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青莲剑说 > 第28节-倒退
    “何方鼠辈,竟敢口出狂言,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正在强势威逼的苏尚卓恼羞成怒的往说话声响起的方向望去,若不是对方突然打断,自己说不定就能强行分掉丁智的大半力畜与大车队,最多留下一两头老牛瘸驴和破车让对方交差,他就能独揽这一桩大功,想必其他人未必能够募集到这么多力畜与大车。

    李小白漫不在乎地说道:“我管你是什么人,我的东西,我说了算!”

    “敢惹我苏家,你是不想活了!”

    苏尚卓甩动马鞭,恶狠狠的指向李小白。

    “哟!道理讲不过,就开始叫家长啦,如果你只有这点儿能耐,早点回家吃奶去吧,军营很危险的,奶娃子!”

    李小白若是嘴毒起来,十八般花样能把人气得三尸神暴跳。

    “你,你你!”

    前一刻还不可一世的苏尚卓在进入千雉军前,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交际都是谈吐不凡,哪里见识过这种几近市井无赖的俚语,差点儿当场七窍生烟。

    “好小子,竟敢对苏队正不敬,找死!”

    “还不快跪下!”

    “要死就成全你!”

    呛啷呛啷,寒光闪烁的直刀纷纷被拔出,直指牛车上的安然直立的李小白。

    不待丁智下令,他手下的骑兵们当即冲了上来,将李小白护在身后。

    公子不惜财,壮士不惜命,丁队正的一句兄弟,所有人自然是当作亲兄弟来看待。

    出乎意料的是,苏尚卓慢慢收起怒容,望着李小白沉声道:“有种就报上名号,是哪一家的,别做那藏头缩尾的鼠辈!我苏尚卓绝对奉陪到底。”

    在他看来,敢替臭军户丁智架下这个梁子,又不把苏家放在眼里,多半有些身份背景,甚至与他一样是世族子弟。

    若是能够问个清楚,无论是从家族关系,还是权势高下,总比现下两眼一摸黑要好。

    李小白理直气壮的自报家门。

    “坐不更名,行不改姓,在下李小白,来自西延镇李家!”

    他将“西延镇李家”说的极为大声,仿佛是了不得的豪门一般。

    “西延镇李家?”

    苏尚卓一阵狐疑,大武朝八大世族,就没有一家是姓李的,更何况西延镇又是什么鬼?压根儿就没听说过啊!

    也许是看到自家队正的疑惑,一名消息灵通的骑兵说道:“西延镇不是被老刀把子带人给屠了吗?满城的人十去六七,哪里还剩下什么李家,越是大户,死伤更惨吧?”

    “是吗?”

    苏尚卓看向自己的这个手下,半信半疑。

    “苏少爷,若是有半句虚言,您把我的脑袋剁下来当球踢!想想看,上千悍匪,只有十几个捕快的小县城,哪里抵挡得住!”

    那名骑兵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

    “原来如此!”苏尚卓冷笑了一声,再次看向李小白,说道:“我当是什么大人物,原来是一个家破人亡的破落户,竟敢招惹我苏家,简直不知死活!识相点就把这支车队让出来,否则,哼哼,让你知道本少爷的厉害!”

    这位世族少爷已经打算毫不顾忌的撕破脸强抢,两支骑兵队之间的气氛越发剑拔弩张。

    正当双方一触即发之际,大营内冲出两骑,连声怒喝道:“住手!谁在大营门外生事,不晓得军法的厉害吗?”

    来者是都尉大人的亲卫,哪怕是心高气傲的苏尚卓也不敢当面放肆,若是挨上一顿军棍,可没处说理去。

    “把刀都收回去!我们走!”

    自己在人家的地盘混军功镀金,自然不能不给面子,他即便不甘心,依然选择了主动退让。

    随着两名亲卫到来,双方之间紧张的气氛被打破,直刀纷纷收归入鞘。

    苏尚卓驱马带着十几辆凄惶惨淡的力畜与大车与丁智等人擦边而过,他的目光在丁智和李小白身上狠狠扫过。

    “哼!臭军户,破落户,咱们走着瞧!”

    簇拥着他的骑兵们紧跟着扔下类似的威胁。

    “走着瞧!”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还西延镇李家,装什么大瓣蒜!”

    “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

    “跟苏少爷作对,等着被收拾吧!”

    跟着丁队正的骑兵们却个个保持着沉默,对这些洋洋得意,恬不知耻的家伙们怒目而视,仿佛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紧握着直刀刀柄的指节无不发白,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些混蛋大卸八块。

    可是有都尉大人的亲卫盯着,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望着擦边而过,抢先进入大营的苏尚卓一行人背影,丁智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愤愤道:“什么狗屁世族少爷?我呸!”

    他带着歉意的目光看向李小白,说道:“真是对不住了,小郎,牵累到你,那姓苏的背景深厚,不太好惹,要不,你投其他的边军,我有些熟人,可以帮你介绍一下。”

    想到李小白若是进了千雉军,随时有可能遭到苏尚卓那家伙的报复,因为自己而受到无妄之灾,丁智感到十分内疚,他也想到了其他办法,便是托关系把李小白送到其他边军里面。

    姓苏的手伸得再长,也没可能影响到其他边军。

    “呵呵,老丁,没关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恩怨!而且……”

    李小白根本就不在意苏尚卓的威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更何况会咬人的狗不叫,放嘴炮威胁人的家伙,根本不足为虑。

    他看着丁队正继续说道:“不被人妒的是庸才,你就当他是夸奖你好了。”

    李小白的话仿佛带有某种哲意,让丁智回味了片刻,随即笑了起来,说道:“说的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恩怨,不被人妒的是庸才,那姓范的,正是一个庸才,谁会去嫉妒他?”

    “队正才是大才啊!”

    “小郎说的没错。”

    “不愧是读书人,这话说的真有道理。”

    围着两人的骑兵们就像不要钱似的,将无数马屁奉上,就和簇拥着对头苏尚卓的那些骑兵一样。

    “好了,别给我拍马屁了,我老丁可不是那姓苏的,口袋比脸还干净,说的再好听,也不会给你们赏钱!”

    听着阿谀奉承的话越来越不靠谱,丁智虎起脸,装作生气的喝斥了两句。

    骑兵们一阵哄笑,这才停了口。

    “准备入营!”

    丁智一挥手,准备让力畜与大车队再次进入大营。

    “等等!”

    李小白突然拦住了他。

    丁智以为李小白在顾虑世族少爷苏尚卓方才的威胁,当即安慰道:“怎么了?小郎你可是担心那姓苏的,尽管放心,在这军营里面,军法比天还大,就算是世族少爷,也不敢乱来。”

    李小白胸有成竹地说道:“不!老丁,我根本不担心苏尚卓,我们最后一个入营。”

    见识过苏尚卓那种世族少爷的霸道和无赖后,他心里却另有了主意。

    “为什么?”

    丁智疑惑不解。

    “附耳过来!”

    李小白冲着他招了招手,随后在他耳边小声低语起来。

    “嗯嗯!”

    待李小白说完,丁智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听你的!”

    “后队变前队,前队变后队,转头,走!”

    丁智当即下达了这个令所有人都不解的命令。

    可是他是队正,其他人再怎么不理解,也只能执行。

    看到这支力畜与大车队闹哄哄的往后退,同样一头雾水的两个亲卫叫了起来。

    “喂,喂,丁队正,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为什么不入营,这是怎么回事?”

    至营门而不入,当自己是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吗?

    “突然想起来,还有重要的事情忘了办,对不住,先告辞了!”

    丁队正也是机智,一抱拳,胡乱找了个借口应付过去。

    两名亲卫眼睁睁看着这支力畜与大车队前后变队,慢慢向后退去,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两人面面相觑,完全搞不明白丁智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尽管说是最后一个入营,只不过是晚一天罢了。

    戎人大军来袭,军情紧急,委派出去募集力畜与大车的任务也是有时限的,由于准备仓促,银钱又不足,差不多相当于空手而出的各支骑兵队们大多与苏尚卓一样,与明抢没什么分别,从百姓和大户手中强占了不少力畜与大车,并抓了不少壮丁充数赶车。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官军强抢百姓力畜与大车一事立刻像风一样传了开来,对于平头老百姓而言,一头大牲口,一辆大车,往往意味着全家的生计,与命根子没什么分别,若是被蛮不讲理的抢走,等于没了活路,期间是否造成死伤就不得而知,百姓们纷纷将自己的牲口和车辆远远牵走,或者干脆藏了起来,恶性循环之下,能够抢到的力畜与大车数量便越来越少。

    只有少数稍稍讲究一些的,才找那些大户化缘,即便如此,靠赎买的方式获取力畜与大车,数量也相当有限的很,哪里像李小郎这般,吞了两个马匪的横财,数千贯财物生生砸了出去,凑成这么一大队力畜与大车,连世族出身的苏尚卓看到了都会心生贪念,想要强取毫夺。

    -