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二章 故人
    ”报,阎罗王有请轮转王于殿内相聚。“听着小鬼的来报,薛感觉一阵奇怪。这地府之人都知晓自己平日很少参与别殿之事,也与别殿阎王交谈甚少。在地府数千年,阎罗王传召甚少,不知此次传召有何要事。薛疑惑着起身,赶往阎罗王殿。

    其实阎罗王此时也很惆怅,这转轮王与别的阎罗不一样,虽说是自己的下属,但谁人不知,这转轮王本是西天佛祖的座下,不知为何配至地府,这千百年来,甚少与人交谈,除去应尽的职责之外,基本就是待着他自己宫殿,可是此事,正因着轮转王而起,所谓缘起缘灭,因果循环,还只能硬着头皮传召。

    一路上,遇到不少的小鬼,穿过奈何桥,前面就是阎罗王的宫殿。

    ”大人,大人,救救我吧。我不想去下油锅。“一个小鬼挣脱了鬼差的链条,冲到了薛的面前。不停地请求着薛。

    垂下眼眸,看了一眼这个小鬼,前尘俗世一眼望尽,此鬼原为一恶鬼,在人间杀人无数,强取豪夺,终有因果报应,一日上山,不幸被一只老虎咬死。而这一老虎,则是他当年手下的一条冤魂所投生。

    鬼差一见那恶鬼挣脱了自己的掌控,冲撞了轮转王,吓得赶紧拉回了恶鬼,“大人请恕罪,属下没有看管好此鬼,请大人责罚。”

    那恶鬼还在不停的向着薛求情,头嗑在奈何桥上声声作响。

    世人皆是如此,总是不愿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任。以前薛总认为,人性本善,在这地府千百年,他已看惯无数的恶鬼犯下的令人指的罪行,一开始,他总是愿意给他们一次机会,可是无数次的失败告诉了他,人心的丑陋。每每的原谅总是会让一些善良的人受到更深的伤害。于是,他开始适应地府,适应这个法则。

    薛示意鬼差起身,那鬼差悄悄地抹了一把汗,谁人不知,这转轮王是地府最严肃的阎罗,也怪自己没有看好着恶鬼,幸好轮转王没有生气。

    薛再也没有看那恶鬼一眼,转身离去,悄然的留下了一句话,“受完刑,交于孟婆,投畜生道。“几句话,定下了这个恶鬼的下场。那恶鬼听闻自己的下场,更加的狂起来。

    走到阎罗王殿门口,薛一阵恍惚,自己好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吧,自己虽身兼第十殿阎王之职,却仿佛在地府之外,除去每日工作,自己最常干的一件事就是仰望地府的天空,地府的天空是看不见星星和月亮的,除了黑暗,就是地狱恶鬼的嚎叫和喊冤声,没有片刻的安静。自己有多久没有享受宁静了。

    ”转轮王拜见阎罗王。“

    虽说地府分有十殿阎王,但其中以阎罗王为大,也就是俗称的阎罗爷,地府各事也交由阎罗王处理。

    ”转轮王,你来啦。“阎罗王从厚厚的公文中探出头来,地府事务繁多,又以阎罗王事务最为繁重。

    ”不知阎罗王叫属下前来所谓何事。“

    就是这种淡淡语气,让阎罗王回回召见转轮王不知如何是好,看着殿下的转轮王,就那样一身白衣站在那里,仿佛世界与他无关,与这暗黑的地府格格不入,却又让人感觉他是那么的寂寥。

    ”不用这么客气啊,难得有空,想找你聊聊天。“阎罗王斟酌着说辞。

    ”属下不敢。如若阎罗王没有什么要事,属下先行告退。“薛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抬起身就要离开。

    ”唉,等一下,“阎罗王赶紧叫住了薛。”是这样的,昨天不是三月三么,你打开地府大门的时候,溜出了一个小鬼,现在这个小鬼找不到了。“说出此事,阎罗王不好意思的看向薛。

    ”不可能,如果丢失了一个小鬼,我肯定会知道的,昨日回地府之时,我再三确认过。“薛斩钉截铁的语气让阎罗王犹豫着该不该说出实情。

    看着阎罗王欲言又止的样子,薛疑惑起来,难道这小鬼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还请阎罗王实情相告。“

    阎罗王此时算是骑虎难下,这个小鬼的事情有点复杂,但薛的脾气阎罗王也是知道的,不说的估计也糊弄不过薛。打定主意,阎罗王缓缓向薛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这个丢失的小鬼,其实并不是丢失的,而是自己溜出去的。

    其实这个小鬼薛也是认识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天上北斗第七子—摇光星君。摇光为天上星君却触犯了天条,本应令其灰飞烟灭,但其母紫光夫人自请责罚,加之北斗其余六君请求玉帝手下留情,便改为下凡历劫,直至悔改,方可重回天庭,重掌星轮。

    薛听罢事情的来龙去脉,摇光星君,这四个字在薛的嘴边萦绕着。原来是那个小姑娘啊。

    说起薛和摇光的相识,其实是个意外。早些年间,薛曾奉佛祖之命,去人间寻找文殊菩萨的转世,路遇两个国家的战争,开始以为只是人间的那些权利争斗,等定睛一看,却现有一股黑气在其中徘徊,如果是妖魔作乱,就另当别论了。待薛前去查看之时,却意外的现那团黑气竟然一个小姑娘身上散出来的。虽为黑气,却无妖魔气息,相反隐隐却透漏出仙人之感。

    等到薛查探一番,才弄明白这小姑娘竟然是北斗七星中最小的摇光星君。

    而彼时,这摇光星君却正为自己引的两国争乱不知所措,一看眼前之人,散着西天的金光,以为是哪位菩萨前来,便直扑入薛的怀抱。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好的就打起来了。”

    看着抱着自己小小的姑娘,薛也不忍心责备于她,估计她自己可能也不知道自己不可以轻易下凡的。

    北斗的摇光星君虽为七星之末,却是紫微斗数十四主星最后一颗主星,俗称破军。破军,又有另一个别名,凶星,掌管人间的战争,主管变化,破军的变化,是除旧更新的变化,必定要先破坏原有的局面,然后再重新开始。破军的变化及其极端,这种变化在人间都是以战争开始,所以摇光星君是不可轻易下凡,避免人间的浩劫,而上一任的摇光星君则是商朝的纣王。

    而这一任,不知为何,竟是一个小姑娘。看这小姑娘手足无措的样子,这主杀的重任交于她,不知又有什么造化。

    “摇光星君”薛轻轻的推开了怀里正在哭泣的摇光。

    摇光此时才真正的看清被她抱了哭泣的人,上下一打量,搜的一下,红了脸,自己就这样抱着一个男人哭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还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天庭中人。

    “你认识我,你是?”摇光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猜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仙风仙骨,身着一袭白衣,瘦弱的身体藏在宽大的衣服下,更显消瘦。但是给人一种浩然正气的感觉,唯有那双细长的桃花眼,增添了一种妩媚之感。这人无疑应该是个神仙。

    “我乃转轮王”薛简简单单的介绍着自己,擦干净眼泪的摇光,看起来更像一个孩子了,圆圆的小脸蛋,因为刚才哭过,鼻头还是红红的,一双杏眼望着自己,整个与世无争的模样。

    “原来是西天之人,难怪我不曾见过,”

    “杀”耳旁传来刺耳的战鸣声,摇光一下子又哭丧着脸,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只是自己在天上,看见了人间有两个国家正在交谈,交换了好多东西。她觉得很热闹,便跑下来想看的清楚一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好的就打了起来,而且一下子死了好多人。

    薛一看形势不对,立马拉起摇光,离开了此地。

    到了一处山林,薛放开摇光,本想说明真相,对着摇光,却不知从何说起。

    “是因为我,对么?那些人是因为我,才生争斗的对么,所以才死了那么多人,对么?”

    面对寻求答案的摇光,薛不忍心欺骗她,便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难怪母亲和哥哥总是不让我来凡间,难怪天庭中的人看到我就绕着我走,我偷偷听过那些侍女的话,她们都说我是个妖星,是带来灾祸的星君,虽然哥哥们都很喜欢我,但我知道,肯定就是这样的。”

    薛皱了皱眉头,天庭的事他并不是很清楚,但是眼前这个孩子,明显是受到了很多的委屈,如果刚刚不是自己现她,估计会受到不知道怎样的责罚吧,虽身为摇光星君,但是这并不是谁能决定的,何况,这一任的摇光星君还是个女娃。

    ‘’摇光乃摇光芒之意。‘’薛蹲下来,摸了摸摇光的头,对她说道。“你大哥天枢贪狼星君代表的是力量,天璇巨门星君代表的是勇气、天玑禄存星君代表的幸福,你的哥哥们都有自己的职权与象征,而你,摇光星君代表的是劫后重生,为过去虔诚的祈祷,只有告别那些旧的过去,才能拥有重生的机会,所以,你是希望,是光芒。”

    薛的这段话,从来没有谁和摇光说过,母亲和哥哥都只会安慰自己,虽然宠着自己,但是摇光知道,母亲总会在背后偷偷叹息,但是轮转王说她是希望,是光芒。她不是那些仙女姐姐口中的灾星,起码有个人说她是希望,这百年的寂寞和委屈似乎找到了出口。

    本以为能劝慰摇光,却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场面,寂静的山林中,只剩下了摇光大哭的声音,似乎比刚才还要伤心。

    一个白衣男子手足无措的拍打着怀里一个小姑娘的背,面上的表情是小心翼翼的,对于后辈的小仙,薛从没有如此的有耐心过,薄薄的嘴唇不时的突出安慰的话语,这一刻,山林中似乎只有他们两。

    紫光夫人一时不查,让摇光偷溜至凡间,待她现的时候,急忙赶往人间,看见遍地的战火,不由得急上心头,赶忙寻找摇光。

    等到她找到摇光,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西边的轮转王正抱着摇光在树下休息,而摇光正甜甜的睡在轮转王的怀里,紫光夫人大吃一惊。

    ”拜见轮转王。“上前施了一礼,紫光夫人着急的望向摇光,可在这位轮转王面前,紫光夫人还不敢造次。

    薛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起身,将怀里的摇光递向紫光夫人,“摇光刚才吓坏了,我正巧路过,便将她带至此处,这孩子似乎受了不少委屈,刚刚哭累了睡着了。”

    紫光夫人看向摇光,心疼的摸了模她,平时水灵灵的眼睛此时肿的老高。其实紫光夫人知道天庭排挤摇光,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这个孩子天性善良,却承其天命,成为了破军星的主人,奈何不像前任破军星纣王那样,心性凶残,法力高强,让天庭之人敢怒不敢言,这孩子继位后,天庭之人便将之前的委屈尽数推给摇光,这孩子虽软弱,但性格倔强,受了委屈是从来不提,这次估计是真的吓坏了吧,也怪自己平时可能教导过严。紫光夫人叹了一口气。

    “多谢轮转王救了我儿,紫光必铭记于心,紫光先先行拜别。”

    望着紫光夫人带走摇光,薛望向天边,这天庭已经腐朽成如此地步了么?对于一个孩子,天庭也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了!看来,这未来将不与太平而言,只愿这人间不会遭到这无妄之灾。

    从此之后,又过了百年,自己也被佛祖配至这地狱,成为人人害怕的十殿阎王,而也没有听过关于摇光的任何消息了。想到这,薛很好奇究竟因为什么,当年那个小女孩犯了什么错,导致天帝竟判下如此重的刑罚。

    “不知这摇光星君犯下什么过错,受到如此重罚。”薛好奇的问了一句,正是这无意的一句话,引起了无数的灾难的开始。所以说,即使身为神,也有无奈,也有想不到的时候。

    薛的这一句话,让阎罗王陷入了难题,这正是这件事难办所在。

    阎罗王的为难薛看在眼里,薛不愿为难阎罗王,便将话题转开,“我的任务是不是重新召回摇光星君,将她带至地府,重新受刑。”

    “是这样的,没有错。”阎罗王松了一口气,他实在害怕薛打破砂锅问到底,“但是如今的摇光星君法力微弱,她的魂魄随时有可能附身至别人身上,如果附身至人类身上,星君自身气息微弱,又有人类的气息掩盖,寻找会难上加难,犹如大海捞针,故你的十殿阎罗殿在你寻找摇光星君的时候,便由你的判官主持日常事务,你安心去人间寻找。”

    “那属下先行告退,安排事宜之后即刻出。”薛觉得有点疑惑,阎罗王似乎是非常希望自己离开的,这是不合常理的。

    薛离开了阎罗殿,想了想,便出了地府,飞上了天庭。

    而此时的阎罗殿内,待薛走后,阎罗王转身走向了后庭。

    “文殊菩萨,我实在不懂,你为何让轮转王去寻找摇光星君,要知道摇光星君可是。。。。。。”后面的话不知道为何阎罗王没有继续说下去。

    “阎罗王,有因就有果,这世间的事始于混沌,终于混沌,轮回,不可言。”

    看着文殊菩萨拈花一笑,阎罗王只能闭嘴,祈祷轮转王这一去能平安归来,要不然,他可不好向佛祖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