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三章 真相
    而这头,薛已经踏上去往天庭的路。★在途中不知为何,薛一直想起当年那个爱哭的小姑娘,还记得她看见那些人类因为她而死的时候,哭泣的样子,当初帮她也是因为在这个孩子身上,薛看见了一颗纯正的神人之心,这也许是天庭的一个机遇,故薛伸手相助,甚至于后来还重新帮助重塑了那两个战乱的国家,让他们繁荣昌盛的百年,已补摇光所带来的灾祸。以此期望天庭对她的惩罚不至于过重。

    然而,刚才阎罗王的样子分明是有所隐瞒,薛虽然当场没有问出答案,但是薛的心中总有不安,一种冲动驱使着他寻求着后面的真相。

    薛来到天庭,竟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金碧辉煌的宫殿,琼楼玉宇的阁楼,到处飘荡着仙气的世界,与自己的地府相比果真是如民间所说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来到南天门,薛便被南天门的守卫拦住了。’

    “来者何人。”这两个守卫似乎并不认识自己,也是了,自己已有百年的时间未曾踏过着南天门了。

    “在下为阎王殿内的阎王。”薛报上自己的名号。

    “我当是什么人呢,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阎王,这南天门是你随便进的么,还不快给我退下。”那两天兵一听薛之时阎罗王手下的一个小小的阎王,便毫不客气的出言嘲讽。

    听闻此话,薛有点讶异,什么时候这南天门也变得如此难进了。看来,果真是自己这百年在地狱待的太久了。

    “望两位放行,我有要事,需见百花仙子。”薛耐下性子,继续询问着。

    “哈哈,听到没有,让我们放行,就这样就这让我们放行啊,我们怎么知道你找百花仙子有什么事,百花仙子是你这种人能见着的么,你总要拿点什么东西,我们也好知道你进来要干嘛啊?”这话已经说的非常明显了,可是薛在地府百年,与世隔绝,莫说地府无此规矩,就算当年他在那西天之中,也是受万人敬仰的,去往哪里都不曾有人敢阻拦自己。

    看着薛并没有要拿出什么东西孝敬他们的样子,那两个天兵立马脸变了颜色,”既然你这么不懂规矩,我看你着南天门进了也没用,从哪里来的你就给我滚回哪里吧。“

    望着两天兵凶神恶煞的样子,虽然不知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但是既然不让进了,薛只能叹口气,准备转身离去。

    “薛。”身后传来一阵惊喜的声音。薛转身一看,正巧是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那两天兵看见百花仙子,立马行了一个大礼,笑脸相迎,“百花仙子,这个不知道什么人自称要找您。。。。。。”百花此时根本没有心情听那两天兵的话,她的眼睛心里就只剩下了薛,这几百年来,自从薛被配到地府之后,她再也没有见到过薛了,刚才从远处看见他的时候,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看见他正要走,怎么能放过这个见他的机会。百花冲到薛的面前,急切的问道,“薛,你是上来见我的么,为什么不见一面就走呢?“

    那两天兵从没见过百花仙子如此失态的样子,他们才仅仅飞升数十年,所见的百花仙子影院都是高高在上的,圣洁不可侵犯的,哪里见过她对男子这般小心翼翼过。

    薛淡笑着望着百花仙子,说道,”本有一点事,想上来找你询问一下,不料这两天兵不让我进去,故准备离开。“

    百花听到此话,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两个天兵,这天兵肯定是找薛要好处,如今这天庭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两个小小的天兵也敢阻拦薛了,要不是今天自己看见了,岂不是要错过薛,思及此处,百花更是对这两天兵不满。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阻拦薛。“

    ”不过就是下界小小的一个阎王么,有什么了不起。“其中一个天兵看见百花严肃的样子,不免小声嘀咕了一声。

    听到天兵的话之后,百花不怒反笑了,怪不得在薛的面前如此放肆,原来竟以为薛只是一个小小的阎王。

    “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你们眼中的小小阎王究竟是谁。堂堂的轮转王,何时需要向你们通报了!我看你们是要到下界去修行一番了。”

    这话是要让他们贬回凡间啊,那两个天兵吓得脸色苍白,赶忙求饶。虽然百花仙子法术在天庭之中并不高明,但是她可是王母娘娘身边的红人,在这天庭之中谁敢得罪啊,那两个天兵立马跪地求饶,“百花仙子,轮转王,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该死,饶了我们吧。”

    百花还要不依不饶,薛拦住了她,“我们走吧,我有事情要问你。”

    百花这才放过那两个天兵,赶忙将薛带至自己的百花园。

    那两个天兵这才放下心来,一直以来都知道西天有个轮转王,当年那可是响彻云霄的人物,千年前,魔域来犯,聚集了数十万大军,而其中以魔武大帝所带领的军队更是无往不克,战无不胜,直至杀到了紫霄殿外,而天庭之中已经沾满了仙人的血液。正当魔族之人兴奋之时,只见一金色转轮自空中出现,一打照面,便横扫了千人的头颅,待众人反应过来,只见那金色转轮化成一人形,白衣黑,丝毫没有被污染,站在遍地鲜血的地上,诡异妖娆,就这样以一人之力灭了魔域的魔武大帝和他手下的十万魔君,据说,当时只要在魔域提起轮转王,魔族之人都是心惊胆战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大战之后却被西天佛祖配至地府,这才从人们的口中消失不再。没有想到,那么一个文文弱弱的人竟然是当年那个让天庭闻之色变的轮转王。二人望着那远去的身影,还是有点不可置信。

    “这是我最近研制的百花茶,你已经很久没有来过我这了”百花仙子取出自己酿制的百花茶。

    “不错。”望着眼前香气扑鼻的百花茶,仿佛回到了当年,在这里,和百花仙子,太白金星们一起谈天说地,快意潇洒的人生。这一趟,自己似乎感慨太多了。

    “百花仙子,我这次来找你,是有要事来询问你。”放下手中的茶,薛慢慢的开口。

    百花仙子理了理身上的褶皱,坐到了薛的对面,“这一见面,你就是有事询问,难道没有事的时候,你就不能和我聊聊天么?”百花百般无奈的皱了皱眉头,那百花仙子不愧是天庭的第一美人,只是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却足以让一个男人为之心疼,可是对面的薛似乎并不足以所动。

    “罢了,薛,你来找我有何事?”百花其实也很好奇,有什么事值得让薛竟然从那地府来到天庭。

    “我想知道一个人,破军星君—摇光”

    淡淡的吐出的话语,却一下让百花仙子变了脸色,虽只是微微一下,但是薛还是敏感的捕捉到了,百花整理了一下心情,微微一笑“北斗的星君,一直以来都不太与我相识,这你也是知道的,至于你说的破军星君,我只知道她被贬入人间历劫了,其他的我并不清楚。”为了掩饰心中的紧张,百花仙子拿起了杯子。

    “百花仙子,你知道她为何历劫对么!”薛已经肯定百花仙子必定知情,虽不知为何她与阎罗王一样,不愿告诉自己,但是这事肯定与自己有点关系,不然,为何人人都绝口不提。

    听到薛的语气,百花仙子知道,薛肯定是怀疑了,但是,真的要说出来么,自己喜欢薛千年,这天上地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多少人在背后嘲笑自己,堂堂的天庭第一美人—百花仙子,痴痴跟在轮转王身后千年,却从没有一丝回应。而后,竟然又出现了一个破军星君,想到这个女子,百花仙子有种深深的危机感,那个孩子心性的纯真是自己没有的,薛,会不会动心呢?想到这里,百花仙子不免握紧了自己的衣袖。

    茶的热气缓缓的顺势而上,在朦胧的水汽之中,薛看到百花仙子的紧张,他静静的望着百花仙子,他在等待着,他知道,他的请求百花仙子从来不曾拒绝,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果然,没有让他等太久,百花仙子似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缓缓的开口。

    “破军星君,北斗七星之中最后一颗主星,掌控世间生伐绝杀,而这任破军星君却是一个心思纯正的小姑娘。”心思纯正,薛觉得当年那个小姑娘在这天庭之中当得起这四个字。“可是百年前,破军星君却直闯西天,要找佛祖要一个说法。”百花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薛。

    薛的心中大嚇,莫非?

    看着薛的表情,百花仙子知道,薛已经猜出来了。

    “没错,百年前你被分配至地府之中,这个小姑娘独身一人去讨要说法,破军自带战死,她又是一副气势冲冲的样子,虽佛祖慈悲,没多与她计较,但是这也差点引起了西天与天庭的矛盾,故玉帝本欲让她魂飞魄散,但由于紫光夫人与佛祖的求情,才将她转入轮回,直至悔改,方可重回天庭。”

    竟然这般模样,原来竟是这样!薛此刻的心中微微有些胀,自己无故被配地府,心中虽有不甘,但是仍然遵从佛祖的教诲,却没曾想,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小姑娘,只身一人,为自己讨要说法。百花仙子说的平平淡淡,但其中的惊险,薛如何不知,不论别的,那西天大门的十八罗汉法力高强,她是如何闯的进去,又如何能见到佛祖,那天帝又是如何惩罚于她?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那摇光的魂魄为何如此气息微弱,让人遍寻不得。”

    百花大吃一惊,“你见过她的魂魄了?”

    “她本应投胎,却偷溜出地府,阎罗王遍寻不得,告知于我,她魂魄气息微弱,难以寻得。”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天帝处以雷霆之刑”

    雷霆之刑,竟然是雷霆之刑,这雷霆之刑,乃是惩戒那些犯了大错的仙人,将魂魄从仙体之中抽出,每日雷公电母以雷击电打抽打魂魄九九八十一下,持续七七四十九天。魂魄抽离仙体,便不在受仙体的保护,就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手无缚鸡之力,那雷刑在魂魄之中也不会消散,与每一道天雷在魂魄之中碰撞,才能渐渐消失。故一般很少运用此刑法。

    “薛,你怎么了。”

    薛的脸色一下子便的苍白,“百花仙子,今日之事,你就当我不曾之晓,我先行告退。”还没等百花仙子反应过来,薛匆匆离去,奔上云头。

    百花望着薛离去的身影,终究还是乱了心!那个姑娘,自己第一次见到她,就知道这样的纯真的孩子,是这天庭,这世间都难能可贵的。薛,你会动心么?身后的茶香缓缓的飘荡在这百花园里,持久不散。

    天界的风刮在薛的脸上,让薛清醒了片刻,摇光,摇光!这两个字刻在薛的脑子里,百年前的一面,何能让她做到如此,这一份心意,薛如何能报答。而此次,却还要自己亲自去追捕她的魂魄,将她重新送至轮回,继续经历人间的生老病死。薛懂了阎罗王对自己的欲言又止,这份真相让自己如何接受。薛此时的脑子里一下子是那张圆圆的脸哭泣的样子,一下子又是那漫天的雷霆之刑,恍惚之中,又似乎看见佛祖对他说的话,“薛,你太过冷静,虽有智慧但不随人间,”薛看见自己对着佛祖说道“斩妖魔,卫正道,有何错!”佛祖摇摇头,怜悯的望着自己。不,不,我不需要怜悯,那些魔域之人本就该死,自己何错之有!薛从云头滚落,恰入一片森林之中,抬手一挥,薛的怒火泄而出,只见一片金光扫过,延绵千里的森林瞬间消失不见。

    望着消失不见的森林,薛慢慢的冷静了下来,这或许就是佛祖配了自己的原因吧,自己的法力虽高强,但自己总是难以控制,就像当年,那场大战,最后自己都杀红了眼,只记得那漫天的血色在自己的眼前飞舞,自己是怎么停下来,现在都难以回忆起来。印象中有一道紫光,但谁知道呢?或许是精疲力尽了吧。

    薛站起来弹弹身上的灰尘,他从来不是拖拖拉拉之人,既然往事已逝,如今的自己也已身归地府,那就是地府之人,只是这趟天庭,让自己的自控力偏离了掌控而已。薛背着手,望着那九天之外,思绪良久。

    虽没有意想到破军星君因为自己的事情,竟受到如此刑法,当年救她一命,可不是为了就这样让她陨落。如今之计,只能先找到她的魂魄,送至轮回,助她重回天庭。

    打定主意之后,薛便施了一个法术,将自己化成了凡人的打扮,这回需要在人间寻觅魂魄,自己自然不能太过张扬,想了想,薛又稍微改变了自己的外貌,将那双细长的桃花眼,变成了简单的样子。改完容貌的薛,瞬间变得其貌不扬。

    这真是有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薛自嘲的想。

    刚才自己在空中查看之时,似乎在西北的方向有些许异动,那自己就从那里开始寻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