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四十七章 出幻境
    虚空看着摇光说道,“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被玉帝废了仙籍,贬入了凡间,而当初的那个女子也已经投胎转世轮回去了。★”

    摇光和薛听完了虚空的故事,薛照旧的沉默不语,摇光可是有点想不起来了,“你说,我曾经帮过你,但是,我似乎没有什么印象了。你说的,真的是我么?”摇光根本就没有想起来这件事情,不过,也很正常,自己当初脑子里除了薛之外,别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但是听着这虚空而言,他话中的自己和自己确实挺相像的,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自己也绝对会这样做的,二十道天雷虽然疼,但能换回这女子的千千万万世,说起来,自己还是赚了的。这么一想,摇光心里还挺开心的,唯一有些不满的,就是这个虚空,竟然忘记了那个与自己相爱一世的女子的姓名,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爱过这个可怜的女子。

    虚空听到摇光的话,苦笑了一声,“当年摇光星君也不能说是帮助了我,其实,自始至终你帮的只是那个女子而已,但我仍是万分感激,这份恩情是没齿难忘的。只要我能帮你们的一定万死不辞。”

    薛看着虚空的样子,这个曾经是神仙的嘴里说出的话,总是有着江湖儿女的气息,这样的人,离开了天庭才是最好的。

    “虚空,既然摇光是你的恩人,那我想让你告诉我们,这个幻境是怎么回事?你又为何在这里面不出去?”薛问道。

    “我当初被贬下凡,可是,虽然没了仙籍,我却现我体内还残留着一些法术,虽然不会长生不老,但是变老的过程要比普通的凡人要慢很多,可是虽然这样,但是凡人的生老病死,每日的吃饭,睡觉,我一样都少不了,有一次,我生病的时候,被一个村落的人收留下来,后来,病好了之后,为了报答他们,我便留在这个村落行医,帮他们治病。我本来以为这个只是一个普通的村落,直到后来,我才现,这个村落的人一直在研究一种巫术,他们利用普通人的性命进行炼丹,希望可以得到长生不老的法术,其实就是一命换一命而已。我虽然知道了这件事,但那个时候,我已经心如死灰,也没有什么立场去指责他们的不对。他们经常会到村落外去抓人回来进行试验,死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越来越疯狂,到最后,他们将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也许是哪里露出了马脚,也许是他们已经疯狂了,反正,我被村长要求帮他们一起制作药丸,而且那村长坚信我一定能够做出来。开始,我只是被村长强迫的加入他们的计划,越到后来,我竟然现,也许在某一些地方,他们的思想并不是空口无凭的。”虚空说着,脸上的表情竟出现了一丝的兴奋。

    “你快接着说下去,后来呢?”摇光的非常不满虚空说着说着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便开口催促道。

    “哦,哦,好的。”这次摇光的催促让虚空马上又接着说了起来,“我利用我身上的一些法术,参与了他们的行动,并且成功的救活了村里的一些老人,他们看到明明是衰老的老人,在服用我的药丸之后,变成了年轻的模样。于是,村里的人更加的礼遇我,因为我的参与让他们的计划出现了进展,他们这个村落的男人,不知为何,只要是一到而立之年,便会迅的衰老,然后死亡,所以他们每一代都在寻找怎么可以活的更久的方法,这其中的缘由我也不是太清楚,但我真的亲眼看见了他们在我面前迅的衰老,然后死亡,也许,这就是这个村子的诅咒。世世代代的死亡,让这个村落的人陷入了疯狂,他们从失望到绝望,然后开始憎恶这个世界,于是,便在这种绝望之中,产生了夺取他人的生命,来让自己活下去。”

    这种村子实在太可怕了,摇光虽然转世了很多次,但是,她还从来没有听到过有这种诡异的让人又有点同情的村子。“那他们为何不出村子外面呢?看看是不是能打破这种诅咒。”摇光问道。

    “没用的,他们村里的男子曾经有人出去外面,娶了很远地方的妻子,想着也许是他们的血液带上了诅咒,可是什么用处都没有,相反的,一旦到了而立之年,无论你在哪里,你都逃不开这样的命运,还会被外面的人当成妖怪,所以最后,他们只能回到村子里,一代代的接受这样的诅咒。”虚空解释道。

    “曾经有一个人,利用自己的聪明欺骗了神,然后,神降下了惩罚,这个人所处的村庄,生生世世都要遭到诅咒,所有的成年男性都活不过而立之年,这个诅咒是神下的,所以无人能解。”本来一直听着他们两说话的薛,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薛,你说的这个村庄是不是虚空口中的这个村庄。”摇光问道。

    “恩”

    “只不过是欺骗了神而已,只要惩罚他一人就好了,为何会连整个村庄的人都一起惩罚。”摇光问道。

    “因为,他当初欺骗神,说他死了,是整个村子的人一起欺骗的。”薛又说道,“所以,当神知道这件事之后,便对着这个村庄下了诅咒,而诅咒自然也就已他们最在乎的生死作为诅咒的内容。”薛说道。

    “原来如此,我当初就觉得这个村庄有些诡异,却没有想过,背后的缘由竟是如此。”虚空不禁感慨的说道,他初入村庄之时,村中的老少妇孺皆是热情好客之人,村子也与其他村庄并无不同,大家男耕女织,生活的也是和和美美,直至那些男子慢慢的一个个死亡,村里的气氛才浓重了起来,后来才逐渐的癫狂。

    “换作是我,也许我会更疯狂,自己本身并无任何差错,却要受到这样的惩罚,而且,每时每刻,皆要数着日子过,就像是你明知前路是悬崖,你自己不想往那里走,可是不管你自己怎么努力,最后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过去,这种不仅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太痛苦了。”摇光说道。

    “是啊,也就是因为这样,我看着他们不断的狂,后来,也许我都有些癫狂,那里的百姓其实对人挺好的,他们研制这些药丸,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那些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我帮助他们不断的改良着这些药,他们也不断的拿到外面去试验,药丸之中有很多的效果都是我们不清楚的,我利用自己的法术,将这些人拉进我的幻境之中,当时,我的法术已经很低微了,所以,我虽然做出了这样的幻境,但我却没有办法控制它,它其实自己在不断的成长,似乎有着自己的思维。”虚空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你细细说来。”薛很感兴趣的问道。

    “这个幻境,只是希望能取人性命,我的初衷只是希望那些人在死去的时候不要太过于痛苦,可以在睡梦中就这样自然的死去,这样我们得到了灵魂和能力也更加的纯粹,也方便我们的使用,可是,不久之后,我现,这个幻境并没有像我最初想象的那样,它繁衍出了另一种样子,它能根据进入的人不同,来变换不同的景象,让进入这里的人看见自己内心深处最害怕,最恐怖的东西,然后再杀死他们。而且,在这些人死后,他们灵魂之中的恐惧,害怕之情,又被这个空间给吸收了,这样,这个空间就越来越有能力去创造那些幻境,不断的循环着。而我在这之后收到的灵魂也就大打折扣,我们就需要更多的灵魂来解决衰老的问题。后来,人死的实在是太多了,引起了地府的怀疑,地府上报了天庭,便开始有人调查这个事情,我也知道,死的人实在太多了,有的时候,我就想收手,帮完这个就收手吧,可是,你们不知道,那些孩子有多么的可爱,他们叫着我哥哥,我想,如果当初,我那个孩子在的话,又是一个什么样子呢,我一定拼劲全力,让他活下来,所以,就这样,到了最后,我都没有收手。”虚空说道。

    “那你又是怎么到这个空间来的。”薛问道。

    “天庭派了人下来,那个时候,我刚好进入到这个空间里面,所以,我活了下来,那天,我刚刚收集完这里面的灵魂,等我出去的时候,整个村庄的人都死了,不论男女老少,所有的人都被杀了,我看见了天庭的天兵正在清理那些人的尸体,所以,我一时情急,就又进到空间里面。可是这空间之中,我刚刚才收集完那些灵魂,它竟以为我是新的祭品,我被它窥见了内心的秘密,与它争斗了很久,最后也只能斗了一个两败俱伤。后来,它自动封闭了空间,我便一直留在了这里面。”虚空寂寞的说道。

    “那,你怎么能让我们出去啊,我们该不会也就只能在这里了吧。”摇光大叫道,这个空间这般的不受控制,就连虚空本是这空间的主人,现如今竟也被这空间控制在这其中,摇光有些不知所措。

    “摇光星君,您不用担心。我与这幻境彼此争斗了这么多年,虽然已经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但是,你们进来的时候,已经从外部再次打开了这个幻境的门,所以,只要趁着它向我攻击的时候,你们趁机出去就行了,只要让它知道,这里面还有人可以给它攻击,它自然不会关闭空间的。”虚空安慰着摇光,说道。

    “薛,你听见了么?我们可以出去了!”摇光兴奋的拉着薛的手,高兴的说道,突然,摇光又停了下来,“那我们出去了,你怎么办,你岂不是还要在这里面待着。”摇光有些担心的看着虚空,他已经在这里面不知道待了多久,这么大的空间之中,就他一个人,没有人陪着讲话,也没有一个活物,摇光有些难过。

    “摇光星君,您不用担心我,我已经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了,也已经习惯了,最开始我也想过要出去,后来觉得,可能是因为我做错了太多的事情,那些曾经被我杀害的人,总是在我的眼前晃动,我对不起他们,我们当初又是何其的无辜,为了自己的性命,就那样轻易的结束了他人的命运,当年的那个村庄里的人已经全部死了,我活了下来,这样,也算是对我的惩罚吧!”虚空说着。

    摇光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好,虚空的做法,她不赞同却也没有立场反对,那些被他们杀死的人是无辜的,可是莫名的承受着这样的诅咒的村名也是无辜的。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太想要好好的活下去了。

    “摇光星君,轮转王,我现在就送你们出去吧!”虚空听着空间的动静,知道新的幻境攻击又要来了,便开口说道。

    “虚空……”还没有好好的告别,摇光和薛就感觉被虚空的一股力量推了出去,二人很快的被一阵龙卷风卷了起来,等到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摇光和薛现,二人已经在逍遥庄里的房间内了。

    “薛,你说,虚空,,,,”摇光没有再接着说下去,是因为,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摇光,这样对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的,就让他这样吧。”薛摸摸摇光的头,安慰道。心中却想起了另一件事情,自己在地府的这些年里,似乎从没有见过虚空口中说过的女子,只记得,当年,天庭曾经处置过一个和神仙相恋的女子,这个女子被当众挫骨扬灰,什么都不剩下了。

    当初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薛已经打定主意,不会再说此事,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何必在徒增烦恼。

    “薛,你在想什么?”摇光半天没有听到薛的下文,问道。

    薛对着摇光一笑,问道,“饿了么,我带你吃饭去。”

    “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