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21节-家宅被占
    不知什么时候,这妖女竟然将黄蜂妖尸体上的尾刺给拔了下来,看样子打算给自己炼制成一件兵器。

    寻常黄蜂蜇人原本就疼的厉害,何况还是成了妖的黄蜂,那根尾刺更加了不得。

    都怪自己手贱!此前剑指若是不偏上少许,岂容这妖女在自己面前洋洋得意的耍宝。

    这下可好,再加上一支黄蜂刺,更难治得住她了。

    要是不知什么时候被偷偷刺上一下,恐怕真的要欲哭无泪。

    清瑶并不知道李小白此时此刻的心中所想,依旧自顾自地说道:“黄蜂身上最厉害的便是这支与性命相联的尾刺,极是难得,待奴家将它祭练完成,便等于平白得了一件不错的法器,哪怕再同时遇上两只化形境妖物,奴家也有信心斗上一斗。”

    “这东西若是扎到人怎么办?”

    这话一出口,李小白立刻后悔,暗骂自己不仅手贱,而且还嘴贱,这不是引导对方用这根尾刺对付自己吗?

    清瑶并不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心中所想,笑着说道:“这根尾刺除了黄蜂的蜂毒,还加入了奴家的蛇毒,无论是人,还是妖,只要不是妖族真丹境与人族凝胎境以上的修为,一旦被刺中,不死也残。”

    尽管蛇女面带微笑,但是进入李小白耳中的话语却仿佛莫名传递出一股凛冽寒意。

    “妖女,我可警告你,不许用它伤及无辜,不然,哼哼!”

    李小白竖起剑指,作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化形境的妖物都干掉两只,自然不差第三只。

    “公子饶命啊!”

    蛇女当即作出一副手无寸铁弱女子正在受欺凌的委屈模样。

    “不许装可怜!”

    曾有过前车多鉴的李小白不会再吃这一套,反而毫不怜香惜玉的怒目而视。

    “啊!臭黄蜂,你没死?”

    清瑶突然望向李小白身后,一脸难以置信。

    “什么?”

    李小白一惊,条件反射般回过头,却发现哪里有什么黄蜂妖的影子。

    不好!又上这个妖女的当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清风袭来,脖颈间微微一痛。

    耳边传来几声轻笑。

    “公子又上当了!”

    趁着李小白没有反应过来,蛇女清瑶又从他的脖子上采撷到了拖欠多日的份额,万滴帝流浆融入凡人的身体,哪怕是寻常的一滴鲜血,也含有极为浓郁的帝流浆成份。

    瞬间汲取的数滴鲜血足以抵过数月苦修,虽然不及真正的帝流浆,可是却胜在持久量足。

    “你这妖女!”

    依然挡不住妖女狡诈的李小白脸色犹如锅底灰一般,这青蛇妖难道自带吸血技能么?

    “嘻嘻!”

    蛇女得逞的窃笑回荡在溶洞内,浑然不在意李小白称她为妖女。

    -

    居摩湖畔,满湖莲叶与碧波荡漾依旧。

    白家父女的茅草房却人去屋空,只留下湖边无人驾驭着的轻舟。

    “你在看什么?”

    失望的收回目光,李小白却看到蛇女清瑶遥望着湖对岸隐隐绰绰的茫茫昆仑山脉,那里正是一人一妖刚刚出发的地方。

    “没什么?公子,我们去哪儿?”

    妖女恢复如常的浅浅一笑。

    李小白依然没有从若有所失的情绪中自拔出来,叹了口气黯然道:“进城!”

    说着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茅草屋门前。

    蛇女跟在后面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向目力极尽之处的昆仑妖域深深看了一眼,便与李小白一起,不再回头。

    傻|逼穆渎,有种继续追过来咬啊!

    -

    千余马匪破镇洗劫的惨祸已经过去了十日,大武朝北境边关小镇西延镇的城墙豁口依然还在,一直延伸出两三里地的浅沟为进驻入镇的上千府兵和幸存镇民们见证了当日李家大宅前街道上那场超乎所有人想像的生死搏杀。

    “站住!什么人?”

    一队巡逻的府兵截住了在城墙豁口和浅沟附近久久不去的李小白,为首的什长恶狠狠地打量着他。

    若非看上去文质彬彬,又身无兵器,边上还跟着一个小娘子,说不得就要当场刀枪齐出,围个水泄不通。

    这伙府兵的目光总是情不自禁地投向李小白身后。

    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乍一看到蛇女清瑶这样的美人儿,三魂七魄登时没了一小半儿。

    看到这些大头兵们的模样,清瑶浅浅一笑,剩下的魂魄立刻就所剩无几。

    若非是她,李小白还没那么容易走出昆仑妖域。

    “各位兵爷,在下姓李,正是镇里的居民。”

    李小白连忙作了一个揖。

    西延镇如今正受折冲府军管,如果不及时亮明身份,恐怕会被当作奸细或匪徒抓起来。

    “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可有证据。”

    强自从眼前美色收摄心神的什长瞪着李小白,试图从他身上找到一丝可疑之处。

    李小白依旧从容地说道:“简单,镇上的人可以作证!”

    没有物证,但是有人证,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

    经过李大虎悬赏寻子,整个西延镇恐怕没有谁不认识李家小三,呸呸,李家小郎。

    “是吗?等着!”

    什长上下打量了一眼李小白,依然没有轻信,他冲着身边的府兵打了个手势。

    “去找个本地人来认认脸!”

    “是!邓头儿!”

    一名府兵拱手领兵飞奔而去,片刻之后,他领着一个老者快步走了回来。

    还没待走到近前,那名老者刚看到李小白,便指着他叫唤了起来。

    “小郎!小郎!你,你还活着!你,你不是被妖物捉去了吗?”

    “老丈,小郎还活着!妖物没能吃掉我,我又逃回来了。”

    李小白虽然不认得对方,却还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老者若是知道那一日掳走李家小郎的“大妖”就在眼前,多半会当场被活活吓死。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过你家现在,唉!”

    老者说到这里,突然摇了摇头,一阵长吁短叹,似乎十分同情李家在这场匪灾中的遭遇。

    “请问老丈,我大哥和二哥是否已经回来?”

    李小白想到了自己的大哥和二哥,自己被蛇女清瑶掳去后,便不知道两人现在的状况。

    “小郎,你家,唉!”老者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大郎离开后,就没再回来,你家剩下的家丁护着二郎冲出西延镇,便往南方去了,也不曾回来,现在西延镇的李家,就只剩下你一个了,你可要好好的过日子,莫要再让人担心了。”

    老者的最后一句话,别人听不明白,李小白却能听懂。

    “多谢老丈训示!”

    李小白又是一揖。

    蛇女清瑶早得叮嘱,自始至终都没有作声。

    府兵什长已经确认,这位带着佳人的年轻公子正是西延镇的本地人,并非匪类,便大手一挥,说道:“好了,既然不是外人,就赶快进去吧!记得到县衙登记,免得自己的家产让人占了。”

    西延镇横遭匪祸,少不得家破人亡,不过县衙还是很顾恤平民百姓们,若是有幸存者,只要有证明或证据,可以率先领回自己的财产,如房屋或大型家畜什么的。

    没有人指认的无主财物则会公示一段时间,实在没有人认领才会被收归官有。

    若是遭了灾而一无所有的,县令老爷则会作主分配给一些财物粮食甚至是无主房屋,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现下若是肆无忌惮的搜刮地皮,掠夺民脂民膏,绝对要被人戳脊梁骨,若是被御史参上一本,秋后少不得挨上一刀。

    被剑气破开的城墙豁口俨然成为了一处新城门,不时可见府兵和平民出入,李小白沿着浅沟一路前行,直到李家大宅正门外的街道。

    尽管已经过去十天,街道两侧依旧是一片破败狼藉,一些衣衫褴褛的人正在废墟上寻找可以用的家什。

    西延镇惨遭上千马匪屠戮,镇内百姓十不存一,大户李家都难逃家破人亡,那些根本没有什么自保能力的小老百姓更加可想而之。

    但凡看到李小白的本地百姓无不露出惊诧的神色,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李家小郎已经命丧妖口,却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活着回来,这运气当真是不同一般。

    “站住!什么人?”

    李小白和蛇女清瑶再次被拦下,这一次不是巡逻的寻常府兵,而是守在李家大宅正门口,手持长槊,顶灰贯甲的精锐卫兵。

    “在下李小白,镇上的人都叫在下小郎,两位兵爷,你们身后这座宅邸正是在下的家。”

    李小白依旧自报身份。

    然而两名武装到牙齿的卫兵却依旧毫不客气的喝斥道:“退后!这里已是府兵大营,都尉大人统辖所在,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什么?这里已经被府兵征用?

    李小白楞了楞,雀巢鸠占,他岂不是有家难归?

    不过跟这些丘八讲道理,自己无权无势的***一个,似乎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两个凡人士兵在化形境的清瑶眼中却与蝼蚁无异,只有分分钟被秒杀的份,她踏上一步,在李小白身侧说道:“公子!”

    虽然仅仅只有两个字,言下之意似乎是直接打杀进去,根本不用在意眼前这两个卫兵。

    李小白可不像这个妖女一样肆无忌惮,依然留有自己的底线,当即喝止道:“不要乱来!”

    “咦?是小郎吗?小郎,你还活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