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20节-三毒
    绞杀!

    蛇类必杀技之一,对于弱小生物的杀伤力丝毫不逊色于毒牙。

    即使是一头猛虎,一旦被巨蟒缠住,便绝对逃脱不了被生生绞杀的下场。

    虽然与缠住自己的青蛇妖同为化形境妖物,黄蜂妖棠飞依然被缠得动弹不得,只能全力催动妖火试图拼个同归于尽。

    李小白一个鲤鱼打挺,望着眼前这一幕,毫不迟疑地抬起手,剑指对准缠在一起的黄蜂妖与青蛇妖。

    赤红色的妖火裹住了两只化形境妖物,甚至能够闻到空气中弥漫的烤肉香味。

    “快!”

    浑身鳞焦肉烂的青蛇仿佛已经坚持到了极限,再也无法承受妖火烧灼的痛苦,为了发动这一击,它此时的伤势甚至比与灰熊妖一战更加严重。

    由于大部分蛇毒都用在了水牛妖身上,所剩无几的些许毒液根本无法对同样带有毒性攻击手段的黄蜂妖构成威胁,因此青蛇将决一胜负的希望放在了李小白身上,就像曾经发生过的一样,甚至没有多余的妖力发动其他的攻击。

    “青蛇,我们一起去死!”

    虫体感受到越来越紧的绞杀之力,心知无法幸免的黄蜂妖不顾一切的催动妖火,立时火光大涨。

    李小白微微一皱眉头,剑指不自觉的偏了些许。

    “曦和!”

    随着心念,一股无形的神秘力量瞬间凝聚,剑指前端寸许处一道淡淡的白光乍闪即逝。

    黄蜂妖那一对占据了整个脑袋约四分之一的复眼之间,两根粗长触须中央,莫名多出了一个寸许大的小洞。

    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贯穿了它的头颅,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当场神魂俱灭,死状与它扔出的黑马妖头颅几乎一模一样,都是眉心开洞,想来真是一饮一啄,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紧紧包裹住黄蜂妖与青蛇妖的鲜红妖火当即失去控制,化作缕缕妖气飞快消散。

    “嘶!”

    李小白倒吸了一口冷气,甚至来不及为成功发动剑光而欣喜,脚下一软,当即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这道剑光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些,全身力气就像被瞬间抽空,甚至比死还难受,心中那片初开的花瓣再次变得黯淡起来,默默等待着下一次的灵光充盈。

    不过释放完剑光后,他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动弹不得,即便如此,也依然没能好到哪里去。

    “公子,快走,此地的妖主三眼邪狮很快就会赶到,你我绝不是它的对手。”

    狼狈的松开黄蜂妖,满身焦黑,鳞开肉绽的青蛇急忙喊了起来,现下可不是休息的时候。

    叵是让三眼邪狮穆渎那家伙赶到,恐怕侥幸连杀两妖的李小白与蛇女清瑶将难逃一劫,此时此刻的一人一妖已经根本没有任何还击的力量。

    “好!一起走!”

    李小白喘着粗气回应,勉强重新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向青蛇妖走去。

    方才他的剑指有意无意的避开了黄蜂妖的脖颈与重叠在同一条直线上的青蛇七寸,明明有机会一箭双雕的顺带着干掉那个可恶的妖女,不知基于何种念头,李小白却鬼使神差的放过了。

    两次生死与共,一人一妖在不知不觉间建立起了某种无法用言语来解释的默契。

    “奴,奴家无法化形!”

    青蛇身上清光若隐若现,却始终无法重新化作人形。

    它清楚,如果变不了人形,便没可能跟李小白一起离开这里,对方根本没可能拖动沉重的蛇躯本体。

    “继续!”

    李小白脚步踉跄,却坚定不移的向青蛇走去,他甚至没有多余的力气说更多的话。

    “奴家不会放弃,奴家要成就大妖,奴家要……”

    青蛇扭动着身子盘在一起,一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一边持续不断的释放清光,明灭不定的清光随着它的坚定信念,越来越明亮,千娇百媚的人形与鳞开肉绽的蛇躯仿佛幻象一般互相交替,最终稳定了下来。

    当李小白来到近前时,蛇女清瑶终于成功变成人形,只不过一身烟熏火燎的遍体鳞伤,残破不堪的蛇鳞衣衫也难掩春光。

    “我们走!”

    李小白弯下腰,视若无睹的咬牙拦腰抱起柔若无骨的蛇女,往此前藏身的溶洞走去。

    与上次放出剑光后完全动弹不得相比,或许是因为服用熊妖胆后,体内还残留了些许药力,体力恢复速度竟增加了不少,每走一步,体力便回复少许。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有信心带着这个妖女一同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妖火引燃的山林大火越烧越烈,很快将留在原地的水牛妖和黄蜂妖尸体吞没了进去,同时将李小白与蛇女清瑶留下的痕迹焚尽。

    一人一妖前脚刚离开没多久,突然间一股腥臭恶风席卷而来,已经绵延数里的大火仿佛受到了某种压制,火势莫名衰弱了许多。

    “发生了什么事?棠飞!棠飞!快快滚出来!”

    瞪着一双腥红狮瞳的三眼邪狮穆渎左右张望,肮脏粘结的狮鬃随着喘气一涨一缩,甚至可以看到不知名的寄生虫在钻入钻出,用三眼邪狮来自称显然言过其实,倒不如说是一只脏狮子,臭狮子。

    这里明明是残留妖气浓重的地方,它却一无所获。

    忽然间,脚下仿佛踩到了什么异物,三眼邪狮穆渎低头一看,立刻勃然大怒。

    “谁,是谁?竟敢杀本尊的手下!给本尊滚出来!”

    在它脚下依然灼热的灰烬中,赫然残留着一小截仍未烧尽,表面仍依稀可见黑黄相间的蜂爪。

    “……滚出来!”

    怒不可遏的三眼邪狮仰天咆哮,浓浊的妖气生生压灭了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火势,整个天空仿佛都阴暗了下来。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远处树木爆燃或折断发出的噼啪声,再无其他任何声音。

    在这个时候,李小白和蛇女清瑶早就逃的远了,焚烧山林的大火将一切痕迹都毁灭的一干二净。

    溶洞距离燃烧的山林尚远,青藤茅草和巨岩将洞口掩的严严实实,李小白背着蛇女拨拉开粗长的藤条,跌跌撞撞地冲进洞内,再也坚持不住,一人一妖直接半瘫倒在地。

    “累,累死我了!”

    大汗淋漓的李小白翻着白眼,根本没有心思去回想方才36D的惊心动魄压迫感与温软,自顾自的喘着粗气。

    撑在身旁的左手似乎摸到了什么异物,拿起来一看,却是自己丢在洞口内侧,早已经熄灭的木柴。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机会再次用到这支曾被丢弃的火把。

    一人一妖足足休息了一个时辰,这才恢复了一些体力,举着重新点燃的木柴,回到溶洞深处。

    好在提前储备的木柴数量足够,再加上刻意只维持着两小堆篝火用于照明与烤食剩下的灰熊肉,倒也毋须担心日常生活问题,李小白和蛇女清瑶在这里安安心心的休养了两天。

    因为在短时间内第二次重伤,缺少足够的妖物肉食,再加上身中蜂毒,使得蛇女清瑶的恢复速度变慢了许多。

    狮峰一带的统治者,三眼邪狮穆渎甚至无故虐杀了十几只小妖泄愤,却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让它更加感到窝心的是,失去四只化形境妖物后,短短两日的功夫,两百众小妖竟然偷偷逃散了近半,投奔向附近的其他大妖,使得这头又脏又臭又不得妖心的狮子恼怒不已,却无处发泄。

    -

    将注意力投入自己的心神中,那朵神秘花苞绽放的第一片花瓣灵光在不知不觉间恢复了少许,李小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即使没有熊妖胆等物“进补”,这片花瓣依然能够慢慢自行恢复灵光,只不过需要多耗费一些时日。

    一旦灵光充盈,“曦和”剑光便能够再次发威。

    不过他更期待这朵花苞即将绽放的下一片花瓣,它或许意味着第二道剑光,而自己不再是只有一击之力。

    李小白收回注意力,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石台上。

    蛇女清瑶已经能够坐起来,手中虚捧一物,一缕缕青色气流环绕着它,嫣红的樱唇不时轻启,吐出一丝黑烟,随着青色气流缠住那件东西,并且迅速融入进去。

    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青色气流这才逐渐消散,溶洞深处却响起巨大的呼啸声,李小白立刻感受到一股狂风扑面而来,使他的呼吸一滞,险些喘不上气来。

    尽管莫名拥有了释放无坚不催的剑光这个能力,他本人依然是毫无花假的凡人身躯,面对化形境妖物的法术余波冲击,自然有些承受不住。

    或许是察觉到青气溃散时的异状对李小白的影响,蛇女清瑶伸出手在空气中一揽,风声立止,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你,你在做什么?”

    李小白咳嗽了两声,望着对方手中缩小近半的一物。

    一个多时辰,原本长至一尺的螺纹尖棒,现在诡异的变成了一根“筷子”,委实看不懂这妖女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

    “奴家这是在祭练黄蜂妖的尾针!”

    蛇女清瑶仿佛又变回了狡黠腹黑的性子,眼波流转的显摆着手中这支仍未完全炼化的黄蜂尾针。

    “什么?”

    李小白一怔之后,整个人立刻变得不好了。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他再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