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二十二章 旧事
    “流晴!!!!!!”摇光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了逍遥柔二姐妹的惊呼声。

    流晴抬起来看向那两人。

    逍遥柔冲上前去,抱住了流晴,“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二人激动不已。

    流晴就站在那里,默默的让二人抱着,没有一点的挣扎。

    摇光走上前去,拉开了那两人,流晴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和一丝痛苦。

    “摇光,她们说的是真的么?我真的就是那样,那样的死去的么?”流晴不敢相信,小心翼翼的语气,问得摇光心里一阵心疼。

    摇光握了握流晴的手,“我不能确定是不是你,但是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是你,也许是死前的打击让你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是我觉得,也许忘记会更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着流晴,摇光觉得也许流晴之前一个人忘记了所有的事情,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要比她知道真相,清楚的活着会更好。

    “那你们告诉我,这个人是我么?”流晴泪眼婆娑的望着逍遥柔二人。

    “流晴,你失忆了么?”逍遥柔听完了了摇光的话,没有想到的是,流晴在死后失去了记忆。

    “所以,这个女孩真的是我!”虽然从刚才逍遥柔的表现自己就知道,这个故事里的女孩就是自己,可是听到的这一刻,流晴为自己心疼了起来,难怪,自己一直徘徊在这个山庄里,一直没有想过离去;难怪,自己见到逍遥浩的时候,总有莫名的熟悉感,却不敢太过于靠近他。

    此时,逍遥柔已经向薛询问了流晴的事情,她看着流晴,说道:“流晴,你想记起这些事情么?”

    流晴抬起头来,逍遥柔看着流晴的眼神,从迷茫到慢慢的清醒过来,流晴擦了擦脸边的眼泪,“不,我不想。”

    “为什么啊,流晴,你就这样忘记了我们么?”逍遥嘉在旁边咋咋呼呼的说了出来。

    摇光不满的看着逍遥嘉,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会看眼色呢,和她姐姐真的差了好多。

    薛好笑的看着摇光鄙视着逍遥嘉,这个孩子自己不也是那样么?

    “刚才听到你们说的话,我只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神,也许你们说的那个女孩,真的是我在世的时候吧,所以,我才会感同身受,可是,自从我知道我是一个鬼之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记忆,但是活的很快乐,我每一天都可以在无忧无虑的想法里,度过每一天,而且,我已经死去了,在世的事情,又与我何干!如果我真的是这样死去的,我觉得我生前应该也是希望自己能重新的活一回,而不是带着这些痛苦吧!”流晴说完,对着逍遥柔笑了一下。也许,最开始听到,心里是很痛苦的,等到回过神的时候,流晴觉得的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仿佛只是听了一个很悲伤的故事,然后当时哭一场,那样的人生,好像是别人的,那般的痛苦,好似也离自己很遥远,既然是怀着绝望死去的,为何不能带着希望活着呢。

    逍遥柔望着流晴的笑容,也突然笑了。原来,是她们太过于固执了,对呀,流晴是流晴啊,其实她很早就知道,这个女子骨子里就是随风的自由。她的大哥,到底错过了什么样的人啊!逍遥柔开始为逍遥浩而叹息。

    “后来呢?”薛突然的一句话,让屋里的几个女人都愣了一下,彼此之间困惑了一下。

    “哎呦,薛是问你们,流晴死了之后,生了什么事!”摇光看着她们困惑的样子,跳出来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话说,这般没头脑的话,真的是不太能理解。

    薛淡淡的点头,默认了摇光的解释。

    “后来,大哥抱着流晴的尸体坐了好久。”

    流晴就在大哥的怀里断了气,她们都远远的看着,没有一个人敢走上前去。只看见,流晴临死的时候,在大哥的耳边留下了一句话。大哥,就这样抱着流晴的尸体坐了三天三夜,宗族的那些人来了一次,要大哥将尸体交给他们,好扔到乱葬岗里,可是大哥就跟疯了一样,只要有人靠近,就不断的用剑砍着对方,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他们也就走了。

    而大哥也因为精疲力尽,终于倒了下去,大家才能将他们两分开,流晴最后还是没有落到一个好的下场。乱葬岗里连最后的尸体都找不到。

    大哥醒来的时候,知道了这件事,但让人意外的是,他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做,就这样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默默的坐了好久。

    别人都不知道,可是逍遥柔看见过,那每个夜里,她的大哥,都会有几个时辰不在庄内。就那样,坐在乱葬岗之中,她曾去祭拜过流晴,在那里现了自己的大哥。一个人,就这么坐在满地的尸体上面,空洞的望着那片乱葬岗,连一点声音都没有。那个表情,是一种痛到极致之后,连哭都哭不出来的样子。大哥和流晴之间的故事,她们不知道,只是看见过,自从流晴来到她们的山庄中,大哥对待流晴的温柔,对待流晴的细心,最开始流晴吃不惯山庄的菜,她这个从没有下过厨房的大哥,一个人偷偷的下厨,害羞的请教厨房的大娘,不知道做了多少的菜,终于学会了流晴喜欢的菜式。她也见过,她的大哥,总是在流晴睡着以后,默默的站在流晴的屋外,看着里面漆黑一片。自己也曾笑话过他,为何不进去看看流晴。那个眼神中闪耀着幸福的男子告诉她“你说,为什么我就这么喜欢她呢,喜欢到不用看见她,只需要知道她在这里,就能让我如此欢喜。”

    这般的喜欢,却在那一刻放弃了流晴,逍遥柔不能理解,也不想去责备大哥,对于他而言,最大的惩罚已经来了。

    后来,所有人都现,大哥变了,他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接手了山庄,并且将以前老夫人的手下全部囊括在自己的手中,而势力巩固之后,果然不出所料,大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所有那天逼迫他的那些老人。虽然没有在明处进行,可是逍遥柔知道,这是大哥的手笔,不然家族里的祠堂怎么会突然着火起来,而且,为何没有一个人逃脱出来。

    那夜,大哥又出去了,逍遥柔知道,大哥这是又去了乱葬岗,应该是告诉流晴,他为她报了仇吧。

    报完仇的大哥,在反反复复的追查那天的事情,其实那天有很多的疑点,可是因为一切事情生的太过偶然,所以让人措手不及。可是不管怎么样的调查,都没有任何的进展,那天陪在老夫人身边的下人,在流晴死后,就被那些人以保护主子不利,全部处死了,连半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来,而流晴杀害老夫人的匕,也确实是流晴屋内的东西。所有的线索全部都断了,大哥就是再怎么不相信,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流晴也只能担着这个罪名死去。

    再后来,大哥可能觉得没有任何的动力或者希望了,他变得开始对所有的事情漠不关心,甚至对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们都漫不经心,大哥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着我们笑了,虽然他更喜欢笑了,但是那个笑容里再也没有以前的阳光了。

    “流晴,其实大哥真的是爱惨了你啊!”逍遥柔突然对着流晴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也没有看一眼流晴,接着说了下去。

    慢慢的,大哥连庄里的事情都不再上心了,甚至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坐在房里,也是这个时候,庄里开始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最开始只是庄里一些动物无端的死亡,厨房里本来活蹦乱跳的动物,在清晨的时候总是被现突然的死亡了,没有伤口,也不是下毒,就这样死了,大家一开始也没有引起注意,后来,就开始死人了,最开始死的是曾经服侍过流晴的侍女,而且那死状就像是见了鬼一样,人死的越来越多,而且,每个人的死状都差不多,大哥开始调查过,可是后来就不在调查了,其实也没有什么调查的。那些人就像那些动物一样,没有伤口,没有中毒,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他们脸上恐怖的模样。庄内的人越来越恐慌,大家都很害怕,甚至大家都在流传,这是流晴回来报仇了,要不然怎么解释这些奇怪的事情。

    “不是我,我没有做过。”流晴开口寄解释道。

    “本来我也以为是你,不过现在见到你,我就知道肯定不是你,先不说你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就算你记得,你也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潇洒的流晴,而流晴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庄里人很害怕,于是就去请了很多的法师和道士,每一个来的人都说是恶鬼作祟,要抓鬼。大哥一开始听到,表现的竟然是兴奋,和上心。他不断的问着那些道士,是不是可以抓到他们口中的那个鬼,我曾无意中听过,他对着一个道士说,请求他能将抓到的鬼交给他。也许,他是觉得流晴就是那个恶鬼,他这样就可以再见到流晴一面了。

    可是,很可惜,所有来的道士,没有一个人活了下来,每次,当他们决定抓鬼的时候,或者告诉我们恶鬼已经抓到的时候,总是会被人现,他们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房里,而死状就和那些之前山庄死的人一模一样。

    大哥很失望,失望的不是那些道士死了,失望的是,他是真的再也见不到流晴了。索性后来,无论什么道士过来,他都是无所谓的看着这些道士的笑话,甚至于后来死去的人,也在他的眼中麻木了,再也掀不起任何的涟漪。

    所以,当你们来的时候,大哥才会像看着笑话一样看着你们,或许,他很早的时候,人就随着流晴一起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