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争议
    阎罗王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只是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和地藏王最初的想法,薛竟然真的喜欢上了摇光,虽然一直都知道,摇光星君一直都喜欢着薛,但是因为这千年的时光之中,薛似乎并没有将摇光星君放在心上,而且,就阎罗王一直以来在地府里面所见的薛,就是这种冷冷清清的模样,自己本以为就算是让薛和摇光相处百年,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可是现在看来,这不仅是出了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出的还很大。已经到了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尤其是在现在,这么敏感的时候。

    想了一会,阎罗王走到了薛的跟前,对他说道,“玉帝怎么说,同意了么?”

    “没有。”

    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阎罗王并没有什么表情,这是肯定的,若是玉帝同意了,阎罗王才会觉得奇怪,毕竟,他们两个人不是同在天庭的,虽然说,地府表面上是听命于天庭的,但是,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清楚,若不是当年的无奈,根本就不会是现在的这种局面。

    “但是玉帝答应我,等到这场龙族和天庭的战争结束之后,就让我迎娶摇光。”

    阎罗王差点没被薛的话吓死,有什么问题不能一次性说完么,好不容易自己放下心来,又让薛的这句话,将自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那里。这玉帝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竟然同意了薛的请求。

    “你就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么?你还有什么话,一并说了,省的我等下又要被你打击。”阎罗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什么打击一并而来,这样自己也能够经受的住一些。

    “我是一定要迎娶摇光的。”薛的话语中的肯定让阎罗王也不禁侧目的看向薛,薛说这话的意思里面,可是带着非常大的坚定,阎罗王看着薛的眼睛,薛的眼睛里面没有丝毫玩笑的样子,入眼而去的是满满的坚定,和对着摇光的爱意。这样的眼神可不太妙啊。

    “薛,你是认真的么?”阎罗王严肃的盯着薛问道。

    “自然。”就算被阎罗王铜铃般的眼睛死死的看着,薛也仍旧坚定的回答着。

    二人就这样静谧的互相看着,周围的空气便得安静而诡异,若是此时有人在旁边,必然可以看到,一个空大的阎王殿里,阎罗王和十殿的阎王二人面对面的站着,彼此的神情是严肃的,连一句话也没有说。

    良久,还是阎罗王首先拜下阵来,薛眼睛的坚定不是假的,很少有人能在阎罗王的眼睛底下弄假,自己盯着薛那么久,他眼神的里的坚定非但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越来越深重。看来,这份感情就算自己再怎么说,薛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了。

    “十殿阎王,你应该清楚你自己的立场吧。”既然已经如此,阎罗王也不再是随便的询问薛了,毕竟这件事情不光光是摇光星君和薛之间的事情了,而是天庭,地府,和西天三界之事了。

    来了,薛听到了阎罗王不同于刚才的语气,心里说道。他一直在等待着这最后的审判。刚刚他就一直在等待阎罗王最后的通牒,现在,终于说到了正题。

    “我,薛,天上北斗七星摇光星君的夫君,地府第十殿的阎王爷,这就是我的立场。”薛面对眼前的阎罗王,仍旧掷地有声的说道。

    阎罗王听到薛的话,心里也算明白了几分,这薛的意思是他首先是摇光星君的夫君,然后才会是地府的阎王,那也就是说,如果这两者发生了冲突,那么,薛首先会先站在摇光星君的那一边啊。

    “哼,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阎罗王冷哼了一声,对着薛说道。

    薛自然知道自己刚才所讲的话,已经惹自己眼前的这位阎罗王不高兴了,明知这样,自己也仍旧要说,“属下从来没有忘记属下的本分。”

    薛油盐不进的样子,让阎罗王的心里很是恼火,这个薛,就是这样,和他说几句话,不是漠不关心,就是能把自己气死。

    “你不要忘了,你还是西天的轮转王!”阎罗王狠狠的说道,西天的佛祖当年将薛送到地府来的时候,就曾经派人偷偷的向自己说过,“看遍红尘,去其杀性。”可自己实在有负于佛祖的重托,非但没有让薛去除自己的杀性,反而让他现在竟然和天庭的最大的煞星走到了一起,这两个人的噬血魔性根本就是一样的。怕是连天庭上的那位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吧。

    “我已不是轮转王!”薛的双眸一紧,说道。他怎么会忘记,怎么能忘记,当年自己就是被佛祖放弃的弟子,才会流落到这地府之中,不见天日。

    “你——”阎罗王神色一僵,随即以笑容掩过,他走到薛的眼前,对着薛说道,“即使你不愿承认,但你到底也算是西天里面的轮转王,佛祖并没有将你从西天除名。”

    正因为如此,就是因为没有除名,自己才会有如此尴尬的境界,既不是地府的人,又不是西天里面的人,那么自己,到底是属于哪一个地方,又是属于哪里的人。薛的胸口只感觉有什么在叫嚣着要冲出来。那股冲撞的力量让他的胸口生疼。

    阎罗王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薛,那日,只是听闻会有一个西天的人将要来到地府,而且这人还是西天里面的轮转王,当时确实疑惑,直到后来传来的佛祖的信,他才知道,佛祖只是不愿意看到他的杀性太重而已。想要让他在这地府之中磨练自己的性格,然后在重归西天而已。但是自从薛来到地府,这数千年每每见面,这个男人始终带着不变的淡然,仿佛即便明日就是天塌地陷,他依然能够面无表情,做着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似乎从来没有任何人,任何物,任何事,能够动让他放在心上。他就像是失去了魂魄的人,没有喜,没有怒,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如今,自己所看见的这个男人却不一样了,他的面具似乎撕碎了一角,当自己提起西天,提起佛祖的时候,他眼中的痛苦,仇恨,让站在薛面前的阎罗王看的一清二楚。

    “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那些!”阎罗王轻声叹了一声,佛祖的苦心,薛似乎仍没有意识到。

    “忘了?……呵呵……哈哈哈……”薛突然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的不是喜悦,而且深深的讽刺,状若癫狂,然而这般地笑,却让薛回过神来,幽怨的眼光直直的射向阎罗王。“我已经不是西天的那个轮转王了,西天的事情又****何事。”

    阎罗王不再言语,眼睛却仍看着薛,若是不记得,为何清淡如水的一个人,再提起西天之事的时候如此的激动,如此的愤慨,就连眼神里面都能带着悲伤。

    自己怎么可能还记的西天的事情?佛祖已经放弃自己了,这千年以来,自己将自己困在这地府之中,从来不曾踏出一步,这不就是佛祖想要的么?既然不喜,那自己就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好了。在他们的眼中,是不是只有佛法,可是自己当年到底做错了什么,那些妖魔不就应该除去么?妖魔大杀神道中人,自己若不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那死去的人就会更多,自己这样难道不是在救人么?佛祖不是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为何,自己满心欢喜的望着佛祖的时候,他却是一脸不赞同的望着自己呢?然后,自己就听见了佛祖对自己说,“你还是去地府吧,西天,不适合你。”什么理由都不给自己,那自己那么拼命的除魔降妖又是为了什么?在地府这么多年,自己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轮转王了,在自己来到地府的那一霎那,这世间就只有一个十殿的阎王。

    深邃晦暗之色自阎罗王的眼中一闪而逝。

    “薛,你终会明白的。”现在还不方便对薛直接言明佛祖的事情,但是阎罗王知道,终有一天薛会体会到佛祖的用心。

    “是么,那就等到以后再说吧。”薛不屑的说道,他已经看透了很多事情,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会因为被放弃而郁郁寡欢的男人了,如今,他身边已经有了摇光。因为被放弃过,自己才深知那种被放弃的痛苦,因此,他不会让摇光也经历那种痛苦的。就算是和所有人作对,他都会依然的站在摇光这边。

    看着薛的样子,阎罗王知道自己已经是劝不了薛了,看来当年的事情,对薛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已经过去了这么些年,薛依然耿耿于怀,不能忘怀。

    佛祖啊佛祖,也许,你也没有想到,你一直引以为豪的轮转王,如今却陷入了这样的矛盾里面,而不能自拔,不知道,佛祖若是知道,薛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后悔当年他所做的那个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