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五章 蛛丝马迹
    温暖的阳光很快照耀着这片大地,薛站在学堂的门口,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出一点阴影。

    “先生,我把虎子送过来啦,这个小兔崽子,”大嗓门的巧婶子拎着虎子,大大咧咧的朝着薛说道。

    “娘,放开我,让先生看见多不好,你放开我啊”虎子不停的在巧婶子的手下挣扎着,奈何力气还是太小,只能被拎着走。

    “哎呦,先生,我家这兔崽子就是服气您,在您这儿,他才能乖乖的。”话说,自从这个先生来到村里之后,村里的孩子们调皮捣蛋的少多了,而且又能学到知识,村里的百姓可是高兴的不得了,也不知道这先生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但是连巧婶子自己也挺喜欢待在先生身旁的,莫名的有种安心的感觉。

    透过阳光,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对母子,这般的生气勃勃,哪里还有昨夜死气沉沉的样子。

    薛不动声色的从巧婶子的手中解救下了虎子,“巧婶子,您放心,虎子在我这里,您去忙您的去吧。”

    “好嘞,那我先走了,虎子,你要认真的听先生的话啊。”巧婶子走之前,还不忘叮嘱着虎子。

    薛牵着虎子往学堂里走,那虎子圆圆的小脑袋正在不停的晃动着,薛突奇想,暗暗的施了一道追魂咒,打进了虎子的手心里。

    没成想,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竟让薛现了一件事情。

    虎子的体内没有魂魄,具体来说少了。

    人,之所以能独立于仙,神,魔,怪之外,在于人的身上有三魂七魄。三魂在于精神中。七魄在于物质。所以人身去世。三魂归三线路。七魄归肉身消失:

    人的三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魂为阴,魄为阳。其中三魂和七魄当中,又各另分阴阳。三魂之中。天魂为阳,地魂为阴,命魂又为阳。七魄只用天魄与地魄都为阴,而人魄则为阳。

    三魂当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住身。天地命三魂并不常相聚。七魄中两个天魄两个地魄和三个人魄,阴阳相应,从不分开。并常附于人体之上。

    但虎子身体里的命魂残缺不全,而人魄却已经是消失不见了,简单的说,人本是阴阳相合的**,但是此刻的虎子却是只剩下了阴而无阳。

    照常理而言,这样的人类应该会浑浑噩噩,不可终日,但显然,虎子的样子并不是如此。

    薛暗暗收回了追魂咒。

    临近晌午,薛已将所有的学生体内都勘探了一番,所有的学生都如同虎子一样,残缺不全的魂魄。

    难道这些孩子都被附身或者是被吃了魂魄么,还是说这个村庄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薛展开自己的神识,淡淡的金光遍布了村子里的每个角落,很快薛就现了一件事情,几乎所有的村民的灵魂都是残缺不全的,除了巧婶子!

    此时的巧婶子正在她的小摊子前和别人介绍自己的刺绣,她会是幕后的黑手么?很快薛就否认了这个猜想,人类自身是弱小的,应该是没有这样的本事的,但是这巧婶子的确让人怀疑,看来自己还是要在她的身上好好调查一番。

    秀珠恰好从前面走过,“秀珠,你。。。。。”话还在嘴里,薛就看见秀珠目不斜视的从自己的眼前走了过去,没有丝毫的留恋。这和以前她对自己的态度可是完全的不同的啊,难道就因为昨日的话,秀珠久这样冷漠么,薛觉得自己可能太不了解人类了。

    “什么事。”明明告诉自己,不要理他,可是看到他刚才有点小失落的样子,自己还是狠不下心,虽然语气急冲冲的,但是自己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他,秀珠觉得自己真的是对先生没有办法。

    看着秀珠转身,又来到自己的面前,薛完全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不管怎么都好,问出自己想要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你知道巧婶子她们家里的事情么。”

    秀珠此刻觉得自己根本不应该停下来,这时候,她看向薛的感觉就是一个猥琐的秀才了,所以说少女的爱恋来的快去得也快,由此可参照这秀珠对薛的感情。

    薛觉得自此那个自己问出那个问题后,秀珠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充满了鄙夷,又似乎有点同情自己。

    最后在秀珠充满着怜悯的目光之中,薛终于结束了这一场让自己感觉浑身不自在的谈话。秀珠在临走之前,还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象征性的表示了一下对自己安慰。

    根据秀珠的所言,这巧婶子和自己的相公是世代住在这里的村民。两人青梅竹马,成亲之后非常相爱,可是在虎子三岁那年,巧婶子的相公不幸身染了重病,医石无药,虽然看过不少的大夫,可是最后还是去世了,留下了巧婶子和虎子两个人相依为命。因为巧婶子相公去世的时候,巧婶子的年龄还不是很大,当年的巧婶子即使嫁过人了,也是这附近几个村子里最漂亮的女人。因此有很多人上门提前,劝巧婶子改嫁,可是巧婶子一直没有松口,倒是别村有人来强迫过巧婶子,可是都被本村的村民给赶走了,这几年才消停下来。

    秀珠见薛询问着巧婶子的事情,平日里又对虎子多加照顾,以为是喜欢上了巧婶子,故对薛感觉到不屑,又对他的这只爱慕最后只能无疾而终-而表示了同情。秀珠的担心纯属多余。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就秀珠而言,似乎这巧婶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薛的直觉告诉他,这巧婶子应该就是一个突破口,薛决定晚上再去巧婶子的家中好好查探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