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十七章 夜探山庄
    看来还是大意了,摇光和薛回到房内,才开始大眼瞪小眼,因为直到此刻,他们才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个房间只有一张床!!!!!

    如果不是刚才和薛吵了一架,自己肯定是非常愿意和薛一起在一个房间里面的,可是刚刚才那么深刻的剖析了自己,然后又让自己就这样的和薛待在一个房间里,摇光自认为自己的修养还是没有到达如此的地步,可是,如果不在一个房间,这漫漫的长夜又该去哪里呢?摇光的内心非常的纠结。

    而此时的薛也在考虑着这个问题,这样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于摇光的名声可是非常不好的,即使并没有做什么,但一旦将来,摇光重归天庭,难免会有人以此来做文章,难为摇光。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要多为这个孩子考虑。

    思索了一会,薛对摇光说:“今夜你就在这歇息吧,我在外面守夜,有事你就叫我。”

    薛的本意原是为摇光考虑,担心她的清誉,却不曾想,摇光听到此话,内心却有了别的想法,薛这话的意思,是否是不愿与我相处,所以才要在夜晚流连外面。

    摇光只能垂下了头,默默的点了点头。

    薛却不知摇光为何突然情绪低落,还以为是因为刚才二人的争吵导致摇光的情绪不好,还在内心暗暗欣慰,看来自己让摇光一个人在这房间里静一静,是对的决定,这样,也能让摇光好好的想一想。

    薛走出了房门,轻轻的关上了门。

    等待薛一走出去,摇光瞬间失去了支撑自己的力量,看来,薛真的是不想和自己相处,连离去都是那么的匆匆。摇光掩面哭了起来,不,不,自己不能就这么哭泣,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能像这样见到他的啊。是自己太过于心急了,以为自己的痴痴暗恋就可以得到回应。却忘记了,对于薛来说,自己其实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充其量也不过是在千年之前匆匆的见过一面而已。是自己太过于执着,总是想让薛给自己一些回应。忘记了,最开始自己喜欢他的,就只是因为是他而已啊。

    可自己自从见到他之后,都干了一些什么?总是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他,甚至不管不顾的向他表白,甚至要求他回应,自己似乎失去了最开始那种单纯的喜欢他的心。

    摇光独自在房间里默默的想着。

    而屋外的薛,此时的内心却没有丝毫的儿女情长。对于这个山庄而言,似乎有太多的秘密了,难得的,薛开始对于这个山庄有了一点好奇。

    听着屋内的声音,摇光似乎是睡着了,薛将屋子设置了一个结界,好让摇光不被人打扰。

    薛飞上屋顶,俗话说,站的高才能望的远,今天白天里只是跟着管家身后走,对这个山庄的大小,轮廓并没有什么概念,而此时,薛站在高处,才真真切切的望全了这整个山庄。

    这逍遥庄,在月亮的笼罩下,显得安静而阴森,从客厅向四周看,与平常人家无异,前为招待客人,吃饭等地,后有一间大院,穿过花园,西边为客人所住之处,而东边则是那庄主及家人的住处。

    薛看见了那逍遥浩的屋子仍旧点着灯,薛略一思索,便朝那方向飞去。

    薛悄悄的站在屋外,敛住了自己的呼吸,望向屋内。

    逍遥浩的神情非常疲惫,整个人就像被霜打了一般,也无日间所见的那般张扬,整个人静静的缩在椅子上,在烛光的照耀下,整个脸面竟有些鬼气。他正在案桌上望着一幅画,时不时的露出很悲伤的表情。

    看来这副画对他来说,很重要。薛觉得这是一个突破点。可惜,薛此时的位置看不见这副画,于是暗暗的用了一些法力,将这画吹了起来。在这一瞬间,薛看见了画上的内容。

    这画中似乎是一名女子,红衣飘飘,笑魇如花,画中正在嬉笑着掐了一朵花。

    “流晴,是你回来了么?”那逍遥浩突然对着满屋的空气问。

    看来是自己刚才的那阵风让他误会了啊。

    好一会儿,那逍遥浩见没有任何的回答,回应他的只有那略微波动的烛光。他的表情又变得异常的怪异,似乎是绝望又有些开心。

    “是了,你怎么会回来呢,这里有什么能让你留恋的呢?”

    那逍遥浩一个人自言自语着,身为凡人的他自然是看不见,可是薛却看见了,当逍遥浩说话的时候,他的身后慢慢的浮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薛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子就是刚才画中所画的女子,可是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这名女子的左眼处有非常明显的一颗泪痣,而刚才那画中女子却没有。

    那女子出现过后,一直就那样默默的望着逍遥浩,眼神之中没有任何波澜。

    看来,这逍遥浩身上也是疑点重重。

    薛凝神看了一眼那名女子,很显然她已经死去,但是,身上的气息却并不是什么恶鬼的气息,相反,这名女子身上的气息相当的温和。

    薛朝着那名女子施了一个法术,那女子一下子就从屋内转移到了薛的面前。

    那女子还没明白生了什么事,突然就到了屋外,眼前站着一个男子。

    虽然并不明白生了什么,但是这男子身上的气压压的她抬不起身来,只能默默的忍受,但幸好,看起来,这个男子似乎并不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流晴松了一口气,自从自己死去之后,每天就在这山庄之中逛来逛去,也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喜欢夜里到处闲逛,反正人也看不见她。但是,眼前这个男人似乎能看见她,而且这个男人好像不是庄内的人。

    流晴默默的看着这个男人,实在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历。

    而薛也默默的审视着她,这个鬼似乎是一个新鬼,身上也没有什么戾气,但是庄内的人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庄内有什么厉鬼,可是现在看来,难道不是这个鬼,这庄内难道还有别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