈叶子牌。”

    沈梧:“……”我这里天翻地覆慨而慷,合着家里根本没把那些贼人当回事。

    与沈梧同样感到郁闷的还有城外黑压压一片大军。都已经开到城下,约好的城门没开,手雷如雨般坠落。

    以此作为信号,宫城内外不间断地响起爆炸声。

    何泽端坐府中呆呆出神,下意识回避谋反失败的可能,只思量登基为帝后要如何处置沈家。若说何密一生念念不忘地便是扳倒邵家,何泽挂心的便是礼贤侯府,是……沈栗!

    他没有受过所谓帝王教育,做了半生官也都是混日子,对权利争斗并无明确认识。只凭着一点懵懂感觉开始耍些小手段与便宜父亲争名夺利。相对的,沈栗和礼贤侯府对他的影响则更为清晰明确。沈栗才是他恨的咬牙切齿的人。

    若事成后沈栗仍然活着,定要他尝尽缁衣卫衙门中的所有酷刑!何泽暗道:连他家人妻子都不放过。教他慢慢受罪,最后再拉到菜市口剐了,看他还如何得意。

    何宿气喘吁吁闯进来时,何泽正笑得欢快。

    “你还有心笑!”何宿睚呲欲裂,上前狠狠打了何泽一耳光。

    何泽顿时愣住。

    何家是个讲究“优雅”的人家,家法虽严却从不“上脸”,更别提自从他成了殿下后更是被人优待。这一巴掌却是他今生第一次被人拍在脸上。

    固然心中瞬间愤怒异常,何泽好歹从何宿的神色中感觉出事态不好,捂着脸磕巴道:“叔父为何如此动怒?”

    “你那好兄弟武稼,”何宿喘息未平道:“正领着人围剿咱们府呢!”

    何泽抖了抖嘴唇,目瞪口呆。

    何宿悔不当初。复辟的名单里唯有武稼不是老世家,会用他,一则是这个人的位置要紧,可以唤开宫门;二则,也是何泽如今与家里离心,一定要“安插个心腹”。还没登基就想着争权,偏迷了眼信任武稼!

    “那……父亲呢?”何泽好歹记得何密与武稼同行。

    “武稼能顺顺当当回来杀人,你说大兄如何了?”何宿冷笑,厉问:“你都与他说过什么?”

    何泽两股战战,半晌不语。

    “咱们家的密事,你都与他说了哪些?”何宿见了何泽神色,心知何泽绝没有与他那好兄弟保密,咬牙恨道:“你从来不肯听家里劝告,宁可相信一个外人……害了大兄性命!我何家好歹养你长大,如今事败,难道你能得好?”

    “逃!”何泽忽然道。

    “什么?”何宿没有听清。

    “逃啊!”何泽急道:“事到如今自然是逃命要紧,我的儿子们年纪轻轻,我得把他们带走,带走!”

    顾不得怨恨武稼背叛,大叫一声,何泽狂奔而去。

    何宿望着便宜侄儿的背影,似哭似笑:“你还做梦呢!完了,我何家完了,前朝老世家完了,我这个阁老完了,你也完了,完了哈哈哈!”

    图谋多年,连阁老的位置都放弃,却不过儿戏般失败。

    轰隆一声巨响,管家嚎哭而来:“大事不好,府门教人打开了。”

    何宿收了泪,匆匆跑进祠堂。这里有早就堆好的木柴烧炭。一把火点燃,何宿望着先祖牌位喃喃道:“祖先在上,我何家还有何溪下落不明,想来是上天赐予一线生机,列祖列宗保佑,千万不要教咱们家断了香火。”

    武稼率人肆意砍杀,有跑到祠堂与何宿一起焚死的也不急着阻拦。沈栗早有嘱咐,何家也就剩个藏书的居菱楼对百姓有益,只要不走脱贼人,不烧了居菱楼,皆无需畏首畏尾。

    何泽却没有赴死的决心,抱着妻儿大哭不止,见了武稼破口大骂。他虽长于世家,却被何密刻意宠溺,骨子里是个无赖。平日还能勉强维持风度,大恐惧时难免便要露了原形。

    武稼弹指敲了敲手中长刀。十余年军旅生涯也教他脱胎换骨,抛却了年少时清雅姿态,狞笑中自带了凶狠暴厉:“何泽,我只问你一句话,当年和亲之事是不是你挑唆颖王的?”

    “是父亲命我……”何泽不可思议道:“你就为这个,为了个女人?”

    “仅仅一个女人?公主高贵聪敏,哪是庸脂俗粉可比?”武稼怒道:“因为尚主事败,我家门落到何种境地?老子本可以梅妻鹤子富贵一生,我父亲兄弟本可以飞黄腾达仕途顺畅……都被你何家毁了!你们这些所谓世家就是阴损之事做的太多,倾覆了前朝,如今终于把自己作死了!”

    “宫中俱已肃清,才将军正与邢指挥使清缴城内,黎将军与郁偏将率人追击城外乱兵。”沈淳禀告道:“已经得到名单,前朝归附世家十六,反了十二,还请皇上下旨令各地剿灭逆臣。”

    元瑞紧张道:“各地也有叛匪?”四处反旗,岂不是江山动摇?

    “何家倾覆,所谓前朝遗脉又已经落网,各地叛匪失却指挥,没有增援,更没了举兵的借口,已与一般山匪无异,皇上无需担忧。”沈栗轻声道:“只要皇上下令,各地卫所都能自己解决。”

    元瑞松了口气:“就依沈师所言。唔,沈侯辛苦了。待诸事平定,朕要论功行赏。”

    “为皇上解忧乃是微臣本分,”沈淳恭敬道:“不敢邀赏。”

    沈栗看了沈淳一眼,垂目道:“臣工们俱都担心皇上安危,如今已经聚集在前殿打探消息。还请皇上早升御座,以安百官之心。”

    “事不宜迟,这就升朝吧。”元瑞忙道。风雨飘摇之际,若不教臣子们见到皇帝,指不定又要有流言兴起。

    沈栗献出的火药,在与北狄人、与湘王作战时俱都“节省着”,而此次镇压叛乱为了防止国都遭受太大破坏,却是敞开了用,因此战斗才会结束的那么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