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15节-好评
    隐秘的溶洞深处,从岩石缝隙间一点点渗出的些许水分顺着一支支长短粗细不一的钟乳石汇聚到一起,在不经意间跌落。

    水滴坠入下方一汪浅浅的水池中或者同样是一支尖耸的钟乳石上,发出滴滴嗒嗒,或叮叮咚咚的异响。

    原本应该湿冷的溶洞内却涌动着几分暖意,几堆篝火不仅映亮了洞底的溶岩大厅,还散发出无穷的热量,将湿气和寒气驱逐了许多。

    已经煮沸的石釜内蒸汽缭绕,原本属于李小白的雪白棉内衫被扯成布条,正在沸水中煮着。

    “嗯!再紧一点,用力,嘶!好了!”

    蛇女清瑶罗衫半解,雪嫩的肌肤苍白冰凉,李小白同学不仅对眼前的“美景”视而不见,反而忙得满头大汗,把一个好端端的妖女,包扎成了一个木乃伊,即便满身布条,仍旧掩饰不住傲人的曲线,反而将36D与十头身衬得更加诱惑勾人。

    在他身旁的石碗里面,蒲公英、三七、仙鹤草,甚至还有几块野蜂巢被捣成一坨难以分辨的青黑色“浆糊”,尽管看上去粘稠恶心,却具有天然消炎止血,促进伤口愈合的效果。

    李小白正用这些浆糊涂抹蛇女清瑶腰腹及背后一条又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然后再用煮过的布条细细包扎,在此之前,这些可怕的伤口就已经用蒲公英煮水清洗过,虽然没有烈酒和碘伏,蒲公英这种看似寻常的野草却具有天然广谱抗生素的作用,还是不会产生耐药性的那种。

    尽管再次化作人形,青蛇妖与灰熊妖战斗中留下的伤口却并没有消失,依然转移到化形的人体上,只是看起来不那么巨大罢了,但是伤势仍旧严重。

    或许仅仅是因为此前那一句“跑”,勉强恢复了一些力气的李小白不知出于何种念头,主动提出为青蛇包扎伤口。

    出乎意料的是,蛇女清瑶并没有反对,反而嘴角带着盈盈笑意地任由他施为,仿佛只是一个有趣的游戏。

    好歹一人一妖同生共死过一回,无形中达成了某种默契。

    妖物的生命力异常顽强,即使没有用针线缝合伤口,在妖力的作用下,此前几乎可以看到森森白骨与内脏的伤口自行缓缓合拢起来,即使没有李小白的“浆糊”,依然能够自我恢复,只不过需要的时间更长一些。

    李小白打量着眼前亲手打造的木乃伊妖女,对自己的手艺十分满意,整个天下能够像这样捣鼓野生大妖的,恐怕就没谁了。

    “大功告成,亲……呃!给个好评!”

    险些说秃噜了嘴,眼前这位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任人采摘的软妹子,而是吃人不眨眼的妖怪。

    幸亏自己够机智!

    他之所以这么上心的替对方处理伤口并细心包扎,却有几分不可告人的私心。

    在这群妖出没的妖域昆仑山,单凭孤身一人恐怕翻不过三座山头,就会被小妖抓去煎炒烹炸,要是遇上像灰熊妖这样的存在,恐怕会当场直接悲剧。

    有蛇女清瑶在,虽然也有被吃掉的危险,但是两害取其轻,至少还能够临时当个挡箭牌。

    除此之外,即使没有妖物威胁,在这茫茫群山中,自己手无寸铁,吃喝都犯愁,而现在,至少还能够混口饱饭吃。

    “奴家谢过公子,请收下奴家的好评!”

    千娇百媚的木乃伊扭着腰肢靠上来,眼前一暗,李小白便在自己的脸颊上感到一小片湿凉,随即心头狂跳不止,这是中毒的征兆吗?

    这,这妖女!

    吾命休矣!

    就像中了定身术一般,李小白浑身僵硬了片刻,但是心跳却渐渐平复了下来。

    心跳要停了吗?可是他随即察觉不对,分明是很有节奏才对,既没有加快,也没有减慢的征兆。

    低下头往自己身上瞧了瞧,又摸了摸脸颊,毫发无伤。

    然而这个时候,又听到蛇女清瑶吃吃的笑声,小白同学恍然大悟。

    妈蛋!又被这妖女戏弄了!

    若有下次,一定将她摆成十八般姿势不可。

    “奴家没想到,公子竟然是术士!”

    蛇女清瑶再次轻启檀口,歪着头打量着李小白,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被对方的灼灼目光看得生出几分不自然,李小白条件反射地说道:“什,什么术士?”

    本公子还是硕士呢!

    “若不是术士,公子又怎能杀死那只大笨熊呢?”

    清瑶一副奴家不信的模样,手无寸铁的凡人若是能够轻易杀死化形境的妖物,苍天下的众妖恐怕都不用活了。

    即便是她,哪怕妖力充盈,毫发无伤,也绝无可能在那道剑光下幸免。

    能够震慑心神的神秘剑吟,一击杀死化形境妖物的凌厉剑光,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被自己如此轻而易举的掳来呢?

    她对眼前这个人族年轻公子身上所藏秘密的兴趣,甚至远远超过了他身上隐隐约约的帝流浆气息。

    “这个……”李小白微微一怔,却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我也不知道!”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作出那个动作,还莫名的喝出那个奇怪的词。

    “曦和”,他完全确认,自己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个词!

    难道是咒语,念一声“曦和”就能杀死妖怪?

    不过他并没有透露自己心中那朵开了第一片花瓣的神秘莲花,只是隐隐觉得“曦和”,还有那道突如其来的剑光与这朵莲花存在某种自己并不知道的联系。

    李小白的反应是真真正正的毫不知情,蛇女自然看不出任何破绽,或许是一个意外,或许是一个连双方也不知道的秘密。

    将一丝疑惑轻轻压下,清瑶的目光落在了李小白的右手掌心,发现了一个自己此前不曾注意到的小细节。

    “公子掌心是什么?”

    那是一朵简笔勾勒出来的莲花,看上去十分雅致,隐隐带着几分出尘的意境。

    清瑶对纹身这种东西并不陌生,往自己身上勾勒各种各样的图案花纹,甚至是法阵和符咒,不仅人族身上有,连妖族身上也并不少见,不过除了特殊的符文类纹身外,大部分纹身都纹在其他人或妖可以看到的地方,一是美观,二是震慑。

    像这样纹在掌心里的纹身却是不多见,仅仅是几笔勾勒出来的莲花纹样,绝不是她所知道的符咒和法阵的任何一种,未免也太简单了一些。

    李小白抬起手,不明所以地说道:“这个?是莲花啊!”

    现如今这枚莲花图案不痛不痒,仅仅只是人畜无害的印在那里,他自然而然的就不在意它的存在。

    莲花?

    清瑶心头一动。

    那头傻|逼狮子喝令群妖遍寻狮峰一带,想要寻找的似乎正是一朵莲花。

    而且昆仑妖宫传出消息,用以引聚千年一遇月华爆发的混沌青莲与从月华中提取出来的一盏万滴帝流浆意外不知去向,眼前这人身上不仅仅隐有帝流浆的气息,还在他的掌心看到莲花印。

    两者如此巧合的同时出现一个人族身上,使她不得不怀疑,是否与昆仑妖宫意外丢失的混沌青莲和一盏帝流浆是否有关联。

    淡淡的青色妖气凝聚,在一人一妖之间幻化成一朵栩栩如生的莲花。

    “公子可曾见过这个?”

    俨然正是三眼邪狮穆渎在邪狮殿幻化出来的莲花。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这朵看上去有几分眼熟的妖气莲花,恍若与他记忆深处的那朵琉璃状透明莲花一模一样。

    心底微微一动,若是心中那朵花苞完全绽放,也许就是这个模样。

    半晌之后,李小白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无论这几者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他都不敢将自己的想法暴露出来,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对了,那头熊妖说我身上有帝流浆,这帝流浆究竟是什么?”

    李小白忽然想起那头大灰熊说自己身上有什么“帝流浆”,随即当场狂性大发的与眼前这个妖女大战了一场。

    可是自己身上除了衣服佩饰和少许银钱外,便再无他物,怎么可能会有名叫“帝流浆”的东西,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他更是毫无所知。

    关系到自己的性命,李小白觉得必须问个清楚,以免遇到其他妖物时,再被同样的理由给喊打喊杀,甚至当场吃掉。

    蛇女清瑶美目流转,心想对方即便不知道混沌青莲,但是身上的帝流浆气息却是怎么也无法掩饰的,她倒是没有隐瞒或保密的想法,毫无保留的回答道:“帝流浆是我妖族的恩物,纯净的帝流浆色泽如脂,流动如稠浆,闻之无味,服之更不在五味之中,但是没有帝流浆就没有妖族,帝流浆来自于月华,就是从夜空中投下来最纯净的一缕月光,世间第一头妖物便是感沐月华而化妖,所有妖族都能够依靠本能天赋或妖力凝聚月光,提取其中蕴含的稀薄帝流浆,使自己的妖力得到提升和净化,变得更加强大,一滴帝流浆可以使任何一只平凡生灵妖在短时间内开智,变成最低级的灵犀境小妖,血脉特殊的甚至有可能直接成为更高一境吐纳境的妖物,公子,您说帝流浆对于我妖族重要不重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