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阎王娶亲 > 第七十章 梦境
    “好无聊啊“这日摇光坐在屋子里面,自从来到这里之后,除了那天和着山寨里面的人一起吃了一顿饭之外,这么多天,摇光觉得自己和薛就像是被遗忘了一样,每天就是在这山寨里面晃来晃去,看着他们干活。就算这里的风景嘴怎么好看,可是也耐不住这每天都在屋外傻站着看一天的风景啊。

    薛抬起头来看了摇光一眼,又低下头看自己的书了。

    摇光一看,薛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图,摇光又趴到桌子上,提高了声音再一次的说道,”好无聊啊,真是太无聊了,无聊的简直要死了。“

    薛合上书,看向摇光,摇光这么大的声音,就算薛想要忽视也是不可能的,而且自己看向摇光的时候。摇光的眼睛还在溜溜的直转,哪里有她说的那么无聊的样子,薛不禁哑笑,这丫头就是怪自己只顾着看书,没有陪她而已。

    摇光看着薛合上了书,这才从桌上起身,磨磨蹭蹭的走到了薛的身边,乖乖的挨着薛坐了下来。

    ”薛,你说,君若到底是想干什么,将我们放了进来,可是这大半个月来。一次也没有找过我们。“要说这君若是孤立他们吧,也不像,这大半月以来,不仅自己,甚至于这山寨的人都没有离开这里。

    ”我们耐心等等吧。“

    还要耐心的等啊,这半个月以来,自己和薛已经将这山寨翻了个底朝天了,不仅没有找到薛口中的宝物,甚至在这山寨里,摇光都没有看出这山寨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许除了这里的人比较特殊之外,这里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吧。

    薛无奈的看着摇光哭丧的脸,说来也奇怪,薛的心里也在暗自犯着嘀咕,明明自己之前能感觉到这里不寻常的气流,可是如今在这里住了有大半个月了,除了知道这里的人都是一些鬼魅所化而成,旁的倒是感觉不到了。这里和之前遇到的虚空的幻境倒是有几分的相似。薛的心里是知道,这里和幻境自是不一样的。

    这头薛和摇光还在暗自的苦恼,坐在主位上的君若这几日也正烦恼不堪。他们虽名为外人眼中的强盗,但是和平常的百姓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偶尔的时候会出去打劫一些经过的一些为富不仁的富商或者一些富家子弟而已。多数的时候,他们都是安分守己的待在这山谷之中,如同常人一样,维持着自己的生活,拿起刀的时候,他们是强盗,放下刀的时候,他们就是田间农作的农民。

    可自从那日出去打劫,遇到了薛转她夫妻二人之后,君若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事情要生一样。

    君若着半个月来总是做着同样的梦,这个梦说来诡异,每日所梦情形都是不尽相同,可是若是将他们串联起来,竟是同一个故事。

    而且这梦中故事里面的人俨然就是君若自己。

    梦里的君若也是和现实中一样,生活在这山谷之中,有着一帮同生共死的兄弟,甚至在这梦里,君若连自己平时不曾忆起的一些事情都在梦里看见了。每每醒来,君若倒是觉得自己这梦非常的奇特,就像是以别人的角度看着自己慢慢的长大,可是着里面的人又是自己的样貌,这样就很让君若觉的人纠结了。

    而自从前日开始,君若这里面的梦就不一样了,梦里梦见的不再是君若熟悉的生活了。

    梦里的自己在一次打劫的途中,捡回了一个书生,可是这书生的脸,醒来的君若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梦里的自己对这书生一见倾心,这书生醒来之后,也与自己琴瑟和鸣,二人过得惬意不已。

    这里的梦境都是让君若渴望的,坏就坏在,昨天晚上所梦见的那一幕。。

    这个梦还在继续着,君若在梦里还有自己的意识,在遇见那书生的时候,君若每天就开始从醒来的时候盼着晚上的来临,不管自己白日里怎么强迫自己睡着,就是不会做梦。只有在晚上的时候,君若才能进入那梦境之中。这种感觉就像熙儿说的那样,吃糖葫芦会上瘾,一日不吃,自己就会浑身难受。君若从不习惯,到现在,每日期盼着自己能在进入那梦境之中。

    可是昨天晚上,那梦境让自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半夜里就醒了过来,就一直没有睡着了。

    梦里的君若和那书生相亲相爱,山寨里的人都乐享其成,催促着他们赶紧成亲。君若也如愿以偿的成为那书生的妻子,可是好景不长,梦里的自己很快的看见的就是一片火海,所有的人都在里面大声的求救,君若的耳朵里充斥着大人,小孩的哭声,她跑遍了山寨里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那举案齐眉的夫君。

    君若看见自己失魂落魄的带着活下来的人离开了山谷,却没有想到,竟然在树林的出口看见了她的夫君,那原本孱弱不堪的夫君,正在那上头派人来围剿他们的大将军身旁。

    原来自己的夫君竟然是当今皇上的二皇子,来各地肃清叛乱的人,自己原来只不过是他功德策上一个小小的一笔而已。

    君若看着梦中的自己,甚至都没有和她那夫君说上一句话,就被他提起的弓箭射中了心口。她的夫君,她从来不知道那么一个温如尔雅的人,原来射箭也是那么的好看。

    那箭梢没入胸口半寸,君若能感觉到自己心脏破裂的声音,但是奇怪的是,她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是了,这是梦里面,不是真的,君若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铺面而来的又是一场大火,没有了那些会武功的人,君若带出来的那些老少妇孺在这军队的前面不堪一击,君若在梦里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在大火的面前慢慢的扭曲,直至消失不见。

    君若是满头大汗的醒了过来,幸好这只是一个梦,可是,自己的脸庞怎么会有泪水划过。君若安慰着自己,肯定是因为自己在梦里太过惨烈而已,即使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后半夜,君若倒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是以,早上看见君若的人,都被她深深的黑眼圈给吓了一跳。

    这个梦境里的事情君若并没有遇到过,自己现在仍活的好好的,说明这就是一个梦。可是做了这个梦的君若倒是分外的讨厌山寨里的教书先生。教书先生这几日也是摸不着头绪,本来自家当家的很尊重秀才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看自己的眼神里都透露着些微的杀气,这无辜被牵连的教书先生,自是不知道,就是因为在梦里君若是被一个读书的书生给杀死的,虽然这不是事实,但是她的心里还是已经对这天下的读书人都有点厌恶了,他只不过是被一个梦无辜受累了而已。

    君若想着这梦境看起来还是有些诡异,自己那些事情都生过,唯独遇见那书生的事情没有遇见,倒是遇见了薛转这二人。看来,这梦境虽有些邪门,但是还是与这现实不太相同,自己最近还是不要随便的外出比较好。假如真的遇见了这样一个书生,岂不是要给这山寨招来祸事、

    这样一想,于是君若大半个月都没有出门过,一直安心的待在这山寨之中,

    薛和摇光并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还在那头暗自揣测是不是自己引起了君若的怀疑,让她这么久都不行动。

    他们不知道,本来这山寨就不是以打劫为生,所以,君若这大半个月没有出过山谷,这山寨上上下下都习以为常,悠闲的做着自己平日里所做的事情,唯独薛和摇光焦急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