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五十二章 逍遥宇番外(一)
    我是逍遥庄的二公子。这年我十一岁,享受着锦衣玉食,别人的羡慕。最起码所有的人都觉得,我是投了一个好胎,谁说不是呢,一个每日病怏怏的人,长年累月的需要药材养着才能活下去的人,若不是背后有着财大气粗的逍遥庄,哪里能平安的活到成年呢。

    所有的人告诉我我要学会感恩,我该感恩什么呢,感恩他们没有放弃这个对逍遥庄没有任何用处,还要浪费大量的灵丹妙药养着的废物么?可是,这样的废物不是他们想要的么?

    我是逍遥宇,我的大哥是人人皆知的逍遥浩,是逍遥庄的大公子,是着逍遥庄未来的庄主,而我。又算什么。

    自小,我就知道,我是一个废物,以武功立足于江湖的逍遥庄竟然有一个身体羸弱不能习武的二公子,这对于逍遥庄就是一个耻辱,幸好,逍遥庄有一个惊艳才绝的大公子,小小的年纪就净得老庄主的真传,为人豪爽洒脱,是世家各族之中的后起之秀。

    对于大哥,我是羡慕的,他拥有我不曾拥有的东西,健康的身体,嫡子的身份,以及豪爽的性格。我是庶子,我的母亲很早就已经死去了,据说我的母亲曾是大夫人身边的丫鬟,所以,大夫人在我母亲逝世之后,将我收养在她膝下,视我如己出。我也尊重大夫人,她是真的对我很好,我与大哥从小的吃喝用品都是一样的。

    我的病据说是娘胎里带来的,因我母亲身体不好,便是是我自小就有这心悸之疾。于是,父亲从不允许我习武,害怕我会犯病。我一直以为这是父亲对我的爱护,心中不知道多少次为自己这幅身体而感到愧对父亲的关心,愧对大夫人的养育之恩,因这身体,无法为逍遥庄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我痛恨自己的身体,羡慕着大哥。大哥也很照顾我,虽不能与他一起习武,但是大哥总是会偷偷的教我一些把式,虽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功,但也只是为了让我开心,即使那些把式只是花拳绣腿,我也很用心的偷偷私下习练着,希望能让父亲看见,为我开心一二。

    但是我没有想到,当我为父亲表演大哥偷偷教我的招式之后,我看见的不是父亲开心的笑容,而是大雷霆。父亲的厉声责骂,大夫人阴沉的脸,让我不知所措,我做错了什么么?很快,父亲就知道了,是大哥悄悄的教会了我这些招式,父亲蒋大哥关了禁闭,并且让大哥誓再也不能教我任何的武功。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明明我并没有因为这些招式而病,而一向疼爱我的父亲和夫人也不顾我苦苦的哀求,禁止我在学习那些武功。

    我不明白,为何连妹妹她们都有师傅教她们学习武功,唯独我,不单单没有师傅,而且连私下偷偷地练习都不行,仅仅是因为我这个生病的身体么。

    我偷偷地跑到父亲的房间,本想再去恳求他一番。却不曾想听到了他与大夫人的谈话,我才知道,这一切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你曾经答应过我的,逍遥宇是绝对不会不能练我们逍遥庄的武功,你可不能忘记了。”大夫人与往日完全不一样的语调,她平日里一直都是很温柔的对着我们,对这下人说话,可是我现在听到的确实一个非常尖锐的声音。

    “夫人,这次是个意外,我怎么知道浩儿竟然偷偷地教他练武。”虽看不见父亲的脸,但是这声音之中分明是小心翼翼的讨好。

    “你竟然怪浩儿,你不要忘了,是谁当年不知羞耻勾搭我的丫鬟,不然怎么会生出这样的野种,是谁为了保全你的名声,只能让她们进入这逍遥山庄。”野种?大夫人口中所说的野种是指我么?

    “夫人,我的好夫人,当年若不是那该死的丫鬟趁着为夫喝醉了酒,怎么可能会生这样的事,幸而我的好夫人深明大义,才不至于为夫的名声扫地。那狐媚祸主的丫鬟,不也被为夫亲手杀死了么?夫人,就不要生气了。'我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出一点声音,我的母亲,竟是被我身生父亲亲手杀死的!

    ”那女人死就死了,没有想到那小的竟然这么多年了,还没有死,你该不会是心疼你那个儿子,偷偷地减轻了药的分量吧。“

    药,什么药,这大夫人口中说的药,似乎是和我相关。

    ”夫人,为夫可是按照你的吩咐,每月都在那兔崽子的药罐加上足量的药啊。如果不出意外,过几年这小子就会因为心悸而死了,放心吧,夫人,他一定活不到二十岁的。“

    ”哼,要不是害怕影响你的名声,何苦这么复杂,早在他生出来的时候我就掐死他了,浩儿才是这庄里的主人,谁都不能阻拦我浩儿的路。'

    '是是是,夫人,浩儿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我自然是要将这逍遥庄交给他的,你放心,“

    “那是自然,我们的浩儿那么优秀,自然会是这庄里唯一的主人。”

    那一夜,我一路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我的房间,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我感觉我的全身都在抖,我?我都听到了什么?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我走进房间,不敢大声的哭泣,这个房间,这个山庄都不是安全的。我只能紧紧的抱住自己,缩在房间的角落之中。

    我的母亲并不是病死的,而是被我一直敬重的父亲亲手杀死的;我的心疾不是出生就带来的,而是我以为一直疼爱我的大夫人和父亲想让我死。他们是让我这些年深受病痛折磨的罪魁祸,仅仅就是因为我阻拦了大哥的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争夺什么东西,我最大的渴望不过是与那些健康的人一同在山野间尽情的奔跑而已。而这一切,竟然都是早有预谋的。为什么,为什么!

    为何不在我出生的时候就让我直接死了,为何让我受这样的折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些年来,我竟然把这些人当成我的亲人,尊敬他们,爱护他们,他们在背后肯定嘲笑我是一个傻瓜吧。难怪,父亲不让我学武功,就是害怕我学会了武功,会给大哥造成威胁吧。真好,大哥有这样的一个好父亲,有这样的一个好母亲,为他把所有的道路都铺平了,前方的路一片光明。那我呢,我的父亲呢,我的母亲呢,我又算什么呢?

    这些年,因为身体的原因,不知道遭受过下人多少的白眼,受过了多少的欺凌,自己还天真的父亲和大夫人面前隐瞒自己被欺辱的事情,每一次病痛来袭,自己还偷偷的忍受这疼痛,现在,这就是一个笑话,那些下人说不定就是他们派来欺负自己的,不然怎么会如此的猖狂,自己竟然还害怕他们为自己担心。

    自己以为的亲情,自己以为的美好,自己以为的善良,原来就是别人谈笑的饭后茶余的游戏。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在他们面前被尽情的玩弄,可笑的是,这些年,自己还认贼作母。

    因为不是大家出身,所以我的母亲就要被无情的杀死,连个名分都没有,还要被诬陷狐媚祸主,因为不是大家出身,所以我就被放弃,被折磨,只为了铺平大哥的路,我就要受尽折磨乖乖的死去!不,我不愿意,这些年的痛苦我要加倍的还给你们,我也要让你们尝尝被亲人背叛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