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二十一章 情生
    ”她是庄内的禁忌,但是我很想她。“逍遥柔缓缓地说除了这个故人的故事。

    逍遥柔记得那还是一年多以前,逍遥浩从庄外带回一个女孩。

    逍遥庄,不单单是名字叫逍遥庄而已,它也是名副其实的,这个庄子是非常自由的。庄内的人彼此之间也是非常的相亲相爱的。逍遥浩是大哥,平日里虽然冷冰冰的,但是对这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也是很不错的。逍遥柔讲到这里,眼中透漏着一些怀念,“其实大哥,他以前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虽然不怎么接触,可是我知道,他心里仍是把我们当成他的兄弟姐妹的,而且为人很和善,也不像现在这个样子。”

    “那生了什么啊。”没有想到,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还值得别人为他讲好话。

    “后来。。。。。”逍遥柔挤出一个微笑,看起来却是那么的苦涩。

    那个女孩进来山庄之后,大家都很开心。看着逍遥浩对她宝贝的样子,大家都默认的把她认定为山庄未来的少夫人。随着时间越来越长,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了解,大家也对这个少女更加喜欢了。人长得好看,性格也开朗,对待下人也是非常的和善。而且,这个女孩很喜欢笑,山庄的上上下下都对她满意的不得了,就连当时的老夫人,也就是逍遥浩的母亲,也不是的催促着逍遥浩赶紧迎娶她。

    就在庄里非常喜庆的置办着婚礼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意外就这样生了。

    “什么意外啊?”看着逍遥柔不紧不慢的样子,摇光出声催促道。

    “摇光,”虽然就两个字,可是摇光看到了薛对着自己皱了皱眉头,摇光只好讪笑的对着逍遥柔笑了笑,示意自己会好好地听着,不出声了。

    得到了摇光的保证,薛才重新收回眼光。示意逍遥柔继续说下去。

    “老夫人死了。”逍遥柔说道,“而且死在了那个女孩的房里。”摇光下意识的要惊呼了出来,赶紧捂住自己的嘴,正好看见薛的目光对自己这边看了看,赶紧回了一个笑容给他。薛看了一眼,然后又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什么啊,自己很乖的啊,连个笑容都不给自己。

    老夫人是去找她商量娶亲的事宜,因为那个女孩是个孤儿,所以老夫人特地去询问她的意见,这也显现了男方对女方的重视,可是却没有想到,老夫人竟然死在了她的房里。

    随去的丫鬟们都说看见了那女孩拿了一把刀直接冲了上来,谁也没有料到,本来好好说话的人会就这么冲了上来给了自己一刀,身边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夫人就这样的倒在了地上。

    当大家赶了过去的时候,老夫人已经死了,而随从的所有人都指向了那个女孩。

    那天的情形,逍遥柔到现在还不忍心回忆起来。

    那个女孩,曾经很亲切的对着自己说过,“柔妹妹,我带你去外面的世界玩吧。”“柔妹妹,这个点心是我亲手做的,我记得你喜欢吃的玫瑰味的,你尝尝啊。真的很好吃呢。”虽然只是平时的小事,可是她那么温柔的说出来,那么尊重着自己的意见,记住着自己的喜好,这样的温柔自己是从不曾体会的。所以,她一定是个好人。自己是无论如何不相信她会这样杀了老夫人。

    更何况是爱着她的逍遥浩,可是面对着那么多人的指证,人证物证都在的情况下,连逍遥浩都不得不相信就是她杀了老夫人。

    很快的,不知为何,家族里的宗老们都赶了过来,这下连逍遥浩都不能不退让,老夫人的离去,这些家族里的人都倚老卖老起来,觉得谁都能来踩一下这个失去了主心骨的家。

    ”你们知道么,老夫人在的时候,他们谁敢就那样的闯进来。“

    那天进来了很多人,很多逍遥柔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老夫人的尸体还安放在厅内,那些家族中的老人就坐在了厅内的大堂之上,对着他们指手画脚。

    他们一直说要将凶手绳之以法,处以极刑,好震慑后人。

    即使大哥在怎么样的据理力争,那些人还是让家丁将那个女孩绑了起来。、

    而那个女孩从最初的惊慌失落,到后来的冷静,不,也许是心如死灰了吧。

    逍遥柔记得,那个女孩被人绑过来的时候,面如死灰,只在看到台下跪着的大哥时,亮了一下眼睛,对着大哥笑着问道,”你相信我么,我没有做过。“

    可他们的大哥,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她,低下了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逍遥柔看见,原本笑颜如花的脸就像是突然间枯萎了,而后,再也没有反抗过了。就那样任凭着别人不断的推搡着。而他的大哥还在那里自我纠结着。

    后来,他们把她绑在了柱子上,说要给所有的人一个警示,其实只不过是做给别人看,让其他人知道,这逍遥庄里除了老夫人,他们也是不可动摇的地位。

    整整九九八十一鞭,让所有的人就那样看着她受刑,大哥那时候一直生活在老夫人的保护下,虽然将来山庄是要交给他,但那个时候,大哥还是太过于稚嫩了,没有一丝的力量能反抗,也许也因为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了,谁都没有反应过来,也许,在大哥的潜意识里也相信是那个女孩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吧。所以,他的反抗微不足道,直至被人打晕带了下去。

    等到大哥醒来的时候,那个女孩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那帮人浩浩荡荡的来,然后浩浩荡荡的走,临走时,还让大哥将那女孩的尸体扔到乱葬岗。

    故事听到了这里,摇光无比的心疼这个女孩,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这个女孩的名字是不是叫,流晴。“

    “你怎么知道?“逍遥柔困惑的望着摇光。

    原来真的是流晴,这样的前生,难怪她不愿意想起来。

    “所以,那个流晴,就是我,是么?”

    听到这个声音,摇光大惊失色,回头望去,只见流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站在门口,面色苍白的问着她们,止不住的泪滴正顺着她脸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