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首辅沈栗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铜豌豆
    沈栗耐心“安抚”新帝,亦或是要说服自己心中猛虎:“国朝初定时,前朝战乱时余毒尚在,亦有投机者妄图趁我朝立足未稳之际渔翁得利。然如今立国几十年,各地势力已经稳定,若有人图谋造反,重新分配权柄,则必将面临被群起而攻之的局面。而百姓们犹记当年乱世苦楚,人心思定。”

    “无论权贵或庶民都不肯家国再陷入烽烟四起的境地。因而此次世家图谋复辟才会轻易失败,臣才有把握说各地能自行扑灭乱军。湘州叛乱时号称有三十万大军尚且一败涂地,世家筹谋政变也惨淡收场,这些足可杀一儆百,为后者鉴。”

    元瑞心中一松:沈师自己都认为后来人谋反成功的机会甚微,可见礼贤侯府应无谋反之心。

    “多谢沈师之诲,朕受教了。”元瑞微笑道:“朕年少无才,日后还需沈师多加指点。”

    “微臣不敢当皇上青眼,惶恐至极。”沈栗垂目道:“太祖皇帝功盖日月平定江山,先帝苦心孤诣造福天下,先太子英明仁德惩治贪官,故此才能留给陛下一个海清河晏的江山。这都是太祖太宗和先太子的功劳,还请陛下继承遗志,护佑黎民。这天下到底是有德者居之,前朝失道而失天下,我朝得道而得天下。只要不改初衷,我朝必将累世传承,百年千年万万年。”

    元瑞满面恭敬:“学生谨记。”

    沈栗躬身道:“陛下已登大宝,地位尊崇,日后万不可做如此态度,令臣无地自容也。”

    “欸,沈师非旁人。”元瑞哂然道。

    沈栗强忍心中不适,与元瑞你来我往虚头巴脑奉承一场,只觉意兴阑珊实在无趣。好在随即便有人过来请示诸事安排,沈栗才得以解脱。

    元瑞自觉危险度过,沈栗一时也无异心,皇祖父已经为他安排妥当,才放下连日来心惊胆战,不觉打起瞌睡。却不知自觉天衣无缝的试探已经泄露了狭窄心思,割断了沈栗对邵家最后一点忠诚之心。

    邵英如在天有灵,怕是要跳出坟墓来殴死自己这蠢孙子!可惜,能震慑沈栗的邵英已经龙御归天,能对沈栗怀柔道情的太子也驾鹤西去,如今唯一能抑制沈栗心中奎怒的理由不过是“时局所限”而已。

    旬月后,景阳已经过筛子般被扫荡了几遍,宫中更是清理出大批人。复辟之事逐渐平息,市井恢复繁华景象,然而推杯换盏间偶尔被悄悄提及的所谓密闻和菜市口那洗刷不掉的血迹无由教人心惊,道一声:“景阳不易居也。”

    沈栗头昏脑涨回到府中。此时新帝赏赐的旨意已如流水般撒下来。依照新帝的意思,如今还留在位置上的官员们都是大浪淘沙后的忠臣,国丧期间不好大赏,金银布帛还是要有的。更有叛乱之夜被打破了家宅抢掠伤害的,朝廷也需补偿。至于平叛军士将领更要嘉奖。

    旁人家不提,礼贤侯府沈栗居中调度论为首功,另有沈淳戍卫宫廷,也是大功。不但这父子两得了一大串虚衔赏赐以示荣宠,沈家子弟凡有出仕的也是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

    满府喜气洋洋,沈栗却只觉心烦意乱。倒头睡了一天缓过精神,找到沈淳:“父亲还在高兴呢,咱们家就要大祸临头了!”

    国丧期间,又有前朝余孽妄图造反,沈淳这些天看着面色沉重,然而心底确实兴奋不已。

    他的年纪也慢慢上来,最爱的就是家门兴旺,子孙富贵。如今沈家已成为立国时的老勋贵中最为显赫的一家,沈淳自觉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了。虽然他连三代以前列祖列宗的名讳都搞不清楚。

    若是别人兜头给他泼凉水,沈淳还要迟疑一下,然而沈栗从未与他打过诳语,“大祸临头”四个字霎时令沈淳心中一沉,带了儿子往书房去,“说罢。”沈淳深吸一口气:“出了什么事?”

    沈栗默然半晌才道:“咱们家先前担心的事果然一语成谶,皇家容不下咱们礼贤府了。”

    “现在?”沈淳不可置信道。太孙刚刚登基立足未稳,正是需要沈家的时候,依沈淳与沈栗先前猜测,起码要等太孙年长些礼贤侯府才有可能面临这样的危机。

    “先帝临终前……令骊珠公公在儿子饮食中下毒,幸而被骊珠公公换掉了。”沈栗望向沈淳苦笑道:“据说可令人十余年后慢慢虚弱病死,当初老熹王便曾用过。”

    沈淳瞠目结舌。

    老熹王当年曾帮着湘王与邵英争帝位,然而邵英登基后他便老实了。湘王谋反时老熹王担心受牵连,还带着全家跑来景阳居住以表忠心,邵英也宽容大度连连安抚,二人还上演了一出兄弟情深……老熹王年前正是因虚症病亡!

    邵英竟然如此急不可耐!

    沈淳倏地拍案而起。

    自感觉出邵英想推沈家上悬崖,沈淳自谓已是步步小心退让。父子俩不但筹办军学释权,还严厉约束族中子弟不令作奸犯科。照他预想,邵英总该看出沈家的忠心,待太孙安稳了,自己便如年轻时一样早日请辞奉上军权便是。

    哪料想忠心了一辈子,皇帝竟如此狠心屠戮沈家子孙,一点退路也不肯留。

    先皇果然不是当年的先皇了。沈淳从未如此清晰地认识到:当年能容他全身而退的邵英,早已变成心思狠辣,不,是狠毒的君王。

    “倒要多谢姑祖母,为咱们家与骊珠公公结了段善缘,救了儿子一条命。”沈栗后怕道。

    沈淳不禁想起当年沈太妃临终嘱咐:“……你要忠于他,但千万不要信他!”

    闭了闭眼,沈淳虚弱道:“太孙也……”

    “新帝是知情的。”沈栗漠然道,继而冷笑:“那孩子还没有先帝的耐性呢!”

    随即把元瑞那谋反之问叙述一遍。

    沈淳只觉冷汗涔涔,低声道:“先帝提醒了他,他又无甚手段,难免更加心虚,也更为忌惮咱们家。”

    说白了,便是皇帝无能,反而害怕大臣。

    想到此处,沈淳长叹:“若是先太子能多撑几年便好了。”

    若邵威登基为帝,沈栗才能正儿八经地做一回能臣干吏,留一段君臣相得的佳话。如今少帝登基,难免与大臣两头怕。

    沈栗低声道:“新帝稚嫩,露了怯尚且不觉。然而他总有老成的一天,若将来想起这次问答,只怕他的猜忌便成了咱们家的罪名。何况十余年后,儿子难道真的去死?儿子不死,新帝没准儿还觉着咱们欺君呢。”

    沈淳不觉骂了一声。

    虽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在沈淳心中元瑞如今就是个小昏君的胚子。为着一个昏君,教他亲儿子去死?教他沈家就此败落?啊呸!

    是你们邵家对不起我沈家!皇帝也不行!

    沈淳背着手来回踱步,气得直喘。

    他对邵英的忠心里还夹杂了少年时同赴沙场的情义,故此当年邵英要权,他痛痛快快便交了。如今邵英已死,临死前还给他沈家安排好死期,沈淳对邵家的忠心便只剩下君臣之义。与沈淳有情义的邵英死了,与沈栗有情义的邵威死了,元瑞凭什么对礼贤侯府露出獠牙?君不密则失臣,元瑞无意间透露的倾向教沈淳彻底对他失望。

    “你想怎么做?”沈淳发了凶性,红着眼问儿子。

    若说沈淳对元瑞是臣子对君王的失望,沈栗的失望中更有被背叛的恼怒。

    沈栗为自己儿子编的教材是元瑞先用,从小教到大的孩子,又是他一手保上帝位。固然是邵英作为亲祖父的影响更大,但元瑞的表现说明了他对沈栗殊无君臣恩义,也无半点师生之情。

    才登基便知道忌惮臣子,日后只会盼着沈栗早死。

    “民心思安,儿子不会做什么大不韪之事。”沈栗望着父亲紧张的面孔微笑道:“但既然我沈家步步退让无用,儿子索性进一步,做个实实在在的权臣!”

    “儿子不但要做权臣,还要为咱们家安排好出路。教咱们礼贤侯府成为响当当一颗铜豌豆,别说元瑞,便是元瑞的儿子孙子,哪个想动咱们家也要先崩了牙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