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27节-劫胡
    丁队正当即激动起来,此前看到的那两个中毒而亡,不,隐疾发作而亡的马匪,他便猜到这位李公子即便不是什么奇人异士,多半也差不离。

    “招!招!当然招!你若到我千雉军,本队正替公子作保!”

    普通军士绝对办不到像这般毫不费力的解决掉两个悍匪。

    即便没有那些厉害的手段,光凭着牛车上那些装满财宝的包裹作投献,无论哪一支边军都不会拒绝,顺便捡点军功,升个像他这样的小队正更是轻而易举。

    极少有奇人异士愿意加入军队,他们宁可接受富家大户的供奉,过着安逸的生活,也不愿意跟着大头兵们一起喝西北风啃沙子,尤其是兵战凶危,刀剑无眼,稍不小心便会有性命之忧。

    莫说临时,哪怕只要有这样的人物肯来撑门面,任何一支军队都会热烈欢迎。

    “那就有劳了!”

    李小白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就得偿所愿,他笑着拱了拱手以示谢意。

    牛车上那几只装满财物的包裹也算是借花献佛的敲门砖。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有时候战时消耗甚至还远远没有其他意外损失消耗的多,运输队伍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非战时,大军自然不会平白养着庞大的运输队伍,但是一旦开战,粮草就需要源源不断的送往前线,或者紧随着大军的脚步推进,这就需要从民间募集,人力,力畜和大车一个都不能少,多多益善。

    “进了我千雉军,咱们就是兄弟,哈哈,你可以叫我老丁!兄弟!”

    遇到这么一个畅亮的公子,丁队正显得异常高兴,不仅贡献大笔资财报效国家,还敢赴沙场,为国效力,这般豪气和勇气不愧是大武朝的好男儿,纯爷们儿!

    若是能够点赞的话,这位丁队正非给小白同学点上九九八十一个赞不可。

    “丁队正,不,老丁,可以唤我小郎!”

    不是小三,不是小白,只是小郎,李小白有意为自己正名。

    “好,好,小郎,大家伙听到了没有,从今天起,小郎就是我老丁的兄弟!”

    丁队正一声大吼,立刻引来了后面骑兵们的热烈回应。

    “小郎兄弟!”

    “小郎兄弟!”

    ……

    这般招呼声不绝于耳。

    有了从马匪那里得来的九只装满财物的包裹,丁队正一行征集力畜与大车的行动变得顺利了许多。

    百姓们并未吃亏,捧着高出市价不少的赎买财物,欢欢喜喜的让出了自家的骡子、挽马、犍牛和车辆,骑兵队伍很快膨胀了十多倍,更有一些跃跃欲试的青壮加入进来,一边充当民夫,一边寻找吃兵粮的机会。

    寻常百姓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黑后除了男女那档子事外,再无多少其他娱乐活动,因此家里有四五个娃,甚至大大小小一长串,更是完全稀松平常。

    照惯例,长子继承家业,女子及笄后嫁人,其他几个儿子就得自己想办法自谋出路,除了务工或给铺子里当学徒外,当兵吃粮也算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至于分家,那是大户人家才有的事情,穷家小户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哪里有什么资产可分。

    千雉,在这里可不是一千只野鸡的意思,而是形容城墙高大,作为一支边军的名字倒也恰如其分。

    为什么不用千雉之上的万雉,那是因为万雉是借指王城,用在军队身上就有些不伦不类,这里又涉及到王小毛的妈妈有三个儿子的脑筋急转弯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短短两天的功夫,丁智这一队便超额完成了征募任务,带领着浩浩荡荡的牲口和大车赶回碎叶城以西八十里的大营所在。

    三百多头牲口与两百辆大车还没等靠近千雉军大营,队伍前方便被拦了下来。

    一支声势浩大的队伍出现在千雉军大营附近,想不引起注意都难。

    顺利完成了原本正犯愁的艰巨任务,骑在战马上的丁队正意气风发。

    “向大营通报,说我老丁回来了!”

    李小白贡献的财物还剩下小半,若非五十来骑已经无法再照看更多的力畜与大车,他或许还会再“扫荡”几个庄子。

    得到通报的营门守军确认来者是丁队正的人后,便拉开一排排拒马,将营门缓缓开启。

    “准备入营!所有人不准乱跑!小心你们的脑袋!”

    丁队正大手一挥,后一句“所有人”是针对那些青壮。

    光凭骑兵队的有限人手是不可能将这支规模浩大的力畜与大车队带回大营,招募青壮在所难免,不过这些青壮可不比久经操练的军士那么令行禁止的听话,在一路上没少让丁队正操心,若是在大营内乱将起来,是要出大事的。

    一句小心脑袋,所有正在探头探脑,对边军大营感到好奇的青壮们立刻缩了缩脖子,一个个小心翼翼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他们绝大多数是冲着当兵吃粮而来的,可不是为了连戎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让自己人给剁掉了脑袋。

    微微骚动的车队正要前行入营,就听到后面数骑带着烟尘疾奔而至。

    “统统滚开!”

    “苏队正来了!”

    “好狗不挡道!”

    “你们是什么人,敢挡我千雉军大营,滚到一边去,没看到苏队正来了吗?”

    那几名骑兵在掠过力畜与大车队时,马鞭胡乱挥舞,被抽到的青壮痛得哇哇大叫,牲口则受惊嘶鸣,险些将整个队伍冲得大乱。

    无辜挨了鞭子的青壮却敢怒不敢言,对方是官军,一言不合就拔刀砍人,小民性命如草芥,死了也是白死。

    大营门前几乎乱成一锅粥,勃然大怒的丁队正带着人迎了上去,拦住那几名骑兵,直接一鞭子抽了上去。

    “你们几个想要干什么?还懂不懂规矩?”

    为首的骑兵抬手挡住了兜头劈脸抽过来的一鞭,冷笑着说道:“呦!这不是丁队正嘛,好大的威风!什么规矩,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这句话直接就是颠倒黑白了。

    丁队正身旁的几个骑兵气得怒喝起来。

    “冲击我们的队伍,到底是谁在耍威风!”

    “你们就不知道先来后到吗?”

    “苏尚卓有世族背景,你们几个可没有,小心报应!”

    跟着丁智的几个骑兵也不是什么善茬子,几句话就让从队伍后方冲上过来的那几个家伙满脸傲慢当场就变了色。

    这些话恰好就戳到了他们的心窝子里。

    别看苏队正是来千雉军镀金的世族少爷,待捞到足够的军功后,哪里还会留在艰苦的边军继续吃沙子喝西北风。

    这位世族少爷若是有良心,自然会想办法带着这些拥趸离开千雉军,若是薄情寡义,呵呵,自顾自拍拍屁股升官发财去也,留下来的这些家伙若是不能及时抱上新的大粗腿,恐怕被排挤和敌视将在所难免。

    “哼!姓丁的,你别得意,咱们走着瞧!”

    被丁智等人拿话逼住的骑兵伙长脸色有些难看,扔下一句狠话正准备转身,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丁智,看来你的收获不错,不如让些出来,本队正一定会记得你的好。”

    十几骑簇拥着一个半敞着胸甲,一边胳膊底下夹着战盔,一边拿着竹骨折扇,不伦不类扇风的年轻队正,缓缓而至。

    来者两句话不到,就暴露出了本意,竟然打起了丁智这一行力畜与大车的主意。

    所谓记得好,却是空手套白狼的潜台词,好处一到手,谁还记得你的好。

    对方毕竟是世族子弟,丁智哪怕再怎么看不惯,也依然不敢轻视,拱手一抱拳说道:“苏队正,你的收获也不差,何必要来打我的主意。”

    在苏尚卓一行人的身后远处,二十来名骑兵不断喝斥鞭打着三三两两十几辆力畜与大车,赶车的人有老有少,个个神色凄苦,显然是不情不愿地被协迫而来,与丁智这一支队伍俨然成为了鲜明对比。

    作为世族出身的苏尚卓,看到丁智这一队的收获,自然吃味不已,甚至有几分眼红。

    像这种营营苟苟的家伙,应该在本少爷开口之前就翻身下马跪舔才是,一个臭军户,有何德何能比本少爷干的更出色。

    若是让都尉大人和诸位同僚知道自己还不如一个臭军户,他还怎么在千雉军混军功,现如今一股压力油然而生。

    苏尚卓斜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丁智,你这是不给面子喽?”

    一句话就把丁智顶到了死角上去,他的脸色迅速阴沉下来。

    给!自己什么便宜都得不到,说不定还会被都尉大人责罚;不给!必然得罪这位世族少爷,将来少不了小鞋穿,尤其是风玄国大军逼近的节骨眼儿上,他这一队或许会被当作炮灰,白白送了性命。

    哪怕万般不愿,人家可以凭着家世恣意妄为,拿捏像自己这样无权无势的小人物,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正当丁智犹豫不定的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哼!你的面子能值几个钱?不给又怎么样?”

    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去,却见一辆牛车上站起一位翩翩白衣公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